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法庭现形记之九:标榜公开开庭,截捕旁听民众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接上文)中共操纵法院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虽然标榜公开开庭,可是却阻止甚至抓捕前来旁听的民众,可见中共的庭审根本是见不得人的。

一、利用开庭之机,大量抓捕旁听民众

▼大连法院以“开庭”设置圈套,几百警察庭外抓人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早晨,辽宁省大连市公检法机构合谋设圈套,出动几百警察,在大连市中级法院门外绑架了多名参加庭审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据悉,参与绑架的是大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和中山分局警察,中山分局警察头目曹迅兵,原参与非法庭审的中山区法院法官是梁永国,公诉人是中山检察院的曲慧勇。

此前,大连中山区法院宣称,将于四月十二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借用大连市中级法院第六庭对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他们是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被绑架的七十九名法轮功学员中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因此案件涉及范围大,很多人都想去旁听。

四月十二日早约八点前后,大连人民广场西侧的大连市中级法院外围二百米内,布满了几百警察和便衣,警察把法院门前所有周边路口都用障碍堵住,各个路口都有警察把守,任何车辆不允许通行,便衣盘问过路人,不许靠近,即使在广场公园散步或休息也不行。法院外边电动门都没打开,门口全都布满了大、中、小型客车和警车,市政府门前也停了两辆大型黑色玻璃大客车。

约八点二十分左右,法院外的警察开始抓人。

据目击者说,警察开始抓人时,是看到五十岁以上的老年妇女就往警车上拽,不容分辩。能容二十二个座位的面包车有好几辆,抓到人就往面包车上拖。

法轮功学员佘钺的老母亲,一到法院门口就被大连国保和中山分局警察绑架进警车。

马栏子五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佘钺的妻子华彩霞、宋卫东、王磊、王老师、老董、小徐。

大连法轮功学员赵振花被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

大连湾镇两位法轮功学员李长双、秦姐被绑架。后李长双被放回家。

目击者说,截止十点前,警察还在抓人,十点左右,便衣在法院周边又抓了两名六十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

与此同时,有些家属当天要到庭旁听,却发现被警察堵住门口困于家中。家住大连湾的法轮功学员王守臣的妻子,早上六点正欲出门参加开庭,发现警察已堵住家门,将她围困在家中,阻止她出门。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暂无法统计。已知姓名的有:王瑞萍、孟祥玲、赵振花、田玉华、毕秀风、齐淑贤、于天剑及三位不知姓名等共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金南路拘留所(大连戒毒所)。此外,还有稍早前报道的马栏子五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宋卫东、王磊、王老师、老董、小徐。

两位辩护律师也一度被绑架,其中程海律师遭警察殴打。这个被称之为“大连4.12事件”已被海外媒体报道。

二、大范围设卡,拦截旁听民众

▼河北赤城法院“公开开庭”,警察沿途设卡拦截民众

二零零七年,河北赤城法院宣布将于十一月二十八日对赵秉衡等七名法轮功学员“公开开庭”,法院不在赤城法院开庭,而是挪到了二百里外的张家口市桥东法院。开庭前,两名家属找到负责该案的法院刑事庭庭长黄忠,跟黄忠说:“我们有很多亲戚都想到庭旁听,一家去个三四人,就是二十多人。”黄忠当即说:“谁想去谁去,去多少都行,只要能坐下就行。”两名家属听后,欢喜的回去了。

但是,从26日开始,有些单位就开始找县城的法轮功学员谈话,并上门骚扰,说是上面开会布置了,二十八日在张家口开庭不是直系亲属的不准到法院旁听,连张家口也不能去,所有的路口都设了卡子,就是去也得把你们截回来,到时候截住可就不好说了。27日那天更是如临大敌一样,尤其是赤城镇和教育局等单位几乎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实施了非法监控。有的到家里骚扰,有的打电话骚扰,甚至还明目张胆的派人在门口看管。为了达到不让法轮功学员参加旁听,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流氓招、无赖招都用上了,全县各个路口和车站更是布置了警察、警车和城关镇的工作人员,检查所有的车辆和外出人员。一些未带身份证的外出人员被警察和城关镇的工作人员拦住询问,还有人被迫辱骂法轮功、有人被迫返回,给交通和来往车辆、出行人员造成了极大的不便。不明事由的老百姓非常纳闷,以为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27日赤城镇的领导及玉辉小学的校长等人到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家属穆玉家骚扰了6次。当得知穆玉27日中午乘班车去了张家口时,马上报告了上级。当班车行驶到龙关中队检查站时,被警察截住,下边站着十多个警察,有两名警察上车要查看身份证,人们多说没带。警察来到穆玉跟前和她要,她把身份证递给警察,警察说:“你们下车吧,别走了,有事。”穆玉反问他们:“你们凭什么让我下车?法院黄忠说谁想去谁去,你们又说不让去,还讲不讲理,我就不下车!”之后又上来一个警察和一个便衣,瞪着眼吓唬她们。站在一边的另一位家属实在看不过眼,也说:“你们还讲不讲理?公开审判,谁都可以去,这是我们的权利,凭什么不让去?”问的他们哑口无言。

