医生:最后的路上要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掐指一算我在大法中修炼已有十七年了。在这风风雨雨中,不知经过了多少魔难,在大法的指引与师尊的呵护下走到今天。现在与同修交流的是修炼中的几个片断。

一、得法

我十几岁时,鼻中隔弯曲,因缺氧头昏脑胀,心情烦躁,非常严重,中西医都无法治愈。父亲要我填志愿时报医学专业,好从医学角度治自己的病。他也建议我学气功,目地是自己的病自己治,锻炼身体,提高抵抗力。但收效甚微。

我爱好广泛,学了法律、会周易预测、能闭目同时一人对四人下棋等,是我市周易协会秘书长。通过周易预测,知道我一生跟佛法有缘,而且知道各种预测学与小道都走入末法的天象,不久有圣人出。

参加工作后,同事介绍说:法轮大法能祛病健身,是高德大法,是真正的净土。不久我请到了《转法轮》。按大法的要求修心性,在社会、工作、家庭中守住心性。工作中巨额药品回扣钱不要,家庭也变得和睦了,人活得充实自在。妻子对我的鼻中隔弯曲导致的慢性鼻炎症状炼功中彻底好了,觉得真不可思议。

人生中许许多多的苦恼和疑问在大法中都得到了解答,明白得法前的爱好是为救众生做的铺垫。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奇门功法、宇宙语、周易预测等现象我都经历过。当时得法时走了极端,本可以参加全国律师统考,却放弃了。现在明白,有了这个执照,可以在反迫害中利用它讲清真相。这也是走了旧势力的路。

二、用神念清除邪恶对我的迫害

“而大法弟子的发正念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邪恶的迫害。”[1]

大约是2005年,国保队长带领一帮恶警到我单位。先是单位书记与几个领导找我谈话,问我最近与谁联系?在干什么?在哪上明慧网?我先是一惊,马上镇定下来,问是啥事?书记说:“你的《严正声明》原稿落到了警察手里。”我说我就是在炼功做好人,搞好工作,这是有目共睹的。书记说这我知道,你工作表现很好。书记叫我不要和别人联系,否则开除工作。我说我是无辜被迫害的,我没有违法犯罪,谁都没有权利因为我炼法轮功而开除我的工作,这样对你们不好。

过去因为怕心,没有向他们讲我在劳教所遭受的残酷迫害,这正好是机会。我把我受电刑、不准上厕所、用行军床的方形棍棒打我后背,用头挖墙的姿势让他们看。在场的领导都震惊了,没想到共产邪党这么邪恶,也都生出了同情心,怕我吃亏,叫我不要向国保这样讲。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只能按照师父说的做。

后来警察找我调查,我回避了。向单位请了假,马上通知同修帮我发正念。我在同修家,向内找,悟到递交严正声明时,心不纯,有怕邪恶知道的一念,同时害怕再被迫害。在同修家待了两天,边学法,边长时间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欲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发正念时,感觉到旧势力关押我在监狱的情形,邪恶生命密密麻麻多如山,两天不想吃不想喝,第三天我发正念感觉轻松了,知道邪恶解体了。堂堂正正去上班,单位领导问我警察找到了我没有,我说没事了。

大约是2010年,因在单位向病人讲真相,发光盘,病人诬告到领导那里去了。领导决定调离我的工作岗位,不让我接触病人。向内找,我悟到是真相没讲到位,干事心上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于是我在家很专注的发正念,长时间发正念,清除操控单位领导的一切邪恶因素与共产邪灵,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

晚上做梦,邪党开大会,我在会场上发正念,在会场上讲话的书记一个一个的被躺着抬走了。我住在学校,每天学校早上6点30分放邪党的歌,平时发正念也没有解体,那天我发正念:让喇叭停止播放邪党的歌。喇叭声戛然而止,妻子说,咦,奇怪!喇叭怎么不响了?后来就没播放红歌了,放的是其它音乐。三天后,我的工作恢复,否定了邪恶的安排,我依然做着讲真相的事。

“当然了,我们在清除邪恶的时候大家要注意,抱着显示心理、抱着常人的怕心或者是不纯的念头,都不能达到目地。为什么你有这样的能力呢?因为是一个伟大的修炼人才有这样的能力。那么你在发出这一念的时候就不能够不是伟大的修炼人所发出来的。所以有的学员在用这个能力的时候,有的时候管用,有的时候就不管用,问题就出在这里。”[2]

《九评共产党》刚出来那一年,一天深夜,当地派出所到我家来搜《九评》。我在家正在看大法书。一位警察用很亲切的声音叫我的名字,妻子不知是计,以为来了熟人,忙打开了大门。我从里屋出来一看是三个警察,我先是心里一慌,马上镇定下来。大声问:“你们想干什么?”一小头目说,看你家是否有《九评》。我心里求师父保护,不让他们看到我家的大法资料,一边发正念让他们立即离开我家,一边讲真相。我说:你们私闯民宅是违法行为。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能善待大法弟子,不要迫害。其中两位警察象没头的苍蝇,在我没放资料的地方乱翻,放《九评》的地方反而不翻,一头目用手电筒朝影碟机照了照,一盘《九评》DVD就在上面,就是没看见,结果什么都没找到。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

