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几年来遭受的迫害起诉江氏集团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八日】我今年50岁。从开始修炼至今近六年时间,就有四年多是在迫害中度过的。我已经病退十一年了,炼功前我是个严重的心脏病人,二尖瓣狭窄并粘连,主动脉瓣堵塞,还有腰疼,胃病,头晕等多种疾病。自从修炼那天就再也没有进过医院,我的身心受益无法言表。可是在这四年多的迫害中,只为想说句真话:“法轮大法好”,我和我的家人以及亲属都受到了严重的迫害和精神摧残。

99年11月和2000年7月,我两次去北京请愿上访,被非法罚款3万多元,加上单位扣除共4万4千多元。曾一年多停发我的退休金,我丈夫上班只发生活费,分房也没份儿。后来,我丈夫无奈买断了工龄,干了三十多年的石油工连退休金也捞不上。而且它们还不断地威逼、骚扰。把我从拘留所弄到精神病院,从看守所弄到劳教所,劳教所不收,又拉回看守所并转了几个看守所,长期非法关押9个多月,它们还注销了我的户口。在我绝食抗议的情况下,它们怕我死在那里担责任才勉强放了我。它们勒索了我家人几千元。我丈夫精神受到很大打击。为了免受迫害,我丈夫逼我放弃信仰,他曾经从好言相劝到离婚胁迫,从拳脚相加到酗酒,再到自杀相威胁。这就是江××最恶毒的一招,用株连达到亲人相残、最后妥协的目的。好在我丈夫现在已经清醒,不再上当做它们的工具。

在这期间,我单位七个大法弟子(三个职工,四个家属)曾一次被恶徒从银行帐户扣去单位29万元,后来再三交涉减至24万,加上后来又有几笔,增加到9个人工30多万元。单位和他们讲理,他们说:这事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可是没有办法,上面叫这样做的。单位和他们打官司,回应是:上面有令,对法轮功怎么整也不过份,这案子谁也不敢接,就象计划生育一样,打到哪你也没理。这就是江××的“人权最好时期”“国富民强”背后的真实情况。它用这种方法确实达到了“从经济截断”的效果。有一小夫妻俩是职工带两个小孩(双胞胎),开除工职,罚款6万,怎么生活?一家属儿子没工作,女儿是一严重的精神病,几乎不能自理,罚款5万,加上多次勒索共6万多元,只靠丈夫一人的退休金生活,又被扣的只剩基本生活费,这就是江××的一句歹毒害人之言的后果,这和杀人放火有什么两样?

我曾被非法关在精神病院20多天,不能出门,不见天日。在一个8张床住的房间里,除我之外,有7人都是很严重的精神病人,昼夜都是哭闹打骂声。他们把我用粗布条绑在床上强行灌食、灌药、输液,逼我丈夫交了2000元住院费,差点把我弄成精神病。这个医院是河南省精神病院,先后关过不少大法学员,就我们市我知道的就有6个,还有不知道的,还有全省各县市的,到底多少有据可查。据了解,安阳市有学员曾被关在此精神病院长达八、九个月,最后还是正念闯出去的。医院跑了人把他们吓坏了,后来对关押法轮功弟子更加隐秘。这又是江氏灭绝人伦迫害大法的又一见证。希望国际有关法律机构调查取证。

2000年12月,我去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的横幅。因我不配合恶警,它们用胶棒把我的胳膊和手臂打出几个鸡蛋大的青紫包。在房山看守所,因我不报姓名,被他们折腾了一个晚上,让我跪我不从,他们三个人抓住我的头发往墙上撞,其中两个一人抓住我的一只胳膊,踩一条腿跪下两个多小时,最后他们支持不住,放开手使劲掰着我两个大腿往两边搬,直到我呼吸急促最后停止呼吸才放手。他们感觉情况严重,慌忙叫来狱医,最后怕担责任,就开车把我送到车站。这期间曾有这样一段对话:我说“你们这是知法犯法”。他们却说:“谁犯法?你才犯法,你不知道江××就是法?他说煤是白的,你就不能说是黑的;他说雪是黑的,你就不能说是白的。你一个小老百姓还想翻天?你这是鸡蛋碰石头。他给我发工资、奖金,就是让我干这个的,谁对谁错我不管,影响了我的利益我就不干。”我说:“作恶要遭报的!”,他们说:“遭报,那也得先死江××,再死我。”这就是赤裸裸地助纣为虐,这些人实际上就是江用老百姓的血汗钱买来的杀手、工具。

