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综述(上)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

前言

江泽民和罗干在迫害法轮功之初就定下了全面灭绝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据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通过民间途径确认的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广东省法轮功学员人数已达157人。因为中共竭力封锁消息,上述统计数字仅仅是实际案例的冰山一角。

这些死难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在被抓捕后极短时间内即被迫害致死,如广州大学数学系副教授李晓今,被抓进黄埔洗脑班不到二十四小时就被折磨致死,广州牛传玫被绑架五天内、东莞副镇长赖志军被三水劳教所关押数日内、广州刘少波被海珠区洗脑班关押九天内、揭阳吴静芳被看守所关押十余日、广州郝润娟被绑架二十二天内即被迫害致死;有的即使侥幸逃离虎口,甚至逃亡到国外,却依然不能逃脱中共的死亡魔爪,如中共党魁胡锦涛在清华大学的同学张孟业先生,二零零零年作为重点迫害对像被第一批非法劳教,在历经九死一生后逃亡到泰国,二零零六年九月一日晨却遭离奇车祸(疑为中共特务策划),三日后客死异国……

目录
小开心的故事
第一部份 在派出所、收容所被迫害致死案例
  茂名黄耀英:在派出所离奇死亡,死因至今不明
  江门郑华冰:被康宁医院收容所打成内伤致死
第二部份 在拘留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案例
  广州郝润娟:被看守所折磨22天身亡,尸体被神秘解剖
  深圳教师王晓东:遭受“针刺”等酷刑,人亡家破
  揭阳吴静芳:在看守所临死前说:“他们太狠了!”
  佛山老人马秀兰:在看守所被刑讯逼供、毒打致死
第三部份 在洗脑班被迫害致死案例
  广州副教授李晓今:在洗脑班不到24小时就被折磨致死
  佛山企业家吴白梅:离开三水洗脑班二天离奇身亡
第四部份 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案例
  东莞副镇长赖志军:被三水劳教所数日内迫害致死
  茂名市人事局科长黎亮:被迫害致死
第五部份 在监狱被迫害致死案例
  湛江梅胜新:临出狱前几天被狠打致死
  揭阳黄涌忠:遭北江监狱毒打,出狱仅十余日离世
第六部份 被多次关押和长期骚扰致死案例
  广州朱建朋:三次劳教、二次洗脑班迫害,含冤离世
  茂名林秋云:浪子回头却遭多次关押和反复骚扰,含冤离世
  揭阳七旬老人邓运兰:两遭劳教,长期恐吓,含冤离世
  汕尾陈乃业:险遭劳教所火葬,回家后仍难逃魔掌
第七部份 被药物迫害致死案例
  茂名黄伟:被三水劳教所注射不明药物致死
第八部份 一家多人被迫害致死案例
  吴玉娴、吴玉韫姐妹被迫害致死,家中多人被囚
  广州高献民和关培纯:母婿在“文革”中幸存,在迫害中双亡
  张孟业的坎坷人生

小开心的故事

开心是个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开心,那是父母美好的愿望,但她实际上无法开心:在她一岁半的时候,母亲罗织湘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致死,她的父亲黄国华当时也遭关押迫害,如今流亡海外。这个小女孩在幼小的年龄承担了太多的悲苦,这个稚嫩的心灵却有着大人一样的敏感和体贴:开心三岁时,外婆问她:“妈妈去哪里了?”开心讲:“在广州上班。”只要外婆不在身边,任何人问她:“妈在哪?”开心答:“妈妈被坏人害死了!”问:“为什么不跟外婆讲?”开心答:“外婆会哭,哭的好伤心好伤心的!”一次,开心在别人家中看到真相小册子里面“广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的妈妈照片,小女孩不动声色。可是,在大家都进了房间后,她一个人又重新拿起小册子,深情的望着妈妈的照片,偷偷地流泪……

罗织湘
罗织湘

开心的妈妈罗织湘,原广东农垦建设实业总公司设计室规划工程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而多次被警察绑架、关押、殴打。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罗织湘被广州天河区“六一零”劫持到黄埔区洗脑班迫害。她绝食抗议,后被送去天河中医院,十一月三十日不知何故从三楼摔下,摔到地上昏迷不醒。恶警只顾拍照,不去救人。经拍X光和B超检查,发现没有一处骨折,腹中胎儿也正常,地上当时只有极少量的血,头部后左脑处着地,有血肿(皮层)。随后,罗织湘被抬进抢救室,罗织芬(罗织湘的姐姐,被警察叫来做陪护)听到罗织湘在急救室里惨叫一声,并在门缝里看到有人脱她的裤子。十二月四日,罗织湘被转至广州市华侨医院后宣布死亡。“六一零”人员宣称罗织湘是自杀。罗织芬拒绝签字,罗织湘的父母和公婆也都拒绝签字。四个月后,被第二次关进广州市第一劳教所的黄国华才得知妻子的噩耗,警察当时还要强迫黄国华装“笑”……

