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新汶矿业集团原董事长郎庆田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郎庆田,山东新汶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在任期间,一直竭力迫害法轮功,二零一四年十月,因巨额贪污受贿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郎庆田,现年六十五岁,一九九八年三月,任新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二零零一年五月至二零一零年六月,担任新矿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

郎庆田任职期间,正是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持续疯狂迫害法轮功的时期。他秉承江氏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指令,指使纵容所属系统官员恶徒对法轮功学员野蛮绑架、非法关押、强逼洗脑、酷刑折磨、非法抄家、劫财掠物、非法停职、扣押工资、非法劳教等手段残酷迫害。据不完全统计,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强逼洗脑,至少十名被非法劳教,至少三名被迫害致死;遭受无端骚扰者难以计数。

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洗脑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新矿集团成立了邪恶的“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通过层层“排查摸底”,把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集中到下属各单位、公司的洗脑班,由邪党书记(或支书)与公安科、保卫科人员通过审讯、恐吓、放邪恶录像、抄家、罚款、体罚、给家人施压、照像、摁手印、填表、扣押身份证等手段,逼迫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对于不配合邪恶要求的,就强行绑架到泰安市“六一零”办的洗脑班、 “山东省法治教育基地”(设在淄博王村)、劳教所继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至八月二日,新矿集团良庄矿医院职工郑洪玲和丈夫赵其森与法轮功学员王吉兰、韩胜利(已被迫害致死)、韩义民(韩胜利之子)被挟持到矿招待所洗脑班强行洗脑。矿保卫科长李从彬、支部书记劳建鸣、副科长贾继刚逼交大法书、大法资料,逼看污蔑大法的邪恶录像,逼写“不炼功保证”等。

二零零零年夏天,矿医院支书万会举逼迫郑洪玲、王吉兰放弃修炼法轮功,她们拒不答应,被骗到王村劳教所强行洗脑,逼写所谓“三书”,不让睡觉,迫害半个月。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一日,矿保卫科支书芦继伟等人把郑洪玲和王吉兰绑架到新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七天。然后又把她俩劫持到王村 “山东省法治教育基地”强行洗脑四十四天。单位派去包夹看管,逼看邪恶录像,灌输邪党谎言。每天交一百元,每人被勒索四千四百元。

二零零一年,姜官民(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曾在新矿集团禹村矿和汶南矿担任副矿长)与妻子孙运华一起被新矿集团“六一零”和泰汶公安分局恶人绑架到王村劳教所洗脑班,强逼洗脑一个月。孙运华被迫害致糖尿病和心脏病,一直未愈,不幸于二零零七年含冤离世。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日,新矿集团华丰矿退休职工王之华正在泰安装修新房,妻子卞学云也在泰安看孙子。宁阳县公安局长李华、华丰矿保卫科孙少朋不容分说,就把他老两口绑架到王村洗脑班。那里整天播放攻击污蔑大法和师父的邪恶录像,散布邪党谎言,对学员强逼洗脑。他们吃不下、睡不着,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卞学云被关押了三十二天。王之华始终不配合邪恶,被关押了六十五天才放回家。

被绑架到各类洗脑班迫害的还有姚隆山、高敏娥、胡来秀、李庆香、刘贞福、石开花、朱法兰、吴新喜、姜丽、王安英、包配平、赵文祝等许多法轮功学员。

至少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新矿集团“六一零”、公安、保安系统,通过种种洗脑手段都无法改变法轮功学员对“真善忍”的信仰时,就把他们非法劳教,给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造成很大伤害,也给他们的家庭带来极大的灾难。

刘先龙,男,三十多岁,新矿集团潘西煤矿职工,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毒打、电击、大绑示众、勒索、劳教。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刘先龙等法轮功学员进京为大法讨公道,在济南火车站被拦截。潘西煤矿接回后,保卫科长曹东红、刘生指使保卫人员刘丽军、张润怀、程增军、于金友、李光胜实施迫害。他们让两个男法轮功学员在水泥地上爬圈,爬不动了,李光胜抓头发,于金友就在后面用脚踢。爬够了大约五十圈,再逼迫他们去蹲马步,摔倒在地,就被拳打脚踢。刘先龙还被单独关在小屋里毒打。一位七十多岁的女学员被逼两手向前伸直蹲着,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时,被于金友打得鼻口流血。由于黑白不让睡觉,致使她晕倒撞在桌角上,撞破了脸。两个男学员被他们用电棍电击了十几次,室内散发着肉的焦糊味。恶徒又把他们铐在铁线杆子上,折磨了近十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刘先龙等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被潘西煤矿押回后,保卫科尚怀红把刘先龙的领带解下来,侮辱性的让他系在小便处,抡起警棍打得他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另四位学员因传看交流材料也被带到保卫科。寒冬腊月里,恶徒让他们在屋外阴暗处罚蹲。后来刘生在公安人员唆使下,竟然把六位法轮功学员五花大绑,每人由两名持枪武警押着,围着潘西煤矿广场转圈示众。

