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四)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七月三日】(接上文:《人类文明与人体生命之正见(三)》

4.人体的超常能力——特异功能现象

《水晶头骨之谜》第七章“会说话的水晶头骨”中记述了加拿大最有名的通灵者卡罗尔•威尔逊女士通灵水晶头骨后的言论。卡罗尔当年五十多岁、穿着讲究,是个看上去很专业的老夫人,陪她一起前来的是她的丈夫,前任多伦多警察局凶杀科科长。原来当地警察局经常会有一些证据不足线索不明的杀人案,让他们非常棘手。每当绝望之时他们常会叫卡罗尔来帮忙。卡罗尔的秘诀是“死人要说很多话”,据这些“听到”的死人所提供的情况就可以成功的解释案情。只要卡罗尔帮忙,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并且准能抓到杀人犯,将其绳之以法。从那以后警察局多次请来卡罗尔协助办案,成功的破获了一件又一件杀人案及人员失踪案。后来卡罗尔和美国、加拿大、英国的警察官署联系都很紧密。她也嫁给了该局负责凶杀调查和失踪案的高级侦探约翰•高登•威尔逊,就是陪她一起来的这个人。

1979年,美国芝加哥警方在两位特异功能人士(伊利诺伊州的特异功能者卡洛尔。布罗曼Carol Broman和北新泽西州多萝西。艾利森Dorothy Allison)的帮助下,成功破获了连杀33人的美国最大的连环谋杀案,从而掀起一股“特异功能”热。

同样是1979年,在中国,《四川日报》3月11日发表了一篇记者张乃明等人的文章《大足县发现一个能用耳朵辨字的儿童》,详细报道了四川大足县的12岁儿童唐雨耳朵认字的特异能力。在随后的一个月中,《安徽科技报》,《北京科技报》等报纸分别报导又发现了特异功能儿童,从此中国人体科学研究的序幕揭开了,当然很大的争论也随之而起。

耳朵认字的报道,引起了上海《自然杂志》的关注。1979年7月,《自然杂志》派人到北京测试了当时在北京颇为出名的特异人王强、王斌两姐妹,测试结果写成《“非视觉器官图象识别”的观测报告》一文,发表在1979年第9期《自然杂志》上。此后,《自然杂志》发表了大量肯定人体特异功能的观测报告和学术论文(仅1979年至1982年,就发表此类文章53篇)。1980年2月,由《自然杂志》编辑部主持,在上海召开了第一届人体特异功能讨论会,特异功能这个词语也从此广泛使用。会议期间,14名具有耳朵认字特异功能的青少年接受了测试,会议的结论是:“与会者一致认为:耳朵认字这种人体特异功能的真实性现已为公众所证认。”

云南大学人体科学研究室在1980年发现,经过适当的训练,可在一年内将数十名普通孩子,训练成能用手指识字、意念拨钟、特异搬运等特异功能的高手。

北京航天医学工程研究所发现,气功师能用意念把药片从密封的玻璃瓶中取出来,每秒400次的高速摄影机拍摄到了药片突破器壁之连续过程。国防科工委曾做过这样一个实验,在一个封死的玻璃瓶里放一个针,针上穿一根很长的线以延长穿壁过程,让具有特异功能的人去把它取出来。整个过程一直用高速摄影机拍摄,可以发现,特异功能者真的就把针从密闭瓶子里拿出来,而且针线穿壁的每一步每一帧都可以看到。

中国地质大学对特异功能者孙储琳做了九年的研究,发现她具有近60种功能,如用意念拨钟、弯曲硬币、折断缝衣针、心灵聚能爆玉米花、烧衣物;还能用意念在硬币上打孔、让小麦种子在几分钟到几小时内发芽数公分等等。

1982年4月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组织二十多个单位、四十多位研究人员测定,最后结论是:特异功能是客观存在的。随后科学家用红外、紫外、超声波、伽马射线、高能质谱等仪器,证实气功师的确能发出一般人根本无法拥有的高能量物质。

以钱学森为代表的一批科学家,支持对特异功能和气功这个未知领域的探索研究。并从学科发展角度,提出了“人体科学”的概念。他认为,“气功、中医理论和人体特异功能孕育人体科学最根本的道理”,“会导致一次科学革命,是人认识客观世界的一次飞跃”。

特异功能一般指拥有超出科学认为合理的人体本领。如特异感知中的用耳朵认字,用眼睛看到人体内脏的内视功能,能隔墙看物的透视功能,能看到千里之外的遥视功能,能放大看物体的微视功能。在特异制动中还有意念搬运,还有气功治病的特异治疗,隐身等。而据不少特异功能者自述,他们并不认为他们是特殊的人,而是这种能力任何人都有的生命之本能,例如美国著名的“睡着的预言家”埃德加•凯西曾说,他们只是少数的能够放下狭隘对自我利益的执着(detachment from self-interest),并能与外在的整个世界相一致,从而使这部份本能得以显现的。

