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法轮功破网软件 意外在伊朗火红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纽约时报》四月三十日发表了题为“伊朗人及其他人士智破网络审查”的文章。文章指出,目前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破网软件是法轮功学员制作的,法轮功学员研发突破网络封锁技术意外的被伊朗大学生发现,在不到半年内传遍伊朗。

去年七月以来,伊朗大学生意外的发现了一个破网软件,能帮助伊朗民众规避政府的网路封锁。他们随即通过档案分享与电子邮件快速散播。

该软件并非由伊朗人所制作,而是由法轮功学员主导的“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GIFC)开发。

每周中国的网民会收到来自自由联盟的一千万封电子邮件以及七千万封即时讯息。这些讯息夹带着破网软件,让你能够躲避政府严密的网络封锁,连上被封锁的网站。

与多数其他国家相比,伊朗政府的网络监控相当的严密。伊朗政府利用精密的技术封锁上百万个提供新闻、评论、影像、音乐等资讯的网站,在最近更封锁了Facebook及Youtube。如果你在波斯当地的网路上搜寻「女人」,会跳出讯息:「亲爱的使用者,你不能进入这个网址。」

但这个情况在去年七月被大破,一个破网软件出现在一个提供免费下载各种软件的知名网站上。这个破网程式能帮助伊朗民众规避政府的网路封锁,让他们能查询任何他们想要知道的资讯。

大学生们首先发现这把开启网络封锁门禁的钥匙,随即透过档案分享与电子邮件快速散播。在去年秋天,已有超过四十万伊朗民众突破政府网络封锁,自由的浏览网际网路。

但这个软件并非由伊朗人所制作,而是由一群志愿帮助法轮功的电脑专家们所发明。法轮功是修炼,自一九九九年起被中共当局镇压迫害。他们在全世界各处的资讯中心运作着电脑,提供管道让网路使用者绕开各个监控防火墙。

网际网络已不仅是商业、娱乐、资讯的平台。它也变成了一个监控的舞台,而反对者们也持续对抗着。电脑在全球冲突中,不仅在谍报、军事行动中逐渐扮演关键的角色,也同时决定着全世界的人们接受什么样的资讯。

根据总部位于巴黎的新闻自由组织记者无疆界的报告,目前有超过二十个国家政府使用日渐复杂的过滤系统来封锁网际网路。

伊朗民众迫不及待想得到的破网软件是GIFC的成员所开发。GIFC的成员主要来自美国,并与法轮功关系良好。这个自由联盟是许多小组织的其中一个,致力于发展系统让所有人能够连上开放的网际网络。他们就象美国之音等组织,努力传递自由的信息给封闭国家的民众。

另外一方面,由一群反网路审查活动者所组成的非营利组织,提出了「Tor计划」,免费提供「Tor」软件供下载,让人们寄送加密讯息或隐秘浏览被封锁网站。这个软件最早是由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所研发,现在已被来自世界各地、超过三十万人使用,从警察到罪犯,甚至是政治家与间谍。

多伦多大学的政治学者建立了另外一套系统,叫做「Psiphon」。它让人们仅透过浏览器就能避开国家的网路防火墙。他们意识到其中的商机,便成立了一家公司,提供服务让媒体公司能够在国家网路防火墙下向网路用户传送数位资讯。

在这场无声的电子战中,你也可能将危险带回家。在他们团体的网页上清楚写着“逃避网路审查可能会触法。你必须仔细考虑其风险与可能的后果。”

在这个猫抓老鼠的游戏,猫也要反扑。中国的网络封锁系统,被对手称做「中国的防火墙长城」,部份来自于西方科技。今年二月,香港大学新闻学教授麦克奇能(Rebecca MacKinnon)的研究报告指出,许多部落格的网路审查并非由政府执行,而是由私人网路供应商,如中国雅虎、微软、MySpace进行的自我审查。逾三分之一,或甚至超过一半在这三家中国网路供应商的贴文,遭到审查或未能发布。

