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真理,不说假话

【明慧网2000年7月3日】 我是一名大学教师,今年36岁。在广州第一军医大学读博士期间,于1997年11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我炼功后不长时间,妻子和女儿也开始炼功。炼功前,我们一家的身体都不是很好,经常有病;炼功后体质得到了彻底的改善,非常健康,炼功至今全家没吃过一粒药。尤其我们按照法轮功功理要求的做好人的标准去做,家庭更加和睦,工作勤恳,在个人利益上去掉了非分之想,心情舒畅。

99年7月博士毕业后回到原单位不久,就赶上政府取缔法轮功。7月20日我市公安局开始抓辅导员,得知这一消息后,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于21日去省政府门前请愿。我们在路边静静地等候,大约有几千人,除本市的外,还有很多是从郊县赶来的。大街上有很多警车和大批警察,省政府门前的道路已被封锁。快到中午时,警察调集很多公交车,让我们上车,分别拉到远离市中心的公安学校和体育场。我被拉到公安学校,我们被集中在一个大礼堂中不让出去,人坐的满满的,分批去登记,询问诸如姓名、住址、电话,为什么来上访等,说什么他们是代表政府接待我们、抓辅导员是谣传。登记完后仍不放人,我与其他一些大法学员发现校园后门没人管,我们就从那里走掉了。

下午回到省政府门前一看,绝大部分法轮功学员已被疏散完毕,省政府周围很大范围处于戒严状态。22日早晨我和妻子又去省政府,发现他们还是采取把人拉走的方式疏散人群,不上车就强行拖拽、殴打。下午电视开始播放公安部、民政部公告,我强忍着往下看,感到非常震惊和痛心,迷惑不解,怎么会这样?这不是事实,政府怎么能公然撒谎啊?同时意识到我的麻烦就要开始了,学校肯定要开展这方面的政治学习,我听一次就够了,怎么能忍受反复折磨?虽然我毕业回来已报到,但我的工资关系等手续还没到,我决定先不去上班。

一天下午,在校园内遇到了系政委,他顺便问我看没看电视报导,炼没炼法轮功,我说已经炼了一年半了,他顿时严肃起来,问我对电视报导有什么感想,我说,那些报导是不符合事实的;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说那你必须参加政治学习,上面通知要人人过关,不留死角。随后不久就通知我参加教研室党员会议。我到会场一看,连已退休多年的我读硕士时的导师也请来了,系政委、学校保卫处处长都在场,摆出阵势要迫我就范。先有几个人每人都按照电视上的套话说一通法轮功怎么怎么不好,然后信誓旦旦地保证决不炼法轮功,也劝家人不炼法轮功,在思想上、行动上坚决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轮到我发言,我指出了电视报导的欺骗性,并回答了他们对法轮功的疑问。听着我的发言,他们一个个目瞪口呆,面色凝重,可能感到从来政治学习或填表中政治思想那一栏,千篇一律地都要说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现在竟然有人不和党中央保持一致,真是胆大妄为。我发言后,出现了一段静默,然后我的导师发言,说我白受党教育那么多年,愚昧、可悲、可怜等等,轮番批评;我据理力争,情绪也有些激动,没有做到心平气和,会议不欢而散。

