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孩子变成好孩子 感谢师父教我做好人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我叫小宇,今年十七岁。在别人的眼里,我是个很苦命的孩子。我从小就不知道爸爸是谁,可以说我对“爸爸”这个词十分陌生。我的爸爸在哪里?爸爸去哪里了?爸爸……

从幼儿园到小学,从小学到中学,同学们都有一个温暖的家,而我却没有。妈妈一个人把我带大,妈妈也没有工作,家里不富裕。可我在学校不好好学习,天天打架,吃喝赌样样都会。天天不回家,也不上学,在外面游荡。妈妈管不了我。

我一天天的在随波逐流,思想和行为无所顾忌,随着社会所谓最现实的潮流在往下堕落。变成了坏孩子中的“山大王”(全市的坏孩子几乎都知道我)。我指挥坏孩子们去欺负别的同学、打架与骗钱。就这样醉生梦死的活着。

我的幸运

但是幸运的是我有一位心地善良的姨妈。她是位大法弟子,经常跟我讲法轮大法是什么,大法师父是谁,师父在什么问题上是怎么讲的,大法书是怎么说的,人应该做个善良、诚实、正派、忍让、为别人着想的人,怎样才能做到这样的人。姨妈还常督促我看大法书,背诵《洪吟》,看一些救人的资料。如果有适合我看的文章,姨妈都给我复制下来。多次严肃的告诉我静心读、背《转法轮》并记在心中。要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听师父的话。遇到问题用真、善、忍指导自己做人。

随着时间岁月的流逝,自己慢慢的领悟到一些大法的内涵:生命的意义是返本归真。我呆在家里,静静的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进行了长时间的反思,最后决定:“放下屠刀”洗心革面,从新做人。

我得离开家乡这个不好的环境到远方上学去。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个真正的好人。但是我有一个想留在姨妈身边学习的愿望。我就请求师父帮助我。可以允许我留到姨妈身边,既能上学,又能学习大法,做好救人的事。我的愿望实现了。

夏天我来到了姨妈的身边,到了一所新的学校。在学校里,我按照师父的要求,按照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在学校学生会、社团里渐渐的有点小小的成绩和名气,得到了大家的赞扬。这些都是师父的帮助。

我还没有正式走入修炼时,有时间我就尽可能的多看、背大法书,可还是把握不好自己。在同学中,慢慢的名利心都起来了,心也慢慢的漂浮起来了,连姨妈的话都不愿听了,感觉在常人中奋斗很有目标,被常人的名利心迷住了回家的眼睛,差一点我又为此滑了下去。姨妈不时的叮嘱我多看书、多背《洪吟》。我明白了人都是天上来的,学习大法同化大法跟师父回家。同时我在学习大法中也受益匪浅。

父亲的出现

由于某种原因,妈妈要我与爸爸见面。可是我从出生到十四岁,我都不知道爸爸是谁,我记忆中,他从来没有来看过我,也没给过我任何生活费。一听要让我和他见面,我的心肺都炸了。

此时,姨妈提醒我说:师父说的什么事都是有原因的,六道轮回中,哪个是你的父母,哪个是你的亲人,都是天上来的生命。欠债要还。对谁都要善良,别人可以对你不好,但是咱们不能对别人不好……我想姨妈提醒的对,我要按照师父讲的要求自己。在心里,用师父教导的善,把心里积压十年的仇恨、怒火一点点、一点点的熄灭了。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记住师父讲的话和他见面了。

我们之间几次谈话也很融洽,从表面上他也很喜欢我、爱我。见面时,多多少少的也给我买点零食,还告诉我他自己家办有一养殖场,效益不错,他有一儿一女等。就这样,一场你死我活的事情平静的结束了。这是大法的力量又帮助了我化解了看似永远也解不开的恩怨。

