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出专业农家乐 大法启智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明慧记者郑语焉台湾宜兰采访报道)小时候,他在痛下决心:“长大后,打死都不种田。”他要拒绝这种难以言喻的辛劳与穷苦。吴庆钟立业成家后,仅只普通高中毕业的他,却成为一位实至名归的农业专家,耕作九公顷的田地,产品质量优异,几乎年年获得褒奖,连学院出身的顶尖专家都讶异称服。天性不肯安于某个项目范围的他,为何有这么一百八十度的转变与杰出的成就呢?

吴庆钟说:“我在《转法轮》里看到了农业方面的知识与奥秘,可以说是法轮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改变了我的人生。”

在修炼大法中获得智慧,吴庆钟成为实至名归的农业专家。图为吴庆钟与太太林玉兰。
在修炼大法中获得智慧,吴庆钟成为实至名归的农业专家。图为吴庆钟与太太林玉兰。

部份吴庆钟接受颁奖的照片。
部份吴庆钟接受颁奖的照片。

小时候的心声:长大后,打死都不种田

庆钟家世代务农,一般人继承遗产是多了一笔财产,而庆钟的父亲在与叔伯们分家时却是分承债务。父亲承袭务农,靠天吃饭的收入既少,又很不稳定。在庆钟的印象中,小时候家里很穷苦,根本没有童年可言,象许多传统农家一样,他与弟弟俩必须下田帮忙,每天都要割草。庆钟十二岁就不得不学会开铁牛车(农家小型货车),二位姊姊国小毕业就外出工作,那种日子用“超级辛苦”都还难以形容。庆钟在心中发誓:“长大后,打死都不种田。”父亲看着这样下去实在不行,于是改行从事水泥工作,田事农务由母亲一肩承担。

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后台湾经济开始起飞,父母决定拨出一部份田地种植松茸外销,个中辛苦真是难与外人道。夏天松茸成长速度快,中午一点多必须交货。人家上学是中午回家吃午餐,就读国中的庆钟和弟弟,却是跑回家帮忙采收和整理松茸,母子三人忙得不可开交,哪有时间吃饭,忙完了再跑回学校,通常赶不及上下午第一节课,每天很苦很累,还经常要吃过熟或不合格的松茸,全家努力辛勤结果,家庭经济稍有改善。

拒绝大学殿堂的小子

学校成绩优异的庆钟,如父母所愿的,以第一志愿考上宜兰高中的资优班,成绩还是很不错,父母、师长都期盼而且深信他必能考上顶尖的明星大学,可是庆钟年轻的脑袋里却有另外的想法:“就算读了大学,毕业后要做什么?而且弟弟正读五专,学费很贵,家里经济状况很可能供不起我读大学。”于是他成为“拒绝大学殿堂的小子”,师长诧愕、父亲气极了,要他补习一年,隔年重考,庆钟坚拒,父亲拗不过他,只好退而求其次的要求他投考农会正式职员,因为待遇比起一般公教人员高出将近一倍,一般称为“铁饭碗”,许多人挤破头也要争着進入农会工作。

庆钟勉为其难地答应,想不到只有百分之六的名额,他竟然被正式录取,通过总干事的面谈,叮嘱下周一正式报到上班。想起从今尔后将一辈子绑在办公室工作,庆钟头皮发麻,报到的前一天,他悄悄收拾行囊,大清早从宜兰跑到罗东,跳上卡车上梨山,当起日薪只有四百元的采梨、挑梨的临时工。二个月后工作结束了,他硬着头皮回家面对父亲,好在经过二个月的时间,父亲的气头也消了。

庆钟接受安排,上台北大姊夫的饮料工厂去实习。不到一个月,他看到饮料市场的商机前景,庆钟回宜兰说服父亲,把所有土地拿去抵押贷款二百三十万元台币,全数借给庆钟拿去投资饮料工厂,而在当时,这笔款额可以在宜兰购得相当不错的店面。

从商有成就 却在追逐与享受中迷失

果不其然,饮料生意兴隆,由于采用真材实料,虽然价钱较贵,不但市场打开了,很快的宜兰县约百分之八十的学校都是他的市场,年仅二十岁的吴庆钟,在商场上崭露头角,慢慢学会商场上的那些套路。他每天忙到半夜一点多,压力大到不行,平均每周三至四天,半夜开着箱型车到刚开通不久的台二线去飙车,借以纾解压力。

二十五岁时净赚到第一个五百万,这年他也结婚成家。生性活跃的他,也忙于青年救国团和地方政府的志愿服务团的社服工作,原就交游广阔的庆钟,朋友越来越多,虽然只是单纯的吃吃喝喝,没有其它不好的行为,但经常三更半夜才回家门,有次朋友好奇地问:“月历上画的这些圈圈代表什么意思?”庆钟说:“我晚上十二点过后才回家的话,太太就会在那个日期画圈。”朋友失笑了:“哇,那你就满江红了嘛,全部都是啊。”

踌躇满志的日子,庆钟在三星乡买下大片土地,盖上宽敞又舒适的房子,种上大片花田。他所有的规划目标都订在四十五岁就要开始享受人生。好客的他,朋友多到只好开间茶艺馆充当招待所。在地方上名声响亮,享有许多有头有脸的头衔。有了财富和名声,权力接踵向他招手,地方人士与朋友频频劝他参与竞选从政,虽然犹豫着,但却着实迷失在追逐和享受钱与权的舞台上,找不到人生的方向。

沉静思考:我的人生是什么?

