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线索:零六年八月四日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做六例肾移植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
  • 调查线索:零六年八月四日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做六例肾移植

  • 调查线索:天津某移植中心的两次换肾 肾源是活的

  • 调查线索:天津东方医院(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活摘器官还在进行

  • 调查线索:非法关押期间“六一零”中共对我两次可疑的抽血

  • 调查线索:零六年八月四日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做六例肾移植

    据知情人说,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刘东专门负责从全国各地联系肾源和各种器官供医院使用,该人也参与器官移植。

    该院器官移植科副主任吴家清曾表示,在二零零六年八月三日以前,每天都有十多例器官移植手术,光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那天,该院就实施了六例器官移植手术,但现在一年才十多例。

    在二零零六年八月左右,有新加坡、柬埔寨、法国等八、九个国家的病人前往该院移植器官。

    据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网站信息显示,该院坐落于广州市海珠区赤岗,原为解放军第一七七中心医院,始建于1947年,是一间集医疗、应急、教学、科研、预防、保健、康复为一体的综合性三级甲等医院,2004年被确定为广东省应急医院。医院建筑面积13.2万平方米;展开床位1500张,开设51个科室、51个专业,年门诊量100多万人次,住院收容3万多人次;现有博士后、博士、硕士研究生及高级职称人才400余人。

    该院的器官移植专科成立于1999年7月,下辖器官移植病区,血液净化,器官移植实验室。器官移植专科拥有病床52张,其中层流病床2张(一种升级病床,在病床上加装了空气净化系统、照明灭菌系统、操作控制系统等设备),肾移植隔离病床18张。设备有中心监护站、中央呼叫,中心供氧,中心吸引系统、呼吸机、输液泵、床边B超、血糖仪等医疗设备。

    该院同时设有泌尿外科(不含肾移植科)。


    姓名:刘东
    职务:器官移植科主任 硕士研究生导师 博士
    专长:肾移植手术

    姓名:吴家清
    职务:器官移植科副主任 医学博士
    专长:肾脏移植手术等


    调查线索:天津某移植中心的两次换肾 肾源是活的

    我年轻时有一位好朋友,后成为一政府高官。他在2004年左右,曾两次换肾,第一次没成功,不久又第二次再换肾成功,至今身体健壮还挺好的。

    四年前,我们在一起吃饭时,他妻子悄悄告诉我说,换肾之前(指第二次),主治大夫告诉她说:“是活的,身体特别好的。”那时,我还没听说活摘器官之事,所以听后也没在意,只是和他妻子一样高兴,也庆幸手术这么成功。

    随着薄、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的暴露,我带着疑问,再次找到我的这位朋友,以聊天形式,详细了解他在2004年换肾时的情况。他说:“那时肾源多、肾源好。(天津)一中心在给我换肾之前,已经做过好几例换肾手术了。”我问:“上次你说咱们当地有很多人换肾,还有肾友联谊会?”他说:“是,我们这些换肾者组织联谊会,目的是定期到一起交流另外还有一些娱乐活动。不过这几年陆续死了不少人。”然后,他掰着手指数着还活着的一个一个人的名字。他最后说:“现在不行了,肾源少了,没有肾源了。(天津)一中心现在排着一千多人等着换肾。难了”。


    调查线索:天津东方医院(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活摘器官还在进行

    一位家住天津丁沽的朋友讲:她的一个亲戚家儿子患了肾病,医院要求做手术换肾,家里人同意了。

    一个星期,就找到了可匹配的肾,要交五十万元,不给发票;其它费用(手术费、住院治疗费、医药费等等)另外算。这家人为此卖掉住房,用尽了存款,总算够数了,还要签保密合同,不得向外讲肾脏的来源。现在,正在进行中。这个医院就是天津东方医院。

    为什么要签保密合同?又怎么可能一个星期就找到了肾源呢?行迹十分可疑。


    调查线索:非法关押期间“六一零”中共对我两次可疑的抽血

    我是大陆法轮功学员,曾经多次被非法关押、洗脑、劳教过。我曾经两次被“六一零”不法人员带去抽血,并不是为了我的身体健康,现在想来,恶人对大法学员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别有用心,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原来他们给我抽血,是为寻找器官配置合适对像!

    二零零七年,我在湖北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当时我被强迫给第二大队的生产车间做手表芯片的活,眼睛很受损害。突然接到通知,要将我弄到一个地方做抽血检查。我预感情况不妙,抵制不去,管教非得要我去。在那里,还有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已经被抽了血,样品都插好了个人信息。

    轮到我了,我很不情愿的让他们抽血。我说,抽啥?抽了没啥用的。他们还是给我抽了血,也带上了我个人的信息,把试管放好了。后来想: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开始有大量报道,中共喉舌秦刚还出来狡辩过,该不会是他们还在继续作恶吧?

    还有一次,就是去年邪党开十八大前夕,湖北省京山县六一零头子彭义林在我的单位绑架了我。他们当天把我带到京山县第四人民医院检查。彭要医院给我抽血。我对彭说:如果检查证明我有病,你就放我回家。他点头同意。医生给我一抽血,说我的血肯定血小板减少,不正常。结果,彭拿回检验单,还是没放我。

    希望有如我一样曾经被中共六一零系统人员抽过血的,都来给予曝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