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二大队暴行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四日】二大队是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一个队,以恶警赵文辉为首的歹徒们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那里,如果几天不放弃信仰,就在隔离门外严管,被禁止接触其他大法弟子,只有吸毒犯看管。吸毒犯是二大队豢养的一批打手。然后是罚站,白天晚上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洗刷,身上都臭了。有时一天上一次或两次厕所。恶徒为了减少麻烦,不给大法弟子吃饭,或少吃,不给水喝。有个五十多岁的同修迫害的渴极了,被迫喝自己的尿。在寒冷的冬天,恶徒让她们脱下外衣,只穿秋衣秋裤罚站,敞开窗户,把冰冷的水泼到身上,冻的浑身打颤。再就是用手铐,把手铐在窗户的栏杆上,一只手高,一只手低,站不起来,蹲不下。晚上瞌睡了,一闭眼,吸毒犯就连打带骂。用脚踢小腹处、头部、颈部、阴部。大法弟子受不了了就喊:“打死人了!”他们就用胶带封住嘴。然后大法弟子对恶警说:“吸毒犯打人。”吸毒犯说:“我没打。”恶警就对大法弟子说:“他打你,谁作证?以后没有证据的事别说。”他们有时穿着高跟鞋,用鞋跟跺脚,把脚都跺肿了;有时蒙上头,几个吸毒犯同时拳打脚踢。有个最毒的叫姜丽霞(烟台、蓬莱人、22岁),把一个钩衣服的钩针插到同修的耳朵里去,差点没拿出来。恶警们以买好吃好用的为诱骗手段,收买吸毒犯为她们卖命。为所欲为,任意打骂大法弟子,有一天晚上,一恶警问吸毒犯说:“写保证了没有?”说“没写。”恶警就说:“继续打,直到写为止。”同修的手、脚都肿了,手不能拿东西。然后吸毒犯写了一份所谓的保证书,拿着她的手强行按手印。还有极其卑劣的手段,在同修的稀饭或菜里偷偷加上药,然后端给同修吃,让同修迷糊。在迫害中,还有邪悟的犹大也参与打大法弟子,如胜利油田临盘的蔡云娥(五十多岁),日照市兰山区的刘京俊(三十多岁),滨州市惠民的刘宝叶等。

平日里,大法弟子之间被禁止接触,恶徒不让她们说话,哪怕一个眼神,恶徒们都害怕。怕同修之间加强正念解体邪恶。有时上厕所都要打报告,还要唱歌颂邪党的歌,如果不会唱或唱不好,就不让去。二零零八年除夕那天,一六十多岁的同修闹肚子上厕所,因不会唱邪党的歌曲,恶警就不让去。同修憋得哭了,在严管班里,恶警支持吸毒犯迫害大法弟子,无论干什么,吸毒犯都跟着,大法弟子不配合,吸毒犯就联合打大法弟子,有人告诉恶警赵丽丽,恶警还说:“打吧”。

延长奴工时间,增加劳动量,早晨五点半起床,一直干到晚上十点多,忙时还要干到十二点多,缠线包每人每天由六十个长到九十个,从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开始,四十五岁以下的每天干一百三十个,根本就完不成,晚上加班,完不成就扣罚、加期。奴工定额由每人每月一百五十元长到四百二十元。缠一个线包一角三分钱。线包都出口韩国。恶警挖空心思利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天天晚上十二点以后才睡觉,睡地铺,且不让进班,不让接触任何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