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标准:精神放逐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8月4日】商业标准--休闲版 2000年7月15日

梅翠伊.韩迪克(Maitreyee Handique)说,法轮功在它的发源地遭受迫害的同时传到了印度。

直到去年为止,经常回家乡北京的王蕾(音译),一直就注意到了这个城市的公园被一股巨大的人潮占据着。每天早上去公园锻炼的人数“变得越来越多”。不断扩大的人群站满了公园的场所,又延伸到周围的小路上。那些来晚了的人乾脆就站在蜿蜒在小路上的队伍末尾。

就像印度一样,在中国公共场所聚集的人群密度并不让人惊讶。但七千万人在全国各地的公园里做同一种运动?自从40多岁的李洪志先生在1992年将法轮功,一种中国精神炼习介绍给公众后,他的受欢迎程度与日俱增,只有中国XX党的人数(估计在六千万)可以与之相比。炼习者们并非闹事者,但在XX党的制度下,他们却被当作闹事者而遭到斥责。王说:“1999年1月,政府下令在公园聚集的人数不能超过2000人。”

那是法轮功修炼者们的黑暗日子的开始。他们频繁地成为政府发泄愤怒的目标:骚扰,警察殴打,关押,劳教。1999年10月30日(译者注:正式日期应为1999年10月22日),曾受到过政府支持的法轮功被禁止,由此,不但中止了每天早上平静的炼功活动,还彻底禁止了公开表达个人意见。(法轮功)书籍被烧,互联网被阻截,电话被窃听。官方发出通告诋毁法轮功,而那些拒绝合作的人面临着扣发工资和开除工职的危险。惩罚包括一种叫“地牢”(“地狱里的牢房”)的刑具,关押者被手脚铐住,然后被强迫行走。

这些事实在一个题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镇压法轮功中的大规模严重侵犯人权”的1999-2000年调查报告中有详尽描述。这项调查是由法轮功支持者公布的。调查说,超过20人被折磨至死,3个王认识的人:李昌,王治文和姚洁被分别判刑18,16和7年。因为他们是法轮功的辅导员。然而,在远离政治敏感区的印度的桑迪尼科坦(SHANTINIKETAN),王蕾(一位在瑞典的医生),以及在瑞典出生的PIRJO SVENSSON,美籍华人ANACHAN和SUSIETRUONG正在传播修炼法轮功的“益处”。在波士顿作计算机分析员的CHAN说:“我们有35-100人参加教功讲座。我们也收到了来自MUMBAI和BIHAR的问询。”

事实是,作为千僖年发展最快的一个精神运动,无论法轮功走到哪里,(迄今七年内已传至30个国家),反响都很热烈---也许除了在他自己的发源地。作为一个面对全国性镇压的运动,法轮功的核心并不难掌握。法轮功的原理基于佛家和道家思想,原属秘密传授。李先生将他重新编排以适应现代需求。

这个又名“法轮大法”的运动宣称没有成员制,不收费,他的追随者也没有正式的礼拜仪式。自愿教功的修炼者根据现居纽约的李先生的九天讲座录相,向初学者们教授法轮功的三个原则:真,善,忍。另有五套动作,可做五分钟到一小时,旨在强健身心。

据说达到最高超脱层次的炼习者能在丹田部位感觉到像电风扇一样(旋转)的法轮(一个卍字符样的符号上有四个阴阳符号)。法轮功据说有祛病健身的效果,但仍有人表示怀疑。法轮大法的宗旨在他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及“法轮功”中有论述。李先生在出版了他的书后就停止了在中国的讲法,而主要在海外办讲座。

教功的四个人说,他们没有政治目的,但SVENSSON说:“我们不能闭上眼睛不理会。这是人道问题。”中国政府正在进行的对它自己人民的镇压毫无疑问暴露了它自己的恐惧。正像TRUONG说:“通过镇压,更多的人知道了法轮功。你无法阻止他的发展,因为他就在我们眼前。”

(2000年8月4日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