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张狂,不思悔改就这下场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我不怕遭报应”、“我就是土匪”、“为什么还不报应我”等狂言是中共公、检、法人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经常叫嚣的话。由于这些人的头脑中装满了中共假、恶、斗的思想,所以他们在迫害大法弟子时才敢狂言逆天,声称不信神佛、不怕报应,显得是那么的邪恶和猖狂。

人们知道,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这些人跟着中共干尽坏事,迫害佛法,难道就可以不受人间法律和天理制约?难道跟着中共走真的可以改变宇宙的运行规律而不遭恶报吗?

答案是否定的。我们列出邯郸发生的部份真实恶报案例,警醒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中共人员:休张狂,不思悔改就这下场。

◆狂言逆天吉少春暴毙身亡

吉少春,男,生前曾先后在曲周县河南町派出所任指导员,侯村派出所任所长、县公安局三中队队长。曲周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吉少春讲法轮功真相,劝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但吉少春根本听不进去,反而叫嚣说:“我就迫害了你们法轮功,迫害了你们法轮功弟子,迫害了你们的老师,为什么还不报应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吉少春一人开警车,在肥乡县路段撞到前方的拖拉机上当场死亡。明白的人都知道,这是他不听劝告,跟随中共迫害法轮大法而招致的恶报啊。

◆“不怕遭报应”不等于不遭报应

党殿军,男,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异常邪恶,根本不听劝善。一次迫害法轮功学员苏学玲时,他带领三个恶警对她拳打脚踢,电击,脚踩苏学玲的头和胸部,致使苏学玲昏迷两个多小时。党殿军还口口声声叫喊:“我党殿军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我就是不怕遭报应!”党殿军不怕遭报应却不等于不遭报应。二零零四年党殿军得癌症死亡,死时才四十多岁。当天理真的应验时,他是那样的凄惨与无助,后悔不该当初,可是已经晚了。

◆叫嚣“我就是魔”的下场

李志德,男,邯郸成安县公安局局长。其人穷凶极恶,在任期间积极参与迫害,为中共邪党卖命。成安县大法弟子寻瑞林、王书军、翟连生、夏文仲被迫害致死,李志德是主要的责任人。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一日,李志德在大规模抓捕六十八名法轮功学员时叫嚣:“我就是魔,我就是要吸了你们。”其作恶多端不久恶报缠身,得了食道癌,真的生不如死。

◆“不怕报应”,报应一样上身

赵修才,男,邯郸武安市新兴铸管厂生活区烧鸡店老板,受中共无神论的影响,非常仇视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左右有人在路边墙上用红漆写上了“法轮大法好”等大字。赵修才发现后竟无理智地在路上对着过往行人大骂法轮大法及大法师父。口出狂言:我是共产党员,不信有神,我也不怕报应,有本事把我如何如何。约两个月后,赵修才在一次进货途中出车祸死亡,五十多岁就丢掉了性命。

◆污蔑大法,袁宏现暴死时内脏都被中共挖掉

曲周县西马连固袁宏现,听信了中共造假的谎言,当着众多人的面,说一些栽赃法轮功的话,并说“我才不上法轮功的当呢,到北京把人都烧死了。”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他去阴的庄赶庙会,借了邻居买的准备迎新娘的摩托车,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走到桥上,和一辆三马车相撞,他本人当场死亡,媳妇和两个孩子分别致伤,送进医院。他娘是个哑巴,看着他的死尸,内脏也被人挖走了。

◆诽谤佛法,自遭天谴

邯郸武安市北关街张根,曾对法轮功学员叫嚣“如果我是江泽民,我统统用机枪扫了你们。”没多久他和别人合伙开的铁厂赔了一塌糊涂,因法人代表写的他的名字,巨额债务都算到了他的头上,人生失意到极点。大年三十晚上在北关街东岳庙坡搂炸药包想自杀,自杀未遂,自己爬回家中悲惨异常,捡回一命但却炸掉一只胳膊。

◆休张狂,不思悔改就这下场

在邯郸,中共公检法人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狂言还很多。武安法官陈建国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一副张狂的样子:“你们不要找我了,要找去找派出所,也可以到邯郸去找。”

邯郸武安市国保大队队长张利华敲诈法轮功学员的钱财,少则几百,多则两千、五千,却从来不给收据,甚至连白条都没有一张,他扬言“条是没有,想上哪儿告就到哪儿告。”

再如邯郸劳教所恶警左涛异常凶残,看他迫害大法弟子时的“自白”:“共产党是流氓,我就是流氓;共产党不要脸,我就不要脸,我就叫不要脸,没见过不要脸的就看看我,我就是不要脸……”

从以上公检法人员的言行我们不难看出,这些人已经被中共邪党驯化成道德败坏、正邪不分的邪恶之徒。面对大法弟子的良言相劝,他们不思悔改一味的残害善良;他们恃权骄横,自以为有邪党撑腰才敢狂言逆天,声称不怕遭报应。他们的恶行恶语让天地震惊,人神共愤。

这些人追随中共在无知的作恶中给自己掘下必遭恶报的坟墓,他们即使沦落无间地狱做鬼,也还要受尽煎熬,偿还在人世间迫害佛法所造下的罪业,有一点他们现在还想不到,正是由于自己作恶将来还要祸及家人跟着不幸。

想当初,邯郸市公安局局长李桂洪迫害法轮功时是如何张狂得不可一世!中共邪党还未倒台,他恶报就接踵而至。二零一二年,这个邯郸迫害法轮功的首恶被免去职务。随后,有本单位人透露,李桂洪下台后情绪低落,三月份在上海“居住散心”时突发脑溢血,抢救一周后才醒过来,但人已经是神智不清见人就哭。然而,恶报远不止他一人,李桂洪遭恶报不久,他的妻子突发脑血栓瘫痪在床,这真是一人作恶祸及全家遭殃。

看看迫害法轮功元凶——中共高官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的现在下场,那些跟随他们参与迫害的虾兵蟹将的将来下场肯定也不会比他们好。对于邯郸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中共人员:清醒吧,立即停止参与迫害法轮功,休再张狂,不思悔改就这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