那一年师父要我们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我与一同修去一小镇找回曾经得法的同修。在车上,我们边讲真相边发资料,下车时,一辆警车呼啸而来,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要我们跟他们走一趟。知道是被人诬告了。上厕所时,警察问我是否有认识的熟人,当时人观念上来了,脑中冒出他们的所长和我弟弟是同学,正准备说出口,警察重重打了我两拳,反而把我打清醒了,悟到不能用人的方法解决修炼中的问题。

“又要坐牢了”的念头一闪,开始不敢讲真相,另一警察又搧了我两耳光,问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心一横,对师父说:弟子一定要争气,不能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说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不是犯人,请把手铐取下,把鞋子给我穿上,警察一一照做。我说我是来救你们的啊,请你们不要迫害大法,那样对你们不好。问我姓什么叫什么来干什么,我一概不配合。于是他们打电话到国保把我们俩送到了拘留所。

在拘留所侥幸心上来了,家人通过关系找国保,要我写不讲真相的保证,我配合了。写完后,我痛苦万分,人的名利情都上来了,另外空间大量的邪恶進入了我空间场,真是生不如死。邪恶并没有想放我出去。另一位老年同修正念十足,慈悲的师父看我过不了关,安排我与老年同修在一起。老年同修鼓励我多发正念,和他一起多背法,向内找。“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如果自己的所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时,那么大家想一想,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怎么会还有下一次机会呢?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4]“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着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 ”[5]。

我心想:一定不能失去这次机会,我一定要从新做好。是什么原因导致被迫害,向内找是我色欲心、怕心重,放不下的名利情,放不下生死。悟到后,我流下热泪,心一横,放下生死,去留由师父安排。于是我给国保与拘留所写了一封信,说我刚交给他们的不讲真相的保证作废,我要一修到底,我要用生命捍卫大法,如果用我的生命能唤醒他们的良知我死而无憾,并给家人写了信,说:“我是不会自杀的,如果死在这里,请找他们要人。”

写完,浑身一身轻,所有的痛苦荡然无存。我正念更足了,我的选择是对的。交给了警察,并要其交给国保队长。后来几天,天天讲真相,把几个顽固的犯人劝退了。其中一位是因开车撞了人,又要赔钱,又要打官司,心里很烦躁。我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他有一天兴奋告诉我,好神奇,刚才切菜时心里很烦躁,一念“法轮大法好”心里就平静了,而且他的事也出现了转机。

每天早上发完正念,我用最大力量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也不管,拘留所所有犯人见证了大法的威力。白天整天发正念,晚上大声背法。加上外面的同修配合发正念,感到浑身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一日国保队长找我谈话,我抱着救度他的心给他讲真相。他说全国那么多监狱装不下你吗?我说:“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唯独共产党迫害。共产党不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搞运动吗?你要为你的未来着想,为共产党卖命有前途吗?连江泽民都被起诉了!”他很吃惊:“谁起诉他?”“全世界大法弟子。”我平静的说:“希望你在你的职权范围内保护大法弟子,你会有福报的。”他说:我是吃这口饭的。过了几天我堂堂正正回家上班了。

还有一次,不明真相的人到当地派出所诬告我,说我在单位发光盘讲真相。开始有点怕,担心他们来抓我。后来我想起了师父的法。师父说:“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程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6]

于是我想:我救众生讲真相没有错,我不应该被迫害,我即使有执着也不允许被迫害。回家抓紧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此事派出所打电话到单位书记,说他们也不想管法轮功的事。书记叫我今后注意一些。

三、讲真相救世人

通过学习师父讲法,我悟到大法弟子的使命是为了救度众生,不是为了个人修炼。大法弟子的生活环境工作环境职业都不是偶然的,大法弟子目前在人类所处的位置都是极其重要的。师父讲过,你接触人就是在救度众生,甚至人世匆匆来不及说话,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大法弟子慈悲纯正的场,就在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

人都要经历生老病死,我所在的职业是医院服务窗口,我周围所能接触的病人都是与我有缘的人,都是我要救度的人。只要有机会,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我抓紧一切时间讲真相。

在家休息时,学好法,发好正念,使到我身边听真相的众生背后的邪恶立即解体。

我充分利用各种方法方式救众生,也许病人到医院来就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不能不珍惜这个生命。没时间,就把大法美好的服务态度留给对方。时间少,正念足,几句话把对方的党团队退掉。有的说,收到过彩信;有的说,我有亲戚在学;有的说我也不喜欢共产党,等等。我通常一般面对微笑,象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我在心底里始终把病人当亲人看待,这是慈悲的自然流露。我从关心对方身体入手,说三分病七分精神,人不能生气,凡事看淡一些,烟酒要戒,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有利于身体健康;人要想好病,药物只起辅助作用,是药三分毒,药物治病就象水里按瓢,这个病好了,那个病又来了;关键是要通过锻炼提高本身的抵抗力,打打拳、散散步,练练气功什么的,这样一下子与对方拉近了距离,很容易拉到法轮功真相上面来。有时再问一下是哪里人,干啥工作,叫什么名,这样有利于了解对方,利用其职业引导到真相方面来讲真相。如果是老乡,则说咱们真有缘,如果需要帮什么忙的话,尽管来找我,然后告诉他真相。或者夸奖下这个名字起得好,有内涵,或者说你们那地方方言真好听等等。

