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象信件汇编

【明慧网2004年4月26日】

  • 致山东坊子区父老乡亲及各级政府官员的公开信

  • 致河北省赤城县610办公室及雕鄂镇派出所的公开信

  • 致德惠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葛旭全的公开信

  • 致长春劳改医院院长的公开信

  • 致山东坊子区父老乡亲及各级政府官员的公开信

    坊子区父老乡亲及各级政府官员,你们好!

    我们本着为你好的善心写这封信,你能收到并细心地阅读,这就是你的福缘,请珍惜这难得的机遇。在此,我们想告诉你一些与当前中国媒体宣传迥异的有关“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你能够明辨是非。

    让我们从头说起。法轮功(法轮大法)是于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传出的性命双修的修炼功法。修炼者以“真善忍”为指导来律己修心,努力在各种环境中做好人,做越来越好的人,尽力摒弃各种不良思想与执著(如愤怒、焦虑、妒嫉和争名夺利之心),同时辅以简单明了的五套动作,既修心性,又炼功。

    人们通过学炼法轮功,有的瘫痪病人站起来了,身患绝症、被医院判死刑的人复活了,先天残疾的村妇成了壮劳力,吃喝嫖赌的街头混混成了助人为乐的好青年,还有修炼人将拾到的巨额现金交到失主手中……对于法轮功的种种神奇功效,在其传出后不久,国家有关部门就给予了充份的肯定,有例为证。

    1992年、1993年李老师先后两次参加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被授予“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1993年8月24日李洪志先生应邀到公安部为王芳(原公安部长)治病。8月30日李洪志先生带领弟子,又应邀来到中宣部和公安部联合召开的第三次全国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表彰大会会场,为近百名见义勇为的英雄治病,治病效果之显著得到了普遍的称赞。接受治疗者有的因刀伤、枪伤留下的后遗症,经治疗后立刻解除了疼痛或麻木、乏力的症状;有的是脑外伤造成的后遗症,经治疗后立刻感到头脑清醒,解除了头痛、眩晕等症状;还有的是当场就消除了身体上的肿瘤;有的是在24小时内就排除了胆结石;也有一些是胃病、心脏病、关节病等病状患者,经治疗后都在当场感受到了消除病状的效果。在近百人的治疗中,除一位轻病患者没有明显感受外,其余全部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明显疗效。经法轮功治疗的代表们对此非常感激,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专门给李洪志先生写了感谢信!……

    由于法轮功的奇特功效,越来越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和喜爱,法轮功很快传遍中国大地,仅在短短的七年时间里,全国就有一亿人在修炼法轮功。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教人向善、为民祛除病疾、给社会造福,并且深受绝大多数老百姓及各级领导拥护的功法,却引发一个小人的强烈妒嫉,那就是当时手握重权的江××,它出于狭隘的、见不得人的自私目的,一手策划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卑鄙、无耻、凶惨的一场悲剧。从1999年7月20开始,在全国范围内,一夜之间把镇压的矛头指向了这群炼法轮功的善良百姓。为了企图达到消灭法轮功的目的,江氏集团在用谎言诬陷的基础上,全国上下有系统地实施“灭绝政策”进行迫害。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系统地构陷罪名。江氏集团操控所有宣传工具,面向全世界系统地传播诬陷法轮功的欺世谎言。利用操控国家的报纸、电台、电视、网站等,将构陷法轮功的什么“天安门自焚”、“京城血案”、“投毒杀人案”等各种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例子发向全世界,挑拨世界人民对法轮功的仇恨。这种打压运动是全方位进行的,谎言的宣传在中国是无处不有,无处不在,完全是没有人性道德的流氓做法。 这些荒唐例子后来均被海外媒体和国际调查研究机构质疑揭穿。

