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事例汇编(中)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六日】(接上文

第四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公安系统官员和警察

一、公安部门头目遭恶报实例

▼姚国政,男,五十二岁左右,广东省公安厅政治部副主任,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左右,交通意外,车祸医治无效毙命。

▼吴华立,一九九八年—二零零三年底任广东省湛江市公安局长期间,充当江氏集团的帮凶,绑架法轮功弟子,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看守所、劳教所,有的被判重刑、有多人被迫害致死。后任惠州市委常委兼公安局长,二零零四年九月,因涉赴澳赌博、违规签注、收受贿赂罪在惠州市被逮捕,遭到报应。

▼伍洪湛,湛江市雷州市公安局局长,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好言劝善,追随恶党反复作恶,到二零零三年为止,广东省湛江市雷州市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强制洗脑、抄家等各种形式的迫害,甚至非法重判法轮功学员李淑银八年徒刑。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伍全家与刑警队长(陈志培)、司机等五人开车前往广西游玩,中途翻车。伍与刑警队长当场死亡。伍妻子腿断,儿子脑震荡。因其作恶多端祸及全家和身边人。

▼董××,湛江市霞山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分管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上半年,他的小车与一辆摩托车相撞,引起他的小车离奇着火,烧伤该人。

▼黄细博,梅州市五华县公安局长,他是从丰顺县由原该县公安局长田家才一手扶持起来的,田后来一路买官,任过梅州市公安局长、副市长、恶党市政法委书记等职,而黄因善于拍马,也一直受到田的重用和庇护,从普通民警到丰顺县公安局局长、五华县公安局长等,劣迹斑斑,整日无所事事,专门赌博。丰顺、五华乃至梅州大法弟子的被迫害,这两个恶警脱不了干系。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黄细博驾车从五华回老家丰顺县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年仅四十六岁。据说撞车后,黄从驾驶位经副驾驶位窗户飞出,甩到附近山上,车上还遗留二十多万元的现金,有说这笔钱是黄准备行贿的钱(因其按所谓规定即将届满轮岗),而恶党称其为因公殉职。

▼何恶宁,茂名电白县原公安局长,卖力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三年得癌症死亡。

▼戴兆荣,江门市蓬江区公安分局局长,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三年,因肺癌暴病而死。

▼许楚璋,男,四十多岁,揭阳市普宁人,于二零零四年调任惠来县公安局局长、政法委书记。在职期间,许楚璋积极组织、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初,许楚璋感到身体不适,查出已是食道癌晚期。

▼张清泉,原汕头市澄海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男,任职期间,积极参与多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是澄海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之一。曾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参与了对澄海区隆都镇、莲上镇和莲下镇九位法轮功学员的绑架和迫害,其中一位被非法判刑三年并送到梅州监狱残酷折磨,三位被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五位被绑架到洗脑班精神折磨和强制洗脑。二零零七年,张清泉因晚期肝硬化,遭报死亡,死前全身腐烂,为保命还被锯掉一条腿。

▼张祥辉,河源市紫金县公安局副局长,是紫金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管领导之一,退休后这几年因患阑尾炎,两次动手术,术后又发炎。

▼崔球,茂名市电白县公安局副局长、邪恶六一零头目,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一日,因奸污自己司机的老婆,现场被该司机打伤睾丸,留医。

▼陈惠春,原揭阳市揭东县公安局副局长,后调至揭阳市东山区公安局任政委,多次指使部下抓捕法轮功学员、抄法轮功学员的家。二零零四年,陈惠春的妻子突然得了脑瘤死亡,二零零五年二月份,他的儿子(年仅二十六岁)又出车祸死亡,短短百天之内,其家里走了两人。

▼陈国阳,肇庆市四会市公安局副局长,迫害大法弟子,造业深重,终得恶报,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犯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获刑八年半。原治安管理股股长张伟洲获刑六年。

