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法庭现形记之八:限制、恐吓甚至报复家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接上文)(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中共法官法庭公开叫嚣“不讲法律”,限制、恐吓甚至报复请律师的家属,拦截、威胁律师,阻挠家属出庭旁听,等等一系列流氓行径。

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加格达奇区第六中学女教师李凤霞为弟弟李凤飞请律师做无罪辩护,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被鄂伦春旗阿里河公安局国保大队孙权等警察绑架,并于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被迫害致死。

一、不择手段阻挠家属出庭旁听

▼朱宇飙律师被非法开庭,母亲被六一零“喝茶”软禁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广州市海珠区法院开庭迫害朱宇飙律师。在此前,朱宇飙的母亲委托两位维权律师辩护。二零一零年一月中旬,广州市中共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律管处)沈副处长找了其中一位律师“谈话”,违法要求“写出辩护词要先审查”,朱宇飙律师的母亲为了这位律师的安全,只好解聘。

没想到,中共践踏法律的司法人员对另一位为朱宇飙律师无罪辩护的律师的做法比“谈话”更恶劣,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位律师被弄得不见了人影,有关单位却推说“不知他的去向”。朱宇飙母亲要求查实,要这位律师继续完成已委托任务。朱母想到有关法律规定:“家属、亲友可以作为辩护人”,于是让儿子做了委托,中共闻讯吓坏了,把被抓的律师也放出来了,决定于二零一一年五月四日非法开庭。

随后,朱母要求以证人的身份出庭,并把户口簿、身份证件等交给了法院,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去法院查询,最终却没有收到通知。

二零一一年五月五日开庭时,居委会、街道、六一零说可以带朱宇飙律师的母亲进法庭,朱宇飙律师的母亲开始信以为真,他们在车上假装联系法院,结果说无旁听证,不能进法庭,把车开到很远的地方“喝茶”。

在“喝茶”时,茶桌上有十个人,朱宇飙律师的母亲怒斥他们,问他们为什么要追随邪恶,一个姓赵的六一零分子说:“我要吃饭”,朱宇飙律师的母亲说:“你就不考虑比吃饭更重要的事吗?”赵说,“下次再听你讲课吧。”

在朱宇飙律师母亲强烈要求下,上午十一点三十分才赶到海珠区法院,非法开庭却已结束,只能把事先写好的诉讼信交给法院,转交给当时的审判长是邹世发。

朱母的辩护词是用中共冠冕堂皇的法律去揭露其政治流氓的本性,朱母到过“610”有关的不少单位,但都不接待,朱母告诉过很多人朱宇飙律师无罪,他们都哑口无言。在这种情况下,街道“610”、居委会的人就把朱母带回中山大学,这就是不让朱母参加非法开庭的真实原因。

朱律师是广东省公开为受迫害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的第一个正义律师,中共当局因此而疯狂报复他。

▼武汉法庭出“怪招”,叫亲人看电视“旁听”

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武汉东西湖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郭武海“案件”,所谓的罪名是“上网”。当天一大早,东西湖法院周围就被戒严了。东西湖610头目曹斌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利用中共这个迫害体系固有的机制,象搞运动一样,再次发动全区下属各大队、街道、社区到法院门口参与围堵可能前来的法轮功学员。法院门口公安和610呵斥着靠近法院的路人。

当郭武海的弟弟和弟媳妇走到法院大门口时候,同样被610驱赶。家属提到自己是亲属,一大早赶来看自己的哥哥,怎么能不让见?610“告诉”他们法庭位置不够坐,所以不让进去。

郭武海年迈父母走到法院门口,被刑庭庭长指定让进法院。刑庭庭长告诉老人在一楼一个房间里等,那里有电视,在电视里可以看到他们的儿子郭武海,但直到开庭结束,两个老人也没有从电视里看到自己的儿子。

