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爆发心系众生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今年除夕的前夕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突然爆发时,我悟到这是天象的变化,就是淘汰人的,是给世人认清正邪,为自己未来存留与否选择的机会,是师父的慈悲。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人类得救的唯一希望。”[1]在这个时候,我想应该把大法的福音、救命的九字真言传递给世人,让他们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躲过这场劫难,有好的未来。

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责任

在除夕早上发完正念,我就给师父法像上香,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清除一切干扰,解体邪恶,把有缘人推到我面前,之后我就走出家门。在街上遇到没戴口罩的人,我就以此为切入点搭话。比如遇到年龄大的男士,我就善意的打招呼:大哥您怎么没戴口罩啊?他说:不习惯。我说这是非常时期呀,还得戴上。同时進一步告诉他,心里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躲过这场劫难有好的未来。身体不舒服常念也给你调整身体。在外面遇到意外马上念,一切都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这是救命的九字真言。

一上午不知道告诉了多少人九字真言救命的灵丹妙方。在师父的保护下,不到三个小时就有十个生命得救了。利用晚上的时间,我和同修配合在小区贴了救人的各种不干胶。年后,街上行人虽少,我们救人的脚步仍未停。

但是大年初三的上午,我市公交车停运了,各大商场也关闭了,有的社区实行半封闭式管理,世人的心都搞的很紧张。今年我是在儿子家过年,由于形势骤变,他非常紧张,就阻挡我出去救人了。他每天都要给我讲疫情多么严重,形势多么恶劣,告诉我老实在家呆着哪也别去。我告诉他,任何瘟疫对大法弟子都没关系,我们的身体都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任何东西到我们这儿就解体了,同时我们还有师父保护。他说与你无关与别人有关,您得考虑别人啊!我就顺着这个思路想,我们是为他的生命,做事要为别人着想,那就在家学法背法吧,反正外面也没多少人。可是坐那儿法怎么也学不下去,越想越不是滋味。

师父说:“修炼不是给大法修,救人也不是给大法救。修炼是生命走向圆满的保障,救人是修炼者的慈悲体现,是众生在危难时的责任。”[2]我就问我自己,你坐在家里不动这是对众生负责吗?你的救人使命怎么完成?怎么跟师父兑现史前誓约?我头脑越来越清晰了,知道怎么做才是符合师父的要求。我真是心急如焚,我想这样下去不行,我必须走出去。

于是我就硬着头皮往外走。儿媳妇问我:妈,你干啥去?我说学法去,可同修没在家。第二天又找别的同修交流后,同修说我给你要点资料在小区做也行,我说孩子看着我,我想回自己的家还不让我回,她说你打出租车不就走了?她这句话一下点醒我了,是,我打车不就走了嘛,当时我就决定下午打车回自己家,我想下午儿子他们都睡觉我就能走出去。

可是到了下午三点了,他们谁也没睡,怎么办呢?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硬闯吧,走到门口儿子出来问我:妈,你干啥去?我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找了个托词。就这样冲出家门到街上很快打上车,虽然中途有点小插曲,但很快的我就回到了自己的家。

到家后紧缩多日的心张开了,就象全身的细胞都舒展、绽放一样,用一句成语来形容的话,就是“心花怒放”,畅通极了!進屋后,马上打开电脑,上明慧网看同修关于疫情的交流文章,发现同修们都做的太好了,救人文章同修写的非常好,太及时了。我马上下载了刘伯温碑记、古罗马三次大瘟疫、不怕瘟疫的人等真相内容的文章及各种不干胶。因我自己开了一朵小花,这些年基本是自给自足。所以第二天我打印、整理、装订后,就到大集和早市去发,晚上去贴不干胶。

师父说:“可是你们知道吗?本来在去年应该得救的人,却永远失去机会了,因为正法是不断的往前推,一步一步,到了一层那一层的人,上边到了哪个天国,到了哪一层天体,就是哪一层的人来看,下次那个座位是别人的不是他的。你们知道失去了多少生命?!看到那场上空着的座位,你们知道我啥感受?”[3]