▼周作平,广州市荔湾公安分局治安科长男,四十多岁,专管迫害法轮功,于二零零零年九月份,涉嫌贪污,在办公室举枪自杀。

▼林楚雄,原云浮流铁矿公安处刑侦科科长,卖力配合恶党迫害法轮功,不但正常上班监控法轮功学员,还利用早上跑步、晚上散步时间跟踪法轮功学员;卖力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逼供,结果遭恶报患癌症死亡,年约五十岁。

▼叶长龙,河源市连平县公安局法制股股长,在任期间先后非法劳教多名大法弟子,二零零六年四月他因突发性脑溢血而死,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

▼曾昭勇,梅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队长,几年来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罪恶累累,已遭恶报,祸及其家人,他的妻子已患鼻咽癌,经常去广州化疗。

▼林曙东、郑松居、郑所长,二零零五年三月五日上午十时多,他们在普宁到惠来的高速公路上,由于车后轮爆胎,当场死亡。林曙东是原揭阳市公安局王局长的秘书,三十三岁;郑所长三十三岁,郑松居四十一岁,都是年轻人。他们几个人不分好坏,只听上级的命令,积极传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文件,还谩骂法轮功。郑所长在担任炮台镇副所长期间就积极抓捕法轮功学员多人去迫害。

二、国保(国安、政保)部门警察遭恶报实例

▼黄涛,原深圳市福田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深圳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卖力的恶警之一、于二零零五年遭恶报死亡。黄涛在任期间,抓捕和迫害了包括李建辉、戴英夫妇在内的众多深圳法轮功学员。深圳“六一零”对黄涛的遭报的消息一直严格保密,尤其对公安内部。深圳了解法轮功真相的公安谁都不愿意再干迫害法轮功的缺德事了,只好找少数的那些不了解真相和被蒙蔽的年轻警察干(如深圳公安局南山分局政保科现任科长付占生。

▼蔡佩隆,汕尾市海丰公安局政保股长,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狂言说他生来就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法轮功学员慈悲多次给他讲真相,反遭他嘲讽。一直被恶症喉癌缠身,痛苦不堪。这本是上天对他的警示,但他被邪党迷惑,死不悔悟,二零零九年他在恶疾严重时,还亲自带队迫害海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零年新年前后,蔡佩隆喉癌恶化,上广州化疗抢救,二零一零年六月底死亡,才五十来岁。死了很久,还偷偷摸摸的不敢被人知道,很多公安人员都说他是迫害法轮功遭报应,早该死了。

▼余炳阳(音),原河源市连平县公安局政保股股长,非法劳教大法弟子后,他的女儿死于肝腹水病,他的儿子因事被撤离单位。

▼钟秋锦,原河源市连平县公安局政保股副股长,非法劳教大法弟子后,因身体被检查出肝病而不得不提前离职,最终医治无效,死于肝癌。

▼杨杜光,河源市紫金县公安局政保股恶警,几年来参与绑架、迫害、关押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对其反复劝善他都不听。二零零五年端午节,他那唯一的一个儿子被河水淹死,使其及其家人陷入极度悲痛之中。真是一人作恶祸及子孙。

▼钟国荣,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任广东省云浮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由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升任新兴县县委常委、公安局局长。之后,仍然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因贪污被判刑。

▼周石窝,云浮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直接指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绑架、逼供,由于他的卖力谋划,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真相资料点被破坏。现在周石窝遭报应,他的一个儿子车祸死亡,周石窝不敢与家人住一起,怕连累家人遭恶报。

▼石金水,清远市公安局副科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案组长。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三日,清远市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上京信访,十六日被公安局押回市拘留所;六月二十八日,公安人员在全市非法抓捕了几百名学员,七月二十五日,又将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七月三十一日早上,才将大部份学员放回。当天下午,石金水在办公室里正与同事研究迫害法轮功,突发心肌梗塞,经紧急抢救无效而死亡。其妻也因此导致半身不遂,真是一人做坏事,家人都跟着遭殃。

