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亡前的最后疯狂——马三家的罪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马三家劳教所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在过去十四年的时间里,罪恶累累,臭名昭著。在这个黑窝里,每天都在上演、发生着罪恶。

中共罪恶的劳教制度面临解体,马三家劳教所作为这个罪恶制度的标本,也难逃败亡的命运。该黑窝在二零一二年下半年的暴行是其败亡前的最后疯狂。

二零一二年九月中下旬左右开始,马三家搞所谓的“攻坚”,院里的副所长王某亲自督阵,三大队恶警张磊为组长,主要成员有:恶警张环、张卓慧(教导员)、任红赞 、张军 (女所所长)、周政委、张丽丽 、张秀荣、于慧晶;几名胁从男恶警有:马科长(马吉山)、范(音同)姓男恶警、于科长、张科长。迫害的黑窝设在“东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室)。

恶警用尽了各种残忍手段,制造恐怖声势,施高压恐吓威逼,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逐一在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进行残酷迫害,强制转化。他们叫嚣、扬言:“必须得转化,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

所谓的“转化”就是强迫法轮功学员违心表态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法轮功学员都在做好人,中共却强迫他们“转化”,可见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

马三家恶警采用种种酷刑,折磨、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主要采用的迫害手段有:罚站、罚蹲、抻挂、上大挂、电棍电击、野蛮灌食、野蛮灌水、打耳光、踢、往墙上撞、毒打、用塑料袋套头、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非法剥夺接见、强制洗脑、吃严管饭,逼吃药。


所谓的吃严管饭就是:不给水喝,不给菜吃,不让买食品、顿顿吃生硬的窝窝头,里面掺杂很多沙子、老鼠屎等脏东西,一咬直硌牙,无法下咽。更特别的是,吃了这样的窝窝头,就感到头昏脑胀,四肢无力,什么也想不起来。

逼吃药:对遭迫害严重,造成身体伤害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强行叫其吃药。未经本人同意私下擅自拿法轮功学员的钱卡强行开药。

一、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宋爱莲遭遇的种种迫害

1、不转化叫你走着进来,躺着出去。

法轮功学员宋爱莲曾于零四年十月在马三家被非法劳教,她向恶警张环讲述当年被四个警察(两男两女)踢、踹,肋骨、椎骨已经变形、弯曲,畸形,后背弯曲倾斜的特别明显。虽然身体被害畸形,宋爱莲坚修大法的心不动摇。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宋爱莲要见院长或负责人,要求无罪释放。恶警张环说:“没有负责人,院长也见不到”。 宋爱莲还是劝善,讲真相。恶警张环根本不听奉劝,照旧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中下旬左右,法轮功学员宋爱莲被带到“东港”(酷刑室)强制转化。宋爱莲被罚蹲,恶警使出恶招,在她脚底下四周放恶警写的诬蔑大法的大报纸,还把师父法像放在地上。宋爱莲坚持不转化,恶警张环猖狂的对宋爱莲说:“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得转化,不转化叫你走着进来,躺着出去。”法轮功学员宋爱莲说:“我修真善忍,按着真善忍做,没有错。”并给她们讲真相,王立军、薄熙来已遭报,江、罗、周迫害法轮功,实质是迫害你们,要为自己留后路,你们不要为他们做事卖命。恶警阻止法轮功学员宋爱莲讲真相,不准讲真相,还说:“胡说八道”。

2、往墙上撞、毒打。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法轮功学员宋爱莲因不妥协,不蹲,被恶警张秀荣、张军(女所所长)、张卓慧、范姓男恶警、于科长等几个恶警,抓住头发往墙上撞,恶警马科长(马吉山)用穿皮鞋的双脚踩在法轮功学员宋爱莲的脚背上,在地上拖着转圈。宋爱莲仍不妥协,就被抻铐(双手伸直斜铐在床上,站不起来,蹲不下,弯着腰)。法轮功学员宋爱莲被踢、踹二十多脚,满身是脚印。恶警张秀荣还用脚往头上踩。

