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为被迫害致死 家属呼吁律师帮助伸冤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清源县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因坚持信仰,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先后在辽宁的四个监狱遭酷刑摧残。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徐大为被非法强加的八年刑期期满,此时徐大为已经被迫害的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了。徐大为回家不到两周,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出狱时的徐大为的前胸和腰腹部留下很多褐色的电棍电击后的印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结痂的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徐大为的死完全是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的野蛮迫害造成的。

以下是徐大为的家属致大陆律师的信,希望有律师能给家属提供法律援助,为徐大为讨还公道。

*****

致:社会正义与公正的象征——律师

您好!我们是徐大为的家属。

怀着沉痛的哀伤和理性的正气敲打出这封诚挚的邀请函,目的是希望正义的律师为我死去的家属伸冤,使真相大白于天下,以告慰冤死的英魂。

简介:

徐大为,男,1973年9月17日出生,家住辽宁省清源县英额门镇椽子沟村。生前是厨师职业,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他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本份实在,待人真诚,工作任劳任怨,周围的人都说他热情善良、聪明能干,徐大为的家乡人说他是“公认的好小伙子”。可是这样的一个好小伙子却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非人折磨,被迫害成精神病患,身体极度衰弱、遍体鳞伤,出狱十三天即撒手人寰,使女儿失去爸爸,妻子失去丈夫,父母失去儿子,奶奶失去长孙,苦盼八年,等来的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如此人间惨剧,众人无不扼腕,苍天也会落泪。

是谁在残害好人,是谁在迫害良善,这要从十年前说起: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为了世人不被中共谎言欺骗,徐大为用省吃俭用的钱印制法轮功真相资料,二零零一年一月,遭到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胜利派出所绑架和刑讯(迫害责任人:所长梁祝,此人因为此次迫害法轮功“立功”,被调到和平区“六一零”;警员赵春伟),后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先后在辽宁的四个监狱(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第二监狱、沈阳东陵监狱)遭受酷刑洗脑,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等。

在沈阳大北监狱,二零零三年一月下旬,徐大为声明按“真善忍”做好人无罪,拒绝背所谓“监规”,被狱警指使犯人掐脖子、抠嘴,被戴手铐,脚镣,手铐从两腿中间穿过。徐大为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迫害,又被关进“小号”(注:“小号”又叫“禁闭室”,不足四平方米,终日不见阳光)折磨,每天的食品只有半生不熟的二小勺玉米糊,使他无法大小便。唆使犯人行凶的是监区长李建国等恶警。

在凌源第一监狱,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徐大为被送进“严管队”迫害,狱警指使犯人猛击徐大为的头部;用四个手铐给他“上大挂”、将铐子铐入肉内;犯人用毛巾堵住他的嘴不许他叫出声,用胶皮管子猛打,用针扎。徐大为多次被折磨昏死,屎尿便在裤子里无人管。当时监狱的王科长目睹了犯人折磨徐大为的过程,未加阻止。

在凌源第一监狱八监区,徐大为表明信仰无罪,拒绝奴工劳动和监狱的所谓考试、照相、签字等,至少两次被关进“小号”,被戴手铐、脚镣长达几个月,每天不给吃饱饭。徐大为还遭到电棍电击折磨数次,被用手铐重铐,双手被前铐十天,背铐十天。负责迫害的八监区区长是王利民。残酷的折磨,使原本年轻健康的徐大为出现胸膜炎症状,半腔积水,一度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在抚顺市第二监狱(青台子监狱),徐大为被戴手铐、脚镣,从早6点到晚8点关小号长达几个月,吃不饱饭。

大约两年前,徐大为被转押到沈阳市东陵监狱三监区。东陵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隐蔽而残酷。那里的学员们至今仍面临着酷刑拷打,监禁和死亡。徐大为被转押在沈阳东陵监狱的两年时间里,狱方一直封锁徐大为被迫害的消息,没有给家属打过一次电话告知徐大为的情况,并常年禁止家人探视,家人为徐大为存钱和衣物,也遭东陵监狱拒收。家人询问理由,狱方以“徐大为挺好”搪塞。

据和徐大为一起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证实,徐大为在沈阳东陵监狱声明自己不是罪犯、抵制剃头、报数,遭到殴打。前来制止的法轮功学员也被恶警用电棍电击。徐大为被关押在沈阳市东陵监狱三监区,负责迫害的是东陵监狱监狱长李众、管教霍喜中、戚金龙等。

东陵监狱强迫前来探视的家属骂法轮功,才被允许接见。两年来,家人几乎每个月都赶到东陵监狱要求见徐大为,每次都因家人拒绝骂人或被告知“徐大为正被‘严管’”,而禁止探视。