    二是系统地挑拨宣传。江氏集团的迫害不仅局限于对法轮功学员,还采用欺骗挑拨和强权威胁等手段迫使全国上下更多的人顺从甚至参与迫害。为了迫使更多人参与,他们采取开会、揭批、签名等各种活动,对相信科学的人,它说法轮功是迷信;对迎合政治的人,它说法轮功参与政治,有组织的对抗政府,影响社会稳定,并将各种利益与法轮功挂钩,迫使人们与法轮功为敌;对爱国之士,它说法轮功是反华势力;对不信神的人,说法轮功是精神控制,愚昧无知,走火入魔;对讲情份的家人,说法轮功不顾亲情等等。在谎言宣传和强权压力下,人们或屈从或扭曲或不择手段地参与,国家宪法成了空纸,容忍谋杀成了稳定,阿谀奉承成了爱国,以此来对法轮功实行群体灭绝政策。

    三是系统地实施灭绝性的洗脑 。江氏集团将6000多名法轮功修炼者判刑,10万多人被劳教,1000多万人被非法抓捕关押在看守所及法制教育中心。在这些地方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如长时间拷打、背铐、吊铐、固定在“死人床”上、坐老虎凳;三万伏高压电棍击脸、口腔、乳房、肛门、生殖器;强奸、冻饿、冷水浇、曝晒、开水烫、炮烙、烟头烧、针扎指甲、野蛮灌食、灌粪便、灌盐水、灌辣椒水、打破坏神经的毒药等集古今中外的各种酷刑。

    截止目前,经核实全国有名有姓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950多人,其中潍坊市32人,坊子区4人(穆村镇的孟庆锡,沟西镇的王义新,潍坊棉纺厂的王爱娟,凤凰山开发区葛家村的吴敬霞)。江氏集团在酷刑洗脑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对全国人民的进行了残忍的政治洗脑运动。它们在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的同时,逼迫旅客在法轮功创始人的画像上踩;迫使人们在旅游观光场合骂法轮功创始人;在学生课本中加入诽谤内容,逼迫学生考试答题、讨论发言时进行诬蔑等等,真可以说是无其不用其极,其目的是逼迫人们接受强权,屈从强权,远离正义与良知,将无辜的人们拉向深渊。

    父老乡亲们及各级政府官员,请你们静心想一想,信仰“真善忍”何错之有?如果没有“真”,人人说谎,尔虞我诈;如果没有“善”,相互仇视,人人为敌;如果没有“忍”,毫无礼让,动辄争斗,在这样的环境条件下,社会能安宁吗?人们生活的能幸福吗?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法轮功的修炼者中,多数都是些身体有病、年纪大了的人。他们有病没钱治,炼炼功、学学法,得到一个好的身体,为家庭、为国家节省医疗费,这怎么就错了呢?怎么就有罪了呢?法轮功被无端打压后,这些亲身受益者,依据宪法赋予的权利,向上边反映一下真实情况,说句真心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怎么就成了“参与政治”、扰乱社会秩序呢?没有地方说话,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往电线杆贴张“真善忍”、“还法轮大法师父清白”,怎么就成了“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罪犯、就要被抓去劳教、判刑呢?有的甚至失去生命……这是哪个国家、哪个政府的法律啊?

    腥风血雨的日子已经将近五年了,虽然惨无人道的镇压仍在继续,但越来越多明白真象的正义之士都在起来反对这场邪恶的迫害。江氏集团为镇压法轮功而编造的欺世谎言,也都在被一个个揭穿。比如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案”:央视报导王进东严重烧伤,可放在他两腿间盛汽油的塑料瓶却完好无损;作了气管切开手术不到四天的小女孩却能流利地说话,接受采访,甚至唱歌;按医学常识,应该裸露皮肤的严重烧伤病人却包裹得严严实实……

    “善恶有报是天理”,任何人作了善天害理的事都要承担后果的。对这些修炼法轮功做好人的良善迫害,天理更是不容。可能你们也曾听说发生在坊子区的这样几件恶人遭恶报的事例。

