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选择——致布什总统

|

【明慧网2006年3月25日】(译文)

尊敬的总统先生:

我写这封信的目的,是希望引起您关注最近披露出来关于在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的暴行。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有两名证人分别证实,中共利用这个集中营秘密关押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谋得暴利,并用焚尸炉毁尸灭迹。

其中一位证人的前夫是参与摘除受害者角膜手术的医师,她说:“前夫知道是法轮功学员。每个主刀人都知道是法轮功学员。那个时候他们被告知迫害法轮功不算是犯罪,象是帮共产党“清理”似的。手术台上的人或者是昏迷,或者是神经不正常的。眼角膜活体摘除大都是两头——老人和小孩。”

自从消息披露整整两周以来,中共一直没有对此做出回应。显然任何公开的回应将会使世界的注意力集中到苏家屯,而这简直就是中共的噩梦。然而,与此同时,我也注意到了另一种沉默,源自自由世界的沉默,这使我感到很困惑。

“Never Again!”(绝不再发生!)这是整个文明世界在纳粹大屠杀之后发出的共同呼声。如果说我们有什么重要教训需要子孙后代永远不忘记的话,我相信这两个词是其中之一。面对群体灭绝、面对屠杀的沉默,绝不是中立,而是如爱因斯坦曾说过的“犯有同谋罪。”

有时候,行善与作恶只是出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简单选择而已。一个普通弱小女子,米普·吉斯可以因为她曾帮助安妮·弗兰克一家躲避纳粹而使全世界都记住她;一个大机构,庞大如联合国,也可以让历史以另一种方式记载——因为其在1994年80万卢旺达人死于种族清洗的100天暴行之中采取了不干涉政策。英国哲学家Edmund Burke有一句名言,“邪恶胜利的唯一条件,就是好人什么也不做。”我相信,总统先生,作为一个基督徒,您一定相信邪恶不可能最终胜利。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真相会浮现出来。全世界很快将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将知道当最残忍的独裁政权向整个人类的良知挑战的时候,世界领袖们和大媒体们在此时此刻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一个正义的呼声也许会激怒中共独裁政权,也许会影响美中关系。然而长远看来,只有一个自由和平的中国才会使美国与整个世界受益。历史上自由与和平从未和极权统治联系在一起过,不是么?当9百万勇敢的中国人公开宣布退出中共或其附属组织的时候,我们知道,中国已经在和平的迈向通往自由之路了。

在发出正义的呼声和保持沉默之间的选择,也许并不如决定是否向海外派兵那么复杂,然而这个选择也同样可以意味着生与死的巨大区别——当无辜的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们无助的躺在手术台上等待着他们的器官被摘除,而后遗体被焚尸炉销毁的时候。

总统先生,我希望您会做出一个恰当的选择,一个无愧于自己也无愧于美国的选择,一个您将来会自豪的向您的孙子辈们讲述的选择。

诚挚的,

签名

(姓名略)博士

2006年3月22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