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季家五子女蒙难 母亲遭恐吓离世(图)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25)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五个子女反复被迫害,有的被关洗脑班、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迫流离失所。作为母亲,高凤英老人时刻牵挂儿女们的安危,可是自己也未能幸免。一个夏天夜晚,半夜三更,山西省太原市万柏林分局及和平南路派出所的多个警察疯狂的砸门、敲窗,老人本能的躲在墙角,浑身颤抖。被惊动的邻居责问警察:你们也是娘生爹养的,连一个快八十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

在邻居们的指责下,警察僵持一阵后撤离。由于受暴力恐吓,原本身体健康、精神矍铄的高凤英老人身体出现异常,反应迟钝,双腿酸软无力,不久瘫痪在床,最终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含冤离世,终年八十二岁。

'高凤英老人'
高凤英老人

高凤英老人的大女儿季国丽四次被绑架、关押、勒索,两次被非法劳教;二女儿季国珍曾被非法关洗脑班、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四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三女儿季国荣曾两度被非法劳教;小女儿季国媛曾被非法劳教、又于二零零四年冬季被非法抓捕后走脱,至今下落不明。儿子季国祥曾被非法关洗脑班、被非法劳教后又被非法开除公职。

一、大女儿季国丽遭受的迫害

季国丽女士,七十多岁,早年从教,就职于大型国企——中国化学工程第二建设公司(简称二化建公司)子弟小学教师岗位。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出任 “二化建公司经理办公室”秘书、秘书科长,期间经公司上级主管评审机构审批,聘为“经济师”。在漫漫人生旅途的不倦求索中,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有幸遇到法轮大法,使我了悟了人生的真谛,我倍加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缘。”

季国丽女士说:“修炼仅三个月,师父就为我净化了身体。使折磨我近三十年的鼻炎、坐骨神经痛、腰肌劳损、过敏性哮喘和关节疼痛等顽症都奇迹般消失,大法的超常令我身心愉悦,并诚心的将功法传给他人,在当地建了炼功点,义务为大家服务。学员们时时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拾金不昧、助人为乐的好人好事层出不穷,舍己助人蔚然成风。如:有一母子学员,他们经营一间门面不大的小书屋。九八年,中国南方遭遇特大洪灾,母子俩慷慨解囊,向灾区捐款一万五千元。在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唯有这里是一片净土,各种感人的事例不胜枚举。”



季国丽当年经济师证照

在中共前头子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季国丽女士四次被非法抄家、四次非法拘留、两次非法劳教,她与家人承受了诸多的苦难。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旬(七·二零之前),季国丽发现她家楼前夜间有警察蹲守,警车就在她家楼下。七月二十日凌晨,太原警方开始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约有千余名学员闻讯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二十一日陆续来到省委门前和平上访、请愿,要求释放被市公安局非法抓捕的本市法轮功辅导站成员。临近傍晚,上访学员被市公安局特警及防暴警察强行围困。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打伤,有的被打倒在雨后的泥水里(当天下过一场雨)。学员们,没有一人回手还击。

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晚九时许,季国丽与居于同一地区的上访学员被劫持到万柏林区(即:原河西区)和平南路派出所。当季国丽报出自己的姓名后,即被所长石生林绑架。公安万柏林分局政保科科长兼“610办公室”主任包红斌等二人连夜对季国丽非法突审至二十二日早晨。万柏林分局以“扰乱公共秩序”的陷害借口,于二十二日晚七时许由和平南路派出所警察腾长海等人将季国丽绑架到太原市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历时半个月(于8月5日)转为刑事拘留。至八月十六日腾长海持“取保候审”的“释放证明书”,将季国丽带离看守所。