    1、坊子区公安局原副局长遭恶报丧命 殃及家属

    董建华,男,42岁左右,原坊子区公安局副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自99年7月20日以来,,它具体安排了各种残忍的流氓手段,参与打压法轮大法弟子的邪恶活动,许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巨额“罚款”,逼的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它指使恶警把大法弟子抓去,关在泼满凉水的屋里,白天黑夜残酷折磨,有的被非法关押长达八个月之久。有时用麻袋套住大法弟子乱棒毒打;逼大法弟子跪在院中排好的大煤渣上,双手伸直毒打折磨;不让吃饭、睡觉等等,手段卑鄙残忍,数不胜数。2001年9月14日董恶与其妻去青岛玩儿,返回途中,晚约11点左右在高速公路上,坐着的小车突然蹿入拉燃油的大卡车下,当即车毁人亡,夫妻二人均被烧焦,董建华遭到了应有的下场并殃及自己的亲属。

    2、王克勤一人作恶,殃及家人

    王克勤,男,40多岁,坊子区某镇人事主任,迫害大法学员。2000年2月,在毒打大法学员时边打边说:“我把你们打死了,我被车碰死我也愿意”。不久,王在一次车祸中被碰成了残废,随后其妻子得了胃癌,胃被切除一半;接着,其岳父得了肝癌,不能进食;过了些日,其父又遭了车祸。真是一人作恶,殃及家人啊。

    3、坊子镇后张村支部书记李炳泉遭恶报丧命

    李炳泉,男,57岁,是坊子镇后张村支部书记,绰号“李铁嘴”。在坊子镇专管迫害法轮功,是镇上帮教小组的组长,它还编了快板书攻击李老师和大法,他曾用指头点着学员说:“你们修什么佛?你们修成了我就死给你们看!”果然回去后没几天就旧病复发,于2001年清明前几天死去。……

    其实这类事情还只是对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们一个警告,如果恶人们继续做恶,就象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凶手黄潍连(原坊子区委书记,现任潍坊市副市长)、王全峰(坊子区公安局恶警)、李金升(坊子区看守所所长)之类的不法官员及恶警,如不立即悔悟,停止作恶,挽回损失,等待它们的将是更大的恶报。对于这一点,历史上许多著名的预言,如法国著名预言书《诸世纪》、韩国的《格庵遗录》、中国唐代的《推背图》、北宋邵雍的《梅花诗》等预言书,都明白无误的告诉了人们。这些预言家预言:迫害、抵触法轮大法、无可救要的恶人将被淘汰掉……

    父老乡亲们,不要以为法轮功被迫害这件事与你们无关。其实,这场迫害何止是对我们这些法轮功修炼者和家人的迫害啊!要受到法律与天理惩罚的又何止是直接迫害我们法轮功修炼者的那些不法官员及恶警啊(他们也是江氏集团发动这场邪恶迫害的受害者)!就包括你们中的很多人也都是受害者啊!江氏集团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造谣与诬陷,使你们中的不少人被谎言所蒙蔽。有的还被利用,被指使歧视、讥讽大法弟子和他的家人;被安排监视跟踪大法弟子;有的甚至协助恶警参与抄家和抓捕。善良的乡亲,你们知道吗,这是在无知中造下罪业啊。任何人做了这样的事情,即使是不情愿的,都将受到天理的惩罚。人做的坏事决不会因为是别人指使的就逃脱罪责。

    父老乡亲们,希望你们擦亮眼睛,分清善恶好坏,不再被谎言所欺骗。同时,也请告诉你所认识的那些正在协助迫害法轮功的人,让他们不要再无知的助纣为虐了,从现在开始善待、保护法轮功学员吧。

    目前,正义之网已经在收紧。江××在世界上受到多个国家被起诉。2002年10月它首次在美国被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控告以来,在比利时、西班牙、德国、台湾、韩国等国家和地区,诉江案风起云涌,其主要犯罪帮凶也在十几个国家遭到起诉。2003年1月20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美国正式成立。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江××及其追随者被押上历史审判台,接受正义大审判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而“法轮功”在逆境中却得到蓬蓬勃勃的发展,其书籍被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已洪传六十多个国家,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在全世界得到的褒奖已有一千二百多项。

    父老乡亲及各级政府官员,在如何对待法轮功问题上,自己的一念确实决定着自己的未来。真诚的希望你们能主动的去了解真象,能从内心真正明白真象,并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以使自己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山东潍坊坊子区法轮功学员
    2004年4月22日