3、用塑料袋套头,脸都憋紫了。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马三家恶警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用恶毒残忍手段进行迫害。用塑料袋套头,套上一会就感到呼吸困难,简直无法呼吸,有窒息的感觉。恶警就用这种残忍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可是,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此恶行未得逞。恶警张秀荣、张磊、张军用塑料袋往法轮功学员宋爱莲头上套,恶警张秀荣、张军还说:“快,把塑料袋口系死”,停一会,又说:“快,把塑料袋口系死”,过一会,张磊说:“看脸都憋紫了”。法轮功学员宋爱莲坚持不动,恶警们看这一招不起作用,失败而收场,把塑料袋从宋爱莲头上拿下来了。

二、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孙韫经历的种种迫害

1、恶警暗中加破坏大脑中枢神经药物,进行野蛮灌食

法轮功学员孙韫天资聪颖,曾成功考取注册会计师、资产评估师资格。修炼前身患严重甲亢病,由于心动过速导致心脏功能衰竭。炼功后,无病一身轻,重获新生般美妙、神奇。为让更多的世人受益,她要把大法的美好传遍大街小巷。零八年,因发神韵光盘遭恶人举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马三家那段日子,孙韫曾堂堂正正反迫害,零九年为纪念“四二五”,她成功的将自己亲手制作“法轮大法好”大横幅,挂到马三家车间的大墙外,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孙韫抄写经文、看《转法轮》(小本)、学法、背法,风雨无阻。因孙韫反迫害不做奴工,被恶警用折叠雨伞抽打嘴巴子,孙韫被打的脸颊青一块紫一块,恶警又拿两个电棍,逼迫劳动。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抻刑)

孙韫因炼功、不出奴工,多次被上大挂折磨。因绝食抗议,绝食近十天,遭恶警野蛮灌食。当时不知食物内有破坏大脑中枢神经的药物,后出现大脑失忆,脑袋发木发麻,整天昏昏沉沉,记忆力衰退,反应迟钝。还出现眩晕症症状,头晕目眩,恶心呕吐。

2、曝光被恶警灌食药物,马三家恶警惶恐不安

二零一二年六月孙韫被非法送入马三家,非法劳教一年。因揭露、曝光零八年被马三家恶警药物(破坏大脑中枢神经)野蛮灌食而造成其大脑失忆,记忆力衰退的恶行,致使马三家恶警惶恐不安,借孙韫不报数对其施行迫害,恶警张磊用电棍电她手,见她躲闪,就把她一只手铐在铁床上,逼她数数。恶警张磊还用电棍在孙韫的太阳穴、脑门四周电,还电击大腿。被电击时,身上的每个细胞都象针扎般疼痛难忍,心脏象被拳头使劲捏住一样,几乎喘不上气。见她坚持说自己被灌药,恶警张磊气急败坏的用电棍使劲顶着嘴唇电击,致使其嘴唇下角脸颊皮肤破裂出血不止。暗示并威胁其闭嘴,不准讲被恶警药物野蛮灌食的事。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3、蹲黑屋:每天蹲近二十个小时,约二十天

二零一二年十月中下旬左右,孙韫被带入东港强制转化,双手被铐在铁床最底下铁杆上,直不起腰,无法站立。室内门窗都用布帘旧报纸糊住,屋内漆黑,阴森恐怖,分不清白天和夜晚。墙壁四周到处贴满了诬蔑法轮功的标语和血淋淋的诬蔑大法的画,脚底下四周放恶警写的诬蔑大法的大报纸,从早到晚不停的播放诬蔑大法的录音,强行洗脑。每天从早五点起床不让洗漱就被铐上,到半夜十二点以后才让睡觉,睡觉时,双手被铐在床上。由于长时间被罚蹲,双腿麻木站都站不起来,双腿膝盖疼痛难忍,双脚肿胀,以致双腿膝盖不能弯曲,无法正常行走,膝盖疼痛的无法入睡,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从东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出来后,被迫天天到食堂跟着队伍走队列上下楼,走路一瘸一拐,持续近一个多月,才慢慢恢复。至今右脚两个脚趾头麻木。

