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花园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花园劳教所位于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劳教所。从九九年十二月开始,这里开始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迫害手段极为残酷。现把花园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予以揭露和曝光。

一、迫害的第一阶段

从九九年十二月至二零零零年八月,花园劳教所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由最初的二、三名逐渐增加到十八名。这一阶段迫害的主要手段和方式有:

1、强制规范行为

一进劳教所,狱警操控的中队班长(牢头,不干活的普教罪犯)和“包夹”(监视法轮功学员的普教罪犯)要求法轮功学员背诵监规,并要求按照监规做,强制规范行为。班长要求法轮功学员见到警察要“立正”,有事找警察要先说“报告”;出工劳动临行前要蹲下、报数。如不符合其要求,非打即骂。法轮功学员白永良刚被非法关押时,中队长赵某就凶狠的先来个“下马威”,逼他脱光衣服,面壁站立十分钟,又打他两耳光。然后吩咐牢头孙友两天之内让他学会所有“规矩”,再由包夹李建明、姜军等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2、强制洗脑

一进劳教所就被警察强迫看诬蔑大法的所谓条文、书报、书籍、电视等。警察逼迫法轮功学员承认错误,说什么去北京上访是所谓“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是违法行为;被关入劳教所给亲人带来痛苦,没有尽到对家庭的责任。用所谓减期等利益诱骗学员放弃大法修炼。他们全然不顾信仰是人的天赋权利、上访是符合中国宪法的公民基本权利。把法轮功修炼者绑架关入劳教所、监狱,才是司法部门的犯罪行为。

3、强迫奴工劳动

花园劳教所是一个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劳教所,因此农活非常繁重。从二零零零年春季开始,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和劳教人员一起干农活。有时挖房宅地基,有时修路。都是些劳动强度大、劳动时间长、无安全保障或对人身健康有害的脏活、累活。除了象猪食一样的一日三餐外,学员们的劳动价值都被劳教所无偿的榨取。

这一年的五月上旬,集训队警察强迫劳教人员修缮仓房,需要一大堆的泥。尽管法轮功学员干什么活儿都很卖力,恶警们还是连打带骂让快点干。法轮功学员陈天杰双手拎两桶六、七十斤的泥巴,还要象小跑似的快走,持续两个多小时。本应该两人干的活,警察非让他自己干。泥桶的铁把手把他的手磨出血泡、并磨破双手,血淋淋的疼痛难忍。有人想替换他,却被恶警无理拒绝,就是要折磨陈天杰,使其双手磨得血肉模糊。一直干了两、三天,恶警就用这超极限的劳动来折磨好人。

五月中旬,集训大队四个中队的警察强迫所有劳教人员加固堤坝。为了多创造效益,中队长们强迫劳教人员多干、快干。队与队之间互相比赛逞能。要求劳教人员扛着上百斤重的袋子跑起来,不跑就连打带骂,尤其中队长佟某最为凶恶。收工时人都累到精疲力尽了,还要求队列整齐、挺胸抬头、大声唱歌,稍差一点就大骂。回到监舍,就逼迫全体法轮功学员把头扎到床底下撅着“开飞机”(两腿叉开,躬身、头低于膝盖,两臂向上伸直),佟某还凶狠的用板子打,边打边骂,这样把法轮功学员打了个遍儿。佟某打陈天杰的时候把板子立起来砍下去两次,一板子砍到腰上,陈天杰立马就被打倒在地,还被要求马上起来。打完之后,又强制学员们“开飞机”一个多小时。

五月下旬,法轮功学员又被强迫到农田里倒粪堆,就是把农田里的一堆堆人粪掺土搅拌,做成农家肥。这种活又脏又累。干完一上午,学员们手上、鞋上全是粪便。干完活到食堂,警察不让洗手就直接吃饭,学员们手上沾满了粪便和泥土,拿起馒头真是难以下咽。