为了快救人、多救人,我基本上是做完一些资料就快拿出去发放,然后再做再发。我基本上这样往复的做,我想这样不容易使有缘人失去得救机会。

这次疫情正赶上过年期间,因天气寒冷,背胶在外面使用不粘,我就负责往楼栋里贴。把我负责的楼栋做完后,对其它楼栋進行排查,有漏补上。

师父点悟再精進

不长时间,因瘟疫蔓延许多工矿企事业单位及其它行业都无法开工,公职人员都在家待命。这时我想平时年轻人和有些公职人员都很忙,一忙工作,二忙生活,三闲暇还要忙看手机,根本没有时间听真相,这次契机也是师父给他们一个看真相、明真相,对自己未来存留与否一个选择的机会,师父对任何生命都给机会,这是师父的洪大慈悲。

大法弟子应顺天意而为。我与协调同修交流在我们所在的小区铺小册子,同修认同。可是耗材不足,耗材商店又不开门怎么办呢?有的同修还有点,就慷慨解囊分给大家整体配合分头去做了。我马上打印了不同类型的资料与不同版本的期刊整理,装订好后马上到我分担的区域去铺,完事后,再打印装订,再铺,就这样几个回合就铺完了。

我分担楼层高的七层,低的五层,我今年七十六岁了,平时上六楼都感到气喘吁吁的,可是做证实法的事没有一点疲惫感,很轻松,我知道这是师父的慈悲加持。

本地的同修们忙过一阵后,疫情也趋于“减缓”,封闭管理有些放松,街上行人也渐渐多起来了。可是这时我却产生了一种懈怠情绪,好象完成了任务一样。表现上是就在家调整自己,不出去面对面讲真相了,可我却没能及时认识到。

几天后,我曾经在监狱被迫害造成的左腿小月板疼痛又出现了,我人心上来了,以为“着凉”了,可怎么调整也不好。

由于上次贴不干胶还剩下一些,因为时效性,需要及时贴出去,可我去几个楼栋发现都贴完了,而且我还总遇到人,这是为什么呢?不得其解时,慈悲的师父看我没悟到晚上在梦中点化我:我给老牛家打工,这老牛高大凶悍,他想欺负我,我想不在他家打工了,就去别人家。梦醒后,我想这是什么意思呢,我马上联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悟到这是点悟我太钻牛角尖了,认准一门了。去同修家交流,同修说今天天气很暖和,晚上出去贴不干胶,我说我也去。我按照同修给出的路线贴完,往家走到一半的路程时,腿疼的症状突然消失。我悟到,这不是腿痛是心痛是心性问题。尽管如此我还是坐在家里不出去,自认为外面没有多少人,也没有三退的,白白浪费时间,就还在家“调整”自己。这一呆就是多日。

正法修炼是有進程的,我们修炼的路是师父有序安排的,每一步怎么走,该干什么,作为大法弟子是必须跟上的,否则就“缺格”达不到标准。正法都到尾声了,师父看到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还在慢慢悠悠的,就在梦中再次点悟我:桌子上有一比A3大一圈、用特殊纸装订的大本子,我从头翻到尾一个字都没有,一片空白。醒后我想,是否什么事说了没做到是空的?与同修交流,同修说一片空白,一个字都没有,你自己悟悟吧。

后来我悟到,是师父让快点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救人。我知道这是师父对弟子的保护,真是为弟子的提高升华建立更大威德,操尽了心,真是用心良苦啊。明白这些后,我决定立即去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救人。

我自己的家在郊区,我们这儿的大法弟子比较多,这么多年这片区域和周边农村绝大多数都做了三退,现在面对面讲真相一问很少没退过,就只送点资料、讲讲当前的形势而已,所以我平时都是到市里去讲。但是在市里就得住儿子家,我做证实法的事他们既担心又害怕。所以这次我下决心多救人后,索性在市里租了房子,这样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去救人,而吃住还回到儿子那里,这样事情得到了完满的解决。如此,我自己、有时也和同修配合天天奔波在救人的路上,心里很踏实。

我发现自己执著自我、抱怨心、恐惧心、争斗心、急躁心等时有表现,但我都有决心修掉它,以更纯正的心态救度众生!

因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