直到三十一岁那年,原本很健康的身体,突然罹患“坐骨神经痛”的毛病,痛苦难当。他内心明白是因为酒喝太多,以及创业时每天要搬几千箱饮料所致。他遍寻中、西医治疗无效,甚至求神问卜也都没办法改善,一度想赴大陆寻求民俗治疗。还有另一个折磨人的“异位性皮肤炎”困扰他多年,每到夏天就全身痒得不得了,同样看遍中、西医都束手无策,西医让他服用类固醇减缓病情,明知这药对身体伤害很大,也不得不照吃。这时候的庆钟开始沉静下来思考:“我的人生是什么?”

同在志愿服务团当志工的好友林先生也有类似的迷惑,俩人结伴寻求身心灵方面的知识与答案,林先生对气功很有兴趣、也学习了一段时间,有次在学习班上惊讶地感受到,某位同学仅隔短短的一个星期,能量变得很强,他很诧异:“你这星期去做了什么?怎么才一个星期而已,你的能量感受变得这么强!”对方回答:“我学了法轮功!”林先生觉得很不可思议,他迫不及待地把这神奇的感受说给好友吴庆钟,并且很认真地寻找法轮功,几经转折,终于在宜兰找到法轮功学员,俩人于一九九七年端午节前后,同时得法走進修炼。

庆钟说:“上九天学习班的第一天,恭聆李洪志师父录影带讲法,听完第一讲,既高兴又激动,我很明白地告诉自己:这个就是我要的!”他坚持上完九天班,此后每天学法炼功不松懈。约一个月后的某天,突然“坐骨神经痛”的感觉又回来了,他有点慌张,接着想起李洪志师父讲法中提到:“以前你有过病的地方可能觉的练气功练好了,也可能哪个气功师给看好了,但又从新翻出来了。那是因他没给你治好,只是给你往后推了,还在那个位置上,叫你现在不犯,将来犯。我们都得把它翻出来,都得给你打出去,全部从根上去掉。这样一来,可能你觉的病又犯了,这是从根本上去业,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会有局部的反应,这么难受,那么难受,各种难受都会上来,都是正常的。”(《转法轮》)他心情马上稳定下来,静躺二天后,病根摘除干净了,无论“坐骨神经痛”或“异位性皮肤炎”,修炼后到现在十几年来再没犯过。庆钟说:“修炼前,我最重能搬二十公斤,现在搬六十公斤都没问题。”

在《转法轮》里看到高深的农业知识

法轮功学员吴庆钟修炼后开启智慧,频频获奖,图为他获得的部份奖状及奖牌。
法轮功学员吴庆钟修炼后开启智慧,频频获奖,图为他获得的部份奖状及奖牌。

县议员李志镛祝贺吴庆钟当选宜兰县一百年杰出专业农民
县议员李志镛祝贺吴庆钟当选宜兰县一百年杰出专业农民

在商场上打滚难免虚与委蛇,他决定弃商重回朴实的农田,庆钟说:“那时刚得法不久,悟得不够,其实以真、善、忍的态度从事哪一行业,都不会影响修炼,事业反而会更成功。几年来除了农作之外,我还成功地自作行销并发展休闲观光农业,是个很好的证明。”

既然下了决定就认真去做,庆钟发挥“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提出很多农作物方面的问题请教许多专家,个个都被他问得舌头打结,解不开疑惑。有位专家建议:“你这些问题很难,可能留日的顶尖专家陈先生才有办法与你讨论。”

原本相当自负高傲的陈先生与庆钟越谈越起劲,约莫二个小时的过程中,陈先生既兴奋又好奇:“你学什么的?为什么我谈的这些高深的问题,很多农业专家很难理解,都要深思熟虑才能回答一些。而你却可以跟我对答如流,甚至提出反驳来?”庆钟回答:“我读普通高中。”陈先生相当惊讶:“那你怎么会有这些知识?”庆钟说:“我们师父在《转法轮》里面谈的,比你还要详细、还要多得多!”

学院派出身的陈先生觉得不可思议,对于修炼很不以为然,更不相信只有一本书就能够富涵高深的农业专知。后来因为庆钟的推荐,并且几次亲眼目睹自己的太太每看《转法轮》必定触动流泪,好奇之下才翻阅几页就触动不已,跟着也因此得法修炼。陈先生对庆钟说:“确实《转法轮》里面写的农业知识,比我知道的还要多。修炼真的是太好了!”