接下来的几十天,不停地做工作,难为他们连学校放假都没休息,多次到家来,并做我妻子的工作,威逼利诱:坚持炼法轮功就开除党籍、学位取消、房子收回、按战士复员遣送回原籍;放弃炼功一切都恢复正常,什么都不影响。我说,你们说我只要说不炼了一切都不受影响,这说明你们内心深处也认为我们炼法轮功并不犯法,如果一个小偷偷了10元钱,能因为他说不再偷了就免于处罚吗?我们炼法轮功问心无愧,无论对个人、对集体、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他们看我们不为所动,就退一步,暗示我嘴上说不炼就行,又怕我不明白,最后直接说,你说不炼了,在家偷着炼,谁还到你家监视你吗?我们也好和上面有个交代。我说,炼法轮功最重要的是修心性,要按照做好人的要求去做,我不能说谎。他们又反复强调党员应遵守党纪,军人要服从命令,我说我可以退党、离开军队。于是我就写了一份退党申请,表明在法轮功问题上不能和党中央保持一致,要求退党。他们说,还没听说过有谁退党,只能开除;我说,党章上不是写着党员有退党的自由吗?随你们的便好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段时间真是度日如年,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为所动,但内心并不轻松。我一直就是人们认为的非常老实的人,很少与人发生争执,总是委曲求全,从未想过会和违法犯罪有什么牵连,而且受共产党教育那么多年,虽然也对社会的阴暗面不满,但还是相信党和政府的主流是好的,是为人民服务的。现在这么好的功法党和政府竟然说他不好,坚持炼功就要违纪,甚至象他们所说的是违法、是与党和政府作对;但我们一家修炼法轮功以来的亲身体验却是铁的事实,是任何强权也抹杀不了的。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法轮大法的法理一下子就打到我的心底,振聋发聩,而且越学越觉得博大精深。这么一部利国利民的宇宙大法硬是人为地把他推到党和国家的对立面,让人感到痛惜、难以置信。我下定决心,不管会出现什么后果,也要坚修大法。单位对我的处理却迟迟下不来,非要把我转化过去,可能他们内心也觉得炼法轮功没有错,硬要处理良心不安,最好是把我转化过去,但这种持久战却让我更加难受。我就想在等候处理这段时间,回家乡探望父亲。

我回家乡要路过北京,听说全国各地有很多大法弟子去北京,自己也想去看看,交流交流,当时也没决定上访。于是我于99年9月14日留下一张请假条,没等批准(也不可能被批准)就去了北京。到北京后2天内多次去天安门广场,也没联系上法轮功学员,就准备回家乡。往家中打了一个电话,妻子说,我一走单位领导就慌了,怕我上访,一天几次到家里来追问,并派人到北京找我,还有可能到我家乡去找,并说我的事学校很快就会处理。我想等学校处理离开部队后,我的一切行动就不会牵扯到单位领导,我尽可能地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于是我17日回到学校,校领导找我谈话,说我要保证不上访,处理会轻一些,我没答应。当天晚上我就被学校以单独居住、帮教的名义关入一所空闲的住房内,从学校几个单位抽调7名干部轮流值班看管、做工作,每人24小时,晚上加派2名学生,规定2名学生要轮流睡觉看着我。吃饭时有人跟随去机关食堂,回家拿生活用品也有人跟随,一天24小时处于被监控状态。关了一段时间,学校看我还没有转变的意思,就把开除党籍、按战士复员回原籍的处理意见上报解放军总政治部,还告诉我说,只要我转变态度,随时可恢复工作。这一关就是3个月。其间,看我的干部都不耐烦了,怨声载道,学校只好又另换了7个人。直到12月份,总政的批示才下来:不能推向社会,继续帮教。在我保证不上访的情况下,学校让教研室和系领导等5个人作保,才于12月19日把我放出来,但仍处于监控状态,时常查问。现在我已被开除党籍,即将复员。


下面主要是我在被关期间对常人有关法轮功的疑问所做的解释。

◆你们炼功就好好炼呗,去报社、去中南海干什么?你们不是讲忍吗?报纸、杂志说你们不好就让他说去,还不许人家发表不同意见?
我说,我们为什么要去报社、电视台,去中南海,媒体并没有说明事实真相。直到99年6月14日,国办和中办还说政府对法轮功从未禁止过,事实上政府某些职能部门1996年以来对我们炼功的干扰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1996年6月《光明日报》刊登文章,指责《转法轮》一书是伪科学,宣扬迷信;并批评法轮功的修炼者是傻子。1996年7月,国家出版总署及中宣部下令各出版社不许出版有关法轮功的书籍。1997年初公安部门以法轮功进行非法宗教活动为名,布置全国公安部门进行调查。1998年7月,有关部门又发文件通知对法轮功开展调查。这份文件下达后,不少地方的公安局便趁机查禁法轮功。

