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人:在大法修炼中脱胎换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七日】我今年七十四岁,一九九八年元旦得法的。那时的我浑身是病,身体右侧麻木,腿脚没有知觉,右手抬不起来。从三十多岁就失去劳动能力;特别怕冷,年纪轻轻的头上就缠上了一条五尺长的白布,用来防寒;严重的胃病及严重的妇科病,加上沉重的生活担子,真的是生不如死。到了九七年的时候,这些病折磨的我几乎无法生活了。

得法修炼

九八年元旦前女儿说,你来我这里吧,我们这儿有个中医,还可以,来试一试。就在我要去女儿家的头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那七岁的外孙女,手捧着一本书,笑嘻嘻的看着我笑。

我生在农村,按中共的说法“成份不好”,文革中经常挨斗,又劳累,所以自己虽然是个女性,却学会了抽烟、喝酒,为的是解忧、解乏。到女儿家,我想抽烟了,女儿让我到阳台上去抽,说:“我学大法了,家里有师父,不能抽烟。”我就到阳台上去。刚把烟拿起来,就想吐,还感到头晕,就像晕车一样难受。女儿说,你不能抽烟了,看来是我师父在管你了,不让你抽烟了。明天早上你就去公园里学炼法轮功吧。公园里炼功的有几个老太太你都认识。

第二天一早,我就拖着那半个无知觉的身子往公园走。五十米远的路走了半个多小时。辅导员一见我就说,“你来了,快来快来。”我说我来看看,我没文化,不知道能不能炼。她说,没问题。我就过去跟着他们学炼功动作。他们说每天上下午都炼,我下午又去了。炼完功,他们开始读书。我一看,他们读的那本书不就是梦里外孙女手里捧着的那本书吗?我好像有点明白了,原来我来女儿家就是来学法轮功的啊!我不认字,别人读书,我就坐在那里仔细的听。

炼功炼到第七天,我突然觉得麻木了几十年的右脚上的肉有刺痛的感觉,用手捏捏,真有知觉了,知道疼了!我高兴的不得了,赶紧告诉女儿。女儿说那你明天还要不要去看医生?我说,不去了。我就炼法轮功了!

从此,我开始真修大法。

由于长期大量的超负荷的劳动,我双手的手指变的又短又粗,指甲都磨没了。修炼后,慢慢的两只手的五个手指头都变长了,指甲也长出来了!那时我真的无法形容我的心情,就更加精進了:每天炼功三遍,炼功时再热也不开风扇,任凭汗水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炼完功一看,两只脚站的地方都被汗水打湿了。我就这样坚持着。因为我听师父的讲法中说过,吃苦可以消业!这句话我记得很清楚。

我的身体很快得到了净化,所有的病都没有了,真是无病一身轻。皮肤也变的细嫩了,人也年轻了。我儿媳妇对儿子说:“妈的皮肤比我们还好,就像婴儿的一样细腻。”

也会认字学法了

跟着大家一起炼功半年后的一天,辅导员说,你就这样天天跟着炼,光听我们读书不行,你得要学法才行。我说我不识字啊,她说在炼功点上我们教你,我们读你跟着念,回去叫你女儿教你,你外孙女也可以教你。

就这样我也开始“读书”了。说是读书,可不知道读的什么,听辅导员说:“翻到二百六十页”,我不知道二百六十页什么意思,更不知道2、6、0放在一起就是二百六十。每次同修都耐心的教我,帮我翻书。

从那时开始,一回到家,我就拿着《转法轮》看,从《论语》开始看。可一行一行的看完了也没找着几个认识的字。我就大量的听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师父的经文《永远记住》发表了,我就叫女儿教我,叫外孙女教我。一辈子就没读过书,舌头都不听使唤,念一个字都很难。可我没灰心,就这样一天天坚持着边问边读,边记。

半年后我基本上能够跟着大家学《转法轮》了,会背《论语》了。每次自己学《转法轮》时,我都要把《论语》和《转法轮》的目录学一遍。一年后,我能自己通读《转法轮》了。

不过,所认的字,只限于大法书籍,离开大法书后,那些字就都不认得了。

师父慈悲,让我这个种了一辈子地、满身是病、只字不识的人得到了大法,脱胎换骨,不但有了个健康的身体,还能认字学法,成为一个为别人着想的真正的好人,弟子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只有叩谢师父,谢谢师父!

