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劳教所邪恶迫害大法学员曝光

【明慧网2000年12月27日】为了镇压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正直、诚实的大法学员,邪恶的江泽民及其帮凶们犯下滔天罪行。在四川劳教所里,由于江氏挑动“群众斗群众”,惩善扬恶,致使一些管教干部和刑事犯在压力和立功受奖减刑的利益驱动下魔性大发,对大法学员进行了一系列惨无人道的残酷迫害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先后关有约两百名大法学员。在这里,大法弟子们不断地坚持护法、正法,经受了一次次的邪恶迫害。

在五中队:一大法弟子为鼓励大家都走出来炼功学法,被管教人员用绳子牢牢地捆在一颗大树上。当这位大法弟子昏过去时,管教稍微松了一下绳索,这位弟子清醒过来后它们又继续把她捆在上面。同时为了不让她说话,还将其自己穿的臭袜子脱下塞在她的嘴里,这样持续了两三个小时。

在四中队:大法弟子之间不但不能说话,就连最基本的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弟子们为了争得说话的权利,于是走出来炼功证实大法,可遭到的是罚站、打骂、同时关黑屋。有弟子被关在屋里就炼功,于是民管人员就用盆装水向屋里倒,有的屋里水几乎能将脚淹着。同时一整天不让上厕所,饭只给两顿。一站就是从早上七、八点钟到晚上十一、二点钟才能回寝室休息,这种事持续了半个多月。后来大法弟子们悟到我们没有犯罪,我们不应该是劳教人员,因此要求无罪释放。为此有的弟子绝食一个月;十二、三天;八、九天的有许多人,同时拒绝参加劳动。于是管教人员就将大法弟子关在寝室里,不让说话,不让见面。偶尔说几句话,只要被民管人员发现了、听到了,就遭到一顿侮辱人格的谩骂。

在一中队:大法弟子之间不仅不能说话,更有甚者,有一名弟子由于要求无罪释放而拒绝劳动和进食,有两次被民管会人员将其衣服裤子扒光,且强行站在穿衣镜面前,持续一、二个小时。当然因要炼功学法被打骂的次数就不记其数了。

在二中队、三中队、六中队的大法弟子,她们为了走出来证实大法,同样遭到了毒打和谩骂,不知有多少功友被打得几天都起居困难,有的被打得喘不过气来,简直是惨无人道。她们利用的全是吸毒、贩毒或卖淫等犯人来殴打大法学员。

在五中队:有位大法弟子因不戴邪教牌,当时肉就被烤糊了。另有一位大法弟子仅因不报数被强行隔离,同时叫其他犯人看守着监禁起来,不让上厕所、不让出寝室门半步、睡觉只能睡在地上、连续几天不准盖被子,其残忍手段是无法比拟的。

而与此同时,七中队的大法弟子正经历着惊天动地的磨难:不少大法弟子被打得遍体鳞伤,他们常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有的被打得喘不过气来。这时的殴打、除了民管会人员外,还另增护卫队的男警察,他们不单拳打脚踢、还使用了手铐、警棍、狼牙棒等等,所有他们能想到的都使用上了。更有甚者,一位功友的乳头被一民管人员掐,而且使劲扯。一功友被打得皮开肉绽,侧躺、仰卧都很困难。这次残酷的迫害,真的是那些所谓公安的魔性的大暴露!许多人向管教们提出了强烈的抗议,它们的魔性才有所收敛。

为了强迫大法弟子写“悔过书”,它们让功友每天十几个小时端正地站立着,或者不停地做下蹲、起立动作,被折磨得双腿疼痛无力、行走都得有人搀扶。还让她们在监区院坝中间端坐在小凳上,不准动一下(称“坐军姿”),连眨一下眼睛都会遭来一阵耳光,更不能擦汗赶蚊子,从早到晚一天又一天地在烈日下暴晒。许多人屁股上长了脓疮,仍必须继续忍痛“坐军姿”。在摄氏40度的高温下,她们皮肤被晒伤,时常汗流浃背,衣裤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浑身发出恶臭,却不准洗漱。甚至只准吃,不准上厕所。

