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魔难 更要用正念


【明慧网2001年1月7日】 每遇到磨难,一定要用正念,想到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就都能过得去。只要心存正念,不配合邪恶做任何事情,邪恶一定会不攻自灭的。---功友的话

其一:
吉林省洮南市的一名女功友,今年45岁。12月18日早上十点多钟走到天安门附近。三、四个武警围上问是否是“炼法轮功的?”,女功友没理他们,但武警强行搜身,发现几张写着“大法好”的不干胶小胶条(在路上贴剩下的),随即被强行拉上小吉普车。女功友叹息没在广场打出横幅来,在车上几十名功友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一路上大法之声传到过路人的耳中,到宣武区看守所后,功友嗓子都喊哑了。下车后见这里已经关押了几百名大法弟子,男女左右分开,热烈欢迎新来的功友。这时,有多条大法横幅在功友群中打开,邪恶见状疯狂撕抢,但功友们始终用身体挡住邪恶的拳脚,保护大法横幅完好无损。之后将大法弟子七、八个人一拨分到下面各派出所。女功友被送到白纸坊派出所。她悟到绝不配合邪恶,开始绝食、绝水。要求按手印时,女功友坚持不按,恶警也没办法,只好作罢。连夜提审七、八个小时,软硬兼施,威逼利诱都未使女功友说出姓名、地址,只好派便衣假充功友,但便衣不会背《论语》,被女功友当场识破;他们又说调查“炼功后身体变化情况”向上汇报需签字,也被拒绝。提审三天两夜女功友就是不配合,只好将她送回宣武区看守所。在这里女功友继续绝食,且向号里的犯人讲明真相,犯人都知道大法好,也和功友一起学“洪吟”。五天后,女功友和其他四十名弟子被送到河北沧州市,分到各个县派出所。女功友被送到冀县派出所,到那里继续绝食,绝食八天后,强迫将其送到当地职工医院输液。由于女功友坚持不配合,遭毒打并被绑起来输液。女功友想这些脏糊糊的东西打到修炼人身上不起作用,他们白费劲。女功友在多次提审过程中向警察讲明真象,点出江氏末日即到,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始终不说姓名、住址。女功友在押期间,几乎天天受到警察毒打、辱骂。

在绝食第十三天后,她被二次带到当地职工医院,医生叫嚣着“她输液就输液,不输就不输,等着死算了,你熬不过去两天了。”女功友坚持不输液,不接受任何检查。最后,警察终于认输了,将女功友直接送到山东德州车站,叫功友自己走,(此时功友已身无分文,腰带、鞋带都被拿走,看守所处还存有功友的书包,包内有四百多元钱,都没有拿回来)。女功友虽绝食十三天,但精神状态很好,没有渴和饿的感觉,此时只想再次进北京证实大法。在车站功友遇到一位好心善良的妇女,功友将自己是炼功人,进京上访现身无分文的情况讲述一番。好心人拿出五元钱给了她,并带功友到当地派出所,还叮嘱功友别告诉警察自己是炼功人,以免被再次抓走。功友想自己不能再次被抓,于是重新回德州火车站。女功友一心进京再次证实大法,虽然身上只有好心人刚给的五元钱,但仍顺利乘上火车进京找到了北京功友。

女功友谈此次证实大法的十几天经历,深感师父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只要心存正念,不配合邪恶做任何事情,邪恶一定会被消灭的。

附:女功友2000年12月31日回到北京功友家休息一天后,元旦一早又和湖南十名功友去广场打横幅了。元月三日中午,北京功友又接到了她的传呼,看来她又一次顺利闯关归来,要为大法做更多的事情。

