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大法弟子写于狱中的三字歌谣

关注度:
【明慧网2003年3月16日】本文作者是四川大法弟子,三年多来因坚修大法,多次被当地镇政府、公安局及劳教所迫害,毒打、折磨、敲诈,并对其进行游街等人格侮辱和迫害。但这名法轮功学员在巨大的魔难中没有动摇,并坚持用善心向恶警、劳教所人员和当地百姓讲真相,救度世人。

以下是这位农村大法弟子在监狱中,以自己的经历写成的三字歌谣。

四川省
某某市
某某镇
有我名
九九年
七二○
风云起
邪恶徒
谤天法
抓好人
害无辜
造谎言
欺众生
大法徒
上省府
讲真相
救众生
忙不停
又谁知
恶警察
不讲理
用警车
劫持回
严监视
酷刑
十月里
上北京
证实法
被绑架
公安局
害民众
又录相
又提讯
掩真相
骗百姓
派出所
关好人
看守所
定罪名
镇政府
更专横
编罪名
先抄家
又罚款
人民币
一千整
连累娃
关禁闭
关一月
才放行
刚到家
被监视
无道理
又抓人
拘留所
关七日
回家里
方一日
功友走
受株连
警察抓
恶人打
行恶者
怕见光
关上灯
才动手
拳又打
脚又踢
下狠手
害人命
共关灯
三次整
当夜里
不准睡
两小时
轮一班
第二天
又毒打
派出所
开警车
看守所
定罪名
非法判
两年整
老又弱
所外行
腊月末
回家里
镇政府
严管起
痛苦中
想恩师
真善忍
放光明
照亮了
我的心
去执著
紧随师
又谁知
浪又起
正月初
不法徒
抄家里
乱栽赃
有目的
行敲诈
整一千
每日里
派出所
须报到
又谁知
镇政府
听谗言
又抓人
派出所
关一夜
经查证
才放人
长学法
想师尊
黑夜里
心中明
我使命
为证法
放生死
走出去
第二次
上京城
讲真话
又被抓
返回程
镇政府
请地痞
连续打
十日整
挂吊牌
辱人格
去游行
十字口
站高凳
不间断
站两次
带手铐
车上立
濛阳镇
游街走
到夜晚
施酷刑
罚巨款
一万整
不配合
冻死人
谢师尊
来保护
闯鬼门
十天夜
不准睡
背经文
到天明
十天后
押上车
看守所
签禁令
无辜人
非法判
无怕心
坦然然
体检后
不合格
心性关
已经过
风路转
情况变
不判刑
公安局
派人来
又洗脑
又恐吓
放回家
怎么做
做好人
继续修
就这样
送上山
补原来
剩七月
劳教所
逼转化
心一横
不答应
身有病
出情况
4月末
就放行
回家里
镇政府
又骚扰
二月半
无缘故
又抓人
到政府
施酷刑
踩脑袋
打手脚
逼迫我
照他说
我不从
被吊起
一小时
非法关
五月整
睡地铺
关禁闭
屋里脏
蛆满地
没有钱
吃两顿
无水喝
三天来
没水洗
无缘故
要打人
湿气重
长颗颗
长满身
正念起
要出去
土匪讲
拿钱来
要不然
苦死你
想主意
离牢房
飘在外
心凄苦
有大法
来指引
吃尽苦
甘自来
随师还
上莲台
拜师尊
多点悟
理已明
喜盈盈
4个月
又抓回
派出所
拳脚打
开水烫
大泡起
双手铐
铁板凳
电棍电
烟头烫
打火机
烧头发
大小便
打失禁
还威胁
烧死你
算自焚
打死你
算自杀
照张像
报上去
打残你
自找的
又将我
沉入河
怕淹死
给人见
又捡回
往死打
5小时
不屈服
邪恶徒
没办法
报上去
国安局
来找我
用软的
叫转化
就这样
送到了
拘留所
洗脑班
每日里
走正步
一二三
生活苦
吃不饱
逼转化
当好人
朝哪转
信真理
不放弃
劝管教
想一想
为自己
莫行恶
真善忍
哪有错
真相显
在眼前
到那时
悔已晚
大法徒
随师还
彩霞飞
神归位
为自身
为家人
辨正邪
莫行恶
丧天良
遭恶报
在迟早
从善流
方正道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