又放暑假了。我想还得找机会告诉他真相救他。同时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想要点生活费。我和妈妈家境不富裕,想减轻点妈妈的负担。我学大法书,也知道了一些因缘关系,知道大法书中师父是怎么要求做人的。渐渐我的心胸也变宽了,也能理解别人了,不计较他和妈妈以前的矛盾,他也不容易啊。我没有让妈妈知道,就与他联系上了。又要和他见面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人中的爸爸。我用大法书上的法理要求自己做人。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见到他,与以往大变样,他不认可我这个儿子,并直接对我说,他不接受我等等一大堆与我断绝关系的话。

我如五雷轰顶,他太不是东西了,但是我当他的面没有发作。我始终记住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我依然按照师父的要求忍着、忍着、强忍着,承受着极大的痛苦。没有再说什么,就回家了。

到家后,我整个人已经支持撑不住了,我要疯了,想着他欠我十四年的抚养费,我学大法了,我没有和你计较,你这样对待我,不行!我得跟他要钱,打官司,跟他势不两立,斗到底!已经做好了豁出去的准备。我痛苦已极,我要与他同归于尽。

姨妈看在眼里,平静的提醒我说:别忘了师父讲的法。此时我才渐渐的稍有清醒。我想我是大法小弟子,他也不容易,家里小妹妹有病,还要住院做手术开刀,还需要用钱哪,他把钱给我了,小妹妹就没有钱治病了。师父说:“因为修炼人做事都要为别人着想嘛”[1],是啊,我也得为他着想啊。师父还说什么事情都是有因果关系的,也许是上辈子我欠他的,欠债要还是法理,随缘吧!

读大法书 安然渡难关

暑假期间,因家里经济不富裕,妈妈给我找了个电焊工的活,别人问我多大了,实际上我当时才十四岁,妈妈怕人家不要我,叫说我十八岁了(因为我的个子一米八十多,外表比较成熟)。

干了些日子后,我突然感觉到双眼很痛,钻心的刺痛,不能睁眼,不能见光,我用毛巾双手捂着眼睛,眼泪还是不停的往下流。我大声吼叫,疼得满床打滚。此时,姨妈温和的对我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这种症状是常人所说的电光性眼炎。大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姨妈带着我一起背诵《论语》及《洪吟》,同时还把《普度》的音乐打开给我听。可是我的双眼依然是钻心的痛,痛的我实在忍受不了了,吵闹着叫姨妈带我去医院。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了。姨妈又耐心的对我说:“向内找,想想自己这几天都做什么事了,有没有不符合真善忍大法要求的。”听姨妈这样一说,我的心慢慢的稳定下来,开始向内找——这几天光想着干活了,没有看大法书。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看大法书少了,我今后要多看大法书。不知不觉中我睡着了。第二天,我的眼睛奇迹般的好了!眼睛没有任何不适!这都是大法的力量!是师父慈悲,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记得快十二岁那年,我一直发烧,怎么治都不见好,后来到省城住院花了不少钱,还是没好,我和妈妈都处在无奈中。此时在北京的姨妈打电话来了。得知我的身体情况后,就告诉妈妈不用怕,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让我即刻去北京。第二天,我高烧四十度,妈妈就陪着我去姨妈家了。关于我的身体情况,事先姨妈没有告诉姨夫。姨夫在我们没到来之前,就把饭菜做好了,其中有两个是我过去最喜爱吃的川菜。姨妈一看直向我们抱歉。

妈妈是最怕我吃辣的食物。此时妈妈说没有关系。我也就很自然的吃了起来。在姨妈家,姨妈总是带着我们读大法书等。本想是到301医院来住院的,可是谁知到姨妈家一分钱也没花,一粒药也没吃,病就好了。我和妈妈回到家后,姥姥、舅舅等人都关心的问:做手术了吗?怎么治好的?我们说:没有做手术,也没有吃药,就在姨妈家读大法书就好了。家人都说是神奇。

我真的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是师父救了我的命。现在,我也更注重学习大法书了。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不足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