一会儿赤城镇领导张××过来了说:“老穆你下来吧,一会儿你们学校来车,我保证能让你坐上车去张家口。”穆玉看他说了保证的话就下车了。之后几个小学的领导都坐着车来了,可车上只能坐一个人,没办法她们三个又去拦班车,拦了好几辆警察都不让班车拉他们,直到拦住最后一趟班车后,警察还是阻挠不让他们上车,一位家属硬是坐了上去。穆和妹妹两人则由两个副校长看管着来到了张家口。就这样在龙关被拦截扣留了三个多小时,中午坐的车,晚上七点多才到了张家口,本想早点去找律师见个面,结果全给耽误了。

二十八日上午八点多,张家口桥东法院停满了警车,警察到处都是,大门两侧站立了两排身穿黑衣、头戴钢盔、手拿橡胶棒的防暴警察,整个法院如临大敌,引的过往行人不断驻足观看,一位进法院的工作人员边走边说:“什么事至于弄成这样?法院快变成监狱了。”

被非法审判的法轮功学员陈海燕的母亲七十二岁了,坐车赶了二百多里路来到了法院门口,进门后竟以无身份证为由,被警察连推带搡野蛮的哄出了门外,老太太说我都七十多岁了没带身份证。警察疯狂叫嚣着“108岁没有身份证也不行!”老太太心里也很不解:刚前天问法院黄忠,黄忠还说,谁去都行。县里开会也说,直系亲属可以旁听。可是到了法院,怎么又变成了只有身份证的才可以旁听。老太太的小孙子也因为无身份证不能进去,只好陪着两眼泪汪汪的奶奶站在门外。可怜老人家中老伴病在床上不能前来,她好不容易来参加旁听,看看守所请律师是如何为女儿、女婿辩护的,却被他们以没带身份证为由不让旁听,不知这是谁给规定的?顺便想看一看七个多月没见面的女儿也不能如愿。

这时一旁有一个中年妇女,拿着身份证去登记,警察蛮横的说:“开庭了,有身份证也不让进。”这位妇女被激怒了,亮开嗓门责问他们:“你们这是人民法院吗?人民法院为什么不让人民进去?为什么不给老百姓合法的权利,公开开庭要身份证这是哪家的法律?共产党就是轻视人权,就会骗人,整人,你们新闻上天天说什么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全都是骗人的。人家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这样欺压人家?”她的话说的越来越高,足足说了有半个小时。原来站在院子里那些助纣为虐、横眉立眼的警察都躲到门卫屋里不敢出来。法院办公楼上的工作人员打开窗户静静的听。

由于法院等部门的流氓、无赖行为,几十名从二百多里以外赶来想见自己亲人一面的家属和亲朋好友都被拒之门外,法庭内只有王玉凤、郭秀林两家的五名亲属和派去看管两名家属的四名校长和教师参加旁听。

▼四川合江法院开庭,全市范围设卡阻止旁听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四川合江法院对泸州六名法轮功学员魏凤鸣、罗水珍、桂大律、宋德贵、巫德蓉、巫显珍非法庭审,有北京来的六名律师出庭做无罪辩护。

对于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邪党惊恐万状。为阻挡人们旁听,泸州六一零及合江法院恶警细密布置了违法搜查与堵截。这天一大早,从各乡镇、区县闻讯赶往合江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亲朋好友等,有的在车站就被非法拦截,有的在途中被强行截回。

六一零部署沿途设卡,拦住往合江去的所有大小客车进行非法搜查。有乘客说,他们坐的车行至合江福荫镇被强行停下,上来两个黑衣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要搜包,还盘问乘客去哪里,去干什么。乘客不满,就问,你们在干什么?他们回答,例行公事。他们还谎称是检查贩毒的,专查老太太。乘客们大为不解,觉得荒唐可笑。

一辆车被拦截,警察从一乘客包里搜到一封控告法院诬审冤判法轮功学员的申诉状,就非要叫她下车,还想没收状纸。该乘客正告他说,这个状子我是要上交的,你不能拿走。乘客又回答警察去合江找亲戚看状纸,可警察非要她回去,说今天别去合江,那里在审案子。乘客说,审案子吗?我还想去听听呢。这个违法拦截、违法搜查的警察,是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合江国安“王吉中”。

法轮功学员巫显珍的丈夫与亲朋好友一车人从纳溪赶往合江参加开庭,刚到合江境内就被拦截。巫显珍的丈夫与车上的人告诉他们这是侵犯公民权,与他们理论一个多小时,他们不听,车上的人上厕所他们都跟着,硬逼迫他们返回纳溪。

