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真、善、忍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05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五日】“称她是个泼妇都高抬她了!”想当初,很多人都这样说我,可我现在不一样了,因为我遇到了法轮功,我知道了真善忍。

我丈夫是一个打起架来不要命的人,所以,在我们当地,他跺个脚,别人就得乖乖的。就是这么一个人,在我面前,却不敢耍威风,他对他的朋友说:“我对我老婆的那种怕是说不出来的。”

丈夫出去喝酒也好,打麻将也好,我给他定什么时间回来,他都得按时回来。要是错过了时间,我是一点脸面不给的,连陪着他回来的人都一起骂,有时还动手打。因此,这些黑道上的人见到我,也都是服服贴贴的,站那任我打骂。

我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好象是天生就有的,和人打架用“拼命”都形容不了我的那种狠劲。结婚后,除了我丈夫,婆家的人我一个也看不上,而且这种鄙视的态度是毫不掩饰的表露出来的。对婆婆,我也是什么脏话都能骂出口,哪管他们家人在场不在场。我要一生气,全家人都得噤声。

我丈夫做生意几乎没有赚过钱,做什么赔什么。可是我一参与,他做什么生意都赚钱。我对生意有一种天生的敏感,一看这生意,心里边就知道能做不能做,我说能做,他一做就赚;我说不能做,他一做准赔。生意做大了,我们买商铺,买店面,买别墅,在省城也买了房子,资产有上百万。

我们卖的货,越贵的东西假的越多,象那些高档酒,很多都是假的。别说道德底线了,我连道德都不认,啥道不道、德不德的,只要能弄钱,什么我都敢做。再说,我做生意谁敢来找事?我不找他事,就不错了。

生意越做越大,我的贪欲也越来越大,赌博、做美容、旅游、买奢侈品,我是怎么享受怎么来。要说赌博,多大的我都敢赌,跟谁我都敢赌,一坐就是几天几夜不散场;回家一睡,也是几天几夜不起床,整天都是醉生梦死。

可是我的身体却越来越不行了。我一生气,胸前就象压了块砖似的,闷的难受;还有胃下垂、偏头疼、肝炎等等。又开始失眠,越想睡,越睡不着。什么大医院都看了,到哪看都看不好。

婆婆就带我到庙里去,说是什么寻根、结缘,还说找到根,结了缘,就好了。可是这一结缘,我更不好了,也不知道结的是个什么缘。从此以后,我最怕打雷了,雷一打,我蒙上被子还全身发抖,莫名其妙的害怕。而且全身开始浮肿,医生说这是肾的毛病,可是却检查不出来是什么病。医生开的激素药片,我每天早上就吃十二片。

到了二零零五年,丈夫带我到上海去看病,做个肾穿刺就花了将近一万元,那个痛苦就甭提了。我就对丈夫说:“回去吧,不看了,这医院是看不了我的病了。”我一照镜子,脸瘦的都快成刀片了。

而且,我怎么看自己的脸,怎么象是个蛇头的形状。我想我这一生就这么完了吗?我才三十多岁啊!这上百万的家产我还没有享受呢,我不甘心,可是又无可奈何。

丈夫知道我身上有不好的东西。我躺在床上,他就拿着刀在我身边乱晃;有时还拿个皮带在我身边乱抽,嘴里还说:“走吧走吧,哪来的回哪去!”只要能打听到的巫婆神汉,也请了不少,这些人一看,没有一个说是能治得了的,都说我身上的这位“仙家”道行太高,他们动不了。有个女的还说,我是“玉皇大帝”的第几个女儿,今年要收我走了。我心灰意冷,有时真不知道自己是谁,瞪着两眼问丈夫:“我是谁啊?”

就在我奄奄一息时,我的一个妯娌嫂子来看我。不知为啥,她一来,我就知道我有救了。她一進屋我就说:“你咋才来呢?”她说:“你炼法轮功吧,现在只有法轮功能救你。”我想都没想,就说:“我炼,我把一切都交给师父。”嫂子有点吃惊,说:“我还没跟你讲呢!你怎么就知道你有师父,而且还要把自己交给师父?”我说:“我就是知道,我有师父了。”她说:“你还真是个有缘人啊!而且根基还非常的好。”

妯娌嫂子一走,我就开始哆嗦。婆婆过来看我抖个不停,就赶紧给我这个嫂子打电话。这回她给我带来了大法书籍,还有光盘。

我一看光盘,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嫂子走后,我躺在床上,看到一位道士,穿着青衫,梳着发髻,站在床边看着我(修炼大法后,我才知道他是师父)。窗户外边有一条大蟒蛇,瞪着两个眼睛盯着我。那蟒蛇足有水桶那么粗,盘起来有那么大的一堆,我知道那就是祸害我的那个附体。这条蟒蛇不想走,也不知道我欠了它什么,临走时,还咬了我一口。

