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教师:救众生是我的神圣使命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九日】我是东北大法弟子,在教育部门工作,任教三十多年,一九九七年五月,我请来《转法轮》,看、看、看,爱不释手,我想这书太好了,我一定修,师父当时就给我下了法轮。越看书越觉得是真理,就拿笔找重点句画上了,画了很多波浪线黑道道,当我看到最后傻眼了,师父说:“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1]。我落泪了,跟师父说:师父我错了,弟子悟性不好,求师父原谅。不长时间黑道道就不见了,师父给抹掉了,这么神奇,我想要精進实修。

从此,常人的嗜好放下了,师父经常鼓励我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学法、炼功提高心性使我多年的慢性病不翼而飞,身体一身轻,干活不觉得累,非常充实,常想:法轮大法真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法被抹黑,众生被谎言蒙蔽,我想,作为大法弟子要坚定维护大法,我是在大法中亲身受益者,要揭穿中共的谎言宣传,向世人讲明法轮功真相,就这样我就开始在逆境中证实法。

1、在管理中学宿舍中救度众生

九九年七二零后单位教育办、教委怕我進京,一方面派人看着我,不让我教学,让我管理学校宿舍,用这种方式来软禁我,叫我干三个人的工作量,学大法是超常的,我一定要做好,我就在这证实大法,把这里的学生给救了,把这个不正的环境正过来,在管理宿舍中我是主角,一切由我说了算,这就是师父给我的特别通行证吧!

在管理宿舍学生中用大法弟子的善来教化学生,学生骂人、打架时我就给他们讲失德与守德的关系,善恶有报是天理,因为我们学校大多数都是附近乡村的学生,住宿的很多,在生活上我就多关心他们,当学生有病时我就叫伙房给他们做病号饭,周末没钱了我就借给他们,我对学生有求必应,天天启发学生要以真善忍标准做人,面对各种心态的学生,由点带面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遭受迫害,千古奇冤,讲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等,讲善恶有报的例子,这样每天从学校回来各个舍长都叫我到他们宿舍讲,都愿意听。

记得有一届毕业生,他们舍的学生学习成绩都很好,有一个学生问我,老师:法轮功好江泽民为什么还要迫害呢?有一个学生马上接着说:老师这个问题我回答他:江泽民是妒嫉大法师父。我经常告诉学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灾难来时保平安,还让他们告诉不知道的同学,然后回家告诉父母、姐妹,就这样由班级、全校、全乡家长有百分之八十的人大多明白真相,学生有时跟我说:老师,你真像个活菩萨呀!

有一个毕业生是全校学习成绩最好的,开始给她讲真相,她不接受,毕业那天晚上,我又给她讲真相,她哭了,跟我说,老师,我看到了你对我们那么好,学生怎么闹你都不训我们,那么善良,现在我相信了“真善忍”就是好,这个学生在离开学校前终于明白真相得救了。

一天,一个学生跑来告诉我说,老师你快去看看吧,学校要给学生放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呢,这时,我急忙发正念解体校长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不许毒害众生,我边走边念正法口诀,我到了录像厅问校长:放什么呢?他说:你管不着。我说:你不要放那些诽谤造假的事,是在害人,也害你自己,当时屋里有七、八个学生都不看,晚上我又给这几个学生讲了真相。一个学生跟我说明天我们班要开批判法轮功的班会。我想,必须得制止,不能让他们毒害众生,维护大法是我的责任,就去了班主任家。说明来意之后,他说县教委要在我们班开主题班会,内容是有关法轮功的事。我跟他讲了开这个会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讲了大法真相。他把这件事告诉了校长,结果这个班会取消了。这件事我悟到,无论我们遇什么事,只要做正了符合法就能使邪恶解体。

2、在邪恶黑窝里证实法

二零零一年我被当地派出所绑架送县看守所,十二天后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那里遭受残酷迫害,表面身体被迫害的很重,眼睛看不清,不能吃东西,内脏痛的难忍,迫害中用人的那种坚强是走不过来的,我在这次生死关中没有过好,后来把我和大法弟子关在一起,一切磋都有同感,没有悟到师父的经文《道法》中的内涵,没有用本性的一面证实法,后来经常背法,也提高了认识,我的状态越来越好,警察几次想迫害我,做我转化工作,都被我正念破除。

零五年看师父讲法《向世间转轮》后,我用真名退党,被市国保大队绑架(用真名退党不是被绑架的原因,肯定是修炼上有漏),这次被迫害师父安排我有机会走脱,由于人心,又承认了迫害,觉得上次在教养院没做好,这次一定做好。

在被绑架的路上,我没有怕,跟师父说:师父,我决不出卖同修,我的一切交给您了,然后发正念,放下生死,刚進去被打了五、六个小时。神奇的是怎么打我、电棍电也不痛,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我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教养院九大队,警察叫我穿号服、背监规,我不配合,我们十几个同修形成整体,每天学法、背法、整点发正念、炼功。

一次我立掌发正念,队长進来走到我跟前说:你把手拿下来,我不为所动,他就猛踢床板,见我不动,转身要走,我平和的对他说,教导员,你还糊涂啊,就当没看见不行吗?他嘴象被堵了说不出话,转身走了。有一次发正念感觉非常静,身体被能量包围着,从来没有那个状态,这时屋里没有了声音,感觉身体振动了两下,接着有人说你下来,我睁眼看是管理科科长,是最恶的警察,我没动,正想给他讲真相,他转身走了。听犯人讲,他给你两飞脚,没踢动。