学员多次通过正常渠道,向上反映,但都没有结果。我在读博士期间也亲身经历过炼功受到的干扰:4.25后,学校就把我们的炼功场所关闭了,我们只好到大街旁边嘈杂的环境中炼,但又受到地方保安的驱赶,说公安局通知,不准让我们在他们的建筑物周围炼功,而当我们找到公安局时,他们却不承认。看到6月14日国办和中办的通知,我们又回到校园炼功,却受到校保卫处的驱赶,说国办和中办的通知是给地方老百姓看的,军队还是不准炼,我们说,军队不也得听党和国家指挥吗?研究生队领导和系领导多次找我谈话,不让我炼法轮功,说5种人(党员、干部、学生、军人等)不准炼法轮功,我全占了。我也曾给杂志社写信驳斥污蔑法轮功的文章。

99年5月何XX在广州的一本刊物《东方文化》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有污蔑法轮功的内容,而他依据的从《转法轮》引用的一句话(用双引号)是根本不存在的。

在我们炼功点我和另外2名大法学员就给杂志社写了信。我在信中毫不客气地指出;作为堂堂的中科院院士,编造事实攻击别人是一个“大科学家”应有的科学态度吗?而杂志社不进行事实核对就刊发这样的文章是极不严肃的。我的信发出后没有回音,而另一名学员的信却通过公安局反馈到学校,这位学员因此被关了起来写检讨。现在媒体不是经常报导名誉受到损害而诉诸法律的事情吗?何XX编造伪证诬陷法轮功,我们没有控告他,而只是向报社反映事实真相何错之有?所以法轮功学员写信或直接到报社、杂志社等不是去闹事,而是去说明事实真相。

另外,这也不是什么忍不忍的问题,我们是对待个人利益问题上要忍,做事先考虑别人;但是我们还讲真、讲善。媒体对法轮功不符合事实的报导,我们作为当事人,本着求真的态度,有责任说明事实真相。我们不否认我们是有神论者,是信佛的,但这一点也不能成为媒体攻击我们搞封建迷信的理由。大家知道,美国可以说是新闻很自由的国家,但在媒体上也不能发表种族歧视的言论。我们国家虽然执政党是无神论的,但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例如,佛教是信佛的,除文化大革命时期外,从来没有公开说佛教是封建迷信,而且许多和尚是国家发工资的,另外国家对气功也有三不政策;所以媒体对法轮功说三道四,任意指责是违反宪法和国家有关政策的,有损国家形象和法律尊严。我们本着与人为善的态度指出他们的错误无可厚非。

其实有神论和无神论纯属学术问题,不知怎么在现代中国竟成为一顶搞封建迷信的政治帽子。从历史的角度看,有神论早在封建社会之前既被普遍接受,即使到了现代科学如此发达的当今社会,信仰宗教的人也是大有人在。记得1999年某期《国外科技动态》刊登的一篇调查文章中说,国外科学家至今仍有一半以上是有神论的。无神论者辩称“进化论”的创立推翻了宗教所说“上帝造人”,天文学、地球物理和宇航技术的发展推翻了“地心说”、“天堂”、“地狱”,从而说明有神论是错的。事实上现代科学虽然没有发现神的存在,但也没有证明神不存在,并没有推翻有神论。当年达尔文提出"进化论”时,只是作为一种假说,物种进化之间过渡状态的生物化石有待于考古学发现,事实上到现在也没有发现过渡物种。