二、为家属申冤遭毒打

▼吉林孙克为亲属申冤,被恶警非法羁押毒打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十八日,吉林省德惠市孙克在法院为自己的亲属――法轮功学员孙迁申冤,揭露公检法不法人员违法行为,被刑警队恶警劫持毒打,被关押在德惠市拘留所。德惠公安局法制科王振峰等人为掩盖罪行,预谋批其劳教。

三、为家属请律师,遭绑架

▼上海工程师侯钧杰遭非法庭审,弟弟请律师被绑架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五日,电脑工程师、法轮功学员侯钧杰被上海市青浦区徐泾派出所警察绑架,侯钧杰在郑州的弟弟侯梦强,遂请律师为哥哥作无罪辩护。八月二十三日,侯梦强在郑州遭上海警察绑架。上海青浦法院准备二次开庭,并叫侯钧杰的律师不要到庭辩护。

四、为家属请律师,遭非法劳教

▼为哥哥请律师,妹妹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亮遭到当局绑架,妹妹彭燕请来了律师准备出庭辩护。然而,在开庭前五天,中共当局绑架了彭燕,说是怕她“生事”,关几天就放回家。可是,彭燕在洗脑班历经半年的折磨后,又被武汉市“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非法劳教一年。此举明显是当局报复行为。在彭燕多方奔走营救大哥时,武昌区“六一零”人员威胁彭燕说:“别为了这事再把自己也搭进去。”他的话语暗示的是彭燕噩梦般的遭遇。

▼沈阳外企经理为亲人请律师,蒙冤入狱八个月

于洋,美国利曼公司东北区经理,为岳父请律师做无罪辩护而遭到中共的报复。
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沈阳市皇姑区法院非法庭审吴业凤、郑毅、蔺怀宇、赵国良、蔡宗斌、刘桂凤等六位法轮功学员。有十位正义律师给六位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其中赵国良是于洋的岳父,于洋为其积极找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并介绍其他正义律师给其他家属。因此事只有于洋一人公开抛头露面协调十位律师打官司,被中共视为眼中钉,开庭后其中四位法轮功学员蔺怀宇、赵国良、蔡宗斌、刘桂凤被免于刑事处罚,历经了十个月的非法关押,全都回到了家中。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十年来沈阳市第一例无罪辩护成功的案例。这次发生在沈阳的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的成功,对沈阳政界官员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与震慑,沈阳“六一零”还为此事专门下达了一个机密文件。

之后铁西分局警察柳青非法抓捕于洋时说:听说给你岳父的官司打的挺好啊,这次不给你这个机会了,不走法律程序,直接(劳动)教养你,无论你承认还是不承认都能教养你,教养是公安机关的特权。铁西分局翻出九年前的莫须有的故意捏造的罪名陷害于洋,劳教一年九个月。此次将于洋送进沈新教养院劳教一年九个月的理由是: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间于洋传播法轮功宣传品。

律师说:这是典型的打击报复,陷害于洋的所谓证据根本形不成链条,先不说公民的信仰自由,信仰自由即包括传播信仰,这也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单说法律的时效性,九年前的事,只要不是重大杀人案早就作废了。铁西分局把七-九年前的莫须有的故意捏造的罪名翻出来陷害于洋,这么的费尽心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

五、为家属请律师,遭非法判刑

▼为丈夫请律师 山东平度孙素玲遭诬判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在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王广伟遭冤判之后,他的妻子孙素玲给丈夫聘请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竟然被当地“六一零”绑架,也遭诬判五年半刑期。孙素玲不服,上诉至青岛中院。

