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说最多活两三个月 师父给我第二次生命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0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十一日】得法前,我曾患有多种疾病:肾炎、胆囊炎、颈椎病、腰椎病、神经衰弱,长时间睡不着觉,常年吃药,生活不能自理,后来在左前胸又查出了结核性的胸壁肿瘤。一九九六年夏天,经医院检查决定做手术取出胸部的肿瘤,开始时大夫以为是良性的,刨开后才发现是恶性肿瘤后期,里边已经溃烂的象烂西瓜瓤一样,肋条都被腐蚀黑了,医生把里面的烂肉刮掉,又取下两块被腐蚀黑的肋条便缝上了。

术后第六天,我前胸疼痛难忍,第七天缝着的刀口自己裂开了,连脓带血淌了一地,大夫懵了,我儿子当场吓晕。大夫说因为是结核性的,所以里面不长新肉,外面也不封口。当时大夫也没什么办法,刀口不能缝合,清理完伤口,里面塞上纱布,隔一天换一次药,就这样维持着。

当时我已非常虚弱,一天昏迷好几次。大夫告诉我的家人,已无法治疗,最多能活两、三个月。我自己也觉着不行了,心想:死就死在家里吧。没经过医生允许就回家了。回家后,肚子胀、浑身胀,吃不下饭,吃下去也不消化,吃的药片整个的都拉出来,把药片压成面喝下去就吐出来,一天昏迷四、五次,就是等死。

当时我才四十四岁,两个孩子还小,儿子上初中,女儿才六岁,实在是难以割舍,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一天晚饭后,我心想:自己就要离开人世了,最后再看看这个世界吧。就叫家人架着我走出家门,来到街上,因我家临街,出门就是大路。刚站到街上就碰到我的一位同事路过,同事说:多日不见你,怎么这样啦?我说:我身体不舒服。同事说:正好,你跟我去看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吧,这个功法很好,祛病健身效果很好。我直接就跟她去了。

刚好放录像的地方就在我家隔壁,屋子里坐满了人,大家都盘着腿。因为身体虚弱,我无法坐下,放录像的学员就搬来一个躺椅,我就半躺在躺椅上,看了一半师父讲法就觉着支撑不住,回家了。

回家后,第二天就开始拉肚子,拉出来的都是红色的,象坏西瓜瓤一样的东西,一天拉了无数次,拉了两天,也不难受,反而觉着很舒服,当时不知道是咋回事,后来才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晚饭后,一位亲戚也是法轮功学员来我家告诉我说,看师父讲法录像最好不要间断,那样不好,要接着看。于是,他又架着我去看录像,看到一半的时候,我就感觉小腹在转,身体很轻,身上非常舒服,一直把录像看完。回家后肚子也不胀了、腿也不胀了,也能吃饭了。

接着又有一位学员上家里来教我炼功,还给我请来《转法轮》,当时我站不住,靠着墙能站两分钟,一套“佛展千手”要分好几次才能炼完。渐渐的,一个月后五套功法就全炼下来了,也能自理了,一般的家务活也能干了。

在这期间,我还是两天去医院换一次药,自从学法炼功后,换药时大夫发现里面长出了新肉,越长越多,大夫往里放的纱布每次都在减少,伤口很快就愈合了。按照医院的说法,伤口根本就不可能长好,大夫就觉着很奇怪,问我用什么法治的,我说我也没用什么法呀,因为当时自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从那以后身体越来越好,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一个濒临死亡的人,炼了一个多月的法轮功就恢复正常了。此事在我的亲朋好友当中很快就传开了,大家都觉着太神奇了,我周围的一些亲戚朋友也因此陆续得法,我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即将破碎的家庭又充满了生机,我的一双年幼的儿女又从新得到了母爱,我无法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就是每天抱着一颗无比虔诚的心学法炼功,用大法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个好人,看淡名利,不再与人争斗,善待别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主动把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接到家中,自己照顾,一是觉着自己身体好了尽尽孝心,二是替姐姐哥哥们分担义务。母亲年龄大了,身体也患有多种疾病,血压高、肺气肿,我就教她学法炼功,很快老母亲的病也好了,人又白又胖,八十多岁的人,人家说她像六十多岁的。

我还主动当起义务辅导员,每天提着录音机早早的来到公园,先挂上条幅和法轮功简介,到点就给同修们放炼功音乐,给学员们辅导动作,教新学员炼功。我向单位申请了两间空房,组织了一个炼功点,买了大电视机和录像机,组织学员晚上学法、炼功,放师父讲法录像,炼功的人越来越多,我家也成了学员们炼功学法交流的场所。同时,我和丈夫还拉着电视机、录像机去农村洪法,放师父讲法教功录像,吃完晚饭去,放完录像就回来,每天回家都是晚上十一点多,往返五十多里地,一去就是九天,从不觉着累,反而觉着一身轻,心情非常喜悦,非常幸福。我们还经常买大法书免费送给来学功的人。

我修炼大法的第二年,一天中午我骑着自行车在回家的路上,有一辆汽车顺向将我一下顶到路边的二层台阶上,我的脸一下磕在水泥地上,脸蹭破了一块皮,身上哪也没伤,我知道是在师父的保护下还了一命,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还有一件事,我姐姐的小外孙女,刚出生才一个月,就得了一种怪病,小孩不能在床上躺着,只能竖着抱着,否则就上不来气,憋的浑身发紫、发青,甚至窒息,有生命危险。医院也不知道是什么病,也看不好。因我姐姐和家人们都知道大法的神奇,觉着我家的能量场好,就把孩子送到我家。我天天带着小孩,白天听师父讲法,晚上我就坐靠在床头上,将小孩竖着靠在我的肩膀上,孩子睡我也睡,不知不觉的没多长时间小孩就好了,现在已是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了,并且身体健康,我和家人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