几天后,两名去北京的学员被罚款二千五百元。其他四人被罚款五百元。其中两人被送到钢城洗脑班强行洗脑七天,每人又被罚款三千一百五十元。刘先龙被押到莱芜市北埠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临放人时,恶徒逼迫刘先龙的父母向钢城区公安分局交了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先龙被刘生骗到保卫科,无辜关了一个多月,直到大年三十下午四点多,才把人放回去。时隔不久,刘先龙又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家中留下没有工作的妻子和几个月的孩子艰难度日。

牛荣田,女,五十一岁,新矿集团华恒矿业有限公司职工家属。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毒打、勒索、劳教。

二零零一年腊月初一,牛荣田散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张传玉(已遭报死亡)带人、高磊开车绑架到矿公安科。三天后又被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强制洗脑,迫害近三个月。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恶言侮辱、罚站,每天做奴工十几个小时。被逼迫写了所谓的“三书”,又被勒索了六千元洗脑费才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正月初五一大早,牛荣田一家人尚未起床,公安科长高磊带领一伙恶警强行入室,抢走电视机、影碟机和大法书籍资料等,恶毒恐吓老人和孩子,又野蛮绑架牛荣田。八十岁的老母亲上前阻拦,差点被恶人推倒。几个恶警从六楼将牛荣田连推带拉,弄到楼下塞进警车,绑架到公安科。非法关押六天,不许家人探视。随后牛荣田又被绑架到泰安市看守所迫害二十九天,致使她头晕目眩、心慌气短、血压高。看守所怕出危险想放人,但是恶警科长高磊、邪党书记王立新和公司“六一零”李栋拒不接人,反而欺骗其家人说交上一万元钱就放人。当家人七借八凑交上一万元后,牛荣田却被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在劳教所里,牛荣田坚持自己的信仰,拒绝“转化”,绝食抗议迫害,被一大队恶警郑某、肖英、刘娟、恶犯番安华等一伙人疯狂迫害。他们加入毒药强行灌食,牛荣田浑身疼得满地打滚、死去活来,差点离世。后来每隔一段时间,这伙恶人就抓着头发对她拳打脚踢,打的她口鼻出血;还长时间不让睡觉,每天经受着欺骗、高压和恐怖的煎熬。两个多月的时间,牛荣田就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不能行走。

二零零八年八月,牛荣田非法劳教期满。高磊、王立新和李栋又向其家人勒索三千元。牛荣田家里先后被勒索两万多元(其丈夫同修包配平也曾被关押勒索)。俩孩子一个上大学,一个上中学,家里实在没有钱,高磊就逼其家人把凑不够的部分打了借条,才将牛荣田接回。

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张长征、任志玲、郑洪玲、李淑芳、李淑芹、侯延香、刘芹、王汝斌等。

至少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新矿集团“六一零”、恶警、恶徒仗着江泽民 “打死算白打、打死算自杀”的密令,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恃无恐,在逼迫他们放弃信仰的过程中,把许多学员打伤、打残,甚至打死。

韩胜利,男,五十八岁,新矿集团良庄矿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良庄矿保安人员一直对他监视监控。二零零一年五月下旬,韩胜利回长清老家,被矿保安人员从老家野蛮绑架,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关押十多天,强行“洗脑”。

回家后,韩胜利深刻认识到自己被洗脑给大法带来的负面影响,给自己修炼造成的严重后果,于是他毅然走上了天安门,打出“真、善、忍”的大法横幅。被遣送回新泰后,韩胜利被关进新泰拘留所,遭到严刑拷打,巨额经济罚款,精神几乎崩溃。后来又被送往王村劳教所,因身体原因被退回。当地邪恶之徒对他继续非法关押,残酷迫害。在经历了三个月的酷刑折磨后,二零零一年八月初,韩胜利被迫害致死。