二零零八年正月初八,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家人终于在东陵监狱见到了徐大为。这是徐大为被转押到东陵监狱的两年时间里,和家人唯一的一次见面。当时他被迫害的很消瘦,但精神状态、谈话、思维都正常。

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徐大为被非法强加的八年刑期期满,家人来到东陵监狱接人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年时间,徐大为已经被迫害的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了。

徐大为被接回家后,蹲在墙角,不敢动。家人告诉他“到家了,别害怕”,劝了半天,他才坐到床上。经过家人的照顾,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时说:“监狱给打针,打精神病药。打我,用拳脚打。”

徐大为的前胸和腰腹部留下很多褐色的电棍电击后的印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结痂的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

徐大为回家不到两周,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在医院含冤离世。

大为的女儿今年八岁,孩子出生时,徐大为正在狱中遭受折磨,出狱后,父女相见十三天,竟成永别。大为的妻子勤劳朴实,八年来含辛茹苦,独自照顾全家,没想到昔日健康善良的丈夫、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被迫害的器官衰竭、精神失常,最终失去生命。大为是家里的长孙、长子,九旬的奶奶、年迈的父母苦苦等待,等来的却是噩耗。我们都是朴实的农村人,面对中共及沈阳东陵监狱的肆意残害,有冤无处申,一家老小泪已流干。

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发生意外突然离世,都会引起众人的怜惜,更何况是一个我们大为这样被村里公认的好小伙儿子遭到无辜迫害致死!这里,我们不想过多的陈述家人的沉痛与哀嚎。目前我们能做的就是起诉迫害元凶。

在此,我们郑重委托律师,起诉东陵监狱恶警:霍喜中、戚金龙,他们应对徐大为的死负主要责任。

大为修炼的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好功法,法轮功虽然被迫害了十年,但人们却越来越明白了真相,无论在国内,还是在海外,法轮功都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胸怀也感动了越来越多的有正义感和道德良知的人们,有的律师站出来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有的官员和正义之士站出来为法轮功鸣冤。

著名律师郭国汀,2003年公开撰文谴责中共镇压法轮的祸国殃民之举;2004年底代理法轮功学员案件,公开为法轮功抗辩;2006年4月撰文“中共必须立即停止镇压法轮功所有参与宗教迫害责任人必将受到正义审判”。

高智晟律师为维护法律尊严,不顾个人安危挺身而出。他在2004年成功的为河北两名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使这两位学员获得无罪释放;他曾三度为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迫害上书全国人大和胡、温,向全世界证实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惨烈程度早已突破人类能接受的道德底线,呼吁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他在致胡锦涛、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中强烈呼吁:“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

《宪法至上 信仰自由》是李和平、滕彪、黎雄兵、张立辉、李顺章、邬宏威六位律师在2007年4月27日为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王博一家所做的辩护词总标题。辩护词视野开阔,气度宏伟;其文笔行云流水,其正气荡气回肠,体现了这一批有良知的中国律师的崇高人格。他们首次以一个律师的群体出现在中共的法庭上,以他们的胆识、勇气、正义和智慧,慷慨陈词,各展风采,为法轮功抗辩,场面极其震撼!被媒体称为“史无前例的法庭辩护”。

2007年10月,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发表致中国政府领导人的公开信,他指出“当今最迫切的是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时对受害人给予国家赔偿”。在公开信中,他谈到:信仰自由,是当今世界的普遍共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我国宪法均有规定。但是“六四”以后,邓小平的继任者为了继续一党独裁的统治,对于任何非共产党系统的组织都列为“不稳定因素”,要“消灭在萌芽中”,即把法轮功一个群众炼功组织作为目标,杀鸡儆猴。人家不服,要“说清楚”,更是大不敬,施以种种迫害。这显然不是针对法轮功,而是对全国人民的镇压!所以应当立即对法轮功停止镇压。

例举到此,中共恶警这种非法的,无理性的对信仰人群的迫害,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个人冤屈的事情了。对一个有信仰的人肆无忌惮的屠杀是对每一个人人性的挑战。在面对这种惨无人道的迫害面前,请不要再保持沉默,您的沉默就是在纵容邪恶继续迫害同胞的良善!

我们希望您关注此事,期待您做出明智、正确的回复和行动。

如果您愿意受理此案,我们将提供更详细的信息。在此,我们代表徐大为的其他家属和朋友谢谢您的努力、关心和帮助。

联系人:家属 尺女士 电话---1554228730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