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的故事──青春的乐章(图)

【明慧网2003年2月11日】拉锯、扯锯、姥姥家看大戏……
逗…逗…起逗起…逗……;年糕蘸白糖,枣儿栗子大海棠……

爆竹声起,春节又到了,每到这时,我都会想起四弟和儿时的往事──二十多年前,我们兄弟四个跟父母下放到吉林省海龙县,父母是大学教师,被下放到农村教书,我和弟弟们“放羊”,整天在外面玩。记得那时我7岁,四弟志明最小,才5岁。

在那个灰色的年代,这个北方偏僻的农村,却象世外桃源一样,给我们的童年带来了许多的快乐。北方的冬天,天寒地冻,过春节,是孩子们最兴奋的时候了。

姥姥家没有大戏看,白皑皑的冰天雪地,就是我们的大戏台,打雪仗、扔雪球、拉着只有一个冰刀的简陋的雪橇高兴得跑啊、喊啊,笑啊,手、脸冻得红通通的。一摘棉帽子,头上呼呼地冒热气儿。没有年糕和白糖,我们就吃那又香又甜的烤红薯。

几个弟弟中,志明最听我的话,我走到哪儿他都跟着。一次,我们哥仨跑到外面玩,志明跟不上,我们回头找他,看见他被一块石头绊倒、摔了一个大跟头,坐在地上哭。我心里又害怕又难过,怕的是父母知道了,会责备自己没有照看好弟弟,难过的是弟弟摔了,疼得痛心,所以自己也跟着哭了。志明看见我哭了,反倒不哭了,从兜里摸出一块白薯干,送到我嘴里,说,“哥,你快别哭了,我没事。”

志明年纪最小,却是最懂事的。

长大了,我考上了安徽省合肥工业大学。上大学二年级时,志明正面临高考,当时家中经济很是拮据,父母身为大学教师,两袖清风,勉强支持家业和我上大学的开支。为了减轻家中的经济负担,成绩优秀的志明选择了去读军校,因为在军校,不但可以减轻学费上的开支,每个月还有一点补贴。

志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西安空军工程学院,学电子专业。记得他读军校刚一年,就寄给我他省吃俭用省下来的“工资”,帮助我支撑这份来之不易的学业。

多少个夜晚,坐在教室里上自习,每当自己想懈怠时,想起弟弟,自己就会重新振作起来;多少个时候,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每当自己为追求物欲所困的时候,想起弟弟,那颗不平静的心就会平复下来。

放暑假回家是最快乐的时候了。志明读军校的第一个暑假,回家第一次见到他,看到他多了几分军人的英武之气,多了成熟与稳重。我们一起游泳、打乒乓球、下围棋、探讨哲学、畅谈人生。志明喜欢弹吉他,记得他最喜欢弹的一首歌是“三百六十五里路”:

三百六十五里路呀
越过春夏秋冬
三百六十五里路呀
岂能让它虚度
多少个三百六十五里路呀
从故乡到异乡
三百六十五里路呀
从少年到白头。

毕业后,志明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读研究生的机会。在读书期间,他省下钱为父母添置了洗衣机和彩电,换了家里那台很旧的14寸的黑白电视机。

1996年,我来到美国加州读书,毕业后,家中的经济条件有了根本的改观,但志明依然生活非常节俭。记得我第一次从美国回北京,看到志明简陋的宿舍只有一张床和一把吉他,再就是书。他坐在床边给我弹那首熟悉的歌,一曲“三百六十五里路”,浓缩了从故乡到异乡的那份真挚的手足情长。

研究生毕业后,志明被分配到北京空军训练研究所工作。1998年,他写信告诉我,他找到了自己的人生道路──修炼法轮功,同化“真善忍”,返本归真,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后来,从信中得知他被破格提升为计算机室主任、和单位年度的优秀共产党员。就在我们这个家蒸蒸日上的时候,1999年7月,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将中国大地卷入了文革式的恶浪。国内开始了对无数普通百姓的抄家、抓人……身在部队的志明首先受到了冲击,单位领导天天找他谈话,让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志明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功对社会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随着镇压的升级,部队搞“人人过关”,志明的处境也越来越艰难。2000年3月至5月,志明被空军政治部关押在北京西山的空军某处三个月施行“转化”,由于志明不肯放弃修炼,2000年5月,迫于中央的压力,空军司令部和部队领导只好让志明复员回家,在这期间,警察抄了志明在单位的住处,除了看到法轮功书籍之外,还发现志明给“希望工程”捐款帮助失学儿童的收据,这件事情在空军系统的引起了强烈的震动……

复员回家后,警察经常到家中骚扰。家不能呆了,志明开始了“云游”生活。2000年6月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一直到2000年9月,听说志明在上海的朋友家时被国家安全局非法逮捕,没有逮捕证,也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志明和他的朋友们,就因为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以“非法聚会”的莫须有的罪名被抓走了。

几个月后,父母收到警察局的通知,确认了志明被捕的下落。后来,又收到了通知──志明被判处四年监禁。

2001年的10月份,和志明同住监狱的一名犯人被释放,带出了志明的一封家书:

父亲、母亲,你们好:

我这里不必挂念,只是很想知道家里一些情况,望能来信告之。

我的事情希望你们不要为我难过。我没有参与政治,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政府和社会的事情,我只是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我并非盲从,我仅仅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念。面对自己和良知,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口是心非,任何外界的力量也不会改变的。

看了一些关于文革历史的书,使我对人生和社会有了不少认识,人很容易被人带动,盲从地被舆论和观念所带动。但我清楚地知道我的选择是理性的、平静的,因为“真善忍”是深藏在我心里与生俱来,最珍贵的东西,从小到大,不曾改变。

我没有虚度时光,你们以后会明白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最最值得的,只希望自己真的拥有神的禀赋,永不坠低俗,希望那“真善忍”的圣洁之光永驻在我心中,照彻我义无反顾的路,将生命化作一片净土,恭迎万古的荣光。我想,尘埃落定之日,当是世人惊醒之时。

顺便提一下,他们说判我四年,一个月后可能换个地方集中,但我想肯定用不了四年我就会获得自由,也正是所谓“欲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吧,我对此很乐观。

望你们保重身体。祝一切好!
志明2001年9月27日

看到弟弟的信,我泪眼朦胧,往事象潮水一样涌进我哽咽的喉咙,冲击着我那颗在物欲横流中封尘的心。

曾经在理想和现实的边缘上挣扎,无奈地把善良和纯真留给过去,遗忘在童年那个北方偏僻的农村。奉行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现代中国人做人的原则,为生计奔波,为名利追逐,在茫茫人海中上下沉浮。

曾经不知世间信仰为何物,敢教人这样生死不弃。蓦然回首,却恍然大悟,这一场手足兄弟的缘分,三十个春秋,交织了岁月的故事,只为奏响那深沉的乐章——生命因真善忍而永恒!这个主题不是用笔墨写成的,而是弟弟用青春挥洒而成的——“我没有虚度时光,你们以后会明白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最最值得的,只希望自己真的拥有神的禀赋,永不坠低俗,希望那真善忍的圣洁之光永驻在我心中,照彻我义无反顾的路,将生命化作一片净土,恭迎万古的荣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1/44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