在化石记录问题中,使达尔文主义者最头疼的是寒武纪大爆炸:大约6亿年之前,几乎所有动物分类中的“门”同时在地层中出现,完全没有达尔文主义者所必需的祖先痕迹。而且随者科学的发展,却发现了完全可以推翻“进化论”的证据:如“史前文明”等。美国人詹腓力(PhilipE.Johnson)在他最近写的一本书《审判达尔文》(Darwinontrial)中例举大量事实,从逻辑的角度说明“进化论”是错的。在法轮功书籍中也有有关地球是宇宙中心的论述,是从粒子大小和位置的角度说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而且这个中心是最不好的,并不是说什么都得围着这个中心转,那是过去宗教的误解。上帝用泥土造人,这个“泥土”不是人们认为的土壤,而是神把我们这个物质空间的分子都叫做“土”。“天堂”和“地狱”并不就是在太空、地下,是指另外的时空,它可能和我们这个时空同时同地存在着。当然现代科学技术还不能突破另外的时空,但不能因此就否认另外时空的存在。大家现在都知道微生物分布非常广泛,甚至在我们的皮肤上、胃肠道内,但我们的眼睛却看不见,直到几百年前发明显微镜后人们才认识到。看看地球上复杂的物种吧,千奇百怪,很多是我们没看到之前无法想象的。谁也不能说现代科学已经达到了发展的顶峰,所以不能从现代科学的认识水平上断言,人类就是这世界上最高级的生物了,现在还没有认识到的就是不可能存在的,都是封建迷信,这种观点不是太狭隘了吗?其实很多科学家已经承认有另外时空的存在,那么另外的时空中就一定没有生命吗?所以是否有神的存在是一个学术问题,有待于科学进一步发展去进行探讨,而不是政府用行政命令就能解决的。我们炼功讲开天目,很多法轮功修炼者(包括本人)确确实实看到过另外空间的高级生命(也就是人们所说的神);如果你按照要求去真心修炼法轮功,你终将也会看到。所以,有神无神不是哪个政府能裁定得了的。

三年来虽然法轮功学员多次到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指责、谩骂、诽谤法轮功的报导却愈演愈烈,直至天津公安局非法扣留因为何XX发表污蔑法轮功文章而去教育学院及其它相关机构反映实情法轮功学员。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况下,才出现了4.25法轮功学员上访中南海,请求政府给予一个自由安定的修炼环境。法轮功学员去中南海是出于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去反映天津警察殴打和非法抓捕四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的严重违法事件,并希望给法轮功一个合法、宽松的修炼环境,是行使《宪法》和国务院《信访条例》赋予公民的申诉、上访权利的集体上访行为,而且上访秩序井然,没有影响社会秩序,连环境卫生都没有破坏,完全没有危害社会,又有何不可呢?而且当时中央领导人也接待了上访的学员代表,直到6月14日国办和中办还说政府对法轮功从未禁止过,说明当时政府也认为法轮功学员是合法的上访。至于为何事隔不久政府又彻底变卦,就不是我们不参与政治的普通老百姓所能理解的了。

◆电视上报导的死那么多人是怎么回事?

我说,假如报导是真实的,那也不能算在法轮功头上。法轮功书中讲得很清楚,不是说炼了法轮功的动作了,就是法轮功的人了,炼法轮功最重要的是修心性,要按照要求去做,动作只是炼功的辅助手段。法轮功的法理明明白白不许杀生,而且自杀是有罪的,我们上街买菜都不买活鱼、活鸡,那些不按照要求去做,自杀和杀人的怎么能是法轮功的真修弟子?书中明确指出危重病人和神志不清的人不能炼,法轮下在另外空间的身体上,不在这个肉体上,那个剖腹找法轮的人怎么能是个正常人呢?

举个例子,如果有个人到医院刚做完胃肠道手术,医生告诉暂时不能吃东西,他不遵医嘱大吃大喝出了问题,能是医院的责任吗?共产党党章要求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些党的高级干部忘记了党的宗旨搞腐败,共产党还能承认他是共产党员吗?能说是共产党让他那么干的吗?能因此而说共产党是腐败的党吗?

假如说真的死了一千四百多人,这个数字的真正含义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看。法轮大法弘传7年,到底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政府的统计是210万(其实几千万人也不只),就算210万吧!那么年死亡率不足万分之一。但是,人类的平均年死亡率为万分之130 。就是说,人类的自然死亡率是官方宣布的所谓练法轮功练死的至少130倍!何况几年前刚来炼法轮功的是老年人、有慢性病、重病、复杂病症的居多,这样年老病多者占很大比例的人群死亡率高于一般才对;假如说政府的统计数字是真的,只能说明炼法轮功是多么的安全,使多少人免于死亡。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政府的宣传中竟置炼法轮功的绝大多数人取得了惊人的健身效果的事实(以前也有许多媒体报导)于不顾,说什么大部分炼功者受骗上当了。连政府都承认炼法轮功的有许多是高级知识分子、党员、军人、干部,甚至党的高级干部,几千万人都上当受骗?中国什么时候出了这么多低智商的人?中国也有真正的邪教和受骗上当的人,如“XX教”,政府把主要头目一抓,报纸只登了一个版面,就烟消云散了;而针对法轮功政府下的力气不可谓不大,宣传报导铺天盖地,对法轮功炼习者威逼利诱,开除党籍、工职,抄家、罚款、拘留、判刑,表面上吹嘘对法轮功的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实际上却收效甚微(据我所知,我了解的2个炼功点,几乎没有一个人是真正退出修炼的),最后不得不承认对法轮功的斗争是“长期的、艰巨的、复杂的”。当然,硬要颠倒黑白地做违心的伤天害理之事肯定不会那么轻松。事实胜于雄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连政府有关部门镇压法轮功的一些执行者都明白,这些文化大革命式的批判是虚假的。例如,在我被学校关押期间,学校所在地的街道办事处主任出于对博士坚持炼法轮功的好奇来找我谈话,他对当时在场的学校保卫处处长抱怨说:据我调查,炼法轮功的三分之二是因为有病,而这些人中的三分之二确确实实是炼好了,你说这工作怎么做?