听师父的话记住向内找 过好心性关

我没有文化,听的最多的就是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和看师父的济南的讲法录像,每次看的时候都用心看,用心记师父讲过的法,并对照自己,无论是看书还是听录音、看光碟,只要师父讲到与我的执着心有关的,我就在心里说:“师父,您这里说的恰恰就是说我呢,我记住了。”

师父说“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我就在日常生活中用来对照自己和同修、世人,不管是辅导员还是同修们认为修的好的,无论他们说什么,我都会用师父的法来衡量。看《转法轮》的时候,有时候我会停下来想一想、悟一悟,看看自己哪里做的不符合法,向内找,并记着师父怎么说的。

我从开始修炼就学会了向内找。

我的女儿是同修。她经常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有时好好的突然就发火了,言语也不好听了,我就想,我要忍住,这是给我提高心性来了,我就看看自己还有什么心没有放下?是不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伤害了她了?只要我一找到,女儿的态度马上就变了。

我就这样一点一点的修自己。

与人发生矛盾时,或者别人对自己不好时,我就记着师父讲的“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1]。

那年二月间,儿子家地里种的青菜成熟了,我一人在菜地里忙乎了好几个小时,中午饭都没顾上吃,下午四点急急忙忙汗流浃背的给大姑姐(女儿的姑妈)提了两大包菜送去。

我刚一進大姑姐的家门,她劈头盖脸的给了我一顿好骂!那天女儿也在她家。女儿看着我笑。我听了半天才听清楚,原来是过年的时候我和她在亲戚家过年,吃饭的时候,我给饭店服务员讲了真相,后来被饭店的领班知道了,告到派出所。有人找到她这里,说一定要找到我,要把我送派出所。她认为我给她丢脸了,所以发这么大的火。

本来已经很饿的我,经她这一骂也不饿了。她骂完后下了逐客令:“以后不准再来我家!”

听她骂够了,女儿和我一起回家。女儿说,还在生气吗?我说给我提高心性呢。回来后,我就找我自己。过年那天在一起吃饭的只有我一个修炼人。饭店有四个女服务员给大家服务,很乖巧,我就趁机给四个服务员讲了真相。讲的很顺,后来我又给了她们一些真相资料。我们走后,她们拿出来看,被领班看见了,在追问后就发生了上面的事。我明白了自己做的有不完善的地方,没有告诉她们拿回家再看,同时自己确实出了欢喜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也害了不明真相的人对大法犯罪。

还有一件更大的过心性关的事。儿子一家和儿媳的父母住在一起。一次,儿子的老丈人被车撞后住院了。儿子、媳妇要上班,孙女还小,要上学,就把我接去帮忙做饭、照看孙女。这样,我每天要做六个人的饭菜和家务事。直到亲家爹出院了,亲家母也没有帮过我任何忙,每天就我一人做饭、收拾卫生。差不多有一年左右的时间我天天这样忙碌着。

后来女儿突然遭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了。我只好也暂住儿子家。一天孙女说,“奶奶,我要吃你煎的汤圆饼。”我就去给她做。做好后,我对孙女说,给爷爷端去,请爷爷先吃。话音未落,亲家爹从他屋里走出来把桌子掀翻了!做好的成品、半成品全掀到地上。

当时我就想起了师父的法:“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我冷静的看着他表演。这时儿媳妇也進来了,吓的一句话都没敢说。我收拾起地上的东西,把厨房收拾干净,还做了晚饭。晚上我就想,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发生这样的事,一定有我的问题了。向内找,找到一直以来对孩子都比较溺爱,没有考虑亲家的感受,而且,我一个炼功人,师父教我做好三件事,我每天就忙着他们一家人的饭菜、卫生,救度众生的事都没时间做了,这不对哎!

我刚要找媳妇说说,媳妇就来了,说他父亲脾气不好,让我一个人过吧。这是师父的安排啊!从那以后我就又能好好的看书学法了,三件事都尽力做好,把没做好的尽力找时间弥补。

修炼十多年了,各个方面的体会还有很多,特别是在邪恶的迫害下,如何讲真相救众生做好三件事的,以后再写出来和大家交流吧。

回想自己的修炼路,深感师父的伟大和慈悲,让我这个种了一辈子地、满身是病、只字不识的人得到了大法,在大法修炼中脱胎换骨,不但有了个健康的身体,还能认字学法,成为一个能为别人着想的真正的好人。弟子不知怎样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在此只有叩谢师父,谢谢师父!

这是这些年来修炼中的点滴,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