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新被定性为疫区 该何去何从?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美丽的广州,从二零二零年过年至三月初,经各基层干部、社区工作人员、医务人员、市民的努力,实行停工、停课,封闭小区、村街,控制出行等措施,付出相当代价后,疫情渐现放缓,街区已逐步开禁。

而从一些报道情况来看,这段时间刚好是广州基本停止抓捕法轮功学员,相对于其它省、市比较宽松的日子。

正当我们为广州庆幸之际,明慧网报道,广东省广州市海珠区法轮功学员郑影英与妹妹郑影珠于三月三十一日在增城讲真相时,被绑架,当时身上还带有二千五百元真相币。之后俩人在广州的家被抄……紧接着明慧网报道,广州市天河区法轮功学员、深得同事和工人喜欢的装饰公司老板黄强生,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下午在天河区天平架办事时顺便赠送给路人两张《疫情肆虐 如何自救》的单张,被天河区沙东派出所警察绑架,四月八日被非法刑事拘留,被劫持到一百公里之外的广州市第二看守所。

与之对应的是,广州疫情转好的形势消失,疫情陡变严重。表现为三元里矿泉街四月四日突然新增感染病例五人,其中境外输入三人,随后疫情迅速扩散,至四月十日前后,白云区、越秀区被确诊患新冠肺炎人数共达数十人之多,白云区、越秀区防控风险升级为中风险。这两区刚解禁通行的街区重新封闭。

更加使广州市民害怕的是,广州人出省到外地,惊愕的发现,广州已被定性为疫区。外省规定对所有到站的广州旅客必须接受核酸检查和隔离十四天。至此广州市民才醒悟到,广州疫情已达到相当严重程度了。

迫害、冤枉好人必会遭到天谴,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广州疫情的改变并不是巧合。

善恶有报是天理,不以任何个人或组织的意志为转移。从迫害法轮功那天起,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从二零零三年的萨斯到二零二零年中共肺炎肆虐全球,短短的十七年间,中国大陆两次爆发瘟疫,这并非什么巧合。

如果一个社会长期处在一种以迫害好人为荣的治理环境下,那必然会给整个社会,给各个阶层的民众带来无尽的灾祸。如今,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亿万学员迫害长达二十多年,这场迫害的发起者江泽民制定的迫害政策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在实施迫害方面,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各级官员都是冲在前面的:武汉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院是大陆“器官移植的发源地”,该医院仅二零零五年仅二月份所施行的肾脏移植手术就达一千例以上!令人震惊的是,中国一些医院的器官等待时间短到以周来计算,美国卫生部二零零七年的数据表明,在美国,肝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两年,肾的平均等待时间是三年。中国的器官等待时间与国际上移植器官的等待时间相差一百倍以上!

位于英国的独立“人民法庭”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七日在伦敦就中共活摘器官的指控做出最终宣判,判定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存在多年,并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该法庭由英国御用大律师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担任主席,尼斯爵士是国际刑事犯罪领域的知名人士,他主导了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的起诉。宣判当日,众多国际主流媒体报道并转载了这一新闻。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对善良修炼人的残酷打压,这样的罪行给国家、民族带来大瘟疫就一点不奇怪了。因为善恶有报,如影随形,这一天理,亘古未变!

古罗马四次大瘟疫灭国:基督教的迫害始于罗马帝国的第五位皇帝尼禄,西元33年,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很多基督徒被构陷,被逮捕,被残酷折磨致死,迫害非常惨烈!尼禄荒淫残暴,迫害信仰,他本人遭报畏罪自杀,也给古罗马带来灭顶之灾。古罗马每发动一次大迫害,就招来一次大瘟疫,前后共有四次大瘟疫降临罗马,最终,强大的古罗马帝国渐渐衰落、分裂,并最终消失。

六月飞雪“窦娥冤”:中国元朝至今热传不断的悲剧“窦娥冤”,历史上真有窦娥其人。窦娥临被冤死前,举头发下重誓,如果她是被冤枉的,头颅被砍下之后,鲜血必然一滴不剩地溅在飘飞的八尺素练上,六月降雪(近年大陆就多次多地出现六月降雪,历史上极为罕见),雪将掩埋她的尸身,淮安一带必大旱三年。窦娥的诅咒果然一一应验。淮安一带三年大旱失收,人们震惊不已,百姓痛苦不堪。也许有人问,窦娥被冤斩而死,应只降罪贪官,为何连累淮安众多百姓受难?窦娥被冤判,方圆百里众知,竟无人挺身证其清白,人不能见死不救,不能良心无存。“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责的”。故窦娥家乡百姓实是贪官昏官的犯罪共犯,淮安三年大旱,唯淮安人自招也。

所以说,广州近二十天来,疫情突然由缓转急,完全是广州党政当局不顾百姓瘟疫下生活困苦,加重镇压修大法救人的使者、法轮功学员的后果。

大法弟子对社会没有任何危害,为善化人心,救人于大难中,却受到迫害,神怎会不降罪呢?那么应该怎么办?

