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像片:妈妈,你一定会回来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5月11日】下载方法:按鼠标器右键,在弹出菜单中选择“目标文件保存为...”(Save Target As...)。

Real格式低清晰度在线观看(14分24秒)下载观看(3.6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在线观看(14分24秒)下载观看(23.7MB)
Real格式高清晰度分段下载


(夜晚深邃的星空)女孩:妈妈,你看,那么多星星在天上一眨一眨的多好看啊!那些星星上有人吗?星星怎么不往下掉呢?它们为什么会那么安静,谁也不碰谁?……

母亲:孩子,如果你想弄明白这些事情,长大了学物理吧,可以帮你揭开许多谜。这个庞大的宇宙可是无比的神奇,到今天还有很多很多解不开的迷呢!

吴:妈妈,我已经拿到了物理博士学位,而且我明白了更深奥的宇宙法理……可是你现在在哪里?妈妈,你听到女儿对你的呼唤了吗?

****片名:妈妈,你一定会回来****

我要讲的是我母亲的故事,她叫曾令文,曾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物理学教授。

母亲自幼勤奋好学,十七岁时以优秀的成绩考上了吉林大学的物理系,是凤毛麟角的全5分学生。她也爱好文艺体育,是学校的百米冠军和校篮球队的主力。毕业后她被保送作研究生,攻读理论物理。

文革后母亲在吉林大学物理系任教授。她工作勤勤恳恳,为了备好一堂课,她查阅大量的参考文献;为了得到可靠的数据,她常常在实验室里通宵达旦。在资金、资料都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她带领学生,利用简陋的实验设备,做出了许多有创意的工作,研究成果在国内外重要刊物上发表。八五年,她在美国盐湖城犹他大学作访问学者时,在电子自旋共振波谱学方面的出色工作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

学生们都亲近她,不仅把她当成老师,甚至把她当成象自己的妈妈一样无话不谈。因为母亲不仅关心他们的学业,而且非常关心他们的生活。

以前,母亲身体不好,患有关节炎、心脏病、低血压,饱受病痛的折磨。她炼过许多种气功,还自学了中医针灸,可是,身体一直没什么好转。93年寒假,我回家过春节时,惊讶地发现,母亲不再象以前那样,冬天用两个暖水袋围在腰里来缓解腰痛,爬起楼梯来比我还快,也不再气喘吁吁。原来母亲炼了法轮功,她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飞。

还有一件事让我至今难以忘怀,那故事发生在我姐姐家。

我姐姐从小聪明好强,年纪轻轻才三十几岁就做了吉林省建筑设计院的总工程师,事业上一帆风顺。可是她的家庭却十分不幸。我姐夫原是一名大学讲师,由于参加了六四学生活动,被学校开除,无奈只好下海经商。可是对于一个从未经过商的知识分子来说,实在是难,他处处碰壁,欠了很多的债。失落和不满使他经常打骂姐姐。而社会的污染又使他沉沦,他因犯罪而常常出入监狱。我姐姐觉得这样的日子实在熬不下去,提出离婚。这对姐夫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他竟凶狠地说,“你要真离婚,我出来后就要报复你全家。”

姐姐决定离家到深圳去另闯天地,于是请求母亲帮她照顾孩子。母亲却说,(画外音:)“一个家应该是完整的,孩子不仅需要妈妈,也需要爸爸。如果离婚,那孩子不是少了爸爸,就是缺了妈妈,这对孩子该有多不幸啊!你先生已经遇到了这么大的挫折,要是你再离开他,他的前景会怎样?可是如果你能自己委屈点,给他多些温柔和体谅,也许会使是浪子回头呢!这样也许你一家都得救了呢!”

姐姐听了母亲的劝告,在姐夫出狱的那天和他真心地长谈了一次。姐夫被深深地感动了,他发誓再也不做那些不好的事情,决心重新做人。他真的这样做了。他们的家又恢复了往日的幸福和睦。

可是,你能相信吗?象我妈妈这样一个宽容善良的好人,现在却被关进了监狱。

1999年7月,对法轮功的镇压开始了。母亲是众人皆知的教授,又是每天早上提着录音机去炼功的人,第一批就被抓捕了,在一个戒毒所里被关了一个半月。一次,六个警察昼夜不停轮番审讯,不许她睡觉,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他们恶狠狠地说:(画外音)“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审杀人犯的地方,让你尝尝国家专政的滋味,送你去劳教三、五年,你的子女和亲属也会跟你遭殃。”母亲在来信中说:(女画外音)“当时我心里很坦然,我一点不害怕,因为我知道,我没有做对不起人民的事,他们没有理由判我刑,我绝对不说大法和师父一个‘不’字。”

短短三个月中,母亲两次被抓,放出来后,电话被窃听,警察,居委会和学校领导三番五次跑到我家,软硬兼施,逼她放弃修炼。校党委书记大声地吼着说:(男画外音)“你一个学自然科学的教授,信那迷信的东西。新闻片‘其人其事’中不是说了嘛,《转法轮》不是他写的……”母亲说:(女画外音)“我知道《转法轮》是怎么成书的,因为当时办班是我负责录音的,我组织学员从录音带上一个字一个字记录下来,交给师父,他又综合了各地讲法内容,多次修改最后出版的。这部法只有我们师父一人能讲。‘其人其事’电视片是伪造的罪证,那个新闻片才是真正骗人的。”

2002年2月,镇压更加白热化,江泽民下令对法轮功学员杀无赦。长春又开始了一场大搜捕。就在千家万户喜迎春节的日子里,母亲又一次被抓走。整整两个月,杳无音讯,焦虑和不安笼罩着全家。直到四月份,父亲才收到了公安局的通知,说母亲已被判了两年劳教。原来母亲被关在郊区的一个洗脑班里。由于她拒绝转化,并且不写任何保证书,就凭此,他们把她送进了暗无天日的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我父亲也是一位物理学教授。他对母亲在高压下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很是敬重;对政府动用一切手段,强迫别人改变信仰的做法非常反感。在探视时,父亲当着管教人员的面对母亲说,“信仰自由是人最基本的权利,也是人类经过千百年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任何人都应该尊重这一权利。我可以和你有不同的信仰,但我却尊重你信仰的权利。用强制的手段,来迫使别人改变信仰,即使表面上达到了目的,又怎么能改变得了人家的心呢?”这期间,很多亲朋好友都在设法营救母亲。父亲总是说,感谢大家的帮助,但是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不能让她写任何保证书。母亲的坚定,感染了周围的亲人,使他们有了正念。

一次我打电话问候父亲,善良的父亲在安慰我之后,长叹道:(男画外音)“如果我们一家人的承受能够使千千万万的家庭不需承受如此的痛苦,我的心也算有些安慰。”我落泪了。为父亲的善良,更为千百万象我母亲一样只因为信仰真善忍而遭到迫害的人们……

* * * * * * * * *

小的时候喜欢仰望星空,不明白为甚么庞大的宇宙间万事万物是那样的和谐,现在我懂了,是因为有一个根本的特性,在制约着天体大穹中的一切,他是生命在心灵深处那最终的盼念。外在的暴力永远也无法改变生命对真理的渴求,那就是真、善、忍。

妈妈,你一定会回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