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清零”孔子学院 引人思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八日】最近,十五年前在欧洲建立了第一个孔子学院的瑞典,如今成为欧洲第一个将孔子学院在境内“清零”的国家。与此同时,瑞典一百多个城市,解除了与中共对应城市的“友好”关系。瑞典隔离中共,引发了很多的关注。

孔子学院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只是一个模糊的符号,因为它在中国没有校园、没有公开的信息;但是在全世界,已有500多家孔子学院,为什么这个所谓的“孔子学院”中国人不甚了解,却在世界各地纷纷落足?

这个“孔子学院”的真面目到底是什么?原中共中央常委李长春曾公开发言:“孔子学院是中国海外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孔子学院隶属中共教育部的国际汉语协会办公室(简称汉办)。汉办由来自中共外交部、宣传部等成员组成。

实际上,很多孔子学院就是类似“六一零”的多部门联合超级机构。“六一零”专门负责推动迫害法轮功,孔子学院则负责在海外(特别是教育系统中)推动中共意识形态宣传。

在对外的合约中,孔子学院明文规定,在境外其他国家遵守中共法律,而有关孔子学院的公开信息披露要尽可能少。如果其他国家校方泄露课程信息,合同和资金就将被收回。一些课堂中高悬毛泽东语录,时时提醒孔子学校的党宗旨,对师生进行潜移默化的洗脑。

也就是说,孔子学院和课堂表面上打着交流文化、教授中文的幌子,实则为输出中共意识形态的场所。


为什么孔子学院要保密呢?

蒙上文化的面纱、穿着孔子的外衣,孔子学院的宗旨并非转播中国传统文化。

一是人权歧视,汉办(也称孔子学院总部)在招聘所有孔子学院外派人员的聘用合同中有歧视性条款:不得参加法轮功;二是学术审查,汉办要求开办孔子学院的外国大学(或中小学及其它机构、组织)在孔子学院里不得讨论西藏、台湾、天安门事件和法轮功等中共禁忌的话题。

除了假孔子之名宣传中共政治立场、混淆普世价值之外,孔子学院还在充当中共间谍机构。

去年10月,在比利时安全部门指控布鲁塞尔孔子学院院长宋新宁(Xinning Song)为北京进行间谍活动之后,宋被禁入境。

孔子学院是披着孔子外衣的共产党传媒系统和间谍机构。


疫情中瑞典“清零”孔子学院

4月21日,十五年前在欧洲建立了第一个孔子学院的瑞典,如今成为欧洲第一个将孔子学院在境内“清零”的国家。

自从中共病毒在全球肆虐以来,瑞典是欧洲最后一个不禁足的国家,政府并不强制限制民众活动,16岁以下的学生不停课,餐厅和公共娱乐场所仍然营业。尽管有人质疑这种抗疫方式,但是,瑞典社会的安全、稳定验证了顺其自然之法的可行性。

中共官媒多次攻击瑞典处理疫情的做法,称其为“投降”、对其它国家构成威胁。

而越来越多的瑞典人在这段时间也认清了中共的真实面目,并对中共媒体和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虚假言论非常反感。

近日,包括林雪平市和厄勒布鲁市在内的很多瑞典城市,都先后宣布解除与中方城市的友好合作关系。瑞典曾经有116个城市与中国大陆的城市建立了友好关系,现在已经有近百个城市解除了这种合作关系。


“孔子学院”的魔咒

近40年来,中共在海外一直以经济利益为诱饵,用全球化、孔子学院、“一带一路”等计划为遮掩,通过各种渠道向各国腐蚀渗透,散播共产意识形态。

孔子学院是中共一带一路的“火车头”,哪一个地方想获得中共的大笔投资,那么这个地方必须开设孔子学院。凭借“第二大经济体”、“14亿人消费市场”的说辞,中共以利益为诱饵,以孔子学院的渗透、传播为前提,把“共产意识形态”在世界悄然布局。

到目前为止,全球已有162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541所孔子学院。其中,欧洲开设数量第一,孔子学院187所,总数居世界之首;排欧洲之后的是美国112所。

那么在欧洲,又是哪些国家开设孔子学院的数量最多呢?英国29所,德国20所,法国18,意大利12所,西班牙8所,人口仅1000万的比利时已合作开办了6所。

可以说,孔子学院开设的数量,与中共在这个国家投入的资金、一带一路的深入程度,有着明显的关联。

意大利不顾西方盟友的反对,成为欧洲首个签署中共“一带一路”协议的国家。

西班牙在中共六四屠城之后,在欧盟中第一个访问北京;在西班牙对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判反人类罪这后,此后屈从中共撤销对江泽民的通缉令;去年,在中共施压之下,取消神韵晚会演出;西班牙王室及政要对一带一路大唱颂歌。