到了六、七月份,天气异常燥热,气温常常在三十五度以上。在这种高温下,花园劳教所为了创造效益一连两个月强制法轮功学员锄草,劳动时间长达每天十二至十四小时。加上天气酷热,汗水湿透了学员们的衣服,而后又被烈日烘干,直到流不出汗水,衣服上都是汗渍和盐碱。警察却在太阳伞的遮挡下轮班看管。有的普教累的上吐下泻,虚脱中暑。法轮功学员、尤其是李云彪最累最苦,无论什么脏活累活,他都是最能干的。每次出工,警察都让他挑两个五十斤的塑料桶,有时要挑水走二、三公里的路,速度还不能比别人慢,其他任务更是只能比别人多。

4、体罚和殴打

法轮功学员对警察的要求稍有不符时,警察和牢头就进行体罚和殴打。体罚手段主要有:一种姿势长时间站立(四至八小时);“开飞机”(二至六小时);强制干脏活、累活。二零零零年四月,李云彪刚入所不长时间,因写思想汇报不符合警察的要求,被牢头孙友当着几个劳教人员的面几拳打倒在地,李云彪顽强地站起来,说:“枪毙了,我也信法轮功!”

一天,牢头孙友找法轮功学员刘海康,问他为什么不写“思想汇报”,刘说不会写。孙一听大怒,重重打了刘海康一耳光,刘海康感觉左耳“轰”的一声,就什么都听不见了。晚上他去找值班警察郑队长,说:“孙友把我耳朵打聋了。”郑说:“你回去吧,明天再说。”随后孙友马上找他说好话:“别告诉中队长了,以后我给你宽松点儿。”从此孙友没找他麻烦。一次,牢头张宝全因对法轮功学员干的活不满意,让刘海康、孙跃森蹲在地上。张某一脚踹在刘海康胸口,又一脚把孙跃森踢倒在地。二人觉得胸部撕裂般的疼痛,晚上睡觉都疼痛难忍。

六月下旬,李云彪在铲地时向普教人员讲述法轮功真相。晚上收工后,他被牢头周发权叫过去。周说:“今天你犯错了要打你。”周就用板子狠狠打了李云彪臀部几下,臀部当时就肿了。第二天还要参加奴工劳动,好几天才消肿。法轮功学员李喜成被关进劳教所不久,因蹲下报数时报错了,被牢头张宝全打了八次,打耳光,用拳头打胸部,然后强迫“开飞机”,又用肘击打背部,李喜成被打伤。

5、恐吓与利诱

劳教所警察、牢头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侮辱、体罚殴打、超期关押,制造恐怖气氛,逼迫放弃修炼。此外,警察还以伪善面孔找学员谈话,即使你不承认错误,也会让你思念亲人朋友,以致为了早点离开这个人间地狱而违心的放弃修炼。

6、伙食极差、吃饭限时

劳教所给劳教人员的伙食极差,一日三餐都是又黑又硬、又牙碜的馒头,还有一股霉味。所谓的菜,一年四季都是白菜土豆汤,夏秋季节有点茄子、南瓜之类的。菜里面不见油星,像猪食般难吃。一次吃面条,一进食堂一股酸臭味扑鼻而来,挂面早已变质发霉,不吃还饿,要吃还恶心。但警察的伙食却是极好的,吃的都是精粉白面馒头,小灶做的菜。其实财政拨给劳教人员的伙食费都被他们贪污了。警察还要求法轮功学员吃饭速度快,每顿饭长则五、六分钟,短则两分钟,吃不完就饿着。所以每个人都不嚼,可谓狼吞虎咽,这也是中共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手段之一。

5、限时上厕所

法轮功学员一进劳教所,牢头班长就告诉说:室内厕所只许小便,大便时要到室外厕所。并且大便给两分钟时间,小便只给一分钟,便不完憋回去。这就造成了有时腹泻、拉在裤子里是常事儿。

二、迫害的第二阶段

从二零零零年九月至十二月,花园劳教所在黑龙江省政法委、“六一零”的指使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逐步升级。除奴工劳动、威逼利诱外,殴打、酷刑更加残酷凶狠。这一年的九月,黑龙江省劳教局副局长邹贤宝到花园劳教所,找几位法轮功学员谈话。由于学员们都坚守自己的信仰,他的谈话自然毫无作用。可是他走后残酷的迫害就开始了。