▼甘山(音),清远市城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石金水的得力帮凶。该人在多起迫害大法学员的事件中,用尽一切邪恶手段来对待法轮功学员,最后导致其在工作其间心脏突然停止跳动三分钟,住进市人民医院二十多天。

▼童国周,云浮市云安县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五十岁左右,积极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癌症死亡。

▼湛杰,茂名市高州公安局一科副科长(现任国保大队副队长),一直是首当其冲的打手,非法抄家、抓捕法轮功学员,造成几十名高州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强制洗脑、拘留等。更无人性的是,于二零零一年将去北京上访被逼跳楼跌至重伤的法轮功学员软禁、拘留、百般刁难。善恶到头终有报,他在外出时被人围打致伤,住进了医院。

▼陈国权,江门市蓬江区国安副大队长,积极参与迫害蓬江区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某日站在大路边,被摩托车撞断腿,在医院躺了三个月,在家躺了三个月。

▼陈跃林,蓬江区国安大队长,积极参与迫害蓬江区的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年初因涉嫌犯罪被逮捕,遭到报应。

▼曾学义,汕尾市城区前任国保大队教导员,曾凶狠迫害法轮功学员周贵民,后患癌症。

▼陈荣锐,汕尾市公安局城区国安教导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恶行祸及家人,年仅四十五岁的妻子不知何故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上吊死亡。

▼李亩,原汕尾市海丰县国保副队长,癌症缠身。

▼陈淑汝,汕尾市海丰县国保人员,遭恶报死亡。

▼谢戊庚,原揭阳市东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警察,多次积极参与绑架、审讯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在内部整肃中,因打麻将赌博被单位开除。

▼黄瑞章,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分局国保大队警察,区公安局“六一零”成员,女,五十岁多岁,非法抓捕、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上半年,在梅江区月梅拘留所的洗脑班中,黄瑞章是比较嚣张的一个恶人。之后,她遭到恶报,患了肠癌,在梅州市人民医院做手术后,整日挽着个屎袋子上班,但仍不知悔改,虽有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方式向她讲明真相,她仍一意孤行。连公安内部的人都说:“各部门都不要的人渣,就塞到六一零!”

▼李阳森,梅州市蕉岭县国保警察,五十多岁,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参与绑架蕉岭县大法弟子徐锋、汤朝瑜、吴俊宁、陈国东等,李阳森当晚遭恶报死亡。

三、派出所头目遭恶报实例

▼王冠英,广州市东山区华乐街派出所所长,残酷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二零零二年六月得恶病,两周后死亡。

▼李厚根,原梅州市梅江区东郊派出所所长,四十多岁。此人正邪不分,在众人面前高声大叫:“对镇压法轮功决不心慈手软”,多次绑架迫害大法弟子。十几人经他手送洗脑班迫害,多人被送劳教、劳改。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底,李厚根在一酒楼吃饭,饭后在坐小车回家的路上撞到路边的大货车上造成重伤,第二天死亡。

▼赖南新,惠州市惠东县惠东城西派出所副所长,追随恶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非常邪恶。许多法轮功学员多次对他劝善,他仍不思悔改。于在二零零二年农历新年,赖南新夫妻回安墩老家的途中,突发车祸,夫妻俩当场死亡。据说赖死无全尸,连头都找不到。

▼陈二和,清远市清新县乐园派出所所长,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法轮功学员。陈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死去。死亡前,因患脑血栓做开颅手术,花了国家几十万元无效。死前的中秋节,有个法轮功学员到他家去讲清真相,目的是想救度他。他妻子在家,告诉该法轮功学员:陈二和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该法轮功学员出于慈悲心叫他不要再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大法是有罪的,可他听不进去,说宁愿吃药也不信。不久,他又得癌症,每星期洗肾一次,死得很痛苦。

▼林建彪,揭阳市揭西县东园镇派出所所长,男,四十六岁,钱坑镇人,在任所长期间,不遗余力对本地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威胁、迫害,于二零零五年四月十日在棉湖一酒店暴病死亡,两天后才被发现。