之后我又去天安门打横幅,被关在门头沟看守所。两个犯人看着我们,一天两顿饭,上午一个窝头,下午一个馒头和一点烂菜汤(我们大法弟子都没吃),不让学法炼功,坐着得把腿立起来,一偏腿就不行,非打即骂。我们背法时,有个20多岁的女犯就用脚往我们脸上踹。一次因打我耳光太凶狠,竟把她自己的手背打得肿老高,一只胳膊几天不能动,后来同修们给她讲做人的道理,以善心感化,她就不再打人了。她说墙上有监视器,我们炼功会找他们的麻烦。更不可想象的,这个两米宽,三米长的房间,除了水管和厕所,竟住了18个人,破旧的木板床上光光的,除两个犯人的被子外,寒冬腊月没有一丝御寒的东西。这就是电视上说的劳教所、监狱象花园、敬老院背后的真实情况。

在被关押在新乡县看守所期间,我和管戈(2003年6月4日在十八里河劳教所被迫害致死)在一起近两个月。我们一起绝食抗议。她虽已32岁,可脑子里单纯地象个孩子似的。一天说是提审,把她叫出去了,时间不长哭着回来,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我爸死了,他们逼我写保证可以回去看看,不然就别想回去。他们多卑鄙啊!用这个来要挟我。”试想,当时管戈和她丈夫、她妈妈被关押在看守所,她姐被关劳教所,他爸爸受不了精神打击,含冤去世,这不同样是江××迫害无辜百姓致死的又一证据吗?她姐姐是一个很有才能的营级军官,被劳教洗脑“转化”后,变得没正常人的思维,对母亲说话时都骂骂咧咧,没有人情,看见谁(炼功人)都要拉过来给人家转化,连小孩都能分辨的是非也分不出来,几乎象个行尸。这不是也被江××杀害了吗?何止一个管戈啊!目前,被江××迫害致死的人从不完全数字看已将近800人,这是表面,还有不知道的,还有掩盖起来的,还有间接的,它的因素造成的,数字无法统计,远远多于八百。

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从恶毒的洗脑转化到酷刑折磨,但三年来还没有直接被折磨致死的,可在江××的第一黑手罗干五月份以防非典之名流窜到河南之后,不到两个月就有6名大法弟子被活活折磨致死。不知下了什么密令,6月四日一天就打死三个,这个活生生的事例,江××能逃脱罪责吗?

2003年元月,我回老家探亲,因发放真相光盘,被便衣绑架到区分局,后关市看守所,因我一切不配合,他们无奈第十一天用车将我送回家里。可是,他们却对我的所有亲属接连不断地骚扰,非法抄家,电话监控。我姐家和我弟家没人炼功,只因是我的亲属关系也被抄家并电话长期监控。我弟家两次抄家,电话监控,而且还不断骚扰,想榨取钱财。过节要“问候”,孩子考大学也要“关心”,弄得他们胆战心惊,我妈已经80多岁却不敢让我回家也不敢接我的电话,几乎和我失去联系。我妹虽也炼功,可已被它们洗脑,即使这样也不放过,2001年6月从劳教所回家,电话一直被监控至今,这次回去我虽没见她,就因给我送了一条被子,也被他们抓去关进看守所,直到过完春节才放她回家。回家不久,漯河办洗脑班又再次把她弄去洗脑两个多月,家里一个上小学的孩子无人看管。80多岁的老娘不能看望,亲人反目成仇。它们却造谣说:我们炼功人无情无义,不管他人死活。究竟这罪过该归于谁?善良的人想想吧!

610就是用这种手段残酷洗脑,伪善欺骗,还有造假,反复抄家,电话监控,妄图得到高“转化率”而得到江××的奖励,被推广为迫害法轮功的典范,在电视上造假推广先进经验。

全世界所有的国家和政府当权者,有这样对待百姓的吗?有这样践踏法律和人权的吗?

我呼吁全世界所有的法律机构,正义之士,再不要无视这世上最恶毒的恶魔继续毁坏人类的道德了,让真善忍溶入到所有人的心里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