4、编造谎言说:“炼法轮功炼的变傻了,注册会计师都不会数数了”

孙韫被带入东港强制转化期间,遭受罚站、罚蹲、抻挂、毒打、电棍电击手、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顿顿吃生硬的窝窝头,里面掺杂很多沙子、老鼠屎等脏东西,一咬直硌牙,无法下咽。被折磨近一个月,瘦的皮包骨。奇怪的是从东港出来后,不但脑袋发木发麻,手脚四肢冰凉,发木发麻,身体也发麻,睡觉时经常翻身,时间稍微长一点,肩膀身侧被压的又疼又麻。整天昏昏沉沉,总想睡觉,迷迷糊糊,反应迟钝,记忆力明显下降。

二次进出马三家,一个天资聪颖、伶俐的、充满活力的人,被迫害的反应迟钝、记忆力衰退、骨瘦如柴。恶警张磊却编造谎言说:“炼法轮功炼的变傻了,注册会计师都不会数数了。”

三、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孙中利经历的种种迫害

1、二零一二年六月孙中利被非法送入马三家。刚到马三家不久,绝食六天,被带到东港遭野蛮灌水。

2、孙中利在操场上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停止迫害!”劳教犯人张英、昝贵莲、黄亚飞、覃清妹等一拥而上,捂嘴,连推带拽拖入监室,孙中利被严管;当天被送东港要强行转化,晚上放回。第二天孙中利不穿劳教服,劳教犯人张英、昝贵莲、黄亚飞、覃清妹等将孙中利从操场抬回监室,劳教犯人张英、昝贵莲强行套上劳教服。又送东港,在师父加持下,当晚回来。

3、恶警指使劳教犯人覃清妹包夹孙中利,几乎寸步不离,连上厕所都要看管,随时汇报。因孙中利讲真相,经常被打小报告,挨骂,几乎成家常便饭。因讲真相被罚站,从早七点至晚约七点,近半个月。

4、逼迫大连一名法轮功学员转化后当众念“三书”时,孙中利说:“法轮大法是正法!”被恶警张磊、恶警张丽丽带到东港,打了六、七个耳光,又上大挂,从下午三点至晚九点,晚上由值班恶警张环看管。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5、二零一二年年底,强制转化期间孙中利被带到东港约十二天,每天从早约五点半到半夜十二点,被铐在铁床上六天,一手在上一手在下,站不起,蹲不下。被铐在下面的手,肿胀的象馒头一样大了一倍,一按一个坑。不让上厕所;吃饭只给十分钟,顿顿吃的是窝窝头,加一点菜。身上被恶警强行套上写有诬蔑大法的劳教服;天天重复播放恶警录制的恐怖凄惨的狂叫声、诬蔑大法的喊叫声。如果背法、讲真相,恶警又踢又踹,还用脸盆砸头,把脸盆砸碎。

6、恶警逼写“现身说法”,孙中利不写, 被带到东港,罚蹲。第二天上大挂一上午,约四个小时。回去后还坚持不写,又带到东港,恶警威逼恐吓说要上两天大挂,孙中利坚决不配合邪恶,未得逞。

四、辽宁大连大连法轮功学员郑举香遭受酷刑

1、上“抻刑”

酷刑演示:抻刑
酷刑演示:抻刑

郑举香因喊法轮大法好”,被暴打后,恶警又将她带入东港,恶警张磊给她上“抻刑”,抻得腰部、左胳膊疼痛,很长时间不能平躺、不能左侧卧的睡觉,走路需要人扶持,生活不能完全自理,而且还经常出现胸闷、气短、抽搐、右腿发软,走路一拐一拐的。