    致河北省赤城县610办公室及雕鄂镇派出所的公开信

    时隔两年多了,但2001年9月前后发生在雕鄂镇派出所的那些事我始终忘不了,让我不寒而栗,那是我的耻辱。当时我因第一次贴真象被雕鄂镇派出所的几个人给抓住了,当时害怕受迫害,没承认自己炼功,配合了县610的两名审讯人员作了笔录,被雕鄂镇派出所罚了几百元,在保证书上签了字后回家。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回家后的心情,那时我才懂得什么叫“痛不欲生”。于是我下决心从新做好。现在我放下了背了两年多的包袱,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只希望你们能够明白真象。

    我在1999年7月20日前曾接触过法轮功,粗略地看了一点书,感觉象劝善,后知道是气功,并从亲朋好友那得知法轮功能治好多年的顽疾,能缓和紧张的人际关系……。99年7月20日后法轮功遭到了邪恶小人江××的疯狂镇压,于是我开始关注法轮功,因为我很想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炼功人为了一本《转法轮》,冒着被迫害的危险,要和政府、和民众讲清真象呢?他们这样做到底为什么?带着满脑子的不解我走进了大法修炼。于是我明白了很多的为什么,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我知道这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净土。从此我活得不再“心累”。

    2001年9月前后,我第一次贴真象,被雕鄂镇派出所的几个人到家里卧底给抓住了,当时害怕受迫害,违心地做了自己不应该做的事情。回家后我真是“痛不欲生”。因为我心里知道“法轮大法好”,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告诉民众真象也没有错。错在妒嫉心极强的江××践踏法律疯狂地迫害法轮功,残害善良的修炼“真善忍”的人民,而那些所谓的“人民公安”却成了江××迫害法轮功群众的工具。

    记得小时候我最崇拜头顶五角星和国徽的人民公安了,因为那时我知道你们是抓坏人保护好人的。而今天我耳闻目睹了你们在江××导演下制造的一幕幕人间惨剧,我的心在滴血。你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们在残害好人,在扼杀善良,扼杀道义……。说到这儿,我想问一问你们还有没有心?你们不觉得有很多事情都不可思议吗?你见过这么多不顾自己生死还要救度别人的人吗?你们听说过什么事情被残酷迫害4年多了反而越来越受人拥戴吗?你们知道法轮功已经传遍了60多个国家吗?

    请你们赶快了解真象,停止助纣为虐,停止充当邪恶迫害民众的工具。江××及其主要帮凶因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在多个国家被起诉,有的已经被判罪。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致德惠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葛旭全的公开信

    葛旭全:

    无论在法轮功学员的心目中,还是在德惠市普通市民与老百姓的眼中,你的“美名”就多了:名符其实的恶警、地地道道的打手、死心塌地的家奴、良知丧尽的帮凶。为什么?

    自1999年7月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疯狂镇压以来,在德惠市政保科这个犯罪团伙中,你就一直扮演着马前卒和一个打手的角色。四年多来,你多次参与了对当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包括:非法抄家、敲诈勒索、非法绑架、刑讯逼供,你的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

    在这腥风血雨的四年中,你一次次所谓执行着上司的一道道密令,在你和同伙的血腥镇压和疯狂迫害下,在德惠市有千余人次被非法绑架,百余人次被非法劳教,多少无辜的家庭受到牵连,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又有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残害得致伤致残,在德惠市已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你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干下的勾当已是罪行累累,罪不容恕,你的每一次恶行只能为自己多打开一扇通往地狱的铁门。

    近日惊闻你亲自参与了对德惠市大法弟子孙大卫、王迪、赵建娟的非法绑架,并导致三人被逼坠楼、摔成重伤的恶性事件,做为直接责任者,你与其他参与的恶警有完全不可推卸的责任,已是铁证如山,罪责难逃。

    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在此正告你葛旭全,立即放下手中的屠刀,停止对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害人者终将害己,上级的命令和指使绝不会成为将来开脱的借口。以史为鉴,奸臣秦桧残害忠良,遗臭万年,落了个可耻的下场;纳粹希特勒及其追随者,至今仍受到正义和法律的追剿;在十年文革中,那些“革委会”成员,那些打手,最后的下场不是自食其果吗?葛旭全,为了不远的将来,请停止你的表演,收起你的凶残!