时间不够用则说,请你留下手机号码,以后有时间到您家拜访您,再告诉您身体健康的方法,或者是留着发基本真相彩信,过一段时间自己劝退或发给明慧网,注明已收到过彩信,请海外同修接力劝退。

在医院工作,来问路的,咨询的,小孩要喝水的,买药缺钱的等等,打针发票掉了的,我按大法的要求,多做好事,帮人解决困难。病人感谢我时,我就告诉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大法的,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希望你也要做一个好人,记住法轮大法好,顺便劝三退讲真相。买药缺钱的十元、二十元、三十元,借给病人,有的还,有的不还,不执于世间得失,唯愿众生能听闻真相。一次,给一个老太婆垫了二十元,旁边的人觉得奇怪,问老太婆:“你认识这个医生吗?”老太婆说:“不认识。”旁边的病人都说没见着这么好的医生,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

每年都有很多来实习的小护士,進修的医生也很多,因我所在单位不断扩大,進的医务人员也很多。凡是生面孔,我一般都热情的问,你是新来的吧,在哪科室,姓什么,请你留个手机号码,以后有啥事好联系。一般都愿意留。记住他们的名字,熟识后好讲真相或发彩信。一般下午工作不忙,到各科室转转。新進来的年轻医生,很快都能认识了,大部份都劝退了。新来的医生,与他们谈医德、谈中医、西医、气功对疾病的认识等,在一起共事,就是莫大的缘份与福份。只有正念强的攀上两句话,能量就在往外发放,一心想救人,众生背后的因素就在解体。师父讲:“如果你正念很强,邪恶就会被解体。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讲的时候就是能量在往外发放,就会解体那些邪恶的东西,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就不敢再靠近与控制人。那么这个时候对人讲道理他就会听了,你就会破除他被中共邪党灌输的那些个谎言,就会把他的心结打开。”[7]

对于新来的实习小护士,赞美她们有白衣天使之称,是高尚的职业,说良好的心态能使病人减轻许多痛苦。她们都很高兴。也告诉她们要对病人好,要当亲人待。然后告诉她们做一个真诚善良忍让的好人,好不好。她们都说好。我说真善忍是法轮功的做人原则,法轮功是祛病健身,修身养性,提升人的道德,是佛法修炼,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唯独中共迫害。重点讲自焚、自杀是假的。你看小女孩被烧成那样,呼吸道都严重烧伤了,可在天安门喊“妈妈!妈妈!”声音那么洪亮;那个王进东,脸都烧变形了,头发、眉毛却好好的,这违背医学常识啊。这是新闻造假,中共一向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天说你是臭老九,明天说你是先進工作者,根据它的需要随便说。然后谈到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有时间,就破除无神论。谈藏字石,谈周易、中医、阴阳五行学说,谈许多科学家都信神。还可以把各种真相视频装在讲真相手机上让她们看。我有时值夜班,一晚上能退七、八人。晚上一点钟炼完功后,能量很强,头脑很清醒,三点后,基本没病人。护士值班是不准睡觉的,我给她们讲真相,环境静,讲真相容易讲到位,能让她们彻底明白真相。同时请她们把真相告诉自己的同学、亲朋好友,那样功德无量啊。

在这个过程中,修去了许多不好的念头。我告诫自己要保持纯正的心态,才能救了人。切不可生出欢喜心、显示心、色欲心。

在这个特殊的岗位,亲朋好友来看病的,住院的,找我帮忙的,只要能接触到,我就尽量不失去机会,去讲真相。有时到病房去给亲戚讲真相,我对一人讲,其实是对所有的人在讲。然后,分别劝三退,发真相光盘。嘱咐病人要珍惜,祝他们身体早日健康,早日出院。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能经常知道我所认识人的名字住在哪个科,哪个床。一天下午,师父的安排,我看到了一位87岁的住院病人,是20前一起研究周易的政协朋友。下班后,我去看望他。正好他的女儿、妻子在那护理他。他女儿是党员。时间很充份,给她讲了真相,将她的心结一一打开,破除了她很多党文化的东西,顺利的退了邪党。其妻同意也退了团。邻床的病人也听到了福音,两家人都得到了神韵DVD光盘。

十多年的修炼,我们变的越来越成熟,当然要做的事情和救人项目也很多。我会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发挥自己更大的力量,与同修配合好,把当地讲真相救人的大事做的更好。

不足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什么是大法弟子》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