张庆梅,女,三十五岁,新矿集团华丰矿(在宁阳县境内)职工家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张庆梅与丈夫刘东华进京证实法,回来后,被华丰矿公安科非法抄家。家中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像带、录音带、电话通讯本和许多财物被恶警尽数掠去。夫妻俩被分头带去审讯。恶徒骂声不断,折磨到晚上十二点不让睡觉,非法关押五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日,张庆梅夫妇再次进京上访,被泰安市公安局驻京办扣留。十二日,华丰矿公安科支书崔玉河、副科长张同珍把他们押回当地非法关押。恶徒对他俩连续几日刑讯逼供,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不给食水,禁止与家人见面。十五日下午,矿公安科陈峰、华丰镇灵山乡派出所副所长张胜峰审讯张庆梅,强迫她蹲马步。二人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由于长时间遭受体罚,张庆梅倒在地上晕死过去。恶徒揪住她的头发往上拉,见拉不起来,就用地板擦拐住她的胳膊、腿弯,又用一根很粗的木棍猛击脊梁骨,直到打累了才住手。张庆梅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晚上又被铐在一间小屋里动弹不得。恶徒扬言:打死你也算白打。十八日下午,张庆梅被宁阳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丈夫刘东华被非法刑拘一个月。年迈重病的公公天天盼望儿子儿媳能回来,担忧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当得知儿子儿媳被抓被打遭受百般凌辱时,心痛万分,悲愤离世。

张庆梅夫妇长期受到中共恶徒的无端骚扰,电话监听,恐吓不断。有时半夜一点多还被砸门,惊得四邻不安。对他们的罚款累计达八千八百元,均无任何收据。

二零零一年一、二月间,恶徒要张庆梅每天到公安局“报到”。三月三日,邪恶逼她在写“悔过书”和被劳教之间作出选择。三月四日一早,张庆梅又被保卫科威逼恐吓,终于被逼迫致死。

亓廷松,男,六十七岁,新矿集团鄂庄煤矿(在莱芜境内)退休教师。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遭恶警绑架,十一月五日晚被送莱芜市医院急救,六日凌晨三点十分院方下达“病危通知单”。经医院鉴定:亓廷松内脏功能衰竭,上消化道出血,内伤严重。恶徒看到亓廷松出现生命危险时,还逼迫家属签字,证明已被释放。六日上午鄂庄矿保卫科长杨乐平与莱芜市公检法一帮恶人在梁坡派出所开会密谋,内定亓廷松是“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畏罪自杀”。十一月十一日上午,亓廷松在新矿集团中心医院含冤离世。亓廷松处于昏迷状态时曾大便出很多瘀血,口中吐血。病历写明肝脏、心脏、肾脏严重衰竭;输血原因:贫血、上消化道出血;嘴唇内全烂了,舌头发黑缩短断面是齐的;后腰部和胳膊有严重伤痕。

郎庆田执掌的新矿集团恶徒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惹的天怒人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汶南煤矿发生特大煤尘爆炸,造成二十二人死亡、二十一人受伤。郎庆田作为集团公司安全生产第一责任者,受到行政记过处分。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破产重组的华源矿业公司(原张庄矿)发生特大溃水事故,造成一百七十二人死亡,导致该矿关井了事。郎庆田作为新矿集团董事长,只受到记过处分。

即使这样,郎庆田这个“红顶商人”,也没有理会上天的警示,为中共戴在他头上的种种“荣誉”光环所陶醉,视职工生命如草芥,继续迫害法轮功,在犯罪的深渊里愈陷愈深。

然而,天理昭昭,报应不爽。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郎庆田被免去新汶矿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六个月后,时年六十一岁的郎庆田因利用企业股权变更隐匿侵吞国有资产,涉嫌贪污受贿一亿多元被查处。

二零一四年十月,由枣庄市检察院立案侦查并提起公诉的新汶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山东新良油脂有限公司原董事长郎庆田(正厅级),新矿集团原总会计师、新良公司原董事长潘福华(副厅级)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案件,经枣庄市中级法院依法审理,作出一审判决,以贪污罪、受贿罪,判处被告人郎庆田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被告人潘福华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善恶有报是天理,清算败类会有时。古往今来,不管身居何等高位,拥有多大权力,一时多么风光,多么狂妄,到头来,自己造下的任何罪业都得自己偿还。宇宙的法理均衡着一切。在天灭中共的法则下,高官纷纷落马,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凶手王立军、薄熙来早已锒铛入狱;李东生、苏荣等纷纷被抓;血债累累的周永康也终被逮捕法办;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祸首江泽民也在惶惶不可终日的末路中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那些仍在迫害法轮功的人难道还看不清自己的下场吗?奉劝那些至今仍然执迷不悟一意孤行的人,能够认清形势,辨明是非,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支持法轮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揭露迫害者的罪恶,将功赎罪,退出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为自己和家人留一条生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0/山东新汶矿业集团原董事长郎庆田遭恶报-3013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