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高中教师的两个故事


发表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高中教师,大学毕业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伴随我的工作生涯,引领我在教书育人的路上走好每一步。

一、尊重学生,做心灵的守护者

有一年,新生报到当天,政教处主任一大早打电话给我,让我马上到学校接高一三班的班主任工作,因为原定的班主任跟领导闹情绪不干了。我匆忙洗漱穿戴好来到班级,学生们已经在座位上坐好,几十双眼睛期待而紧张的看着我,大概在猜测这位班主任是个什么样的人。我的心情有点儿激动,一是因为事情来的太突然,二是这是我第一次从高一开始带班,之前带的两届毕业班都是中间接手,中间接手的班级学生通常会跟以前的班主任做比较,刚开始会表现的比较排斥,至少需要几个月时间的磨合。

我向学生们简单介绍了自己,告诉学生高中学习与初中学习的一些不同。跟他们分享我对教育的一些理解:在人格上老师和学生是平等的,老师会尊重你们,是来陪伴你们三年的朋友,不是管制你们的,而是帮助你们解决生活和学习上的困难的;但是班级良好的学习环境需要大家共同维护,所以我会请同学们一起制定班规,希望大家共同遵守。学生阶段,犯错是难免的事情,犯了错不要害怕,我们一起面对,老师尽力帮助你们学会用合适的方式解决问题,希望大家能够信任老师。

我的语气温和而平静,学生们大概是感受到了我的真诚,脸上没有了一见面的紧张。当时一个细高个儿的女生(小美)站起来,哭着说,老师,初中四年没有老师像你这样跟我们说话,我们学习不好,初四后几个月老师只管那几个听课的学生,我们就在教室后面聊天,没考上重点高中,听了你的话我就知道这个学校我来对了。

珊珊是班里最胖的女生,一米六的身高,差不多一百六十斤的体重。她自己说父母开了个烟酒批发行,生意很忙,没时间管她。珊珊每天都会买很多的零食,吃完的食品袋子书桌上下都是,说话大咧咧的。因为不注意个人卫生,头发也总是乱蓬蓬的,开学没几天同学就开始叫她“猪”。看到这情形,我知道她的习惯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掉的。如果直接找她谈话说教,不一定能有好的效果。我发现她的作业写的比较工整,字也不难看,就抓住这个优点称赞她,每次在她的作业本里留一张纸条,告诉她我想看到她的桌面象她的作业一样整洁干净,或者用玩笑的语气告诉她多吃零食会把肚子里的馋虫养肥,或者周末的时候提醒她洗澡,或者提醒她说话走路淑女那么一点点。她看到我的字条也不作声,只是这之后再有不注意大声说话的时候会不好意思的回头冲我吐吐舌头。

教师节那天的早上,珊珊的妈妈捧了一大束鲜花站在学校门口等着我。我不收,她急的眼泪都流出来,说:“老师,我给姗姗洗衣服,看到她兜里那些您写的纸条, 我太感动了,孩子什么样我最清楚,以前让她洗澡老难了,不怕您笑话,她的房间我都不愿意進,又乱又有味儿。初中班主任烦她,把她座位安排在垃圾桶旁边……上高中这几天,她竟然主动要求跟我去洗澡,还能收拾自己的房间了。”

一次姗姗犯错,我送给她一页《弟子规》,让她抄写。没想到她第二天把写的工工整整的抄稿拿来给我看一下,马上又要回去,她说:老师,这个《弟子规》咋这么好呢?得贴我房间里。其他同学听了,也都抢着过来要《弟子规》看,后来我就组织大家利用课间操后的时间每天轮流讲一段《弟子规》和相关的小故事。让学生们了解传统文化对学生的要求。学生们的表达能力得到了锻炼,言行也在潜移默化中向好的方向转变。

二、关心同事,做朋友不做冤家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工作中我遇到过这样的人,把同事当成竞争对手,互相伤害。因为我是修炼人,大法要求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我要跳出常人的理。

那年学校举行青年教师公开课大赛,我们组的小刘老师参赛,他刚毕业,看得出他的压力很大,一个人在那埋头写详细教案,写了满满几页纸,看样子他想把课堂要说的每句话都写出来。大概他也觉得同行是冤家,并没请我帮助。于是我主动提出帮他研究教学设计,因为之前我在公立学校参加过多次各级别的赛课,每次都是拿一等奖,比较了解新课改要求。看了他的教学设计,我发现需要修改的地方很多,他的教学设计是以传统的讲授为主,基本是从头到尾讲下来,不符合新课改把课堂交给学生的要求,我跟他提出我的修改意见:把这节课设计成探究式学习的模式,学生分成四人一个小组,通过动手实验发现并解决问题。老师尽可能少讲,只在适当的时机点拨,给学生创造更多的展示机会。但是他对这种全方位的放手心里没底,于是我就陪他在实验室一遍遍试讲,我当学生,跟他一起把每个环节可能发生的问题都考虑到,语言教态,板书设计等。直到最后,一个简洁新颖的教学设计出炉,一堂备受好评的课理所当然拿了一等奖。

我家跟刘老师家住的比较近,我家楼下有一个大型的文化辅导机构,那个时候大家周末都在这种机构上课,但我从来不去楼下的这家,因为我想把离家近的机会留给他,然而他并不知情,因为大法教会我的为别人着想是不求名利的真善。有两次小刘还问我:姐,你怎么不去××学校上课呢?我开玩笑说,他们没请我呀!

两年后,我所在的学校面临解体,同事们面临新的选择。当时我知道另一所好的私立校正招聘我们学科的老师。于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小刘,因为当时他孩子小,妻子在家带孩子没有收入,还要还房贷。知道消息的当天下午他去应聘被录用,我带着我的班级被合并到另一所学校。第二年学生毕业,小刘老师就把我力荐给他们学校的校长,我免试入职。

各位朋友,如果您遇到真心为孩子好的老师您是否会感到幸运?如果您工作中遇到可以毫不设防的同事,您是否会感到幸福呢?写出这两件小事,希望有缘的您能看到修炼人真实的点滴,多一点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了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