其二:
湖南郴州的一名女功友,36岁,元旦上午十时许到天安门广场,一起同行共三位功友。当三人在国旗下看红旗时,几个便衣凑上前问:“法轮大法好不好?”其中两位功友说“大法好!”,另一位女功友未作声。便衣抓住三人就往车里推,三位功友不顾便衣揪头发撕打、脚踢,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便衣就这样连拉带踢的将三位功友推上了警车。警车装满功友后开到天安门分局,将功友们放在“大铁笼子”里。功友们足有二百多人,大家一起背《洪吟》,《论语》,经文,有好多功友被警察毒打,有的人被打得鲜血直流。然后,将一批批功友分到各派出所,女功友和其他三十多人被送到门头沟分局。在那里几个警察审一位功友,他们用拉家常的方式诱骗功友说出姓名,地址。功友将自己得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告诉警察,有的警察也说:“你们这个大法也是挺好!但自己在家炼吧,别出来了!”我们的功友用善心给警察讲明做人的道理,而作为修炼的人就应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请警察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让政府改变错误的决定。几个警察在屋内静静地听着,被功友的话深深打动。功友经历了六个小时的审问,被放了出来,仍未说姓名,地址。 “一正压百邪”,女功友回来后决心将这次进京证实大法的经历讲给家乡的功友们,告诉大家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要听信它的谎言,绝不被邪恶利用!

其三:
今年6月10日湖南衡阳地区的一位男大法弟子,56岁,徒步进京上访。他身上只有五元钱,一路上化缘,风餐露宿,鞋早就穿烂,打赤脚一步步走到北京,脚底的泡也磨下了一层又一层,他只有一个信念,尽快走到天安门。一共走了三十一天,终于走到了天安门广场,他坐在广场开始打坐,被警察将他赶出广场(到北京附近时,他用仅有的五元钱理发洗净身上的灰尘,整洁的走进北京)。他又来到北京信访局上访,被抓回老家。在当地拘留所关押起来,他开始绝食。家里的母亲、妻子、弟、妹天天到拘留所求他、骂他,让他写“决裂书”,吃饭,他那颗坚定的正法、讲清真象的心没有被亲情所动,就是不写,邪魔的阴谋彻底破产,再也无计可施了!

其四:
12月28日,我去北京海淀一大法弟子家。晚上18时许,警察已经先我几步到了那里,屋中的大法弟子和邪恶抗争。晚20时许,警察调来两辆依维柯警车,抓走所有的大法弟子并带走所有大法资料,但是警察并不甘心,他们想可能还会有大法弟子来,于是就蹲守在那里,想抓到更多大法弟子。在此我提醒大法弟子警惕邪恶的突然袭击,不要长时间频繁出入一个地点。

这些邪恶的东西,他们惧怕丑行被揭露,被暴露在阳光下面。他们的所做所为并没有吓倒大法弟子,反而更加坚定了坚修大法的那颗心,惊醒那些没有走出来的大法弟子。不要看它们表面凶残,在大法弟子面前,它们就像纸老虎一样,就像师尊在《除恶》一文中讲的“在邪恶的镇压中他们已经穷途末路”。等待他们的是历史的审判,他们将偿还他们所做的一切,让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紧随师”,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向世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的罪行,在最后圆满的路上,携手并进迎接光明的到来。

其五:
12月初的一个星期六,长春的五名大法弟子一早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三个老人和两个年轻的女弟子。一名姓许的大法弟子,今年68岁,从天安门地下通道一出来就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紧接着其他功友也纷纷打出横幅,这时警察和便衣蜂拥而至,将弟子们抓上警车,开到天安门分局。里面已经关押了二百多名大法弟子,男弟子一边,女弟子一边,弟子们在里边喊“法轮大法好,还李老师清白,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大家正义的声音响彻天空,在被分散到各个分局的路上,大家还不断的高喊“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老师清白”等。警察十分害怕,将车内的高音喇叭开得非常响,生怕大法正义的声音被人们听到。这位姓许的功友被送进门头沟分局,后又分到下面的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警察们使用各种方法想让他说出住址、姓名,但他就是不说。一个警察用恶毒的语言谩骂,并冲过来要打他。他当时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怕你。那个警察冲到跟前又退了回去,并用聊家常的方法想让他说出地址,他一直不说,最后警察就将五个地痞和这位功友关在了一起,那些人就说:和我们一起玩儿牌吧。许大爷说:“我不会玩”,他们就自己打牌,又拍桌子又嚷,可许大爷心中非常宁静,躺在地上一会儿就睡着了,而且这一夜睡得比平时睡得都好。第二天,警察又提审许大爷,那警察又向昨日一样问地址、姓名,许大爷还不说,他就说:“你不说,我判你,你说不说?”许大爷说:“不说。”警察又说:“我毙了你,说不说?”许大爷说:“别说你毙了我,就是你将我下油锅我也不说!”那警察一看没办法就走了。许大爷后来说,每遇到磨难,一定要用正念,想到我是一名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就都能过得去。后来警察说:“我听你象湖南人,我给你送到保定,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这样警察开车把许大爷送到公路上,拦了一辆去保定的车,上车还对售票员说和保定那边打好了电话,有人接他,不到站不许下车,可许大爷在车上坐了一站就下车了,后转火车平安回到长春。