第一部份 在派出所、收容所被迫害致死案例

茂名黄耀英:在派出所离奇死亡,死因至今不明

黄耀英,广东省茂名市人,住高州高城新街,一个将近七十岁的妇女,自一九九六年六月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体弱的身体恢复了健康,腰板硬朗,能干很多活,还能干重活,认识她的人都惊叹于她良好的健康状况。朋友每次见她都发现她的白发减少、头发变黑、皱纹减少,变的更年轻,她的脸上总是带着慈善的笑容。她家装修时,她抱一包原装水泥上三楼觉的就象抱一个小孩一样轻,搬水泥上楼比男工人走的还要快。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黄耀英去北京上访,却被公安拘留十五天。非法拘留期满后,高州城南派出所的警察把黄耀英绑架回派出所,向黄耀英勒索三千元的罚款。黄耀英交不起,结果第二天,也就是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五日,家属接到通知说黄耀英已死在派出所。当局极力掩盖死因,严密封锁消息,公安召集黄耀英的家属“开会”,在恐怖的威胁下,其家属们从此便对黄女士的死因绝口不提。城南派出所所有警察至今仍怕提起黄耀英死亡一案。

江门郑华冰:被康宁医院收容所打成内伤致死

郑华冰,二十五岁左右,曾患先天性黄疸肝等疾病,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的病全好了,能正常上班工作,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在广州遭警察绑架,因不报姓名地址被送广州增城康宁医院内设立的收容所,一进去就被迫脱光衣服,遭毒打,致严重内伤,回家后不久便含冤而逝。郑华冰生前说:在医院内设的所谓“收容所”,人被打死后被剖腹取器官出售。

第二部份 在拘留所、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案例

广州郝润娟:被折磨22天身亡,遗体被秘密解剖

她,曾经怀着四个月的身孕,骑自行车从广州到北京上访。她,曾经带着四个月的孩子在北京冬天的看守所里遭受四天酷刑后正念走出。她,曾经把讲真相的足迹撒遍大街小巷……她背上孩子学法、讲真相、干家务,相夫教子,孝敬公婆。她的纯善感化了家人,丈夫说:“你全部都是奉献。”她,就是郝润娟。

郝润娟,女,二十八岁,河北张家口人,家住广州市白云区。生前曾四次赴北京上访,其中有一次是怀孕期间骑着单车去,有两次是带着刚半岁的儿子乘火车去。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五日,郝润娟再次被绑架,在白云区景泰派出所连续三天被毒打,没有水和食物。三天后被劫持到广州市白云区看守所,关在A211仓。郝润娟绝食绝水抗议迫害,被警察野蛮灌食,并加进一些不知名的黄色药物,每次灌完食郝润娟都会不停地呕吐,并呕出类似痰块的物体。郝润娟还被警察用铁链锁住双脚,铁链有手腕那么粗,她带着沉重的脚镣还经常被拖出去提审,痛苦至极。警察还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有一次,郝润娟被犯人用鞋打手,打得鞋子都飞起来了。还有一次,恶人将她的双手上下反锁在背后,致使她一只肩膀脱臼……各种各样的酷刑,使郝润娟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并出现了大小便失禁的情况。就这样,经过二十二天的反复折磨,郝润娟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两岁的孩子从此没有了妈妈,丈夫痛失了爱妻,年迈的父母再也见不到心爱的女儿。

郝润娟被迫害致死后,邪恶之徒在家属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其尸体解剖得面目全非。在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被揭露出来后,人们有了新的猜测。

深圳教师王晓东:遭受“针刺”等酷刑,人亡家破

王晓东与丈夫刘喜峰同是深圳市南头中学教师,他们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双双被学校开除。二零零零年王晓东进京上访,被绑架,并关进深圳南山看守所。所长王楚荣和管教李燕芝(后调深圳蛇口派出所)指使犯人对王晓东实施多种酷刑迫害,例如,有一次,一名受李燕芝唆使的犯人用做手工的细针,一针一针的刺在王晓东的脚背、小腿上,王晓东的脚上腿上密密麻麻的排满了针眼,冒着血,她强忍着痛,不敢喊,一喊就会招来拖鞋打脸,折磨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最后,王晓东被迫害致伤痕累累,身体残疾。

即使这样,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三日,王晓东仍被非法批劳教两年,她被送往广东三水妇女劳教所时,已是瘦骨嶙峋,遍体鳞伤,全身肌肉萎缩,双脚踝溃烂不堪,腿部高度浮肿,目光迟滞,无语言能力,无反应能力。即使这样,南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曾科长、南山看守所王楚荣所长还不放过,亲自驾车到三水部署进一步迫害,致使王晓东一到三水马上受到围攻、打骂和侮辱。

二零零零年八月中旬,佛山市法医专家小组确诊王为“监狱型”精神病,无行为能力症。从进监狱到确诊为精神病,前后不到一百天。两个多月时间就把一个健康的青年女教师摧残成这样子,那些恶警们还洋洋自得的到处宣扬说,“思想不放弃信仰怎么样?王晓东就是样板!”