当法轮功团体在数年前寻求广告赞助支持这些服务时,美国公司在中共压力下停止了广告赞助。

此外,中共当局目前雇用了超过四万名网路特务在区域网路中心,并花钱请成百上千的学生们在互联网上灌满政府的指示信息,而淹没反对者的言论。

那些反对网路审查的支持者,批评政府的运作系统就如同数位版的柏林墙。

他们也注意到反网络审查的力量是很好的政治施力点。哈德逊研究中心(Hudson Institute)资深评论员霍洛维兹(Michael Horowitz)表示,西方对像伊朗这样的国家的影响力非常小,但是如果有能力让美国总统自由的、没有风险的与成千上百名伊朗人民沟通,「这将会大大的改变世界!」

美国政府以及美国之音均投注资金在这些规避网络封锁的技术上。但专家说,就目前而言,法轮功学员作出了最主要的贡献,建构一套系统,协助了最多的网路使用者躲避审查,自由的浏览网路。

每周中国的网民收到来自自由联盟的一千万封电子邮件以及七千万封即时讯息。但这些讯息并非会夹带着恶意诈欺的连结或是药品广告的垃圾邮件,而是重要的破网软件,让你能够躲避政府严密的网络封锁,连上被封锁的网站。

周世宇是GIFC的创办人之一。他与中共的网路战争从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事件就开始了。当时他是一名大学生,父亲是人民解放军情报部的将军。周表示,他们这群示威的学生们在一夕之间,就从英雄被抹黑成杀人者,这是他第一次认识到政府操控媒体的力量。

于是他离开中国,到美国攻读电脑科学研究所。而后在九十年代末,他修炼了法轮功,并加入了技术专才学员组成的小组,开始向广大中国民众寄送电子邮件。

他和另一位互联网自由联盟的志工李渊都曾就读北京清华大学——相当于中国的麻省理工学院。李渊也来美国攻读电脑科学,随后进入贝尔实验室,现在是全职的志工。

二零零六年四月,由于李渊建造的破网软件太成功,危险也随之而来。四名亚裔男子持枪闯入李渊在亚特兰大郊区的家中,毒打了他,并搜寻文件,带走了两台手提电脑。联邦调查局(FBI)并未逮捕到任何一名嫌犯,也拒绝作出评论。但李渊认为幕后是中共当局指使的。

早先他们寄送电子邮件时曾受到美国之音国际广播部的资助,但他们称绝大部份的成果来自于志愿者的劳力与奉献。

政府封锁网络的方式是封锁某些网络IP位址。网路IP位址就象电话号码,每个网站都有特定的四个一组的号码以供辨识,如209.85.171.100是Google.com的位址。GIFC开发的破网系统将中国或伊朗民众想要拜访的受封锁网站,透过软件连到国外的电脑,再转向连到他想前往受封锁的网站。

这项技术的原理就象是篮板球----远端电脑好比篮板,目标网站则是篮框。然而政府的封锁系统也会用更复杂、精密的技术,搜寻这些替代路径并封锁掉。所以软件会不断的变更远端电脑的IP位址--每秒超过一次。当审查系统找到位址时,破网系统早已更换新的位址了。

法轮功团体去年向国会展开游说行动,希望能争取到政府所提供突破网络封锁的一千五百万美金预算,而能增进突破封锁的成效。但是这笔款项最后给了Interviews这间国际性组织,他们主要在扶植地方媒体。

今年更广泛的团体组织成联盟,希望推动国会在突破网络封锁工作给予更高的预算资金。谈判人正在聚集包括越南、伊朗、维吾尔族、西藏、缅甸、古巴、柬埔寨、老挝的反对份子,当然也包括法轮功在内,准备动员游说国会提供金援。

周世宇表示,他的团队将每分钱都花在刀口上。“网际网路这场战争已经演变成资源之战了。”他说:“我们每花一块钱,中共就必须花一百、甚至好几百元。”

法轮功的软件在伊朗似乎太受欢迎了。去年底全球互联网自由联盟的电脑已经超载。今年元月一日,联盟不得已必须得自我封锁,关闭了对中国以外的所有连结服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