他们俩人合作研究出“菌相管理和营养满足栽培法”,也就是不加任何生长激素荷尔蒙等化学药物,让植物回归它原本该有的营养因素与价值。庆钟说:“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可我和陈先生确实在《转法轮》里,看到了很多农业方面的知识。”

专业农民奖的常客

重归农田初期,吴庆钟种植高经济作物银柳花,第一次出口新加坡即荣获评监比赛冠军,二零零一年参加全台湾的银柳评监再次荣获特优奖。他也栽种三星葱和梨,二零零五年荣膺三星乡模范农民。五年前;他排除辛苦又少价值的观念,开始种植稻米,他以“菌相管理和营养满足栽培法”成功地栽种稻米、花卉与水果,并且无私无我地倾囊分享给前来讨教的农民,有的也跟着得奖。

除了耕作之外,庆钟成功地自己行销农作物,也以契作管理方式成功地发展“休闲观光农业”。几年来,几乎年年得奖褒扬,他获得太多次模范农民奖,所以只以最近的成就为例:二零零八年荣获三星乡公所颁发第一届三星地区“上将之星”殊荣,二零零九年起连续二届获得“花卉评监特等奖”第一名,二零一零年获颁最杰出农民奖,二零一一年获得全台“一百年创新农业经营管理”奖第二名,以及宜兰县颁最高特殊奖“专业农民奖”,今年(二零一二年)二月四日农民节获颁宜兰县唯一的“专业杰出农民奖”。“青葱产销班”、“花卉产销班”班长,三星乡农业规划专技委员等许多头衔落在他身上。

吴庆钟说:“修炼对我的影响很大。因为修炼才懂得去体验生命的价值,很真诚务实地去对待栽种的农作产品,不会有意或无意的采用破坏植物本质或土地生态的方式去耕作,因为修炼,我才会去做这些事情:真正让农业落地生根,并且永续生存。”

太太也修炼 夫妻感情更融洽

庆钟开始修炼后半年左右,太太林玉兰明显感受到他的改变,也走進修炼,二儿一女也相继得法,小家庭五口都是同修。庆钟说:“太太修炼后改变非常大,以前因为我事务繁忙、小孩教养问题,或家里琐碎事情都是引爆点,我们总是三天一小吵,七天一大吵。修炼后,遇有不顺心或矛盾彼此都会先向内查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然后静下心来在法上交流。现在不但不吵,她经常还会提醒我:你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做吗?赶快去,不要迟到了。家里、田里很多事情全靠太太默默承担下来。我也更能体会她在背后支持的付出与力量,夫妻俩感情更密切更好,孩子也变得更好。”

大家都知道他们一家都是法轮功学员,庆钟举例说:“叫瓦斯行送货时,跟他说吴庆钟家,他们会问吴庆钟是谁、地址在那儿?可是只要说是法轮功的,就都很清楚,不用多说什么,马上就送瓦斯过来。”

父母亲的改观与改变

至于庆钟的父母呢?一九九七年庆钟决定弃商时,父亲气坏了:“生意做得好好的,又那么成功,好不容易在地方上算是有头有脸了,却突然放弃,老板不做,要去种田,回到这个没有出息的行业去,这是什么道理?”仿佛被庆钟从云端打下落入泥中的父亲,气得三年不和庆钟讲话。直到有次在宜兰县一个会场中,听到农委会和县府官员谈论:“三星乡有个吴庆钟,他怎么怎么地,做得很不错,很成功。”听在耳里,父亲喜出望外;“原来我儿子这么长進、这么有出息呀!”他感到非常光荣,开始对庆钟改观并且愿意理会他。

庆钟对父亲谈到法轮大法以及自己修炼后身心获益的概况。老人家观察到庆钟真的是很认真工作、待人真诚恳切,处事态度非常负责,对他们老俩口的态度也比较懂事和顺多了,在社会上也有很不错的贡献,修炼法轮功之后的成就比起以前还要更好、更多,父亲感到欣慰与骄傲。老夫妻俩在儿子身上见识到法轮大法的美好,不久也跟着得法修炼。将近八十岁的老俩口,因为以往操劳吃苦的缘故,身体的老毛病很多,与其他兄弟姊妹的待遇相比,内心不平衡,老爱计较抱怨。修炼后不计较了,心情轻松愉快,身体硬朗康健,敦亲睦邻,与儿女互动非常和乐,是对可爱又福气的老人家。

吴庆钟说:“修炼法轮大法让我的身心灵受益最大,家庭和乐融融。修炼前我是随波逐流,追逐社会上的那些名利。我很忙,可是找不到方向,修炼后我明白了生命的真谛,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也就是人生的方向。因为在大法中找到了心灵的真正的归宿,我乐于将成果与人分享,无私无我,因此直接、间接的嘉惠了很多人。这也没什么,其实是因为我遵循真、善、忍法理的指导去待人处事后,自然而然地就这样去做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5/杰出专业农家乐-大法启智慧-256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