回家后得知,当时释放条件是要她原单位——二化建公司交五千元“赞助费”。单位不出这笔钱,让家里出。家人在公司公安处长王双林和离退休处书记高翠香陪同下,前往万柏林分局政保科交钱,当家人要求对方给收据时,承办此事的政保科的年轻警察,怒目圆睁,呵斥道:你交还是不交?不交,你立马走人!家人在急于救人的无奈情况下,交了这笔不明不白、不给收据的“赞助费”。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警察腾长海等二人,来到季国丽家,要她随他们一起去派出所,说是要了解一些情况。季国丽回答:不去。他们好话说尽,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一会儿就送你回来”,死缠硬磨,非去不可。去了之后,他们让她写还炼不炼法轮功?季国丽出于讲真话,如实写道:“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使人身体健康、道德高尚,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怎么能不炼?”藤长海拿她所写的文字材料,转了一圈,回来说:“哎,你真傻,写点儿别的不就没事了吗?”就这样,季国丽被万柏林分局第二次平白无故的以“扰乱社会秩序”的不实之词陷害,当下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到市看守所,于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九日才释放。

二零零一年二月四日晚十时左右,季国丽正准备就寝,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家人将门打开后,闯进来的是和平南路派出所副所长霍克义及另外五、六个警察,还有街道、居委会成员等一行十来个人。那几个警察就开始翻箱倒柜,肆意抄家,再次将季国丽强行绑架。季国丽被非法劳教一年,四月十七日被和平南路派出所三个警察——其中一名司机、一名男警察、一名女警察,驱车送往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一月下旬,得知弟弟季国祥因讲真相,遭人构陷,被非法劳教,其所在单位二化建公司又据此将季国祥开除公职的讯息后,季国丽于二月三日写了一篇《祸福就在一念间》的劝善信,当面交给公司经理刘建亭、党委书记王贵良、工会副主席葛金铎等公司领导及公安处处长王双林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告诉他们要善待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三月五日由公安处起草、经二化建公司领导会议通过并以公司名义报给市公安局、市与区“610”办公室、公安万柏林分局及龙泉派出所的构陷材料出炉。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许,龙泉派出所副所长樊昭庆带三、四个警察来到季国丽家,以了解情况为由,让她跟他们走一趟,被她拒绝。一直僵持到中午近十二时,他们退去。下午两点多钟樊昭庆又带他的人马前来,比上午又多了两个人,且身强力壮。季国丽端坐在床,表示绝不会跟他们走。将近五点钟时,一个年轻力壮的警察挽着袖子上来就拽她,嘴里喊着:“你走也得走,不走,抬也得把你抬走!”他把她从床上拽了起来。季国丽提出要带些必备用品,但遭拒绝,并催促快走。当时季国丽穿着一身单薄的夏装,两手空空。

当天半夜,季国丽被樊昭庆等人送往太原看守所非法关押,随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于九月十七日由樊昭庆与一李姓警察驱车送往山西女子劳教所劳教。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季国丽的日子也没有安宁过,不是派出所找,就是分局叫,居委会时时骚扰,对她施加压力。家中的电话被监控,上街、出门都要被小区门房值班人员私下登记,把她的一举一动随时报给居委会或报告给派出所等部门,随时有“影子”跟踪。而且社区还曾派一位居委会委员每天八小时守候在宿舍小区门口(她家楼前),实施盯梢、监视。对她的监管、骚扰可以说是全方位的。

公安万柏林分局政保科科长兼“610办公室”主任包红斌,二零一二年以前一次又一次的带领分局警察、万柏林区街办主任、610人员、派出所警察、社区书记、主任等多人屡屡上门骚扰季国丽。见她不为所动,包红斌竟然威胁说:“我随时都可以把你送进去!”还说:“不抓你,不足以震慑他们(指万柏林区法轮功学员)!”所采取的手段是软硬兼施,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如:过年、过节送米、面上门“慰问”等。

这场迫害,对季国丽孩子的打击已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孩子与女友原定于九九年九月完婚,并已通知亲属。季国丽突然身陷囹圄,成了“阶下囚”,在常人眼里是被社会歧视的另类,会直接影响孩子们的前途以及意想不到的方方面面。女方家长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于是女方忍痛提出分手。这接二连三的沉痛打击,使季国丽儿子几近精神崩溃。