    在此,也真诚奉劝德惠市公安局政保科的其他人员和所有参与迫害的不法之徒,不要成为江氏集团的陪葬品,立即悬崖勒马,将功补过,给自己留条退路,给生命留下未来!


    附:葛旭全的相关电话:办公室电话:0431—7222053 手机:13089402318 宅电:0431—7263268


    致长春劳改医院院长的公开信

    院长:

    我们是法轮功学员的家属,获悉德惠市大法弟子孙大卫、王迪、赵建娟于4月10日在当地恶警的非法抓捕中,被逼坠楼摔伤致残的消息,深感震惊。这样的惨剧无论在世界上,还在中国大陆,也是极其罕见。因为牵挂亲人的安危,我和其他家属于第二日赶到德惠市人民医院时,说他们已被送到你处。为了调查事实情况,我们又去了德惠市公安局,无论是局长还是政保科,都在极力隐瞒、推脱,说是长春公安四处干的,一味地推卸罪责。做为国家的执法机关,他们执法犯法,事发24小时内,三名学员的家属他们一个都没有通知,而且事发3天后还在掩盖;另外,当地恶警在非法抓捕中,没有对当事人采取任何安全保护措施,最终导致惨剧的发生,那些参与迫害的不法警察罪责难逃。无论前方是否艰难险阻,我们不会姑息。

    另外,自被逼坠楼事件发生后,作为家属,我们一直没有见到自己的亲人,不知他们的生死安危,现状如何?人心都是肉长的,谁都有骨肉亲情,谁都有天地良心,不知我们的亲人在你们那里的处境怎样,是否还在继续遭受非人的迫害。在这里,真诚期待院长和所有医护人员能善待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给正义以支持,给善良以呵护,在治疗期间,请照顾好我们的亲人。这是我们做家属的托付,也是我们的信任。相信我们每一个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人都不会沦为暴政的工具,成为邪恶之帮凶。

    做为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我们从自己亲人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他们修炼大法以后,身体健康,思想境界不断升华;他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时时处处都能恪守“真善忍”的原则。

    你是一位有知识、有头脑的人,在此仅提出几个问题请你深思:面对这么残酷的镇压,为什么在中国大陆还有成千上亿的人坚持修炼?为什么法轮大法在世界上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他们中有工人有农民,有老人有儿童,有文盲有教授,从城镇到乡村,从长城内外到大洋彼岸……为什么历经四年多的迫害,历经四年多的腥风血雨,法轮大法的修炼者们仍然坚不可摧,坚如磐石?

    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国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受残酷迫害,全世界都见证了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胸怀,见证了他们的和平理性与坚韧顽强。

    另外,不知你想过没有,这场镇压的结局怎样,如何收场?自古邪不胜正,善恶必报。现在,人们都看清了江氏流氓集团已是末路穷途,抄家、罚款、劳教、判刑,所有的手段都用绝了。此时已骑虎难下,不敢下台,无法收场。害死那么多人,有那么多无辜的家庭被活活拆散,受到牵连。冤有头,债有主。无论是亿万法轮功学员,还是所有的善良正义之士,哪个会让这伙人做完了坏事就完了呢?天底下没有这样的理。亿万法轮功学员所遭受迫害的真象大白于天下的日子已为期不远。

    相信你能用正念看待上述几个问题,并对您有所启迪。做为家属,我们不会无视亲人的安危;做为每一个有善念良知的正义之士,我们都将一如既往地去呵护善良,匡扶正义。

    谈到这里,

    法轮功学员的家属

    责任单位,责任人及电话:
    吉林省监狱管理局中心医院(也称劳改医院或公安医院)
    院长: 王世民 电话0431—6807000或0431—6807111
    副院长:刘志文 电话0431—6807117或0431—6807118手机:13504705177
    狱政科长:薛金平0431—2688001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