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信:自焚事件中可能存在两班“主角”

(a)自焚前的王进东(b)自焚时的王进东

【明慧网2001年2月4日】 1.根据大陆某些新闻网提供的王进东自焚前后的照片,我们发现王进东自焚前的相貌特征是脸颊消瘦、额头有一黑痣、平额、小骨架,而自焚的“王进东”却是大脸盘、宽而突的额头,大骨架的胖子(见照片),由此可以怀疑两者是否是同一个人。笔者怀疑有真假两个王进东。

2.自焚王进东的齐刷刷的头发边缘及比例失调的面部让人感觉象带了假发或面具。由外观看其面部和衣着均未有多大焚毁,并且还能在镜头前声嘶力竭喊口号和有力地挥掉灭火毯,且能稳坐散盘、“结印”,这一切说明他并未严重烧伤,但报道中却说“4人大面积烧伤”、都做了“气管切开手术”、且经过“奋力抢救”“度过了休克期”,如何解释这种矛盾?答案可能只有一个:一切都是在演戏。

3.王进东右边拿着灭火毯的警察象是为了拍照而摆好的姿势,没有紧急扑火的运动感,显得很悠闲。他拿着的灭火毯是静止下垂的,只是个照相的道具而不是灭火的工具。

4.报道中说王进东是这一事件的组织者,而且由事实看其伤势最轻,为何不对其进行采访,甚至面都没露,也没有对其治疗情况的详细追踪报道,却毫无人性地对“伤势很重”的小女孩纠缠不休。陈果的妈妈郝惠君也没露面及对其的详细追踪报道。

5.对如此重大的案件,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调查,似乎一切都清楚了,却没有所谓的送站和接应的人的处理情况及报道?

6.排除报道关于点火次序前后矛盾,按照其一种说法是王进东第一个点燃火,却被用4个灭火器及灭火毯救了(灭火器和灭火毯从何而来?),而且只用了“不到一分钟”,而“几分钟后”才点火的其他4人却伤亡惨重。按常理救了王进东后,应更有条件迅速扑灭其他人身上的火。

7.另据1月27日海外媒体报道,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公安在第一时间将五人送到北京治疗大面积烧伤最著名的积水潭医院烧伤科急救。除二十三日在天安门自焚事件中当场死亡的一人外,另外四名伤者现正在该医院烧伤科北二楼病房接受治疗。一值班医生说,自焚烧伤者在烧伤病房接受救治。当记者电话询问至该烧伤科北二病房值班室问及自焚烧伤人员有无新的死亡时,一名接电话女护士脱口回答:「没有啊,四个都活得好好的!」同时,四人在治疗中受到北京警方二十四小时「全天候」严密监视,一般人根本无法接近病房。

总结:新华社报导开始时有“一男四女”和“一女四男”的混乱;到中央电视台拿出音像俱全、声情并茂的“控诉”节目时,又有了“自焚被救者”伤情的戏剧性变化(从四个人“都活得好好的”,跃变成外观惨不忍睹、未来生死不卜、同时却完全可以按照“上边”的需要接受采访),同时自焚者人数从五名上升到七名。这些戏剧性的变化,恐怕只有戏剧演出中才有,而且使用的班子恐怕不止一套,因为涉及的人太多(在镜头前自焚的,配合情节的警察,外国记者,电视台的,接受采访的,医生护士,等等),细节复杂又危险,警察和群众觉悟也不一定象领导期待的那么有把握,以至操作中短时间内漏洞百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4/7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