季国丽老伴日子也很艰难,正常上班的秩序被打乱。太原市万柏林区国家安全局曹某、陈某(可能是姓陈),定期或不定期的电话通知他前往万柏林区国安局交待老伴的“所谓情况”给他心理和精神带来无形的压力,使他抬不起头来。

二、二女儿季国珍遭非法劳教四年、非法判刑四年

季国珍,六十八岁,中化二建集团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她曾四次被绑架,被关洗脑班、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季国珍进京上访,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向政府证实“法轮大法好”,要求政府还师父清白。她刚过检票口,就窜出一伙人上前盘问,不分青红皂白,搜身、搜包。季国珍被拦截、扣留。车站派出所对她非法审讯一宿。第二天,被万柏林分局政保科包红斌与和平南路派出所警察滕长海等人送入太原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后释放回家。当时被绑架的同修还有李顺琴,被送太原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后释放。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万柏林分局和平南路派出所霍克义、滕长海等人以欺骗手段将季国珍强行绑架至设在男子劳教所内的镇城洗脑班,即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那里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黑窝,以恶警崔莹、徐水、李富娥、宋变爱为首分成两组严管,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如:长时间面壁罚站、夏日长时间暴晒、罚跑步数百米,跑不动时,放恶狗追咬等等罪恶手段。由于坚信大法,不“转化”,季国珍被关洗脑班二百多天后,于当年九月三十日被万柏林分局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到山西女子劳教所。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二日,季国珍在向路人发放神韵光盘时,被人构陷遭小井峪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新买的电脑主机等被警察抢走。她又被非法劳教一年,被绑架到山西新店女子劳教所。参与此次迫害的有万柏林公安分局警察包红斌、张伟、秦红鹏、张宝荣等;以及小井峪派出所警察刘国思、社区人赵建华。

在季国珍被非法拘禁在小井峪派出所的当天,万柏林分局及小井峪派出所出动二十几个警察立即赶往她家中非法抄家。他们非法抄走了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录音、录像带,抄走个人用品Mp4和她家刚买半个月的电脑主机。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四日,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季国珍女士,在家中被太原文庙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称,这是“上边”的意思,并拿出太原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证”。此前在三月六日,季国珍女士在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恶告,而被文庙派出所警察绑架。三月七日,季国珍的家人找到派出所,警察逼其丈夫写了“保证书”后,于三月八日凌晨将季国珍放回家。季国珍不料一个星期后,又再遭绑架,送到太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四年六月五日上午八点,季国珍在太原市迎泽区法院被非法庭审。两位律师在法庭上从法律角度、信仰角度、法轮功真相角度全面论证了:“修炼法轮功合法,传播法轮功真相无罪!”提出当庭无罪释放季国珍。而法院审判方在辩驳无力、没有辩词的状况下,宣布休庭。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季国珍被非法判刑四年,提出上诉。季国珍于十一月被从太原市看守所带走送入监狱。走时看守所不让带任何物品,只穿着随身衣服。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季国珍四年冤狱期满回家。监狱教导员陪同季国珍走向监狱大门,看到等候在大门口的除了三位家人还有另外六人,后经介绍知道他们分别是司法局、公安局、派出所及街办社区等单位的相关人员。在监狱大门口,这些人将季国珍带到院内二楼办公室,说是要带她去什么地方住几天(其实就是去洗脑班),并说让家人陪住。季国珍坚持哪也不去,就是回家!经轮番“劝说”,季国珍仍不松口,她面容严肃,语气温和,毋庸置疑的说:我能活着出来已经是万幸了!现在我就是自由人了,谁也没有资格不让我回家!

与此同时,等候在楼下的丈夫、女儿、女婿也被警方人员告知:“季国珍先不回家,要去另一个地方住些日子。”家人听后,坚决反对:“哪有这种道理?出狱就该回家!今天就是哪里也不去!照直回家!!”最后司法局的那位官员似乎良心发现,跟同行人员说:“让回吧!人家本人不同意,家属也不同意,算了,让她回家吧!”