王晓东被迫害精神失常后保外就医。不久后的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二日,王晓东与刘喜峰再度被绑架,再次被关押在深圳南山看守所,夫妻俩绝食抗议,四个月后,王晓东在南山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刘喜峰被诬判十年,遭广东省四会监狱迫害致残,十一岁的独生子刘响被送孤儿院。

'王晓东'
王晓东
'丈夫刘喜峰'
丈夫刘喜峰
'儿子刘响(音)'
儿子刘响(音)

揭阳吴静芳临死遗言:“他们太狠了!”

吴静芳,女,一九五三年生,揭东县曲溪镇寨内村人,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吴静芳被多次绑架关押,期间遭受毒打虐待。二零零二年三月三十一日夜,吴静芳再次遭绑架,被劫持进揭阳市第二看守所,不到十天,吴静芳即被活活折磨致死。全家人赶到火葬场看见吴静芳的遗体时,只见她睁大眼睛,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只有右边的脸上还有一块是白的,有一只脚的趾甲已经脱落……遗体于四月十一日被秘密火化。

几个月后,第二看守所的一个知情者偷偷托人给吴静芳的家人捎去一张纸条,告诉他们吴静芳被东山某派出所的恶警绑在椅子上毒打了一天一夜后送到第二看守所时已经奄奄一息,生活不能自理,是和她关在一起的一个犯人护理了吴静芳几天,吴静芳死前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话:“他们太狠了!”

佛山老人马秀兰:在看守所被刑讯逼供、毒打致死

马秀兰,女,六十九岁,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被佛山叠窖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南海看守所,遭受了种种毫无人性的折磨摧残,如强制睡水泥地、刑讯逼供、电棍电击,被打得身上多处瘀伤等。老人身体每况愈下,越来越消瘦,越来越虚弱,最后已不能吃喝,不能排便,形容枯槁。看守所自始至终不通知家属。在老人被迫害的神志不清、不能走动的情况下,邪党人员仍派两人硬撑着她强行非法开庭审讯,法官还扬言要判她至少三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六日,看守所突然通知家人到广州武警医院接人,医院检查宣告已无药可治了。马秀兰老人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含冤离世。马秀兰接回家时比较兴奋,精神状态还好,但数小时后突然奄奄一息,身体极度虚弱。家属怀疑广州武警医院为马秀兰注射了不明药物。检查其身体,有多处瘀伤,是在看守所期间被恶人打的。

第三部份 在洗脑班被迫害致死案例

广州副教授李晓今:不到24小时就被洗脑班折磨致死

李晓今,女,四十一岁,原广州师范学院(现合并为广州大学)数学系副教授。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李晓今还没修炼。迫害发生后,李晓今的同事王家芳教授坚持修炼法轮功,校领导叫李晓今去做王家芳的“思想工作”。王家芳把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得益情况告诉了李晓今,李晓今被深深打动了,很快她也修炼法轮功了。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王家芳、李晓今俩人被抓捕,在白云区看守所被关押一年多,受尽非人的迫害。二零零二年一月,王家芳、李晓今被劫持到广州市槎头劳教所,李晓今始终不放弃信仰,恶警们气急败坏,明明劳教期满,也不让她出去,在超期关押后,还给李晓今铐上手铐非法送到黄埔洗脑班继续迫害。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七日夜,李晓今被戴着手铐绑架至黄埔区洗脑班。次日晚饭后半小时,约六点许,洗脑班突然来了一辆救护车,进来很多警察,整个洗脑班处于“戒严”状态……过了几天,“六一零”的头目说李晓今已经死亡。李晓今进洗脑班不到二十四小时即被折磨致死,死亡过程至今扑朔迷离……

佛山企业家吴白梅:离开三水洗脑班二天离奇身亡

吴白梅女士,佛山乐从国际家私城香迪总部总经理,一九六三年出生,祖籍湖南岳阳,拥有好几家实体企业。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她收留了很多被迫害而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给予了最无私的帮助。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吴女士被恶人绑架到三水市洗脑班。当时她先生想提前要她回家,不法人员说她跟几个省都有联络,属于中央直管,他们地方做不了主。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吴白梅被释放回家,二十九日便离奇死亡,遗体嘴唇发紫,手指甲盖发紫,肚子胀的老高。不知在洗脑班恶人们对她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吴白梅女士被释放回家时,脸色苍白,二十八日吴白梅感觉胸口痛,当时也没当回事,二十九日她跟她先生去超市买东西,突然感觉两腿发软,抬不起来,她对先生说:“我感觉好象不行了。”随即就昏迷过去了。她先生马上送去医院抢救,就再也没醒过来。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