▼黄水原(音),清远市城区南门派出所所长,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后因挪用公款七十多万元和去澳门赌博时借高利贷一百五十万,于二零零一年清明节当天,在南门派出所办公室开枪自杀。

▼骆观华,吴川市梅六派出所长,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期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恐吓、骚扰,其独生子自杀死亡。

▼吴康胜,吴川市解放派出所长,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其独生子出车祸死亡。

▼陈奕富,原茂名市茂港区羊角镇派出所长,后调茂港刑警支队,在羊角期间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随杨光亮被捕后不久被捕,据悉已被判十五年。

▼张贵良,茂名市茂港区坡心派出所指导员,男,五十多岁,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二年间,跟随江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犯肝癌遭恶报。派出所怕曝光,不敢传扬。

▼莫盛强,茂名市茂港区七迳派出所副所长,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调往电白戒毒所,同年因吸毒人员死亡三人而丢官,逃往深圳。

四、普通警察、治安员遭恶报实例

▼黄某,广东省韶钢集团公司公安分局“六一零”恶警,五十多岁,因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现已遭恶报成了植物人。

▼刘贵文(音),男、三十多岁,茂名市高州北关派出所恶警,跟踪、监视、骚扰恐吓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三年遭报应患肝癌死亡。

▼温雄河,男,茂名市高州市石仔岭管区派出所恶警,长期跟踪、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于零七年六月遭恶报,被医院检查证实患有肝癌晚期,已无医治价值。在医院治疗期间,有法轮功学员专程到医院向他讲述法轮功被无辜迫害真相以及善恶有报是天理,并劝其悬崖勒马、停止参与迫害,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奇迹出现。可悲的是,此人被中共恶党谎言毒害太深,不肯听信法轮功学员的善言相劝,于七月中旬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死亡,成为中共邪党的又一个陪葬品。

▼伍先志,茂名市高州市北关派出所恶警,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身患恶疾,于二零零四年在医院治疗期间生不如死,承受不了偿还自己所造业债的痛苦折磨跳楼死亡,警方却严密封锁消息。

▼林泽波,云浮市云城区河口派出所恶警,男,五十五岁,他积极协助当地的“六一零”绑架、骚扰、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二月发病时,被诊断为喉、肺、胃癌,在广州手术开刀发现,身体内脏器官均腐烂,输血时,血进多少,即时爆血管流出多少。他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五日死亡,医疗费二十多万元。

▼李步生,韶关市始兴县警察,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不遗余力,六月二十七日,李步生在下乡完成所谓“任务”后返回县城,突然发病,以致胸腔动脉夹层瘤破裂,还没来得及与亲属说上一句话便暴死。

▼高力锋,佛山市南海区和顺高边村公安警察,五十岁,是当地一霸,以致当地人提起其人都很厌恶。这几年来,高力锋一直很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曾直接参与绑架多名法轮功修炼人。多行不义必自毙,高力锋突然间得了白血病,从发病到死亡只有十多天,死时连他的父母都不知道。死后,公安局瞒着其家人秘密火化,不敢公开。

▼林斌成,佛山市警察,南海里水和顺瑶头村人,三次迫害法轮功学员李继常,已遭报,患晚期鼻咽癌。

▼许华长,普宁市公安局城北派出所警察,四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流氓政府开始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许华长受邪党谎言毒害,认为升官发财的机会到了,曾多次上京抓捕法轮功学员,同时谩骂大法。二零零六年得了绝症——肝癌晚期,现在医院,肚子都肿了,法轮功学员向他和家属讲真相,不听,真是可怜可悲!