古人说神目如电,做了坏事一定会遭灾、得病,但也说“上天有好生之德”。造业之人能真心悔改,向上天诚心忏悔,一定会得到赦免,化险为安。这样的事例古今中外比比皆是。

《宋史》记载:公元991年,淳化二年三月己巳日,大宋皇帝赵光义因为旱灾、蝗灾,多日祈雨不得,他写亲笔诏书给宰相吕蒙正等人,手诏大意是:百姓有什么罪过!上天这样惩罚他们,这是我失德造成的。你们应当在文德殿前建一座高台,把我放在上面。若三天之内不下雨,你们就把我烧死,以回应上天的惩罚。第二天奇迹果然出现,皇帝的诚心感动了上苍。翌日大雨,蝗尽死。”

《后汉书》记载:东汉时,有一年发生了大旱灾,朝廷用了很多办法都没能使天下雨。当时有一位叫张奋的大臣,善良仁厚、敬神畏天,他知道这次天灾是朝廷施政不当所致,所以急切上书,劝诫皇上(宣帝)马上改善政令,清查冤案,以避免天谴的继续。皇帝立即召见他,并采纳了他的意见。第二天,皇上又召集大臣,亲自来到洛阳的监狱中,结果发现有许多冤案、错案,于是马上下令重新审理,并将罪魁——洛阳县令陈歆绳之以法。随即,天降大雨,下了三天三夜,旱情终于得到了缓解。

古代发生天灾疫情,天子责己,豁免赋税,禁暴止邪致疫灾消除的例子比比皆是。天灾其实是人祸,那么当君主、臣者真心痛悔,用行动纠正错误时,天灾、瘟疫就会消去。

也许有人认为这些例子年代太久远。我们再来看一个现代瘟疫的真实故事,这个故事已经上演了近四百年,直到今天仍未结束。

1440至1700年,黑死病席卷欧洲,德国巴伐利亚州的欧伯阿梅高村也在劫难逃。全镇有十分之一的居民死去。1633年,村民们在神父的带领下,全村人跪下来虔诚地向上帝祈祷。他们对天发誓,如果上帝能使他们在黑死病中免于灭顶之灾,他们就会每十年上演一次《耶稣受难记》,直至世界末日予以回报。神奇的事发生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村民因黑死病而死去。他们依照誓言,次年便如约上演《耶稣受难记》,四百多年过去了,这一传统一直持续到现在。

古往今来,悔改和忏悔,让人们免于蝗灾、瘟疫等等劫难。这不得不说是上天、是神佛对人的慈悲。修心向善、拥有正信之人更会得到神佛庇佑。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善待法轮功修炼人,更是福报洪大。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有条件可翻墙看明慧网的报道),现举一例“县副书记的福报”:

某县一副书记,主管政法委工作,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初期,他被谎言欺骗,伙同他人强迫一位女法轮功学员放弃了修炼。做了人神共愤的坏事。后来他多次听过大法弟子讲真相后,明白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开始暗中保护学员。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下级机关报上来一个劳教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他给压了下来。从此以后,他家里福报连连,自己高升到市政府就职,儿女双双考上名牌大学,毕业后分别在电视台和市政府就职。他和老伴身体都非常好,全家其乐融融。

疫情之下,花城广州该何去何从?

与武汉为伍,还是学欧伯阿梅高?

广州当局应该效法古代明君、圣君,责己悔过,撤除冤案,立即无罪释放郑影英、郑影珠姐妹、黄强生等所有被冤的法轮功弟子,顺天意而行,一定能使广州瘟疫迅速消退,为广州人民带来福报!如果为了个人官场利益,不惜与天作对,迫害善良,不但祸害全城百姓,自己受到上天严惩,还要在广州百姓中遗臭万年!

对于残害生命、祸乱世间的中共邪党,必遭天灭。希望广州党政当局,把握机会,为了自己和家人,为了广州千万百姓,立即弃恶扬善,不要继续迫害善良的修炼人。要记住,全世界所有的财富,都比不上你的生命宝贵。也要记住,当你选择做一个恶人时,全世界所有的财富,也挽救不了你罪恶的生命。因为这就是神要做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