辩护律师乘坐的客车刚开到长江大桥桥南,就上来人说要检查。律师说,凭什么检查,随便拦车检查是违法的。来人说,是上面叫拦的。车上一些人抗议说,我们是参加开庭的家属,拖延时间耽误了我们哪个负责?上来的人盘问乘客:你去哪里?哪里人?一名被盘问的乘客说,你管我哪里人,不跟你说。他又问:叫什么名字?包包拿来看?乘客回答:叫什么名字都可以上车。要搜包包先把你的证件拿出来看。乘客与司机一再催促,违法搜查者打电话请示一番才让车开走。

三、殴打旁听民众

▼武汉老妇遭庭审,亲人旁听被暴打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六日,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非法审判一位老太太,只为她以“真、善、忍”为标准为人处世,老太太名叫胡望香。

法院门前,两个二十岁左右的警察,穿警服拿防暴枪,两头走动。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混在人群中窥探,法院周围的各路口都布满了警察、便衣、协警,盯着过往的每一个行人。

八点三十分,胡望香的家人要进庭旁听。武汉市东西湖区“610办公室”主任曹斌直接出面阻止,说只能看电视不可以进法庭,这是政策。还诡辩说让家属看电视就是旁听。

胡望香的家人问:法院是按法律行事还是按某些人的话行事?曹斌:只能这样。你再说也没用,这里不是讲道理的地方。

在胡望香的家人力争自己的应有权利时,有行人路过打探后唾弃说:“太霸道了,当今是法盲兼流氓当道,哪有好人过的日子。一个手无寸铁的老太太炼法轮功也用得着如此兴师动众吗?”有一个老头子非常气愤地说:“共产党尽说假话,直系子女都不让进庭,叫什么公开开庭!”有两口子看到为一个炼法轮功的老太婆就如此戒备森严,说:“共产党坏事做多了,对好人害怕得要命才如此对待一个弱者太婆,用来吓唬人民,我看共产党的死期不远了。”

四周的警察听了曹斌所言,都不以为然。有的警察认为现在国家不象国家,不反腐就亡国,像曹斌这种法盲指挥着全区整个司法系统,是耻辱,是悲哀。

九点二十分许休庭。胡望香的姐姐和胡望香的二个儿子看了电视走出法院,看到了公诉人刘涛。想到公诉人整个都是造假、制造冤案,自己的母亲平白无故蒙受奇冤,身为七尺男儿,却不能为母亲讨回公道,胡望香的二个儿子就走向前去,想找刘涛问个究竟。

这时,曹斌一声令下:“抓起来!”警车里几个国安和站在周围的几个便衣蜂拥而上,将胡望香的老姐姐和胡望香的两个儿子围在中间,拳脚相加,电棍噼噼啪啪响个不停。

遭警察群殴后,胡望香的姐姐高血压复发非常严重,两个儿子被劫持到武汉市公安局东西湖区分局新村派出所。胡望香的两个儿子后来被放回。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警察透露:曹斌一周前就周密部署了十一月十六日对胡望香的非法庭审,他再三强调不能出纰漏,否则他不好对主子交待。

四、非法关押、劳教旁听民众

▼牡丹江法院开庭,旁听者被毒打、劳教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牡丹江市西安区法院非法审理赵伯亮、张玉华、李永胜和李海峰等法轮功学员。

法庭外,国保大队队长李哲、恶警彭福明、杨丹蓓(女)指挥数十名警力强行绑架旁听者,已知有三十多人失踪,十二名亲人被劫持关押,近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十二名被抓捕的亲人,包括马淑芬、王淑香、赵秀艳,尚有一人不知姓名;被秘密非法送往黑龙江省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有:马淑芬、赵春艳、李向娥、张翠清;非法送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的有张雅清;非法送往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有王克军、张培增、李崇俊、颜成山。

多人被暴打致伤,例如:哈尔滨市大法学员彦成山去旁听,被牡丹江恶警支队长李哲绑架,遭恶警殴打、酷刑折磨,鼻梁被打断,鼻子已肿得变了形,并被上大挂,一只胳膊已不好使。家属多次要求见人,均被拒,等到彦成山伤养好了,方允许家属见一面。后被劳教一年,欲投往绥化劳教所继续迫害。鸡东县法轮功学员李崇俊去旁听,被恶警严重殴打,一只眼睛被打坏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五、出下流招术阻挠民众旁听

▼黑龙江法院出“怪招”,要骂法轮功才能到庭旁听

黑龙江双鸭山市宝清县法院为限制民众旁听,想出“怪招”,强迫要進到法庭旁听的人只有骂一句大法才能被允许進去。中共法庭惧怕民众了解真相,荒唐到这种程度,也未免太可笑了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