2、上大挂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马三家酷刑:上大挂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郑举香被带入东港强制转化,张环将她的双手铐在上床的两侧,双腿紧靠床头被固定住,身体前倾一个姿势,一会就大汗淋漓,肩膀、胳膊疼痛难忍,不敢动了。二零一三年一月,警察要求每人都必须写“现身说法”,她就如实的写了如何走入修炼及修炼后的身心变化,张环看了特别生气,说:“你这不是给我弘法来了吗?”第二天就又把她送到东港上刑。

五、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陈海滨遭遇的种种迫害

1、恶警叫嚣:离开马三家两条路:死了抬出去,要么等到劳教期满

法轮功学员陈海滨被迫害的出现脑梗、心梗,而且心脏功能衰竭,有时心脏疼痛、呼吸困难,心肌缺氧,无法入睡,不能平躺,只能坐着。象陈海滨这样有重症病状的,应该释放回家休养。可是马三家医院翟主任造假病历,说她没病,而且不给办保外就医。恶警张丽丽(马三家医院翟主任的儿媳妇)威胁说:“你有两条路,要么死了被抬出去,要么等到期才能回家。”她还对陈海滨说:“你别想办保外,我在这一天,你就别想办。”

2、恶医、恶警串通一气,出具假诊断报告,准备用刑迫害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十日左右陈海滨被“攻坚”。陈海滨因心脏痛胸闷、呼吸困难,被送马三家医院检查,心电图报告结果有心肌梗塞、心脏扩大。恶医将心电图报告结果用笔划掉。把不正常改为正常,出具假诊断报告,恶医、恶警串通一气,目的是为转化进行迫害。第二天被恶警带到东港强制转化。

3、对有严重病症的法轮功学员也不放过,变换招数强行转化

因陈海滨身体虚弱,走路都颤颤巍巍,恶警也不放过,逼迫陈海滨每天双盘,把腿拿下来或不配合时,男恶警马科长(马吉山)就用穿皮鞋的脚又踢又踹,王姓院长更恶毒,说:“吊起来,半个小时就好使(转化)”。陈海滨被逼的一天双盘了十几个小时,最长达十八个小时。恶警见陈海滨不屈服,又换一招。二天以后,恶警换一副伪善面孔,李姓科长亲自上前把陈海滨失去知觉,已经麻木的腿,轻轻拿下来,用双手轻揉按摩,搀扶陈海滨在室内活动,还说:“你看我们有家不能回,多辛苦。”恶警早上还送来鸡蛋。利用伪善诱骗胁迫转化。

4、造假病例说没有病,却逼吃药

恶警造假病例说:心脏正常,没有病。陈海滨说:“既然没有病,我不吃药。”恶警张丽丽说:“虽然你没检查出病,但你有症状,就得吃药。”逼吃扩张冠状血管的药物达半年之久,对心血管造成很大伤害,已经产生药物毒性反应,一吃扩张血管的药,舌头又疼又麻,对药物已经产生过敏及中毒反应。近一年的迫害,使陈海滨体重瘦了三十多斤。

六、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宋长梅被施暴毒打

1、被打的眼角膜破裂,什么也看不见,没有视力了

梁桂春(犹大帮凶)受恶警张丽丽的指使,包夹、监视控制宋长梅,并随时汇报。帮凶梁桂春不但威逼宋长梅转化,还让她做帮教(转化其他人),遭拒绝。宋长梅劝她:“你今天为什么做转化工作,是为早日回家吗?别这样干了,这罪过能偿还的起吗?” 梁桂春气的又哭又叫,向恶警张丽丽打报告,进行报复。梁桂春用宋长梅的钱卡买食品送给劳教犯人(因宋长梅不转化,不让买食物),说梁桂春自己买的。当宋长梅把用自己钱卡买的食品送给法轮功学员时,被梁桂春报告给恶警张丽丽。恶警张丽丽气急败坏,恶狠狠地拽住宋长梅衣服,逼问:“食品都给谁吃了?”不说就打,宋长梅被打的左眼眼角膜破裂,什么也看不见,没有视力了。逼上医院检查,强行叫其吃消炎药,滴眼药水,车费加药费两千多元。