一天,我们屋分来一个一只胳膊的犯人,下床铺满了给他安排上床铺,我看他上下床很费劲不方便,我就把下床让给他,他很感动,我给他讲大法真相,他说教导员叫我监视法轮功,有什么活动向教导员汇报,我就告诉他那样做会遭报的。

一次队长把他叫去问法轮功都干什么了,他说我不告诉你,说了会遭报的。队长气的骂他滚。晚上下楼活动时,我就找时机与同修说上几句,要坚定正念不要怕,不能转化,要信师信法,听说别的同修被迫害我就发正念帮助除恶。我的表现触动了邪恶。一天上午我正在背法,两个警察冲進屋说,你还盘腿,你给我们带来多少麻烦,你天天炼功,市六一零说我们了。他们用拳头开始打我头部,我大声说:你凭什么打人,再打我就喊了。这时他们不打走了。

第二天,院长来问我说,昨天谁打你了,我只回他一句话,我师父说:“你们只有救人的份”[2],院长没说什么走了,下午打我的那个警察進屋乐呵呵的握着我的手说:大佛,以后你炼功、发正念我不管了,你随便。在大法的威严下,灭了邪恶的气焰。能接触上的犯人我都给他们讲真相,有不少犯人做了三退。

九月一天上午,警察让我收拾东西,我在教养院被非法关押一年二个月,无条件释放回家。

回来后,教委书记见我没转化不让我上班。零七年八月,教委伙同当地派出所强行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我拒绝签字、写保证书,坐下来开始找自己,为什么又被绑架了呢,仔细一找,一大堆的执着心,我想有执着也不许邪恶迫害,既然来了我就清除黑窝里的邪恶,这不比近距离发正念更好吗?

两个月中,最后有九名学员没转化,校长急了,亲自做转化工作,第一个问我:你打算怎么办?我说:真善忍我信定了,他气冲冲的走了。有些包夹说:你不转化把你送走判刑。我说:他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下午我听到警察在研究对不转化的怎么办,我马上回屋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计划。第二天,学校来车把我接回家。

零九年,我又被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向内找,因学校不给我恢复工作,妻子不上班,女儿上大学需要钱,八十岁的老父亲每月开一千元的退休金,我急迫找工作挣钱,就将就着在学校烧锅炉做临时工,二十四小时工作,每月只给一千元钱,工作量大,没时间炼功,学法又少,发正念倒掌杂念多,已经不在法上了,早就应该去教委堂堂正正找回我的工作,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经济迫害。一直拖拖拉拉不敢去,修炼人不在法上做事就容易出问题。

这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我一直正念正行,不配合邪恶,做我转化工作的是全国最臭名的女恶警,指使三个邪悟学员早晚不停的来转化我,我就发正念,给他们背法《大法坚不可摧》,有时抄法,无视他们的存在。她们给我读假经文,我就背师父的法破他们,女恶警叫我去听法律讲座,我说不去,大法够我学的了。晚上,所谓的洗脑班校长带三个政法系的大学生和两个警察来找我谈话,一進屋与我握手假惺惺的说:修炼多长时间了,有什么好处给我讲讲。我想,不管你耍什么花招,我先给你讲真相,我就给他讲大法洪传世界,天安门自焚是骗局,最后讲到亡党石。他说这个我已经知道了,实习生都在听,还问了几个问题我都给他们解答了,整个谈话很和谐。他们听的也很认真,从那以后他们不做我转化工作了,几天后放我回家,临走时主管处长说你再来我们不要了,就这样,两次洗脑班零口供没签一个字,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3、烧锅炉讲真相

我的任教工作一直没有恢复,冬季我就在学校烧锅炉加打更,工资很低,为了那里的众生我觉得也值得,我接触的学生很多,住宿的学生每天晚上吃完饭都去锅炉房暖和一会,一去就是一帮,有洗手的、擦鞋的,我就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多数都听明白后做了三退。

他们有时给领来一帮说:老师,给你领来了。就这样,一帮一帮的退,锅炉房成了我讲真相做三退的门庭。我还经常到学生宿舍去讲,先看看暖气片热不热,有没有困难,然后理智的去讲,再发小册子给他们看,有的学生让给弟妹退,我说回家后告诉本人同意后才生效。

一次给一个刚入中学的男生讲,他不听,说我不怕死,并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我不放弃,再一次见到他,我就清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几次跟他讲,最后他明白真相退出了少先队,再见到我很亲。

我们学校住宿生分布全乡十一个村,毕业一批,新升一批。我想,救度他们就是我的责任,他们就是我的众生。这些年,无论我走到哪里,明白真相的学生见到我的见面礼就是:法轮大法好!

这些年,我无论参加同学会、婚丧嫁娶、走亲串友、去外地干活、坐车,只要遇到有缘人就讲真相,劝退了多少人也没有统计,与做的好的同修差的太远。被迫害中,我失去了教师工作,物质生活虽清苦一些,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这都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给了我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推着我在走向返本归真的路,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予的,我就是为众生而来,再一次叩拜师尊!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芝加哥市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