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我见过师父,还和师父握过手”

郑州讲法班期间的往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一九九四年六月,我和老伴参加了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在河南郑州举办的讲法班。

一天下午,师父正在讲课,天突然黑了,扩音器也不响了,师父就站起来大声的讲课。这时又突然下起了冰雹,从窗外打進来,我拾起一块看看,有大拇指那么大。冰雹砸在房顶上啪啪响,有人说下冰雹了。师父说:不要讲话,注意听讲。这时,灯熄了,师父停止了讲课。讲台上面已经开始往下漏雨了,只见师父往旁边移了移,就站着打手印。打完手印,看见师父一只手拿着矿泉水瓶,另一只手往瓶里一指,只听一声尖叫,是个女人的声音,师父把瓶盖一拧,那个东西就装在矿泉水瓶里了。

接着,雨也停了,太阳也出来了。这时,全场掌声雷动,我却不知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是师父在除魔)。只见师父又坐在桌子上打手印。打完手印,就又开始讲课了。师父对大家说:你们家没有事,放心听课。

下课回家时,马路上的水深到大腿处,我和老伴趟过马路上的水,骑自行车回到了家。一看,我家前面平房的屋顶被大风刮的揭了顶;公司的院墙倒了;直径一米左右的几棵梧桐树也倒了;电线杆也倒了,把配电房砸了。唯独我家门口的梧桐树,没有动。我家门口用棍子搭了个棚子(上面用两块门板盖着,门板上面用砖头压了一些塑料布挡太阳),在里面做饭,这个临时厨房也一点都没损坏,大家都觉的很神奇。

有人说:五十年来,郑州都没有刮过这么大的风,别人家的房顶都揭了,大梧桐树也刮倒了,唯独你那个棚子没有损坏。而且,我们临时住的那个屋子,地势比较低,每次下雨屋里都要進水。今天下这么大的雨,屋里干干的,没有進一点水。这时我想起师父说:你们家没有事。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呢,家里一点水都没有進。师父无微不至的看护着弟子啊!

在郑州班期间,师父给大家整体祛病。看见大家都站起来,我也跟着站起来。师父叫大家一起跺脚,跺脚的声音不一致。师父说:再来一次,大家跺整齐一点。我看见师父身后一闪一闪的发着光,就象烧电焊时发出的弧光。我当时很纳闷,也没有看见有人烧电焊,哪来的弧光呢?后来我才明白,实际上是师父打出来的功,在给学员们祛病。

一天,师父讲课前,在讲台上说:谁的钱丢了?一百元的票子一摞,还有金项链、手表,谁丢的来领。真象师父说的,法轮功这里是净土,丢什么东西都能找到。在师父洪大慈悲的普照下,我们的心灵都得到了净化,行为都得到了归正。

湖北咸宁有两位学员,在饭馆里吃饭,包被人偷了,内有《法轮功》一书,还有听课证、毛巾、牙刷等生活用品。听课时,入不了场,给守门的学员讲明了情况。后来师父知道了,就叫他们明天到丢包的地方去找。第二天,他们又去了那家餐馆,看见有个小青年在看《法轮功》,他们问他:“你也炼法轮功?”小青年把书一放,风一吹,书打开了,学员说:“这是我的名字,这书是我的。”小青年说:“你的书,你拿去。”同修说:“我的包包呢?”小青年一指那个包,学员打开一看,里面的东西都没丢。

还有很多神奇的事……

师父在郑州的讲法班快结束时,台下有许多学员举着手,要和师父握手。当时,我也没想什么,也举起了手。在离我大概两公尺远的一位学员,拽住师父的手,不撒开。师父拉着她的手,往我这边来,她才松手。师父和我握手,我顿时感到师父的手软绵绵的,不由的心中升起了一种喜悦,说不上来的那种感觉,真是“佛手如绵”啊!这种美妙殊胜的感觉一直伴随着我。无论我身处怎样的境遇,哪怕是在邪恶的黑窝里。

讲法班结束后,气功协会的领导讲话:别的气功师在这里办班都吃酒席,只有法轮功的师父不吃酒席,自己吃方便面。气功协会给师父送了一幅“普度众生”的锦旗。

我老伴参加了师父的讲法班后,原来一身的病:头痛、肾炎、膀胱炎、内外痔、四肢无力等都好了,全身有劲了。铁的事实,让我相信师父真的给她治好了。我更加坚定的在修炼路上勇猛精進。

修炼了一段时间后,我的天目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城市、建筑、马路、山川、河流、花草树木。那花特别鲜艳,细腻好看,美妙无比。还看到了穿古装的人等。一直困扰我的胆囊炎、肾炎、肝脾肿大等毛病都好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一九九五年,我和亲人在自家的院子里照相。从照片上看到,在院子里有小碗碟那么大的法轮,里面的万字符和太极都看的非常清楚。葡萄架墙边也照出一串一串的法轮,看的也很清楚。本市的很多法轮功学员,还有外地的学员都来我家看照片。

我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被中共迫害,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警察到看守所逼迫学员转化。我面对四个要强行转化我的警察,当时气氛十分恐怖。一个警察说:“这是什么地方?是监狱!是专政机关,是强制性的地方。要和国家保持一致,不叫炼就不能炼了。你必须得写出书面材料。不然的话,我们就往死里整你!”我心里想: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心里有真、善、忍宇宙大法。为了真理,为了大法,死就死吧,生死早就放下了。他又喊道:“你必须每天写一份转化材料。”我晃一晃头:“不写!”他又改口说:“两天写一份。”我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我不会给你写什么转化材料的。死,我早就放下了!”

那个警察一下恼火了,站起来,手里拿着一叠诽谤大法的材料要念。我说,你别念,我也不会听。看守所的医生说:念这,对他不起作用。我说:医生都知道没用,你趁早别念,我也不听。他更恼火了,大发雷霆,大声念了起来。我听见他们诽谤大法,心想:太邪恶了,太邪恶了!我背起法来:“如有窜改大法,另搞一套者,其罪大之无边,生命在还恶业时,层层被灭尽的痛苦是永无终尽的。”[1]突然,那个正在念诬蔑资料的警察一下子倒在桌子上,趴在茶缸上,一动也不动了。

这时,指导员从外面進来问我:“你见过师父?”我说:“我见过师父,还和师父握过手。”他说:“那你回号子里去吧。”事后,我听说公安局的警察全都撤离了看守所。最凶的那个警察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态度很和蔼的与我说话,帮助我解决笔、纸的问题,并告诉我如何辩护,如何按照起诉书一条一条的辩驳。

在师父洪大的慈悲保护下,在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正行的能量场作用下,解体了邪恶因素,使警察改变了对大法不好的念头。

师父啊,您对弟子慈悲的救度,弟子用尽天地间所有神圣的颂赞,都无法表达对您的感恩!弟子唯有勇猛精進,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走好今后的每一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定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