2、找医生救人,没想到被医生打得鼻梁四周发乌,眼角流血

因不转化、不背三十条(教养院院规队纪),恶警张丽丽指使劳教犯人张英、昝贵莲、黄亚飞,把宋长梅带到无人的监室,劳教犯人张英、黄亚飞拽衣服,把宋长梅拖到监控底下(监控空白区),三人用衣服领勒脖子,几乎窒息。劳教犯人昝贵莲问: “你背不背?” 宋长梅说:“我修真善忍,不拥护邪党,不背三十条。” 昝贵莲说“那就送大北(监狱)” 恶警张丽丽拽宋长梅衣服说:“先送东港上刑,再送大北(监狱)。” 劳教犯人 张英、昝贵莲、黄亚飞三人拳打脚踢,宋长梅被打昏迷,失去知觉。找来男恶医丁太勇,掐人中,不见效,恶医丁太勇就一拳头砸在鼻梁上,用拳头使劲顶鼻子,说:“就是欠揍。”宋长梅的鼻梁骨几乎被压折,鼻梁四周发乌,眼角充血,流血。马三家竟然有这样打人的恶毒医生。

3、遭毒打迫害后,血压升高,胳膊长肿瘤

遭毒打迫害,不仅身体遭受痛苦,也承受很大精神迫害。本来血压正常的身体健康的宋长梅,被殴打后血压升高至250多。不久,宋长梅右胳膊长出卵石大的肿瘤,被逼到马三医院照彩照,做x光检查;又去沈阳市院检查,打七天吊瓶。恶警张磊又逼复查,共花费一千多元。

七、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康玉英经历的种种迫害

康玉英白天被劳教犯人连拖带拽去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录像,强制洗脑;晚上被带到东港,由犹大做转化洗脑。因不转化,在二零一二年年底“攻坚”期间,康玉英被带到东港,罚站几天后,连续被罚蹲十一个小时,双腿受到严重损伤,腿弯处一道道瘀血,皮肤都变成黑紫色。被男恶警上大挂好几次,从上午九点到晚上回来。第一天上大挂回来,走路费劲全身剧烈疼痛,第二天又被带东港上刑。

八、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王雪梅遭受的迫害

丹东法轮功学员王雪梅坚持不转化,被强行长时间上大挂,被迫害致昏迷时,恶警强行在“三书”上按手印,法轮功学员王雪梅坚决不承认,并以绝食抗议,绝食三个多月 ,遭恶警野蛮灌食。

九、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王坦遭受的酷刑

1、野蛮灌水,憋的肚子鼓胀,不准上厕所

酷刑示意图:灌水
酷刑示意图:灌水

在二零一二年年底“攻坚”期间,王坦被带入东港,法轮功学员王坦被强行长时间上大挂,昏死、失去知觉两次。不准法轮功学员王坦睡觉,一闭眼恶警用脚又踢又踹。王坦不配合邪恶绝食,约五至八天。绝食期间,恶警野蛮灌水,憋的肚子鼓胀,不准上厕所,恶警说:“不转化,让你把尿泡憋坏。”

2、关黑屋挨冻

寒冷的冬天,在阴森冰冷的黑屋,室内门窗都用布帘旧报纸糊住,屋内漆黑,阴森恐怖,分不清白天和夜晚,墙壁四周到处贴满了诬蔑法轮功的标语,地上放满恶警写的诬蔑大法的大报纸,从早到晚不停的播放诬蔑大法的录音,强行洗脑。不给饭吃,王坦穿很少的衣服,只有一件綫衣,被恶警逼穿一件劳教所服,上面写着诬蔑大法的话。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冻的手指象钉竹签一样痛。王坦在黑屋呆了一个多月,这期间,被强行送医院四次,说王坦有病,给看病,强行开药。

