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为了信仰的自由,一个家庭寻求庇护


【明慧网2003年1月30日】纽约时报2003年1月27日刊载报导,记述当地一对法轮功学员夫妇及孩子遭受江氏集团迫害,在美国寻求庇护的故事。译文如下。

每个周末,张平弗和张德容都会带着他们的儿子,斯坦利-张春慈来到位于皇后区法拉盛的凯辛纳公园炼法轮功,动作类似太极,炼功是法轮功修炼的组成部分。

他们来这里是因为他们信仰法轮功并相信法轮功能够改善和升华身心与灵魂。他们有信仰,而在美国,他们的信仰-人人的信仰权利-都受到保护。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来到这里,来到这个公园,来到这个国家。

张太太出生于中国,张先生出生于香港。他们于1998年结婚,此前张女士从没想到她这辈子会结婚。她说,1994年,她在中国深圳的住宅里的煤气炉在她洗澡的时候爆炸了,她的脸和胳膊被烫伤。

“我完全不能工作,”她通过一位翻译,她的朋友詹妮特-雄说。“我不能暴露在阳光下。医生建议我做植皮和整形手术。”

但手术太昂贵,她说。在那不久,张太太被介绍炼法轮功,包括其缓慢的动功、打坐和理论。她说炼功并努力作一个更好的人使她的烫伤消除了。不久,张先生也开始修炼法轮功。

作为新婚夫妇,虽然他们仍然不得不分开居住,但他们看来已经找到了更加光明的未来。张太太是深圳农业研究院的一名插花艺术家。张先生是他父亲在香港九龙一家餐厅的厨师。1998年11月,张太太怀孕了。

然而,1999年,中共[江氏]政府取缔了法轮功。

张太太说,警察开始经常找她,问她为什么修炼法轮功。张太太和张先生担心他们的孩子如果在中国出生,成为一名中国公民所面临的命运,于是他们离开中国到了加勒比海的圣马丁。在那里,张先生在一个亲戚的餐馆里工作。他们的孩子,斯坦利,1999年就在那里出生了。

2000年1月,张太太带着斯坦利回到中国。张先生回到香港做他的工作。作出这个决定很艰难,但张先生在那里能够赚更多的钱。他们尽可能地多见面。但同时,在中国的迫害加剧了。

张太太说,2000年11月11日,她正在家里和一个朋友聊天,警察来了。“他们抄了我的家,搜查我的寓所。他们把我儿子的照片拿走并把我们带到警察局。”

警察问张太太与法轮功的联系。“他们把我的孩子放在一张长凳上,他在那儿哭喊着,并受着冻,”她说。“我的孩子自己一直哭到睡着。”

张太太说她听说过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孩子被毒打和杀害的事情,所以她假装上厕所,然后飞快地冲出警察局,外面是一个阴雨绵绵的寒冷夜晚。

她给所有的亲属以及她的先生打电话,恳请他们帮助她接回斯坦利。家人很快作出了一个计划。“我的哥哥到警察局担保会把我带来以换回我的孩子,”张太太说。

她哥哥把孩子带回给张先生,同时张太太已经开始了离开中国的行程。她坐汽车到皇岗,坐火车到上海,然后飞到日本。在那里,她与先生和孩子会合。用旅行签证,他们飞到纽约。

他们不能回中国,所以他们申请政治庇护。当一名法官受理此案后,移民局给他们推荐纽约天主教慈善团体作为他们的法律代表,这是由纽约时报援助基金会支持的七个慈善团体中的一个。他们会见了该慈善团体移民难民部律师戴安娜-卡斯坦尼达。

卡斯坦尼达女士说:“我与他们见了面,觉得他们的案子很有说服力。而且他们没有其它方法付钱找律师。”

天主教慈善团体用三千美元援助基金帮助这个家庭支付了调查和翻译等费用。

去年11月11日,“法官认为他们已经符合了申请难民的条件,”卡斯坦尼达女士说。“他判定他们受到了迫害。”他们的身份将会在三月份作出最后的决定。明年他们将有资格申请绿卡。

39岁的张太太和45岁的张先生目前在皇后区法拉盛的一个公寓租了一间房间。张先生做内部装修,张太太在公共图书馆教授插花课程。

但他们的未来仍不明朗。比如,他们说出租人要求他们在3月份之前搬出去。

他们仍旧决心一如既往地走他们自己的路。

张先生说,“我们会自己解决经济问题。我们不想成为社会的负担。我们希望融入社会,成为社会的一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30/43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