▼黎小伟,广东梅州平远县恶警,在乡镇派出所期间,积极组织恶人恶警参与绑架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黎小伟绑架两名大法弟子而被提级升官,二零零八年遭恶报成植物人,吃、喝、拉都在床上,累及家人。

▼邱伟,深圳恶警,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凌晨,驾车从深圳关内返回龙华,于下半夜两三点钟,在福龙路上遇到一伙人,将其截停,并从车中拖出来暴打,将其头部、臀部等多处用刀砍伤。邱伟当场昏迷,被救后,直到十二月十三日才醒过来,而他身上的财物,别人分文未取。

▼谢春发,男,汕头市澄海区恶警,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死亡。

▼田宝权,珠海市公安局万山分局民警,参与迫害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十月,因肝癌而病死,年仅三十岁。

▼孔凡星,佛山市派出所治安员,二零零七年二月六日中午,在南海区里水镇和顺巡逻的治安员孔凡星见到一位法轮功学员正在街上派发真相资料,他便打电话举报领赏,并暗中跟踪,致使这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强行抄家,并被非法关押在南海看守所。当天晚上九点,孔凡星及另外几个一起的治安员在大排档庆祝立功,到十一点三十五分左右,孔凡星突然感到头痛,于是告别朋友回家找药吃,可刚到家门(晚上十二点左右)家人还未来得及开门,他就气绝死亡了。孔凡星的儿子在他死了二十天后又撞车。这事本地很多人都知。

▼谢韶,茂名市茂港区七迳派出所治安员,参加迫害法轮功,充当打手,其母遭到精神病折磨。

▼林凯,广东佛山大学保卫处原副科长,他为了升迁谋利,卖力配合佛山市邪恶六一零迫害法轮功,对该大学教师中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毒打。二零零三年,在他从副科长升为科长后的一天,其第一任妻子在该大学大门口被汽车撞死;此后,在他迎娶了第二任妻子,买了新房,梦想开始“新生活”之际,有一天早上起来,突然站立不住,下身瘫痪。十年来他整天与轮椅为伴,第二任妻子也对他不理不睬,由于当时买的新房没有电梯,所以长期独自一人住在一楼的单车房,感到生不如死。

五、拘留所、看守所人员遭恶报实例

▼黎文雄,广东茂名化州第二看守所所长,在任期间,积极执行上级命令,参与迫害法轮功。九九年七•二零期间,曾在下郭派出所任职时,他积极配合邪党恶警大力搜捕大法弟子的家,没收大法书籍。他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被恶党调到化州第二看守所。期间凡有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都由他亲自押送,并给大法弟子上刑,戴脚镣、手铐等刑具。每次,被押送的大法弟子都给他讲真相,劝他要善待法轮功学员,不要再做恶党的替罪羊。而他执迷不悟;还在二零零六年五月份,继续非法押送三位大法弟子到广东三水劳教所劳教。结果在当年六月份,黎文雄到医院检查,发现患了癌症。十一月份,前后仅有五个月,就被癌症折磨死亡,年仅五十六岁。

▼刘高明,惠州市广梅汕铁路看守所第一任所长,男,六十岁。在他任看守所所长期间,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指使警察及犯人对其进行迫害,并亲自上阵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并诬蔑、诽谤大法及大法师父,还积极主动向惠州铁路公安处一科恶警许志平汇报诬蔑法轮功学员的材料。迫害了法轮功学员后,他病魔缠身仍不思悔改,于二零零六年死于糖尿病。

▼吴林锋,原揭阳市第一看守所副指导员,迫害大法弟子得恶报,已得晚期癌症。

▼王利群,汕头市澄海白沙看守所恶警,男,参与迫害法轮功,恶毒辱骂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一周内即遭恶报,被车撞死。

▼庄庭家(音),汕尾市海丰看守所狱警,本来差不多要退休了,为了一点蝇头利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教唆监霸毒打、摧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结果“捞”了个癌死亡。

第五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检察院、法院人员

▼莫远航,原江门市检察院检察长、邪党党组书记,后任广东省人民防空办公室副主任,一直参与对江门大法弟子的迫害,曾是蓝旭明的上司。二零一一年九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莫远航'
莫远航