不过,需要说明的是,尽管特异功能的确是真实存在的,但并不代表特异功能的每次实践和操作都能成功。

在美国,失踪案的调查中,一些特异功能者失败案例之后,质疑特异功能的声浪也汹涌而至。而在中国,1988年中科院院士何祚庥在对某一气功师的一次测试失败后,下断言彻底否认了特异功能的存在。但是他这个结论其实下得很荒唐。一次测试失败就能全盘否定吗?就好比人上山打老虎,这次上去没找到老虎,就否定了别人此前看到的老虎。

人们否定特异功能的理由往往是:功能不稳定,难以任意重复。考察实验条件越严格,特异功能成功的可能性越小,于是有人把特异功能归为魔术或骗局。其实这样的论断是不合理的,比如,别说施展特异本领了,让你在一群陌生人面前睡觉或者让你限时很快入睡,你可能都做不到,而特异功能往往就是要求进入那种打坐入定、放松入静的近乎睡眠状态。另外想用科学来证实特异功能,这本身就是一个逻辑错误,假如能被当前水平的科学给系统完备的证实了,也就不叫特异功能了。

5.人体的特殊结构——经络与穴位

近年来,中医废存之争间歇性的被掀起。而中医的其中一个精髓——经络,既未能被肉眼观察到,又不能用解剖验证其存在,也未能用现代的科学理论解释其机理,从而经常被一些“相信”现代科学和无神论的人反对和抨击。

然而,经络是我国古人们经过数千年的实践所证实的客观“存在”或“现象” (参见:张灿玾。经络学说的形成原委及功能[J]。山西中医学院学报。2006年 7卷 5期:2-4)。而且,对于笔者,还有许许多多气功爱好者、中医人士,以及直接从事经络研究的科学家来说,经络是有实质存在的,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因为迄今很多的科学实验和客观事实已经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

其实,至今为止学术界关于经络实质的争论,仅仅在于对经络其“实质”的合理解释,而没有争论经络的是否“存在”。换言之,经络的本质虽然无法用现代科学解释,但是对经络能够传导信息、某些穴位的刺激能够引起“靶器官”的反映、治疗疾病等等在科技界是基本没有异议的。而有一些人盲目打击经络的研究和其客观作用,无非是将经络的“无法解释”扭曲成“不是客观存在”,或者在不懂装懂而已。

当然,至于目前经络还没能得到准确的解释,这同现代科学的发展水平和所采用的研究方法都有一定的关系。在下一章还会有更加详尽的论述和探讨。

虽然经络的本质无法通过现代实证科学完全解释和描述,但是那些可以侧面验证经络是客观存在之实体的证据已经有很多了。国内外许多学者先后从多个不同角度做了验证。下面首先简要罗列一些验证的方法,也许有许多专业术语不太易懂,不过在本节的末尾会比较详细的介绍其中比较典型的两种。

1973年,祝总骧教授重新发现了经络的普遍存在,而后的众多学者的重要发现是经络在皮肤表面的定位(约1mm宽度)和相应的生理、生化现象:隐性感传、低阻抗和高振动声,振动和增强脉搏,示踪物质的传输,发光和发热,Ca++浓度增加,刺激后产生高频振动和低频振动传导……(参见:瑞民,祝总骧。中国经络科学的现代化研究[J]。 世界科学技术:中药现代化。2000年2卷5期:23-26)

1983年,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的严智强等发现隐性循经感传线的皮肤表面的发光强度高于非经脉线皮肤。

1984年,北京301医院应用红外线热象仪记录到针刺时循经的温度变化。“八五” 期间,天津中医学院的徐汤萍等应用先进的生物化学微电极技术在活体上检测经线的离子浓度和血气运行的关系。他们发现针刺动物或人体的经穴后,该经脉的其他穴位下组织液中的钙离子浓度上升幅度明显高于经脉外的对照点,这是经络运行血气作用在化学领域的重要发现。进而,北京炎黄经络研究中心与该院合作,在动物EML重复验证,发现不但穴位,而且是经脉线的任一点在针刺后均有离子的动态变化。

