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无辜幼童重获幸福(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八日】(明慧记者郑语焉综合报导)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当万分沮丧或烦躁郁闷的时候,看到小孩天真无邪的可爱模样,顿时心花怒放忧消愁散,心情跟着轻松不少,因此惯用“小天使”来称呼他们。对于稚龄幼童,无论是否自家或陌生人都会本能地适时伸手呵护,不忍其受到无谓的伤害,古今中外咸认这是基本人性之一。群居动物迁徙途中,也会本能的、不分你我地照顾幼小,因此对于残忍对待幼童者,往往被鄙视唾骂是禽兽不如的家伙。

整个社会无不期盼并且努力营造一个有利于孩童身心发展的环境;但是身在中国大陆的孩子们的处境却是惨无人道的残害下的牺牲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倾其国力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难以计数的孩子们,因做“真、善、忍”的好孩子,或因父母是法轮功修炼人,而遭到迫害,被歧视、恐吓、失学、非法关押、毒打、流离失所、失去亲人,甚至被迫害致死,十年来的残酷迫害未曾停歇。

小男孩的呐喊:我想上学,我要回家

图:法轮功小弟子黄春霖亲笔写下的话
法轮功小弟子黄春霖亲笔写下的话

辽宁省铁岭市年仅十岁的小男孩黄春霖,母亲金红玉、姨和姥姥因修炼法轮大法遭到迫害,致使他随其母亲被迫流离失所,有家归不得,也无法上学。遭受无理迫害的小男孩亲笔写下他的感想:“江××害怕真善忍,迫害我全家。我想上学,我要回家。我羡慕国外大法小弟子。黄春霖”

正在读小学的小莲花,背着书包放学回家,可却进不了家门,只好在门口徘徊;原来小莲花的父母廖晓红、石教钰因为秉持“真、善、忍”,于二零零九年四月被郴州“六一零”绑架,警察抢劫了他家的所有财物。进不了家门的小莲花在门口徘徊着,当夜幕降临,在无助的恐惧中,小莲花嚎啕大哭,她幼小心灵实在不明白,从她出生起,父母就轮番地被绑架、迫害,她的家就生活在恐惧中,这样迫害到底所为何来。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咸宁市温泉法轮功学员周克利全家,包括其子女和儿媳熊春芝等五人先后被非法劳教,家中仅剩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无人照顾。孩子想妈妈的时候,就用稚嫩的小手在墙上歪歪扭扭地写上:“妈妈,我想你。”


画作《为什么》反映法轮功学员及孩子遭受中共迫害(画家汪卫星)

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乌克兰《20分钟》网站,在醒目位置,刊登了题为《画展揭露了中国最可怕的秘密》文章及短片录影。文章作者瓦莲姬娜说:“根据事实,在中国有大量的儿童,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带走了这些孩子的父母,因此,无依无靠的孩子到处流浪。”而有的孩子则是在幼小年龄便被强押关入牢笼,遭受身心重创的伤害。

无辜幼童坐牢为哪般?

小女孩郭月童,妈妈刘爱华、爸爸郭玉亭是河北省秦皇岛市昌黎县法轮功学员。小月童一岁多就和妈妈一起被昌黎县“六一零”非法关押在昌黎洗脑班不见阳光的牢房,吃、喝、大小便都在一室。法轮功学员还被各种酷刑折磨,如:不让睡觉、戴镣、戴铐、戴背铐且嘴用胶带粘上用电棍电、胶皮棒打、罚跑圈、强行灌食、用手铐铐在门或窗户上然后用电棍电……。

小月童每当看到妈妈被迫害时,吓得只能躲在墙角哭。在没有坏蛋叫喊、妈妈没有被拉出去折磨的时候,小月童就会扒在牢房的铁栏上向外张望。被放出来时小月童已经三岁了,但就在小月童已达上学的六岁之年,她又被关入牢笼,不禁令人怆然长啸问苍天:六岁稚童两度坐牢为哪般!?

山东莱芜市法轮功学员王子等和只有两岁多的儿子与侄女一家六口被当地公安局强行关进拘留所。当全家人被带到拘留所后,王子等两岁的孩子扒着铁栅栏,撕心裂肺地哭喊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尽管已隔千万里的海外时空,仿佛还清晰地听到小幼童凄厉的哭叫声,试问,修炼真善忍的家庭与幼儿何辜?竟要遭此迫害!

禽兽不如的凶残恶行

有的孩童在这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迫害中被逼身亡,且举两个冰山一角的事证。

四岁小女孩王淑杰,家住山东省莱芜市苗山镇南苗山三村,父母都是修炼人。一九九九年中共构陷迫害法轮功及其修炼者以来,小淑杰面对一次次的生离死别,受到极大的伤害,可怜年仅四岁的小女孩在饱受惊吓与迫害的摧残下停止了呼吸。

河北省雄县葛各庄村小学念三年级的刘倩,因患急性白血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悲痛中的母亲想起曾看过法轮功真相传单上讲述的一个十五岁女孩患白血病炼法轮功痊愈的神奇故事,刘倩开始修炼后,神奇的痊愈了。可她的修炼遭到校长的训斥,强行让她保证不炼了,否则不让上学。天真的小刘倩不肯违心,宁可不上学也不做昧良心的事。她失去了往日的欢笑,整天闷闷不乐,不吃不喝,父母问什么也不说话,时常哭泣。此后,小刘倩精神、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不数日,她突然神智不清,继而昏迷不醒,骤然死亡,被迫含冤结束了她十二岁的人生。

倾听心声与愿望:我也有一个梦想

图:法轮大法学会会长杨森博士应邀在马丁•路德•金纪念集会上演讲
法轮大法学会会长杨森博士应邀在马丁•路德•金纪念集会上演讲

美中法轮大法学会会长杨森博士,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一日应邀在亚特兰大举行的纪念马丁•路德•金博士生日集会上做了“我也有一个梦想”的演讲。愿当微风轻拂耳边发梢之际,你我都能听到这样的声音,听到法轮功修炼者的心声和正义良知的呼唤:

我也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着,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有思想的自由,他们不必因为他们的理想和思维而忍受迫害(包括酷刑、非法拘捕和审讯)。

我梦想着,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他们不必由于他们相信什么而被非法判刑或夺去生命。

我梦想着,有一天法轮功学员能够走到公园晨炼而不再被警察殴打。

我梦想着,我的女儿能回到中国,人们不再针对她的法轮功信仰,而是针对她的品性来评价她。就象马丁•路德•金所说的:“当这一切发生时,当我们让自由之钟敲响,我们让它敲响在每个大小村庄,从每个州到每个城市,我们会快步迈向那一天,所有上帝的孩子,黑人和白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能手挽手唱着古老黑人的歌,‘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的上帝啊,我们终于自由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