迫害最严重的是集训大队三中队。恶警中队长李春伟身高体壮,膀大腰圆,以打人凶暴著称。他专门打耳光,并且用直拳打人。普教人员说他拳拳见伤,都害怕他。法轮功学员李云彪坚定修炼不转化,李春伟不下十次殴打他。一天,恶警李春伟把李云彪叫到办公室,问:“你到底转不转化?”李云彪说:“我就坚信法轮功,因为法轮功叫人修心向善,叫人做好事。”李春伟一听火冒三丈,上来就是一顿毒打,李云彪头部被打的撞到墙上,脸肿了起来,青一块、紫一块的。打完后李春伟又让他“开飞机”两个小时才放回去。另一次,恶警李春伟等人把李云彪、白永良、刘海康叫到监舍,问他们放不放弃法轮功,说写个假保证也行,他们不肯。李春伟就打他们的脸,两耳光把刘海康嘴打出血,又单独把李云彪暴打一顿,打完后又让这三人“开飞机”两个多小时。刘海康问他:“你为什么总打我们这些好人?”李春伟说:“你是好人,你捡钱还吗?”刘海康说:“还啊!我在加格达奇市捡到两千多块钱,交给残疾人协会了!”李春伟不说话,躺在床上不动了。

一天晚上,三中队劳教人员劳累了一天,之后在寝室“学习”或者看电视。李春伟醉醺醺的,把李云彪叫到中队部,问:“你还练不练法轮功?”李云彪坚定地说:“练!”李春伟勃然大怒,上来就拳打脚踢。另一名恶警用白龙管朝李云彪乱抽,李云彪连连倒地,鼻口出血。李春伟边打边问:“还练不练法轮功?”李元彪回答:“就是不放弃!!”李春伟像魔鬼一样发疯的打,李云彪每次倒下都不屈服地爬起来正视恶警。学员们在寝室都清晰的听到他被打倒的声音。李云彪被打得鼻子不断的流血,左眼睁不开了。连续打了两个多小时,直打到恶警李春伟累了才将其放回。可怜李云彪被非法劳教,为劳教所干了无数的脏活累活,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就被打得如此惨重。脸肿的严重变形,嘴唇肿胀,连水都喝不进去了。全身青紫,疼痛难忍,尤其是头痛的厉害。第二天整个头部增大了一倍多。左眼已经看不见了,脸上到处青紫。就这样,还被强迫奴工劳动,没得到丝毫的治疗或休息。

三、被迫害至伤病的法轮功学员

同年五月,三中队劳教人员在工地搬运水泥。法轮功学员白永良被凝固水泥袋子砸伤大腿,血肿块犹如篮球大小。几天后受伤的左腿从根部到脚踝都呈现青紫色,疼痛加剧,已不能参加劳动,警察不得不安排他住院治疗。所谓住院,就是在大队楼里安排两个房间当病房,由劳教所医生诊治。那医生多是些素质低、技术差的庸医,而且对劳教人员态度恶劣、满嘴的脏话。白永良根本没把这伤腿当病,拒绝使用药物,只休养近一个月时间,腿伤痊愈,使里面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刘海康在劳动时用力过大,肩关节脱臼多次;而被迫害最严重的就是李云彪,被李春伟多次殴打后,已经严重内伤。同年十一月,李云彪有时神志不清,时而说胡话。一条腿基本失去知觉,后来又大小便失禁。后因病情严重被送医院治疗,被确诊为脑出血、脑积水。恶警李春伟对李云彪无数次的折磨和殴打,成了李云彪后来被监狱迫害致死的真正祸根。

本文所述事例都是当年遭受花园劳教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及普教人员亲身经历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李云彪生前留下的遗稿,记述了花园劳教所的犯罪事实,一并整理成文。花园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约有一年的时间,然而恶警们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的肉体摧残却是无比的残酷,造成的精神折磨更令人难以忘记。目前该劳教所已经解体,昭示了“自古邪不压正”的真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