◆听说你们炼法轮功有病不吃药?

我说,法轮功的书中从来没有说过有病不能吃药,其实是说,真正的修炼出了功的人是没有病的,没有病吃什么药?我们一家三口,从炼功到现在,身体非常健康,确实是一粒药也没吃过。说我们有病不吃药的人是对我们功法的特点还不了解。刚开始炼法轮功时,师父首先要做的是给弟子清理身体,甚至把以前的潜伏病灶都要推出来,这时身体要有些反应,所以大部分修炼者都经过这么一个过程:刚炼功后不久,感觉好象病情加重,甚至以前治好的病又犯了,这个过程不吃药很快就过去,而你一吃药把病又压回去了,就是一种干扰,就达不到清理身体的目的,或者使这一过程延长。当然气功治病的机理还不能用现代科学给以解释,但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不一定就是假的。

众所周知,对一种病的几种疗法,有的可以同时用,有的因为疗法之间互相干扰而不能同时用,最起码我们知道药物之间还有个相互反应的问题。现在气功在中国已经被承认为一种治病方法,那么为了防止相互干扰,如果用气功治疗的同时要求不吃药,完全可以理解。但即使这样,炼法轮功也没有硬性规定你觉得不舒服了(或犯病了)也不准吃药,而是要求自己把握,因为功理中说得很明白,不按照要求去做,只炼动作,不修心性,炼也不起作用,在这种情况下,身体不舒服了(或犯病了)也坚持不吃药肯定是要出问题的;所以根本就没有炼功了就不让吃药这种说法。我在广州时,炼功点有个肾病患者炼了法轮功后,一边炼功一边定期去医院做肾透析,没有任何人告诉她炼功了就不能去医院。

炼法轮功后清理身体不是一次就完成了,要多次清理,因为很重的病一次就推出来去掉,身体反应太大,人会受不了的;有的人以前有多种病,也要分次处理;所以炼法轮功后,可能在几年内,过一段时间就出现一次象有某种病的症状,其实这是在消业、祛病。不了解情况的人就容易误解:明明是有病了,硬说是消业,不吃药。其实真正的炼功人都有体会,这种消业出现的病的症状和真正有病是有区别的。例如,我妻子炼功不久,就把她的少儿时得了十几年的气管炎推出来了,整夜咳嗽。以前犯病都是在北方寒冷的秋冬季节,一旦犯病要消炎、要输液一段时间才能好;而现在是广州的四月份,而且没吃药几天就好了。修炼到一定层次后(出世间法,有人坚持修炼几年后即可达到)就再也没有推病业的现象了。总之,说什么“炼了法轮功有病不让吃药”、“地球爆炸”等等,纯属捏造,法轮功书中根本就没有,无任何事实根据。

◆聚敛钱财?

媒体一开始说我们师父有二百多万,随后又说有几千万,最后说有多少多少亿。我不知道这些数字是怎么统计出来的。法轮功学员几千万,每人买书的钱加起来,理论上算能有多少个亿,学的人多嘛。可这又有什么罪呢?