而德国和法国,近年来两国政府都很亲共。在海外华为一直被质疑创办人原身份和解放军背景。而德国和法国却双双决定允许“华为”参与本国的5G网络建设。2019年3月26日,德国总理在巴黎记者会上大赞“一带一路”是“非常重要的计划”、“我们欧洲人想要参与”。法国总统在2017年3月3日接受《巴黎人报》采访时,自称是“毛泽东主义者”。

比利时王国从王室到政要都在推崇“一带一路”,联邦政府加入“一带一路”框架协议的讨论已经摆上了议事日程。

对于孔子学院,西方一直是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美国参议院委员会在其报告中说:“在过去的15年,当中共在美国开设了100多所孔子学院时,(美国)教育部保持了沉默。”

中共对世界第一都市纽约,下足了功夫,为中共大外宣提供场所与阵地;华尔街精英、大公司与中共沆瀣一气,为中共经济输送利益。中共高度重视华盛顿州和西雅图,四代党魁访美均首选西雅图,成为必经之地。

中共“孔子学院”像魔咒一样,给亲近它的人带来灾难。

到现在为止,一个越来越清楚的现象,欧洲的孔子学院最多,对于中共的“一带一路”投怀送抱,而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欧洲也最为严重,西班牙、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比利时等国家,基本上都排在疫情数字的前列。

亚洲国家也开设有孔子学院,然而由于亚洲国家不具备美国、欧洲的实力,因此大多处于被中共欺凌、威胁的状态,在过去数十年与中共打交道的过程中,他们大多一面与中共打交道,一面心怀戒备,早已对中共谎言与暴力心知肚明。正是这样的“不相信中共”,让他们在疫情中不愿沿袭中共的做法,而是采用适当、顺其自然的做法,使得疫情被有效控制。


历史的先声

在著名的预言书《圣经·启示录》中,对于人类社会堕落的程度曾经写道,“地上诸王都跟那大淫妇行过淫,世上的人也喝醉了她淫乱的酒。”

凡是开设孔子学院的国家或地区,在与中共签下合约,同意遵守中共法律,教师不准聘用法轮功学员,不能谈论法轮功的话题。难道他们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吗?他们不知道中共对于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吗?

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弘传的以“真、善、忍”为最高法理的法轮大法,自1992年以来,在短短几年里中国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大法,并迅速扩展到世界各地。

可是靠暴力、谎言和收买维持生存的中共邪党,极其仇视“真善忍”的法轮大法,前党魁江泽民出自于妒嫉,自1999年7月20日开始,利用他手中窃取的权力,开动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着群体灭绝式的迫害,直至20年后的现在仍每日每时在发生着。

为了堵住来自国际社会的人权指责,中共一方面利用其外交将迫害法轮功的栽赃谎言传播,毒害世界各国,另一方面中共把中国庞大的人口消费市场,作为其要挟他国的工具,选择与中共站在一起的,中共就大开绿灯、大把撒币。各国眼里的这个中共金主,实际就是《圣经·启示录》中用迷酒灌醉贪图利益者的“大淫妇”。

就象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中所说的:黄金、金银的光芒遮住了贪图名誉的双眼,处处可见被欲望熏昏头脑的男女。对于修道之人的迫害,终将给世人带来可怕的瘟疫与灾难。历史上罗马经历三次大瘟疫,苦难中的人们才在基督徒的义行中清醒。今天呢?

不敬神明,为利益所驱使,残害修炼佛法之人,上天怎么会坐视不管?隋朝步虚大师的预言诗中写道:“四海水中皆赤色,白骨如丘满岗陵”——在四海之内,共产红魔的邪说把所到之处都染成了红色;当天惩降临时,无数的人死去,白骨成堆遍布山岗。

此次中共病毒的扩散趋势,清晰地勾勒出各国被中共渗透的程度。拥抱孔子学院的意大利,和拒绝孔子学院的瑞典在疫情中的境况对比鲜明。现实正在为世界敲响警钟,利诱和原则之间,选择哪个,直接关系到生死。

随着西方社会的觉醒,世界各地开始纷纷关闭“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州(New South Wales)2019年关闭了所有的“孔子课堂”。美国目前已关闭26所“孔子学院”,还有数十所,美国如何选择?

在近期明慧网刊发的《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中写道:“很多国家政府、大公司、商人可能表面上或在一时从中共那获得所谓的‘好处’,但牺牲道德原则终究让他们得不偿失。那些表面的利益其实都是毒药,只有不贪图眼前利益,才会有光明的未来。”

“中共不是正常意义上的政党或政权,它不代表中国人民,而是共产邪灵在人间的代表。与中共交往就是与魔共舞,与中共友善就是在姑息魔鬼、助恶为虐,把人类推向绝路。反过来讲,对中共的反击就是一场正与邪的较量,这不是单纯的国家利益之争,更是为了人类的未来。”

关闭孔子学院(学堂)就是远离中共。远离中共,就会远离病毒;拒绝中共,就是自救自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