现在许大爷又一次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于12月31日进京护法。

其六:
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在一起工作,六月中旬的一天,小庞在外联系工作(做业务,利用工作便利向世人发大法真相资料和给功友送资料),带着大法资料,被警察抓住后,送到魏都驻京办事处,那里的负责人丁磊将小庞的几千元电话卡扣留,将小庞遣送回来拘留了一个多月,后被其家人用2千多元保了出来,魏都办事处的人大约过了一个多月才和我们联系,只将电话和一小部分(几百元)电话卡还回,而将二千多元电话卡据为己有,并说已将所有被扣物品还回。后小庞出来,证实所有物品在他走时都交给了丁磊,此人单位电话:010-68174702;010-68216817

7月19日夜我们全家都在睡觉,12点钟青塔派出所十几个警察突然闯入我们家中,将我们全家抓到派出所,并没有任何手续就将家里电脑,打印机,传真机,传真纸,打印纸,电线插板和我们家中的许多大法书籍都非法抄走。

在派出所内我们看到他们抄了好几大摞(上万张)大法真相资料,地上到处都扔着大法资料和横幅,并且抓了许多广州来的大法弟子,非法没收了他们的手提电脑,殴打他们。第二天从丰台分局来的他们的上司十分的阴险邪恶,对我们全家一个一个地审问,这一天在我们青塔地区还抓了五、六名功友,晚上,我、我妹妹、我爱人及其他大约十来个功友都被抓到丰台分局拘留所。有一个广州的年轻女弟子,已经绝食4天。一个男功友的妻子怀孕七、八个月了,青塔派出所却毫无人性地限期他们夫妻三天搬出其管界,并且在看守所将这名功友拘留数日,在这名功友强烈抗议非法关押的情况下,才将他放出。我向警察讲清大法的真相,他们则恶毒攻击大法,五号的号长则疯狂漫骂,不许我说话,掐我后脖子将我推回牢房并示意犯人对我殴打,之后将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问他们打我没有,还看打的怎么样,并且坏笑。我们被非法关押18天后放出,和我们一起关押的功友郭某在里面绝食四天被灌食,他们让几个犯人按住他的胳膊、腿并掐住鼻子和两腮,几近掐穿,向里灌食不能呼吸,差点儿被憋死。郭某被放出来后,由于和另几个功友一起散发大法真相资料又被抓进监狱,一直未出来,现在我们认识的非常坚定的功友有几十人都被非法关押,许多功友都惨遭折磨。

在近几个月,经常有派出所和街道人员借做转化之名到我家进行骚扰,使我们不得不到另一地方住,经过一段时间后又被他们找到,我们只好外边租房住,我爱人因此不能工作。

另外,我曾得到信息,于12月27日去河北某市接一位长春的大法弟子,他去天安门打横幅,因不说地址,先被送到邢台,后分到下边的某市。我在某市住了两天,也没有接到,才知道原来是一场骗局。原来它们用让亲朋、熟人来接的谎言骗出大法弟子的地址,达到遣送回去的目的。所以一定要对其提高警惕。在河北某市有多名弟子绝食,有的晕倒,并受到灌食等折磨。他们现在对去天安门证实法的弟子,所有不说姓名的,都向各地遣送分散,并采取各种办法骗出地址后送回家关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