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西市代国玉被非法判刑 女儿详述遭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山东青岛莱西市法轮功学员代国玉,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被当地“六一零”和公安恶警绑架,并遭酷刑折磨。在“六一零”王建志、沈涛的操控下,代国玉被非法判刑三年。代国玉的女儿代谨和代国玉的妻子多次找恶党人员要人,遭到沈涛等人的推诿和谩骂。恶警还制造假证据陷害代国玉。

以下是代国玉女儿代谨诉述的遭遇。

我是青岛莱西市法轮功学员代国玉的女儿代谨,二零零八年七月三十日,我爸爸因为和炼法轮功的叔叔、阿姨在一起学法就被莱西恶警绑架。当场扣押了他的车,在“六一零”恶首王建志、恶警沈涛、管恩富的指使下,莱西梅花山派出所(原韶村庄派出所)恶警到我家入室抢劫,抢走我们很多私人财产,还逼我妈妈签字,还说等案子结了到梅花山派出所要东西就行了。

八月一日,妈妈和弟弟到青岛路派出所要爸爸时,听说爸爸被送到莱西市望城镇辛庄洗脑班了。有消息透露辛庄洗脑班很邪恶,恶人用床单子蘸上水抽打法轮功学员、用树条子抽打身体的敏感部位等恶毒手段,法轮功学员隋广西就是在辛庄洗脑班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妈妈很担心爸爸被恶人迫害,就和弟弟又到辛庄洗脑班去要爸爸,看门的不让进。弟弟从小铁门缝里看见,他们在折磨爸爸,让爸爸在炽热的太阳底下蹲着暴晒,我爸爸都站不起来了,两个人把他搀起来了,旁边的大树底下有一个破垫子,顶上遮一块破床单子,白天黑夜强迫我爸呆在院子里,恶警轮换着审我爸,不让我爸睡觉,用酷刑折磨他,用水桶扣在爸爸头上,用木棒敲打水桶,逼爸爸放弃信仰大法。在这期间恶警还开着我家的车到洗脑班去。

八月五日中午,青岛路派出所警察打电话叫我们家人到青岛路派出所认领东西,到了派出所就给一张刑事拘留条,拘留的理由什么也没填,还逼家人签字,并说:“人现在关押在看守所里,你们到莱西看守所去要去吧。”

八月六日,近八十岁的奶奶和我们一起到公安局找沈涛要爸爸,门卫不让进,这时,恶警沈涛打电话告诉门卫,只叫我妈妈一个人进去,妈妈一进去就被非法审问。

在以后的几天里,我们不断的到公安局要爸爸,公安局的人和青岛路派出所的人就互相推责任。公安局的人说:“人是青岛路派出所抓的,要人问他们要。”青岛路派出所的就说:“是公安局让我们抓的,他们是领导,我们得听他们的,法轮功的事就去找王建志和沈涛就行了,就他俩管。”

八月二十三日,青岛路派出所又打电话叫我们家人去认领东西,我和妈妈、弟弟一起去了,去了以后,恶警就把我和弟弟撵出去,说是要和妈妈单独谈话。我们在外面听见妈妈在屋里哭,我和弟弟进去看见他们在喝斥妈妈,还拿出在我家抢劫的东西单据给我们看,仔细一看,这张单据不是妈妈签字的那张,上面还加了许多我家没有的东西,而且数量都很多。他们为了达到迫害爸爸的目地,制造假证据。

我们追问假证据的来源时,他们说:“这不管我们的事,这是你们梅花山派出所给的档案,你们去找他们吧。”下午刚回家,梅花山派出所两个恶警就拿着假证据到我家叫妈妈签字。第二天我们就到莱西公安局找沈涛揭露他们制造假证据的事,沈涛说:“这是办案人员的失误,我们不管这事,我们只看文件。”我们又追着沈涛要被扣的车和被抢走的财产,一连追了好几天,九月八日才把车和被抢走的财产要回来(爸爸当时身上带的二百多元钱和一个MP4没要回来)。我

和妈妈、奶奶又来到公安局找沈涛要爸爸,沈涛在门口看见我们后,蛮不讲理的谩骂我们,什么低级下流的语言都有,还不断的推我奶奶,几次都差点把奶奶推倒,连围观的百姓都不服了。奶奶就跟围观的人说:“我儿真没干什么坏事,我只是跟他们说说,确确实实是法轮功把俺儿的眼治好了,他们这些炼法轮功的没有错,都是好人。”当时我就把沈涛的这些恶行拍录了下来,给其曝光,让世人看看这就是“人民的警察”。

在“六一零”王建志、沈涛的操控下,我爸爸被非法判刑三年,爸爸不服就上诉了,这期间,我们不断的找沈涛、王建志要爸爸,他们都往外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