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法小组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这是山东某地的一个学法小组。组内有七个大法学员,最小的六十四岁,最大的八十一岁。他们都没有文化,只有一个人能读《转法轮》。为了学法,他们都买了DVD碟机,在家里听、看师父的讲法。他们每个星期集体学法两次。这个学法小组自建立以来一直没有间断过集体学法。他们都有坚定的一念:听师父的话,跟师父回家。

这些年来,在修炼中他们出现了很多神奇事。

甲同修今年七十五岁。二零零九年一天,她骑三轮车下坡时拐弯,车把没控制好,一下把她甩出很远,摔的够狠的,胳膊、腿都摔破了,肘部和膝盖处都是血。儿媳要送她去医院,她只说“没事”。第二天炼功,炼头顶抱轮时,摔破的胳膊抬不到位,她心里求师父:师父,我这样抱的不好看,两个胳膊得一样,您叫我把胳膊抬上去吧。一会,她的两个胳膊就抱圆了。从摔伤到恢复,她从没感觉疼过,要是常人,这个岁数,还不得把胳膊、腿都摔断啊。

乙同修今年七十六岁,家里老少六口人,所有的家务都是她干,从不嫌累。以前掉了的两个大牙又从新长了出来。她在炼功前浑身是病,修炼后什么病都没了。一次,她出现了“感冒”症状,有八天的时间什么也不能吃,孩子们都急了,让她去医院,还给她拿了药,她说:“我有师父管,没事。”她没去医院,也没吃药,过几天好了。

丙同修今年也七十六岁了。她的腰一直是弯曲九十度的。去年(2011年)夏天,她去刨地,有个树根挂住了抓钩(刨地用的工具),她用力一拉,腰就疼起来了,她也没在意,可是过了几天疼的不能动了。她的儿女都让她去医院,她说:“我是学大法的,没事。”在床上躺了两天,腰不疼了。下地一站,腰竟然直啦!

丁同修今年八十一岁。修炼前他有痨病(肺病),得法后没犯过。在二零一零年秋天,突然出现象犯了痨病的现象,憋的喘不过气来,他就不停的听师父的讲法。一天夜里,他梦见师父用手从他喉咙里抓了一把又一把,抓出的都是血脓,一共抓了四把,到天明,他的病症就不见了。

戊同修的母亲住在农村,戊同修啥时候回娘家就给老母亲念大法书,教她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太太就记住了。老太太八十岁那年,一下把腿摔断了,去县城西关拍片子,显示断了两处,一处在膝盖下面,一处在脚腕子上面,都是斜着断的。医生觉得她年纪大,就是好了也不能走路,就只把脚腕子处给包扎好,没做進一步的治疗。回家后戊同修就叫老母亲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太太就没觉的太疼。不几天,娘俩同时做了个相同的梦,梦见师父给老太太医腿,师父用双手在她腿上按摩,又在腿上盖上一层象土一样的东西,然后用阳光照。做梦醒来,老太太说腿一点也不疼了。三个月后,老太太就能走路了,去医院拍片检查,整条腿都恢复正常。医生说膝盖下断的部份连包都没包,怎么就好了?还好的这么快?就是年轻人也好不了这么迅速呀。医生感到很惊奇。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己同修的儿子、儿媳小俩口带着孩子骑摩托三轮去孩子姥姥家。在一零五国道拐弯处,因为车开的快,拐弯太急,一下把己同修的儿媳从车里甩出十多米远,摔在公路上。当己同修赶到出事地点,看到儿媳摔的脸上没一处好皮了,牙也摔掉了一颗。己同修赶快叫儿媳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儿媳在医院手术室呆了四个钟头,从手术室出来还昏迷着。己同修从家拿了MP3,给儿媳听师父讲法。大约天黑时儿媳醒过来了。第三天,儿媳要求出院,那时她的脸还肿着,吃饭只能用吸管吃流食。到家当晚,己同修要儿媳和她一起炼功,儿媳很听话,就和婆婆炼了起来。第二天早晨起床,儿媳整个脸象爆皮的面瓜似的,皮都张开着,可脸不肿了。过了几天,儿媳的脸恢复到和从前一样,一点疤痕也没有。平时己同修的儿媳就很支持婆婆修炼,也帮助婆婆做大法的事,只是还没有走入大法中来。

己同修给儿媳的弟弟退了团队,他还接受了真相护身符,在二零一零年正月十六晚上因为喝酒开车,一下钻到一辆拉沙子的货车底下,他的面包车烂的连块象巴掌大的完整地方都没了,可他自己只脸上扎了点玻璃,手指头破一点皮,其余的哪都没伤。

庚同修在学大法前从头到脚都是病,细数起来有三十多种,什么头疼,胃炎等等,就不用说了,反正浑身没有好地方,既不能好好吃饭,也不能安稳的睡觉,更不能正常走路,一米六五的个头就八十来斤的体重。她自己都做好了去世的准备,对她丈夫说:“我也快不行啦,我走了你再找个伴。”谁看她都说没有什么希望了。

就在这时她得法了。开始她去炼功点,都是她丈夫用自行车推去的。过了一个星期,她就自己慢慢骑着自行车去,她丈夫在后面骑车跟着。又过了一个星期,她就比她丈夫骑的快了。从此,所有的病都好了,再也没吃过一片药。

有一年六月份,庚同修和老伴在葡萄园干完活回家,她丈夫骑着一辆摩托三轮带着她,不知怎么被一辆大机动三轮车给撞了,老俩口被撞出好几米远。庚同修被摔的头晕晕的,但还清醒。司机问她怎么样,去医院吗?她当时只想着师父说的炼功人没事,就对司机说:“你走吧,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没事。”司机巴不得她说这句话呢,赶紧开车走了。庚同修爬起来找老伴,老伴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不能动了,她就自己坐地上使劲把他拉起来半倚在自己身上。庚同修鼻子流着血,老伴头上、脸上都是血口子,俩个人身上从上到下都是血,都成了血人了。这时有不少过路人围过来,都问:撞你们的司机呢?司机早跑的无影无踪了。路人都不敢帮他们,庚同修就请过路的人给蔬菜所(他们住的地方)的人捎个信,请他们来帮忙送老伴回家。这时天黑了,路人纷纷散去。庚同修就自己连拖带搬的把老伴弄到了车上,可是她不会开车,就只好推着车走,但一点也不感觉沉,还觉的象有人在后面帮着往前推一样。过桥的时候是个上坡,庚同修想:我能推的动吗?还是去附近村子去喊人?这一身都是血,人家敢来吗?干脆用力紧走几步上去吧!结果也没用大劲就上了桥。刚过桥,蔬菜所的人来了。他们说:你们都这样了还回家?快到医院去吧。庚同修说:我们想都没想去医院。蔬菜所的人还是坚持把二人送到了医院。

庚同修说自己没事不用做检查,老伴得治疗一段时间。后来孩子们都来到了医院,让母亲回家歇歇。到家第二天,庚同修照镜子才发现自己脸都是黑的,一个胳膊也是黑的。出门上街,小孩子看见她就吓的乱跑。也就几天的功夫,她一切恢复正常,也从没觉得疼。老伴康复的也很快,也没留下啥后遗症。

我把老年同修们的修炼故事写出来,目地是与同修们交流分享,简单的讲完了,让我们比学比修,在修炼路上更精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