这儿留下了江泽民一伙执法犯法、践踏人权的种种罪恶记录。

资阳大堰劳教所里约有40余名男功友。由于管教干部和其他劳教人员对大法和学员不了解,初期进集训队的近20名功友遭受了极其残酷的折磨和虐待。特别是大法学员王旭志由于认为我们不该被劳教,因此在任何场合都不喊报告、不打报告词。进出看守所、转运站被武警多次用枪托毒打头部,在劳教所不但多次被干警用警绳捆绑,而且监室组长王羽也在干警的纵容下时常对他拳打脚踢、扇耳光、罚他“开飞机”或通宵干活。其他学员阻止它们的暴行却屡遭来报复。一位功友与王旭志去向干警反映王羽随便打人的违法违纪的情况,却在十多个干警的眼皮下被队长叫来一伙凶狠的刑事犯强迫扒光上衣捆绑起来,并按在地上跪着。队长还亲自脱下皮鞋用鞋跟在这位功友脸上猛打狠砸,打得功友鼻青脸肿、满口鲜血。从这件事后王旭志开始了长达6个月的绝食。他认为自己没有违反任何法律、法规,不该被拘押、劳教,因此不吃他们的饭,在几次关押期间曾多次绝食,遭到了残酷殴打。为了强迫他吃饭和不准他炼功,有一次20多人围着殴打并用枪托砸他的头,直到有人看不下去了才住手。这一次更是遭受了看管他的劳教人员邱文皓和“小幺儿”(外号)的惨无人道的虐待:强迫给他灌食时,用胶管乱插,经常故意把上腭、鼻孔插得鲜血直流;用针管注食时,故意把滚烫的奶粉水猛射进胃里;每天晚上把他的双手反铐在床头;有时用烟头烫他、用打火机烧他;它们甚至丧尽天良地给他灌屎、灌尿……。

当今年8月王旭志被保外时,体重只有50余斤,几条肋骨被打断,几乎不能行走,不能进食……医生说他只能活3天。11天后,30岁的王旭志安详平静地离去,走完了他的修炼道路。

在恶劣的环境下,功友们仍坚持用自己的行为证实大法。李功友因晚上炼功,当时就被拉出去捆了半个多小时警绳。第二天一早又被管教干部叫下去在院坝内捆上绳子,一边用警棍殴打一边喊道:“还有谁炼了功?还有谁要炼功?”于是几个功友纷纷从楼上下来走到院坝里,主动脱光衣服,趴在地上,让警棍在后背毒打了几十下,他们咬紧牙关,忍着剧痛,一声不吭。然后又被一群恶徒一个个死死捆紧(捆警绳是一种极痛苦的酷刑,细麻绳缠紧后颈、双肩、腋窝、大小臂、手腕并深深地勒进肌肉里,双臂被使劲提到后背捆紧向上猛地拉起,时间稍长几分钟就会导致残废和致死。),并被迫面对墙壁,象押赴刑场的死刑犯一样站成一排。在剧烈的疼痛中,他们默默地忍受着酷刑,顽强地屹立着。时间在煎熬中一秒一秒地爬行,功友们的手指渐渐无力地张开、手臂胀红、变紫……见到这悲壮的场面,其他功友不禁热泪盈眶。那天早晨起,绝大多数功友都开始了绝食,他们不是要与谁对抗,而是希望用自己的付出(哪怕付出生命)、用自己承受痛苦来诚恳地向周围的人表明:法轮大法是正法!

为了强迫他们吃饭,那几个功友被调到严管组。遭受了一场暗无天日的折磨:白天参加劳动时,它们动辄拳脚交加、棍棒加身,连续四天不一会就是一阵暴打。指头粗的铁棍打弯了又要在背上敲直,反反复复;细竹条在掀去衣服地裸背上抽打,一轮凶似一轮;胳膊粗的竹竿在后颈、后脑勺乱敲;碗粗的木棍向背部、肩部猛戳狠砸;砖头或更大地硬物不分青红皂白地从几米远的地方向身上砸过来……。邱文皓等挥舞着凶器走来走去,时常神经质地在学员身后突然袭击、暴打大法学员,疯狂地叫喊:“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人间地狱!”邪恶猖獗、阴风惨惨!学员善意地告诉其不能随便打人,有事可以找干部解决,它们说:“是干部让我这样管你们的!”狐假虎威、猖獗致极!(那些敢随便打人地一般都是管教、干部的亲属、关系户、“红毛”)。大家背上伤痕累累、鲜血淋淋,有的后脑勺被打出鸡蛋大的血包、有的腰臂疼痛了三四个月使不上力。特别梅xx因体力不支、视力不好、动作慢了一些,它们又让他趴在地上掀起衣服用竹条抽打几十分钟,还到干部那儿拿来警棍毒打了一阵,刽子手的吆喝声和抽打声穿透围观的人群传得很远,干警却不理不问,回到监区又是警绳捆绑……。梅XX倒在地上抽搐不已、奄奄一息,围观的刑事犯也禁不住挥下了同情的泪水。