▼蓝旭明,一九七二年九月生,广东省阳江市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开始担任江门市蓬江区检察院检察长、邪党组书记、蓬江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江门市蓬江区检察院系统十三年来,一直参与起诉、诬告迫害当地大法弟子,致使江门市蓬江区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达十多名,被非法关押在阳江监狱的大法弟子陈健华于二零一零年七月被诬判八年,就是其中一例。

二零一零年,蓝旭明因追随邪恶迫害“有功”,被中共定位所谓的市“优秀基层检察长”称号。二零一一年九月一日,蓝旭明因涉嫌受贿罪,被迫辞去蓬江区检察院检察长职务。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刑拘,二零一二年一月六日被逮捕,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五日,被控受贿罪,在广州市中院异地受审。

'蓝旭明'
蓝旭明

▼刘光进,茂名市检察院检察长,身患绝症,痛苦难忍,精神焦虑,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五日凌时,在湛江市赤坎区中心一路跳楼自杀死亡。

▼谭掌泉,茂名中级法院院长,茂名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判重刑,与此人的关系极大,谭遭恶报落马。

▼严德,原茂港区法院院长,因恶报落马。

▼陆淦成,广东省广宁县法院院长,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到给他分配的几个镇收缴法轮功书籍,收一本烧一本,于二零零五年八月,经两年的癌症(鼻咽癌)折磨,痛苦离开人世。

▼苏庆,湛江市中级法院刑事庭庭长苏庆,遂溪县人,曾在刑事庭担任庭长职务多年,是出名的黑法官,在办理案件过程中通过刁难等行径向被告人亲属索贿,就是老乡也要敲一笔。据了解,苏庆曾多次非法审判法轮功弟子案件,致使多名法轮功弟子被非法判刑。苏庆由于作恶多端,在二零零四年期间遭恶报,患上肝癌,遭病痛折磨,到广州换肝。据其亲友告知,有关部门出卖死刑犯器官在法院中已是公开的秘密。

▼黄雄,湛江市检察院原起诉科科长,曾非法起诉大法弟子多人。由于其人坏事做得太多,脸上长期冒着黑气,身患肺结核、糖尿病、心脏病等。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黄雄犯病,经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周光林,曾任普宁市检察长,二零零零年因经济问题入狱。

▼马琼英,女,四十五岁,二零零六年前任梅州市蕉岭县法院法庭庭长期间,先后于二零零五年非法判处法轮功学员吴世忠四年冤狱,二零零六年判曾庆霖三年冤狱。二零零六年前后,马琼英被提升为蕉岭县法院副院长,欺骗毒害民众,对蕉岭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法轮功学员曾多次写信或打电话劝善,无效。二零一零年端午节前,马琼英检查出患乳腺癌,在梅州市人民医院做手术。

▼郑爱民,河源连平县检察院干部,曾卖命执行上级命令,参与对大法学员的迫害,代替大法学员写“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逼大法学员签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五年四月四日,她骑着摩托车被抢劫,慌乱中撞上路旁的汽车,生命垂危。据悉,去年其丈夫也曾遇上车祸。

第六部份 广东省遭恶报的司法系统官员、警察

一、洗脑班人员遭恶报实例

▼李雪珍,女,广州洗脑班第一任政委,曾在广州市槎头劳教所任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她本人和其女儿经常遭恶报,多次出车祸、遭抢劫。

▼孙涌林,广州洗脑班恶人,男,一九八二年生,自称是湖北十堰市竹溪县人,一九九九年去海南当了两年兵,还混上个邪党党员,在家乡找不到好工作,于二零零二年年上半年来到了洗脑班,为了一千元的工资,还希望有所晋升,只知听从恶警赖鉴峰的命令,在洗脑班干了一年,二零零三年其父亲就突然爆病死亡,孙某不知是做了坏事的报应,不知醒悟,就在社会上混了一年后,二零零四年八月又回到洗脑班,继续为了自己一点收入而出卖良心。