三、三女儿季国荣遭受迫害情况

季国荣,六十四岁,于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二零零一年,在山西新绛县施工期间,因她向世人讲真相,曾被当地公安劳教一年,关押在太原新店的山西省女子劳教所。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季国荣在家中被万柏林分局孙少博和另一个警察李驼铃(单位不详),绑架至山西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参与此事的责任人有万柏林分局包红斌、张伟及龙泉派出所副所长樊昭庆等数人。

在蓄意绑架之前,“610办公室”主任包红斌等人曾多次到家中骚扰,当时她丈夫患脑出血后遗症--癫痫,犯病时痛苦不堪,如身边无人及时护理会出现生命危险。他们以伪善的谎言欺骗家人:要其家人提供病例和医院证明,然后由他们找警方有关部门审批,不送劳教,办理“所外执行”,这样既可不去劳教所,又能照顾家人,并表示“用人格担保”。其丈夫和女儿在他们的威逼、诱骗下信以为真。于是,在双重压力下,季国荣被迫在“聆讯单”上签了字。但当阴谋得逞后,他们的伪善面目暴露无遗。孙少博和李驼铃,在其丈夫日常起居全靠人服侍,唯一的女儿正处于孕产期这种难以脱身的艰难情况下,毫无人性的将季国荣直接绑架到劳教所。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中午,太原市万柏林区龙泉派出所副所长樊昭庆带领数个警察上门,将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季国荣强行绑架,季国荣被关押在太原拘留所,被非法行政拘留十天。

二零一七 年八月六日上午十点左右,太原市万柏林区龙泉派出所副所长樊昭庆(便装)和两个年轻警察:牛军(便装、警号0148),苗妍(女、穿警服、警号0147),三人敲开法轮功学员季国荣家门(女婿开的门)。樊副所长说:“大姐,兄弟来看看你。”接着说了些“关心”的话,之后转入:上面让了解一下你们炼法轮功的还炼不炼。季国荣说: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怎么能不炼呢!要都按真善忍做人那社会不就好了吗。这时年轻警察牛军说:国家已经定性法轮功是某教。季国荣说:国家哪部法律说法轮功是某教了,你拿出法律条文看看。并给他们讲真相。最后他们又要电话号码,被季国荣拒绝。临走时,季国荣嘱咐他们可不要再迫害好人了,要做好事啊。副所长樊昭庆一边下楼一边答应着:做好事、做好事。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四日晚七点左右,太原市万柏林区神堂沟龙泉派出所副所长樊昭庆带一个辅警和两个街道办的年轻人,敲开季国荣的家门,其中一人手里拿着执法记录仪亮着红灯在录音录像,季国荣马上让他关掉,并告知:你们在违法。看到他关掉后,季国荣把记录仪拿到手里,要求他们出示相关证件,并记下他们的姓名。让他们落座后,樊昭庆说:国家已经定性法轮功是某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季国荣说:不是国家定性,是江泽民信口雌黄造谣,你把国家定性相关法律条文拿出来看看。他无语。

期间,辅警这看看那看看,问:有网线吗?街道办高磊说:没办法,是工作,就是来看看你。他手里拿着一个表格问:不那个了吧?和那个没关系了吧?季国荣大声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受各国人民及政府的欢迎和支持,接着给他们讲真相。最后他们问有手机吗?又要求跟他们合照一张像,被拒绝。他们说:算了,走吧。季国荣随即把记录仪还给辅警。

四、小女儿季国媛被迫流离失所、失联至今

季国媛,女,五十七岁左右,系山西省委省政府信访局正科级干部,一九九六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七~九八年度曾获山西省委办公厅机关优秀公务员、先进工作者、文明职工标兵荣誉称号。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在向民众讲清大法真相时,季国媛被太原市公交公安分局恶警非法拘捕。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6个月的时间里,同修及家人并通过律师多次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并向人大、政法和信访部门反映绑架和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违法犯罪行为,应追究有关部门和人员的法律责任。