更加惨无人道的是:四天里它们不准学员有一刻休息时间,晚上仍连续劳动,用废报纸卷鞭炮筒时,它们故意在浆糊里放了许多碱粉,功友们的手指、手掌很快被碱腐蚀烂了,每搓动一下就钻心地疼痛,每张报纸上都留下了殷红的鲜血,它们计划进行了三个“疗程”,每个“疗程”持续五天,过两天再接着施虐,从精神上折磨、肉体上摧残,欲使大法学员彻底崩溃。然而,四天没吃饭、80多个小时没睡觉、没日没夜干活,还时时承受毒打的功友们虽有“百苦一齐降”的感觉、时时面临生死,有的已气息奄奄,但他们却很坦然,不屈不挠。这时有的刑事犯也在鼓励他们:“忍吧,坚持到底,人间自有正道!”见他们宁死不屈,劳教所在第四天傍晚,突然把集训队地功友分到了各个中队,恶劣地环境终于有所改变。

这以后,也许劳教所要推行“法制、文明”管理,这里的大法学员基本上再没被直接残酷殴打过,而且,一些管教干部在大法弟子面前也充分流露了他(她)们善良的一面。可是,今年7月中央派的转化团(马三家的四个“小丑”)来过后,迫于上级的压力或为了立功受奖,劳教所为了强制“转化”大法学员。再次对他们施行又一轮非人道的残忍迫害。它们成天让大法学员超负荷劳动,强迫干最苦、最累、最脏的活。有的学员在砖厂装窑、出窑,本是非常劳累,一天下来早就精疲力竭,但晚上还要“学习”几小时,由于拒绝悔过,又被安排掏烟道(这烟道里全是大型风机抽出去的上千度的煤气。里面极其闷热,进去几十秒钟全身便已湿透,最可怕的是无氧气、无法呼吸,而且煤气刺鼻,眼睛也难睁开。每天要进出一、两百次,整天头昏眼花);有的每天平均扛二十余袋水泥(今年奥运举重冠军每天的训练量才举3吨);有的成天吃力地推被恶意装满泥土的斗车、拖一千多斤重的砖车;有的顶着烈日锤洗玻璃,赤裸的上身每天都要被飞溅的碎玻璃划破十几道伤口,鲜血淋漓,裤子一直被汗水和脏水湿润着,而且下工后又“学习”,晚上两三点才能回监室,没有时间和精力换洗;有时凌晨三四点钟还在劳动;有的在其他犯人的监督下,顶着烈日开荒、修路、干苦力活;有的每天十几个小时立正站在烈日下“补学习”;有的被强行不停地跑步,跑不动了其他犯人竟当着干部的面用带刺的树枝在后面戳打;有的甚至连续几天白天劳动、晚上跑步,不准休息、不准睡觉整得学员行走困难,摇摇欲坠;有的被威胁注射海洛因,等等,大多数学员抱着“士可杀,也可辱,还可虐待,但不可夺志”的念头默默地承受着。

帮教人员还成天围攻、谩骂,在精神上对学员进行摧残。最近司法部的官员到劳教所煽风点火,邪恶地强迫大家骂老师、骂大法,遭到了学员们的坚决抵制。

据说绵阳新华劳教所更霸道,大堰和楠木寺劳教所转化学员的方法都是从那儿学来的。据悉,新华劳教所还有40余名大法学员,并在陆续送去,具体受迫害的情况不详。

另外,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和德阳X监狱里也有被劳教的大法学员在遭受迫害。

四川大法学员整理(*部分内容曾经有过报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7/四川劳教所邪恶迫害大法学员曝光-6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