从20世纪开始,国外也展开了多个角度的对经络的研究。德国的医学博士Dr. Reinhold Voll在50年代初,发展出一种电子检测仪器EAV(Electro-acupuncture according to Voll),成功的发现了当有微小电流通过时,穴位点处与相邻组织具有显著不同的电导。另一种类似的研究手指和脚趾的电导和电容的设备,AMI (Apparatus for Meridian Identification,译为:经络确认设备),也得出了相同的结论,相关研究成果总结在日本科学家Hiroshi Motoyama的著作中,《Measurement of Ki Energy Diagnoses & Treatment: Treatment Principle of Oriental Medicine from an Electrophysiological Viewpoints》(翻译为《气的测量,诊断和治疗:通过电子生理角度看中医的指导思想》),1977年人类科学出版社(Human Science Press)出版。

1985年法国的De Vernejoul利用伽玛照相技术,发现当放射性元素注入人体某些穴位后,放射性循着传统的经络路线运行,这是世界上第一次使用同位素跟踪照相机现象对经络进行的研究。

1983至1986年间, 罗马尼亚的I. Dumitresku, 德国的P. Mandely, 巴西的N. Melhomens以高频高压辐射场的“基里安摄影术”为基础,对人体的能量系统进行研究,分别发展出了不同的“基里安诊病手段”。P. Mandely和俄罗斯K.G.Korotkov等人通过他们的“基里安诊病手段”验证了了穴位点处的不同特征。K.G.Korotkov 于1995年将该基里安诊病手段改进为GDV技术 (Gas Discharge Visualization Technique, 气体电流可视化技术),从此使得基里安摄影技术更加实用。

1998年,韩国高等科学技术研究院电子科学系的Zang-Hee Cho教授和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的E. K. WONG等利用核磁共振功能成像(FMRI, 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对经络穴位点的存在进行了初步研究,并发现通过该方法可以验证经络穴位与人类活动及大脑不同区域的关联。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单保慈等多人,继续该成果,采用FMRI技术进行了对经络运行机理的相关研究。

其他的对经络进行研究的学者还有:南韩学者Johng Hyun Min,日本学者Fukumoto T,美国学者McCarroll G.D.、Sathyendra H.M.、Becker R.O.、Thong, T.和Chi-Sang Poon,墨西哥学者Prokhorov, E.F.,台湾学者Shyh-Hau Wang,德国学者Mayer-Gindner A.,印尼学者Suhariningsih,澳大利亚学者Cohen M.。除个别研究由于样本较少不能完全肯定外,上述学者的研究均肯定经络的低阻抗特性。

在国际重要学术刊物上发表针灸经络研究论文的数量和质量迅速增长, 以SCI- expand 历年收录与针灸经络有关论文数来看, 始于1974 年, 1986 年后略有增长。1998年前每年约100 篇左右, 2003 年增长到400 余篇, Natural, Science, PNAS 和FASEB 等主流杂志都有针灸研究的报道。

综合已有的科学文献,现已证明无疑的有以下几点:(1) 经络能够传到信息;(2) 经络具有低阻抗特性;(3) 经络至今没有发现任何解剖学上的结构。

接下来,我们将比较详细的介绍上文所列举的研究中的两种方法来论述经络的客观存在性——基里安摄影术和核磁共振功能成像技术。

最直观的实验当属基里安高频辐射场摄影术。它最初由N.Tesla(1856~1943)所发现,由高频高压发生器产生一个高频电场,当被摄物体置于此场中时,周围就会出现可见光。1939年。前苏联工程师克里安夫妇 (S.V.Kirlian)模仿当年理疗室的环境,在高频高压电场中,成功地将人体辉光拍摄成了照片。这种特殊的技术后来被称作“基里安摄影术”。

这一发现引起世界众多国家科学家的注意。本世纪80年代后,德国、日本、美国等分别对人体辉光现象作了探索和研究。实验表明,人体辉光的颜色和形状会根据人的健康状况、生理和心理活动等发生变化。当人们把手放在一种高频高压环境中时,手阳明、大肠经的部位会出现一连串明亮光斑。更让人感到奇妙的是,对刚死去的人进行测试,发现人体某些部位比其周围地区发出的光要强,而这些明亮的闪光点与中医针灸图上标明的741个穴位一致。俄国和美国科学家经过长期研究,认为人体存在着一个光导纤维系统,中医学中的针灸穴位是人体中经络系统对光最敏感的部位。这些都证明了经络穴位是客观存在的一种实体。