如前所述,法轮功书籍从96年7月就禁止出版了,所以我们一家97年学法轮功时买的绝大部分法轮功书籍、资料都是盗版的,后期学法轮功的人都是这样。我们所在的炼功点的辅导员还多次劝我们不要买那些印刷质量很差的法轮功书籍、资料等,但我们买不到正版的有什么办法?恐怕谁都知道盗版是个什么含义,盗版能给作者钱吗?而且大部分法轮功学员都是在法轮功弘传的后期参加进来的,甚至没有亲自见过老师面的,初期(92年到94年)亲自参加老师办的传法班的只有几万人。李老师办的学习班每期10天,收费40元(老学员减半),这在气功师所办的学习班中是收费最低的。我以前曾参加过许多气功师办的学习班,其中大部分是一天(2小时以内)至少10元,最多的收费达130元。李老师办的班都是应当地气功协会的邀请,由气功协会负责场地、卖门票、纳税等事宜,老师仅得部分收入,统一归法轮功研究会支配。李洪志老师和跟随的服务人员到全国各地办班所有的路费、食宿费、赠送资料费用、招待领导与邀请贵宾参加会议的费用、印刷资料等等,都由法轮功研究会出资,可想而知能剩多少钱?当然我们师父也不是一贫如洗。是不是一些人看到我们师父一贫如洗才觉得心理平衡呢?这可不是我们师父的问题。

因为修炼法门不同,修炼方式也不同。释迦牟尼当年传法时领着弟子要饭,而我们法轮功主要是在常人中修炼,不要求修炼者在物质利益上失去什么,只看人心,所以法轮功学员中有百万富翁,有国家高级干部。弟子都生活得很好,为什么我们师父非得一贫如洗?

政府部门中一些国家干部一贪就是上千万、多少亿,社会上却有许多家庭供不起子女上学,号召老百姓捐款助学,政府怎么突然关心起了法轮功学员受骗上当损失了几十元钱?是否受骗上当,只有作为当事人的法轮功学员自己最清楚。师父给了我们那么多,岂可用金钱来衡量?我们一家耿耿于怀的是:我们买的书都是盗版的,师父连一分钱也没花上我们的。我们平常教想学法轮功的人功法时也是按照师父的教导去做:传法度人,不求名利,只求功德。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曾免费赠送过法轮功书籍给一些想学的人。曾有一个初学者想看李老师的讲法和教功VCD,我妻子就让她到我家来看,什么时间来,什么时间放,碰到吃饭的时间就请她一起吃。她曾经为学某种功法花过3万多元钱,而学法轮功可以一分钱不花,她觉得过意不去,有人有时来看VCD时就给小孩买点小礼物,我和妻子严肃地对她说:我们师父对这一点要求很严,一旦有人教功时收礼收费,就不承认是法轮功的弟子,所有下在他体内的法轮、机制等都要收回来,所以你不能这么做,你如果觉得过意不去,将来你对待新学员也象我们一样,按照老师的要求去做就可以了。由此可见,说我们师父聚敛钱财完全是造谣。

◆你们师父改生日是怎么回事?

改生日是真的,那是因为政府把我们师父的生日搞错了,老师通过公安机关纠正过来。我觉得难以理解的是,这么点小事也值得政府大做文章?全国有多少人生日被登记错了,有的改过来了,有的觉得无伤大雅就没改。说实在的,我妻子在户口本上登记的生日就是错的,结婚几年后她才告诉我,说她实际上比登记的年龄大一岁。试想一下,如果她想改过来,也是容易办到的,这也不违法。政府胡乱扯上什么把生日改成和释迦牟尼一样抬高自己,这纯属胡乱猜测。

记得4.25中南海事件以后不久的某一天,我们集体炼完功后发现,几个辅导员齐刷刷地都不见了。事后才知道,他们所在单位的领导把他们都叫走了,原来那一天是5月13日。我们很多学员都说,我们也太粗心了,连今天是师父的生日都忘了,还不如人家不修炼的人。因为我以前对佛教了解不多,直到政府宣传出来我才知道我们师父的生日在阴历上和释迦牟尼是同一天。如果我们师父改成和释迦牟尼同一天生日来抬高自己,早就应该让辅导站明示或暗示学员,为什么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炼法轮功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呢?而且,我们师父讲的是宇宙的理,释迦牟尼只讲了银河系范围的理,和释迦牟尼同一天生日怎么能抬高自己?