王广伟、孙素玲夫妇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被警察绑架、抄家,王广伟被劫持到平度市看守所关押,孙素玲后来被所谓“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七月十三日,平度市检察院非法起诉王广伟,平度市法院原定于七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开庭。家人为王广伟聘请了两名北京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王广伟的亲友帮助向当地民众广发邀请参加旁听的信函,引起平度“六一零”的恐慌,他们一边操纵平度法院将庭审延期,迟迟不开庭。一边炮制罪证要再次绑架孙素玲,并扬言抓到孙素玲再开庭。九月四日,平度法院在没有通知王广伟的两位辩护律师情况下,偷偷开庭非法庭审王广伟,所谓法官刘建国诬判王广伟五年半徒刑。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多钟,正在自家场院收拾花生的孙素玲,被突然闯入的平度市“六一零”和国保恶警刘杰等人绑架。孙素玲不配合恶警的绑架,遭到了刘杰的毒打。后孙素玲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公安局(原青岛大山看守所)。期间,恶警察张林林对浙江大学二年级学生、孙素玲的儿子王琳琳咆哮,态度极其恶劣,竟说:“没有共产党就有学校了?学校谁建的?”

二零一三年二月五日,平度市“六一零”人员代玉刚等四人和村主任王广平等人威胁王琳琳,追问海外明慧网二月二日发表的《大学生呼吁救父:盼社会有正义之声》的文章是不是他写的。二月六日,家人得知孙素玲已遭平度法院所谓法官郭鹏春、王忠富等人重判五年六个月刑期,孙素玲不服,已提起上诉。

六、为家属请律师,遭迫害致死

▼女教师为弟弟请律师,被报复迫害致死

有一位中学女教师,为弟弟聘请律师辩护,居然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二零一零年,内蒙古阿里河法轮功学员李凤飞被警察绑架,其姐姐李凤霞得知弟弟被绑架四天就被折磨得走路都晃时,马上赶到大杨树镇公安局要求放人,局长侯清杰的助手对李凤霞一顿暴打之后,双手死死掐住李凤霞的脖子说:“在内蒙还没有人敢为法轮功说话,(你)还(敢)要人,胆子太大。”他的话语再明白不过,在这里,中共一手遮天,谁敢与中共对抗,谁就是公安“执法”的对象。

当年八月二日,阿里河法院对李凤飞进行非法庭审,李凤霞聘请了律师为弟弟依法进行无罪辩护。庭审结束后,当地公安局派出便衣跟踪李凤霞将她绑架。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家人得知,李凤霞被迫害致死。

七、开庭期间家属受骚扰,魔爪甚至延伸至国外

▼中共法院开庭,国外亲人受骚扰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二日,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一审当庭非法判决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女,58岁)有期徒刑三年。上海国安、610非常害怕非法审判的消息曝光。曾爱华在上海的家属的住宅电话和手机一直被监听,开庭后当局在监听时不断弄出声响,提醒家人监听的存在。监听甚至还波及到曾爱华远在福建的亲家家中。

曾爱华70岁的先生徐学德当时因为严重的关节炎已经住院3周,完全无法行走,是坐着轮椅去出庭的,当局在知道他的医院后,竟然在非法审判的当天下午就打电话到医院,勒令院方监视徐学德的行踪后不断向他们汇报,甚至出院后还要汇报。院方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让徐学德第二天就出院。徐学德目前失去治疗,日夜疼痛难忍,病痛加上亲人被非法判刑的痛苦,令他几不欲生。

中共国安还把黑手伸向了海外。曾爱华女儿,澳洲公民陈慕涵此前一直为营救母亲向各方呼吁,不料也成为迫害对象。二月十一日,在非法审判曾爱华的前一天,特务潜入陈慕涵在悉尼的家中,拔掉电脑调制解调器、路由器的网线和电源线,并毁坏变压器。

此前几个月,网络特务就入侵了陈慕涵的电子邮箱,窃取了她给香港特首曾荫权和立法会议员所发的请求营救母亲的信,冒充陈慕涵的名义以《陈慕涵:帮助营救我的母亲》为题在《未来中国论坛》等网站上发表了该信,并用心险恶地把信中所留下的电子邮箱地址改成了特务的邮箱。那封信里有曾爱华的身份证号码以及陈慕涵在香港及悉尼的地址、电话等个人信息,特务此举严重侵犯了曾爱华及其家属的个人隐私权。这些事在澳洲当地经披露后,引起了高度重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