▼刘丹红,广州洗脑班恶人,女,家住广州沙河顶附近,原是居委会请她来夹控当地女学员的,其人泼辣,个大,积极参与洗脑班的迫害活动,被洗脑班留下来,后来招募为公务员,为了每月拿几千元的工资,此悍妇干了不少坏事,多次参与捆绑迫害学员的恶事,其人甚至还认为自己为人还不错呢。直到家里头出了事,请了长假,不久就离开洗脑班。

▼龙丁泊,广州洗脑班恶人,男,原来是男保安队长,听从恶警赖鉴峰暗中指挥,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他迫害李建忠后没几个月,龙某玩篮球,没走几步就把一只脚的踝关节给扭了,两个月都没好,拍X光片,结果脚部骨头有裂纹,花费了两千元还没好,脚好一点后还不敢使劲,被人称“龙拐”,才二十多岁,就留下病根。这回保安队长也当不成了,还被同僚讥笑,年底就卷起铺盖走了。

▼李俊杰,广州洗脑班恶人,男,保安队长,陕西人,五十多岁,好色之徒。是陕西某煤矿企业的电工,五十多一点就退休了,本来是当门卫的,恶警深更半夜给法轮功学员灌食、捆绑法轮功学员他也来积极帮忙,还帮忙吆喝,龙某撤下,他就升任保安队长了,本来腰就有点毛病好不了,这回每整完一个修炼人,腰就疼得要命,只好整天戴上宽宽的保健腰带。不断地干坏事,这腰怎么也好不了。

▼林炳合,男,原汕头市澄海博物馆副馆长,二零零一年积极参与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脑溢血半身不遂。

▼李爱华,在清远市妇联工作,是邪恶“六一零”强制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连累其家人遭恶报。在清远市第一期邪恶洗脑班期间,其丈夫突然半身不遂,花费八万多元,仍未查出病因,起居不能自理。她还不悟。在第二期洗脑班,她对法轮功学员严加管制,进行肉体和精神折磨长达三个多月,这期间,她经常皮肤严重红肿、瘙痒、腹泻、月经不调,茶饭不思,吃药、打点滴成了家常便饭。

▼张某,清远市某科长,曾在清远市检察院工作,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在第二期洗脑班结束后,查出肾癌晚期,半年后死亡。

▼邓科长,手有残疾,原来在深圳收容教育所主管迫害法轮功,听过很多大法弟子讲真相,表面上也并不恶,甚至声称他尽量保护大法弟子,但对上级要求对不“转化”的送劳教的命令仍然照执行不误。后来他又转入改组后的西丽洗脑班,继续迫害法轮功。不久,先是他心爱的儿子得肠粘连到广州住院,然后是他自己住院几个月。

▼谭超权,清远市退伍军人,参与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二年清远市第二期洗脑班结束后十多天的一个晚上,被雷电击倒的大树打中头部,失去了记忆,成了一个弱智人。

▼李春成,茂名洗脑班保安,被外面的人用刀等武器打伤,被砍到脸部,残废,送医院抢救。肖亚贵、梁江耀(音)和一个姓李的班长(外省人)等保安也遭到报应。

二、劳教所人员遭恶报实例

▼王玉,广州槎头劳教所第一任教导员,心狠手辣,作恶多端,例如,二零零一年,将谢焱、李琼等法轮功学员在刺骨的寒风中吊铐在窗外几十小时“冷冻”。王玉不但自身遭恶报,早已多种疾病缠身,弱不禁风,被调离专管大队,她还祸及家人,其丈夫外出钓鱼时触电死亡。

▼花少霞,广州槎头劳教所第二任教导员,周身病痛,颈椎病,肩周炎,各种手段治疗无效,反而越来越严重。

▼梁惠萍,广州槎头劳教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所长,早已怪病缠身,脸面浮肿变形脱相。

▼向帆,广州槎头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第三大队队长,得了一种怪病,身体短时间内快速膨胀,臃肿得很吓人。

▼张×,广州槎头劳教所管教,充当打手很卖力,结果遭恶报,一只手耷拉着,几乎残废。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