季国媛在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等一切权利的严酷恶劣的环境中,在没有纸张和笔墨、每天24小时都处于被严密监控的艰难情况下,在看守所里用得之不易的圆珠笔芯在卫生纸上写了题为“法正乾坤、除尽邪恶,让千古奇冤昭雪天下”的辩护词。

'辩护词(无罪陈述)原件实物照片'
辩护词(无罪陈述)原件实物照片

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在非法开庭当天,季国媛在法庭上讲真相、证实法轮大法是正法,做了无罪陈述。她把这篇庭审辩护词带到法庭上当庭宣读,使在场的许多世人包括公、检、法、司人员和律师明白了真相,使这次开庭现场变成法轮功学员证实大法,揭露和控诉江泽民及其帮凶罪恶的正念之场。无罪陈述完毕,季国媛把这篇辩护词亲手递交给审判长。法院在场的所有审判人员、书记员和法警立即展开,集体围看,并说:“这是审判江泽民呢!我们敢看不敢念……”

法轮功学员在邪恶表现最猖獗、处境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在自身遭受迫害与承受被迫害的最痛苦的时候,不顾个人安危,依然还在讲着真相、救度着众生,所表现出来的慈悲、善良、纯正与大忍之心使在场的人深受感动。太原市迎泽区法院、太原市中级法院和山西省高级法院三级法院均作出无罪结论,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六日迎泽区检察院撤销起诉。但因省、市“610”违法、违宪,在季国媛被太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零四个月后,于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八日仍非法劳教她三年。

'季国媛遭迫害证据'
季国媛遭迫害证据

季国媛二零零四年劳教期满后,再因讲真相遭抓捕,虽正念闯出,但流离失所、失联至今。

五、儿子季国祥遭受的迫害

季国祥,男,五十九岁。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四日,到北京为法轮功受诬陷上访,被太原市政府驻京办事处关押几天后被送回太原行政拘留15天。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日无任何理由,季国祥被非法抄家,绑架到太原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三个多月,无任何合法手续。五月八日左右,被绑架到太原市所谓“法制教育学习班(转化洗脑班)”洗脑迫害约四、五个月。因不堪忍受洗脑班的身心摧残,他头撞暖气片以示抗议,头破血流,被紧急送往附近太钢医院处置、缝合伤口。(这种以死相抗的极端方式是法轮功学员不应该采取的,但也从侧面证实了对他迫害的邪恶程度。)

二零零七年初,季国祥随其单位中化二建公司从太原到云南曲靖沾益县花山镇的云维集团做施工。六月份在当地发现了大量真相资料,沾益县国安,曲靖市国安,花山派出所积极配合此次迫害,严控当地环境,同时对当地曾经修炼过的学员甚至是常人实施了迫害,抄家,绑架。安排了大量便衣和保安,一直在厂居住区蹲坑,九月六号,季国祥在当地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云维集团恶人黄志尼(水泥分厂厂长)举报,随即被蹲坑的恶警绑架。参与绑架的恶警还受到了经济奖励。

季国祥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当时季国祥除一身单薄衣服外,无任何其它生活日用必需品。季国祥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因此而被所在单位开除公职,家里失去生活来源。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晚七时许,太原万柏林区小井峪派出所数个警察,来到季国祥家,实施非法抄家。当时季国祥在外打工,免遭劫持,但却给其未修炼的妻女再次造成精神伤害。

据明慧网消息的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截至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在这二十年里,山西省太原市被绑架、非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至少725人次;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49人;被迫害致残者5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者4人;非法判刑至少143人次,刑期最长者达11年,年龄最大者81岁;遭劳教迫害至少80人次;遭洗脑班迫害至少123人次;被迫害失联的法轮功学员至少3人;勒索钱财至少29.43万元;非法抢夺现金及财物价值至少35.79万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