接下来我们介绍核磁共振功能成像技术对于经络穴位的验证,这是一项相对较新的研究手段。我们知道,通过核磁共振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简称MRI)技术,可以得到一张人大脑的图像,并可以从不同的层面去截取,相当于把脑解剖开来一层一层的去看,看到具体的一些结构。进而,借用MRI的结构成像,可以间接的得到“功能”成像。比如我们已知左侧的大脑管着右手,右侧的大脑管着左手,当人的左手在运动时,在人的大脑的右侧的局部开始有了讯号增强,相反的,如果是人的右手在运动,就看到大脑的另一侧讯号在增强,这样的一种研究,我们就叫“功能成像”。除了这种运动功能外,还可以用此法研究视觉、计算、记忆等功能。

据此,韩国的一批科学家,Zang-Hee Cho教授等,就想到能否用FMRI的方法来探讨东方人的古老的经络学说。当用光刺激人的眼睛的时候,在大脑的视神经区会看到讯号增强,这个是现在科学已知的。另外,在针灸学中,通过一些相关的穴位的刺激,可以治疗眼睛的一些疾病。医书上也有相关记载,哪些经络和穴位是与眼睛有关系的,那么这是不是与大脑联系呢?足太阳膀胱经在这脚上有四个穴位点,已知这四个穴位点对治疗眼睛的疾病有作用,实验表明,当用针对受试者的这几个穴位进行刺激的时候,也同样看到了在这个视神经区信号的增强。但是,如果将针刺在离这已知的穴位旁边,隔1厘米外的地方,受刺者在大脑视神经区,就没有发现讯号增强的现象。也就是说,必须刺在穴位点上,才会有这个效果。

鉴于古人所传承下来的人体经络系统的客观存在性,我们不妨想一想,当已知人体穴位分布后,我们用现代的高科技,可以去逐个印证这些穴位。然而如果没有人告诉我们这些穴位,要想在偌大的身体里,把它一个一个的全部发现出来,比如,这个位置点跟视觉有关,那个位置点跟肠胃的蠕动有关,这个难度将有多大呢?显然,这会是一个很复杂很困难的事情。那么,古人为什么能够知道这些经络点呢?

其实,对于现代科学来讲,“经络是怎么发现的”,确实也是个谜,因为在解剖上看不到找不着。但是在过去的医书中的确很早就有记载了,比如《黄帝内经》:“经脉为里,支而横者为络,络之别者为孙”。“经”是路径的意思,属纵行的通道;“络”则有网络的意思,属经脉的分支,多纵横交错循行全身。“经”与“络”二字有联系、连络的意思,它们在身体中联系在一起,组成经络系统。虽然对于《黄帝内经》的来源和年代仍有多种争议的说法,但是均认为其成书至少有两千年的历史,由此可见经络学说来源之久。

李时珍本人就在打坐修炼中验证了前人所绘经络分布图的确是准确无误的,他曾经在《奇经八脉考》中提到过“内景隧道,唯反观者能照察之,此言必无谬也”。虽然经络在现代科技中无法恰当解释,我们认为,经络的本质其实应该是另外空间的能量通道,从而古代大医学家,就像扁鹊,华佗,李时珍这样开发出特异功能的人,就可以直接去观测到了。另外空间的东西有时也会以某种方式显现到人类这个三维空间,因此这个空间尽管有时会看到一些现象,但这些现象绝不是经络的本质、本相。

6.人体奥秘的启示

这一章,从我们列举的那些典型案例中,不难看到,现在我们一贯认为的大脑是思维的来源、物质决定意识、人死如灯灭等等都是不被事实所支持的。

事实恰恰相反:大脑之外,意识还有一个独立的载体,一些科学家称为独立于大脑的“自觉精神”;而意识呢,其实也完全可以直接独立的制约物体,就像意识可以控制我们的肢体运动一样。其实简单的想一想,我们世界的“客观”存在本身就不是纯物质的,那么我们用纯物质的眼光去理解这个世界,能够理解的了吗?而我们的几乎一切有意义的活动,都是在精神世界做过了决策之后进行交互的,我们精神的那一面,是一切有意义的人类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一环。那么为什么要把世界的物质和精神两方面给割裂开来、非得“唯”其中之一呢?将世界的物质和精神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看这个世界,不是才能看得更加清楚和完整吗?

另外,我们也列举了人体特异功能和人体经络方面的研究成果,这些发现,似乎也在提醒着我们,看不见摸不着的物体,并不一定不存在。另外,人体这种巨大的潜在的“本能”,是不是也在另一个角度提醒着我们,我们本来有着更加高尚和超常的生命来源呢?只是在社会中,几乎所有人的这种本能被封闭了,只能以一种潜能的方式而存在。

人死之后,人的“意识”不但不会灰飞烟灭,而是在周而复始的轮回中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命旅程。讲到这里,我们也许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既然“灵魂”是不灭的,人是有轮回的,那么在历史上人的轮回中,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