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为遇害 乡亲联名申诉反遭调查 律师亦受打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在2010年3月间辽宁省清源县英额门镇五个村的376位村民,联名为本村被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徐大为申诉,几个月后此事近来由于中共调查,已成为备受关注的“联名信事件”。徐大为家人聘请的律师王景龙遭到辽宁省司法厅的打压。


申诉人共376位村民签名(签名图片)

徐大为是村民们公认的好小伙。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重判八年。在监狱他受尽各种酷刑,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等。2009年2月3日,徐大为被释放时,已是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了。徐大为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印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大为被接回家后,蹲在墙角,不敢动。家人告诉他:“到家了,别害怕。”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时说:“监狱给打针,打精神病药。关黑屋。打我,用拳脚打。”家人将大为送进医院,医生说:“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皮肤僵硬无弹性,这种身体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早已错过了医治时期。”徐大为从监狱回家仅十三天,2009年2月16日离世,年仅36岁。


徐大为被迫害前几个月

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的骨瘦如柴、身上有多处电击印痕,臀部皮肤坏死。


徐大为善良、正直,曾在沈阳市的饭店当厨师。

受徐大为家属聘请的律师,沈阳法源律师事务所的年轻律师王景龙,于2010年1月22日把村民群体支持申诉的联名信,徐大为的身体状况对比的照片6张,死亡证明,医院总结,起诉赔偿书,身份证复印件,还有证明律师身份的复印件,一起用邮政快递邮到东陵监狱给监狱长李众。

两个月期间没有任何答复。律师也只有等到3月26日两个月的期限到了,直接去了东陵监狱,接待他的是主任,主任说监狱长出门了,过些日子回来,还说:“死在监狱里的很多很正常,想让监狱主动给赔偿是不可能的,向上告吧。”律师要求和别的领导见面,主任说都在开会,如果想见监狱长,等过些日子他回来再说。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家属也不断将联名信逐级递送,当家属去政府机关询问村民以联名信集体支持申诉的答复时,发现连门卫,连保安都知道了一方村民集体为在被监狱迫害死的法轮功学员鸣冤呼吁的群体事件,而且出来接待的监管局人员很紧张,似乎感到心虚,却反而向家属施加压力。然而监狱管理局仍然以“没有证据”为借口,敷衍。还要反过来威胁悲惨的受害人家属--不让消息上网,不要再告了,不然“后果自负”。

一年一次的两会,也是民众反映情况的机会,徐大为家属又将联名信直接投递中央政府机构及其信访机构,希望能得到重视。四月七日晚清原县司法局长与公安局长直接下到小小的山村开始了“调查”,但不是调查民众反映的冤情,而是几乎逐户查问:谁找你签的名?什么目的,最后来一句“你不要参与这事”。

据警察议论说,是中央周某某直接指令公安部下文件调查的。大概也因此才发生县司法局长与县公安局长直接入村的场面。

最近传来了消息,说徐大为的律师被辽宁省司法厅找去,被严厉审问为徐大为案做法律申诉一事,而且据说之后所在律师事务所全所开会批评,有可能他的律师资格被吊销。王景龙没有想到会被如此打压,身心受到很大打击。可以看出联名信所反映出的民意,让中共感到惊恐,以致徐大为案的律师的依法执业也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9/223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