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家

关注度:
【明慧网2000年6月2日】

我叫XXX,今年11岁,现在是俄罗斯的大法小弟子。

7岁时,我幸运地和大法结缘,走进法轮大法这片净土中。我当时最愿意去的地方就是炼功点,那里是人间天堂,所见所听所感受的,美妙、祥和。

但是自从去年7.22以来 ,情况突然变了,我身边最好的人都被管制起来,有的被警察叔叔抓走了,被打、被骂,电视、报纸和电台都说他们是坏人。那时,我很苦恼,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人是我亲眼所见的最善良的人,他们修的就是做好人的一颗心;越是坚定的人,越是远离一切不好的事情。他们在一起总是谈论自己的不足,怎样提高自己做更好的人。但是国家领导人,警察叔叔从来就是孩子心目中最信赖的人,他们为什么突然间把这么多的好人当成敌人来惩治?我被弄糊涂了,用我所认知的一切道理都看不懂这件事情。

后来,电视报纸看的多了,我更糊涂了。我相信真修法轮功的人不会自杀杀人,因为那是修炼人的标准所不允许的,修炼人不会做出那样不好的事情。不过呢,我也不敢相信电视台会撒谎,电台、报纸也会编故事,说瞎话骗人。炼功环境失去了,脱离了那些可爱的人们,我更加茫然,不知往哪里去。我虽然珍藏着《转法轮》这本宝书。可是在那种环境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到后来我甚至忘了自己是个炼功人、是老师的一个小弟子这回事了。不炼功之后,我的各种毛病、脾气、争强好胜……,各种执著心都上来了,学习成绩也不好了。姥姥、老爷都管不了我了。说我成了一个无法教育的孩子。

今年,我到俄罗斯看望妈妈,我看上去,又瘦又黄,妈妈有些认不出我了。我说我不炼功了,讲电视台和报纸说的那些事情,问妈妈法轮功真是骗人的吗?妈妈大吃一惊,深为国内的不实报道痛心。她慨叹道:"善缘将因此被耽搁前程,走上不归途。真是罪孽深重啊"。

随后接连几天,妈妈带我上网,让我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去想,去辨别,去决定自己是否继续修炼下去。我读啊,看啊,看到那些发生在同修身上的真实故事,看到整个事件的发生过程,我才明了一切。原来中国报纸、电台讲的都是假话,这时我想起了太老爷的一件真实的事情。太老爷因为修炼了法轮功,一直活到98岁,身体还很健康,但自从听信了电台和报纸的假宣传,他把大法书给撕了,结果不到半个月就去世了。想到这里我更加坚定了修大法的决心。

自从我又回到修炼这条路之后,对我的考验一个接着一个:当我下决心继续坚修大法的时候,姥姥、老爷向妈妈提出坚决反对我修法轮功,怕以后回国受影响。妈妈说这件事情你们要听孩子自己的意见,后来老爷直接和我谈,问我:"姥姥老爷对你怎么样?"我说:"很好"。老爷说:"那么你听老爷的话不去炼法轮功好吗?"我说:"不行!"我知道这是老师在考验我,看我能不能被亲情所动摇。

老爷要回国了,大家安排姥姥老爷去郊外旅游。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又好玩,可是这天恰好是我们要参加集体炼功时间。老爷问我:"你是跟我们去玩呢,还是跟你妈妈去炼功?"我毫不犹豫地说:"我去炼功"。

最近的五月十三日,是世界法轮大法日,也正是我马上要应付插班考试的最后冲刺阶段,为了能参加大法日的庆祝活动,我头天晚上加班三个多小时练琴,一直到晚上12点,我想姥姥不会反对了。第二天我和妈妈早早起床,正在出发的时候,遭到了全家人的强烈反对,我告诉妈妈,这又是在考验我们哪。顶着压力,我们还是去参加了庆祝弘法活动。那天天气虽然很冷,还飘着雪花,但我们的心情格外高兴。

5月19日是我的插班考试,考试那天天气好极了,一直紧张的心情突然放松了,考试老师任我选场地,有演奏大、小厅和办公室三个地方,后来他们把我领到演奏大厅。三角琴很好,触键的感觉和琴声有些不同,弹奏时手飘飘的灵活极了,我知道师父在帮我,20分钟后下来了,老师拥抱着我,钢琴考官夸我棒极了,弹得象大人一样地深沉,有音乐性。还认为我可以直接上音乐中专。事后还得知我是五年级学生这次考试中唯一的一个五分加,并被学校选送到市少年儿童演奏团担当钢琴手赴法国演出。

全家人都无法理解大法的超常给我带来的这个奇迹,我也很高兴,但马上提醒自己,不要生欢喜心,那是另一种执著。成绩不是让我陷入名利心的,而是师父帮我安排好在常人生活中的位置,以方便修炼。我决不能大意,让魔钻空子。我平静地接受了大家的祝贺,心里想的是,紧跟师父不再掉队。当时的妈妈也有些激动,我赶快提醒她,我们都知道在法上提高才算上真正的成绩。

我又走进这片净土中去感受宇宙大法,心中的快乐无法形容。大法又使我变成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姥姥也不再反对我学大法。我很幸运,能及时走回来。再迷失下去,还能回家吗?想到这里,我真为和我有同样经历的同修们伤心,我真害怕他们再也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俄罗斯大法小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