十、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孙翠清经历的种种迫害

法轮功学员孙翠清不背“三十条”,恶警张丽丽叫劳教犯人教她背(因孙翠清不识字),背不会,天天罚站,孙翠清不配合邪恶,恶警张丽丽叫劳教犯人张英、昝贵莲、黄亚飞暴打,致使心脏病严重,恶心呕吐腹泻,被逼多次去医院检查、化验,造成胃肠功能紊乱,身体衰弱。

为威逼孙翠清转化,二零一二年年底“攻坚”期间,被带入东港,恶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孙翠清后颈椎,对被迫害的心脏病严重身体衰弱的法轮功学员竟然下此毒手,马三家恶警太残忍没有人性了。家人远道而来,恶警非法剥夺接见,想见一面,又被带到东港,逼迫骂师父,被男恶警拖着,走一步,骂一句,不骂就打。

十一、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王淑兰经历的迫害

恶警张丽丽不但经常指使劳教犯人暴打法轮功学员,她还亲自动手毒打比自己母亲岁数都大的老年法轮功学员。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淑兰被恶警张丽丽打二十多个耳光,致使王淑兰牙齿脱落,无法咀嚼食物。恶警张秀荣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用脚踢,王淑兰后背被踢的皮肉破裂,露出骨头。

十二、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郝秋晶经历的迫害

1、法轮功学员郝秋晶憋不住,上厕所遭毒打

二零一二年九月中下旬左右“攻坚”期间,法轮功学员郝秋晶两次被带入东港,第一次被罚蹲七天,至今右腿膝盖疼痛无法正常弯曲。第二次被抻挂十一天。

2、恶警不准家人接见,反而倒打一耙说炼法轮功没有人性

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不准家人接见。法轮功学员郝秋晶的丈夫领着女儿远道而来,开车近五个小时来到马三家,恶警明明以不转化为由不准接见,反而倒打一耙说:“炼法轮功没有人性,自己的家人都不见。”恶警让法轮功学员郝秋晶在东港的窗口,远远的看着自己丈夫领着年幼的女儿的背影,妄图用亲情逼迫郝秋晶转化。

十三、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1、辽宁丹东孙秀华被罚跪了一天后又上刑。

2、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陈桂香被上大挂,强制转化。

3、辽宁沈阳法轮功学员沈香玲因炼功,被带到东港,上大挂,强制转化。沈香玲经常遭恶警拳打脚踢,多次被打耳光。叫沈香玲闭嘴,一听到说有关法轮功的事,就被叫出去扇耳光,恶警说:“再讲用胶带把嘴粘上,用针把嘴缝上。”

罪恶,在马三家每天都上演、发生着。马三家的罪恶说不尽,这里只是一个片段,冰山的一角。我们虽然受到如此摧残折磨,但是丝毫未改变我们真修大法的心。对曾经施暴、迫害过自己的马三家恶警,我们没有怨恨,只有慈悲。因为迫害佛法信徒的人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一切恶行,都将成为未来承担法律责任的依据!铁证如山!谁都别想逃脱正义的审判!

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名单及警号如下:三大队恶警
恶警张磊警号:2108456
恶警张环 警号:2108455
恶警张军(女所所长) 警号:2108050
恶警张卓慧 警号:2108469恶警
周政委 警号:2108068
恶警任红赞 警号:2108451
恶警张丽丽 警号:2108694
恶警张秀荣 警号:2108051
恶警于慧晶 警号:待查
于科长 警号:2108083
范姓男恶警 警号:2108328
马科长 警号:2108029马吉山
张科长 警号:2108256
恶警王广云 警号:2108555
恶警孙鼎园 警号:2108576
恶警施海燕 警号:2108474
恶警王琳 警号:待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