◆通过交谈,一些人也明白了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而是往高层次上修炼,他们又提出一个问题:你们师父那么厉害,为什么政府反对你们,弟子被抓、被关,他不来救你们,惩罚那些坏人?

我说,你别着急呀,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另外,你对什么是修炼可能还不太了解,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清楚了。大家都看过《西游记》,它虽然是虚构的,但却讲了一个很生动的修炼故事。唐僧西天取经,行程十万八千里,历经八十一难才修成正果。佛祖如来派观音菩萨去东土大唐找取经人,为什么不直接把经书带去,非要让唐僧历经磨难去取,而且其中一难是黎山老母、文殊菩萨等受观音菩萨委托化成美女来试探唐僧师徒禅心是否坚定?就是因为修炼必须要历经磨难和考验。虽然政府这么攻击大法是很不好的,但这不正是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考验,也体现了修炼的严肃性吗?我们师父怎么会干预呢?我们这一法门虽然非常方便(可以不用出家,常人的物质利益都不用丢弃),但修炼毕竟是严肃的。比如有些以前不是真修的人,觉着反正是没事可干,跟着炼炼动作,锻炼锻炼身体也挺好;现在在这种形势下,还有被抓的危险,就觉着不好玩了,就自动退出去了。而有一些就是来搞破坏的人,现在肯定也会蹦出来,就象电视上出现的那几个炼过法轮功而现在又恶毒攻击的人。但可以肯定的是,正义必将战胜邪恶,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我们师父讲过,“这个宇宙的理对任何生命都是绝对的合理的,所以它们做的一切,它们得去偿还。”


■在被关期间,我与很多人交谈过,感触比较深的有两点:

其一,政府对法轮功不符合事实的宣传报导,严重影响了法轮功的声誉。

不只一个人见到我说:你思维逻辑很正常嘛,有人甚至说,你这么正常,肯定修不成。看管我的人对我说,他们的同事对我非常好奇,甚至问他们:你陪他在一个屋睡觉,半夜他会不会把你杀了?由此可见,误导性的宣传给他们造成的印象是;炼法轮功的一个个都是神魂颠倒,神智不清的,动不动就杀人的。因此,当前向全社会、向广大人民说明法轮功真相已经刻不容缓。这不仅关系到学员个人的修炼提高,更关系到正法进程在人间这一层的全局。

其二,正如《转法轮》中所讲:人类的道德水准在大滑坡。很多人开始都想劝我放弃炼功,结果没有一个人从道理上说服我。最后几乎每个人都说,那你嘴上说不炼了,在家偷着炼不行吗?我说那不是说假话吗?我们修的就是“真、善、忍”,不能说谎。他们都不以为然,觉得我傻,甚至对我就为一句真话而失去那么多不值得、不可思议、无法理解。我说这有什么不可理解的?解放前的许多党员,面对国民党的屠刀,宁死也不放弃信仰。而我为了堂堂正正做人而坚持不说假话,只不过损失点个人利益,有什么不可理解?有个伟人曾说过,人是要有点精神的。人怎么能只为物质利益而活?

■还有人对我所说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根本不相信,他认为我们这么坚持,肯定为了钱或什么政治企图。还有的说,虽然我不相信修炼的事,但我完全相信你是好人,肯定不会搞政治、反政府,别的炼法轮功的人我可不敢肯定,如果有一天有人登高一呼要搞政治,这么多人不就麻烦了吗?

我说,我们师父一再强调要以法为师,甚至在天目中看到一个象是师父形象的人,要我们做违背法理的事,也不能做,那肯定是魔的干扰。法轮功的法理全在书上写着,书都是公开发行的,上面没有任何反政府、反社会的言论。真修弟子毕竟是绝大多数,想借炼功干坏事的人,真修弟子甚至会协助政府予以制止。但无论我怎么解释,不少人还是认为我们肯定有没写进书中的目的。这也难怪,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你争我夺、尔虞我诈,连政府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人们已不容易相信世上还有不为世间名利的好人存在。

(大陆学员2000年7月1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3/1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