师父给我清除了附体,第二天,我全身就不肿了,我知道师父管我了。我一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师父就开始给我净化身体,没几天,我所有的病症全都消失了。

我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啊!我对师父的感激没有什么语言可以形容,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明白了,我以前所做的一切几乎全都是违背天理的,我落到今天这一步,用常人的话说就是自作自受。自己在作恶时,也能发财,那全是用自己的德换来的。我的大脑也好象一下被打开了,我彻底明白了真、善、忍才是做人的标准,是修炼的最高准则。

我开始一刻不停的归正自己,所有的假货全部下架。这一卖真货,有些好喝酒的人反倒说我卖的是假货了,说这酒和以前的味道不一样,以前的那才是真货,现在的是假酒。我不管常人怎么说,就是坚持卖真货。过了一段时间,大家谁也不说了,也都知道我卖的都是真货了,生意比以前更好了。

有一次,一个顾客来退货,我让店长给她退了。不知什么原因,她就开始骂人。我劝了两句,她不听,火还大起来了,骂的更狠了。我对店长说:“你别管,她这是骂我呢,与你无关。”这个女的一听,骂的愈加起劲了,还专门站到店门口骂。我一想:“这和我以前多相似啊,我以前就是这样凶啊!”我内心非常平静。我知道修炼中遇到这样的事,不按照大法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那还是修炼的人吗?所以我就心平气和的让她骂。她骂了足足有半个小时,看没有人理她,也就无趣的走了。

这十多年来,我拾到的钱得有个三、五十次,从几百到上万的都有,我都是找到失主归还给他们;有时進货也遇到这种情况。大家对我有了全新的认识。

以前开车闯红灯是家常便饭,罚的钱再多,丈夫一个电话打过去,交警在后台就处理了。可现在不一样了,连走路到十字路口,没车行驶,行人都闯红灯时候,我也是坚持等绿灯亮起再走。我修炼了,就得按修炼人的标准行事。

一次,我骑电动车被一个骑摩托的人给撞倒了。我翻起身来,赶快问他:“撞着没有?”那人一下愣住了,本来是他肇的事,倒是我关心起他来了。他说:“没事,你呢?”我就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

我经常莫名其妙的流泪,感到做人太苦了,人要不知道返本归真的路,太可怜了。我怎么办?我首先要自己做好,才能启悟他们的良知。我的慈悲心出来了,对婆家人是发自内心的好。我诚心给婆婆道歉,说:“我以前混,惹您生了不少的气。我现在修大法了,知道怎么样去做人了。”其实有时真不需要自己做什么,心意真的到了,对方是能感受得到的。

婆婆生病的时候,我细心伺候,所有的费用我全包;回到家,给老人把洗脚水端到跟前;该做饭做饭;该洗衣服洗衣服。我还没觉的怎么孝顺老人呢,婆婆就到处说,说我如何好,他们家烧了八辈子的高香,才娶了我这么个好儿媳。婆哥与婆姐他们也都提到我,都说我修炼法轮功后,彻底转变了。

我和丈夫的关系原本就好,我这一修炼,他是真支持。晚上,我给他端洗脚水,把牙膏给他挤好,水温也给他调好。一次,他双手掂着东西,站到鞋架那换鞋,他把脚伸進去,还没等蹬呢,我看到了,就蹲下身子,帮他把鞋提上。我一起身,看到他眼中含着泪。

我也是很幸福的,大法修炼人那种愿意为别人付出的心,而且实实在在的做到时,是多么的自在自如啊!要是有更多的人都修炼法轮功,我们这个社会会是什么样呢?

谁有困难我都帮助。特别是法轮功学员讲真相需要的耗材、请律师的费用,多少钱我都出。一些人可能不知道,你看接到手里的真相资料或一个真相U盘可能不值几个钱,可是二十年加在一起,长年累月的做着,那需要的能是小钱吗?那一页页真相资料,包括你偶尔接听的真相电话,还有法轮功学员开办的网站、媒体,开发的翻墙软件,每一分钱都是法轮功学员自己拿的。

丈夫结交的朋友多,公检法的人就有不少,黑道上的也多。可是在我眼中,哪有什么黑道白道?我只要遇到了,就告诉他们什么才是真正的正道!

我修炼后,生意比以前还红火呢。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师父给我一次次的净化身体,托着我一步步的升华。弟子无以为报,只有谨遵师命,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