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中三位亲人丧生 冯晓梅在劳教所生命垂危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近日,据从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里出来的人讲,被关押在劳教所的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冯晓梅的身体健康状况严重恶化,极度消瘦虚弱,甚至走路都需要别人搀扶,而且她持续大量便血不止。从目前劳教所恶劣的生存环境和劳教所对她漠不关心的势态来看,其生命安危处于非常危险之中。

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多年的迫害中,冯晓梅的丈夫、妹妹和父亲先后含冤离世,家中只有年近七旬的老母和两个外孙相依为命。

冯晓梅女士,今年四十多岁,原是河北省四方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她上班时被河北公安绑架,后送劳教所,至今仍身陷囹圄。

恶警唆使普教酷刑折磨冯晓梅

从多方消息证实,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对冯晓梅的健康恶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二零零九年五月起,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刘子维等,指使普教朱丽英等每天晚上折磨冯晓梅,不让她睡觉,整夜罚站。朱丽英、刘宗真、齐小露等打手还把冯的双腿用双盘打坐的姿势强行盘起来,这样硬是熬了几个小时后,冯的双腿愈加剧痛难忍,难以喘息,此时打手们施虐升级,开始用力踩碾冯晓梅的双腿,猛踩其双膝、肌腱和小腿胫骨及踝骨……,钻心的剧烈疼痛使冯晓梅发出凄惨的哭叫不绝于耳,整个楼都听的到,而门外值班的恶警谷红叶不但不制止打手的凌虐,反而嫌冯晓梅吵的慌,让普教把冯小梅的屋门关的严点,以此方式唆使打手更肆无忌惮的残酷施暴。

超负荷奴工

受刑后冯晓梅的双腿肿的不能行走,刘子维不但不让她休息,还让她继续整夜罚站,不许睡觉,而且不许上厕所。由于这种长期迫害及憋忍大小便,出现严重便血症状,却不准冯晓梅接见家人,长期不准洗澡。

冯晓梅身心交瘁之时,还被强迫做奴工苦役,恶警强迫她每天做出五百个档案袋,这是连壮劳力一天都完不成的数量,做不出来,就全组陪她一起罚站。冯小梅多次说明身体不适不能劳动,恶警刘子维却因恼怒冯小梅不承认在酷刑逼迫下写的“转化四书”一事,对冯小梅说:“我就是要让你死不了,活着难受!”

检察院调查虐待行径,被控人在场监听

劳教所恶人公然行凶及冯晓梅女士健康恶化的消息传出后,家属不懈的多方投诉,河北省劳教局开出了责令要求劳教所调查的公函,省检察院也承诺要协调市检察院予以调查。

但是,初次调查谈话时,市检察院默认了劳教所管理科的人在场旁听,想一想也真是笑话,一个还在劳教所关押的人,投诉所方虐待的行径,却让劳教所里的当事人在场旁听,这样的程序,怎么可能听到真实的声音呢?在家属的正当要求下,省检察院控申处的张姓检察官答应要求市检察院重新前去调查情况,保证冯晓梅在不受胁迫和监控的情况下诉说,并将结果书面答复家属。

迫害中,三位亲人含冤离世

冯晓梅原本幸福快乐的家,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多年的迫害中,快乐和幸福被无情的人祸击碎殆尽。

因为修炼法轮功,冯晓梅的丈夫王宏斌二零零零年被当局劳教并在饱受折磨后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九岁。

妹妹冯晓敏和妹夫王晓峰被持续骚扰,被迫流离失所。冯晓敏于颠沛流离中健康恶化,逝于二零零四年,留下幼子年仅一岁十个月,王晓峰至今仍被当局列入黑名单。

冯晓梅的父亲在多重打击和当局不断骚扰下,于二零零五年去世。

十年来,这个家庭遭到当局无休止的迫害,已有三位直系亲人非正常死亡,目前,冯晓梅女士的健康状况令人忧虑,知情者试问: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还想夺走这一家的第四条人命吗?

家人的期盼

冯晓梅的家人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她早日回家团聚,尽快恢复健康。目前,家中只有年近七旬的老母,老人姓吕,本是黑龙江北安市人,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带着刚刚上小学的小外孙王天行(冯晓敏之子),和大学未能学成就被迫辍学的大外孙王博如(冯晓梅之子)艰难度日。这一家人不能没有冯晓梅这个顶梁柱!

冯晓梅女士本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个人的自由信仰也是不应受到任何责难的!在人权、信仰自由日益成为普世公认价值的今天,谁还幻想虐待好人将来不受惩罚,一定是自欺欺人。如果虐待变成了虐杀,等待所有责任人的,又是什么呢?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