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猖獗 大法弟子救人急迫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武汉肺炎瘟疫爆发了,我就感到修炼的时间不多了,遗憾的是《转法轮》我还没有背下来。还有,我有几个亲朋好友,因工作单位好,有的想升职,有的还是领导,多年来劝“三退”他们都不同意,这些人也很快的在我脑海里过了一遍,希望他们都能平安的躲过瘟疫。

一、疫情中急救人

外地的亲朋,我就想用电话先拜年、再劝“三退”。当时也顾不得手机是否会被监控了,救人要紧。在电话里劝退的时候,我都是先问:“和你说话方便吗?”对方说:“方便。”我就直接讲:“以前告诉过你躲天灾的办法,现在你就诚心默念吧。另外把你那个党,从心里退了吧,退了,就能躲过这场瘟疫,保平安。”有的告诉我正坐在车里执勤,在路口堵路,不允许外来人员進入他们的地界。有的急着说:“在电话里不能说这个。”我严肃的说:“顾不得这些了,瘟疫来了,保命要紧。”可喜的是,对方都同意退了。

有一些明真相、已经做了“三退”的亲朋,我也打电话拜年,然后安慰他们:不要害怕,如果遇到问题,赶紧诚心默念“九字真言”,保你平安。他们都诚恳的说:“谢谢!”

我做资料十五年了,并且还上班,很少有时间在大街上面对面讲真相。但这次瘟疫来了,走在街上,看到很少的行人惶恐的急匆匆赶路的样子,就想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真相,让他们躲过瘟疫。

师父说:“发生多大的事就当作什么也没有,照常的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这就是你们今天走的路,这就是你们留下的威德。”[1]

大年初二我和丈夫上街买菜。路上遇到一位男士,穿着一套迷彩服,和我们同行。我就想给他讲真相,和他搭上话,我就告诉他,诚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躲过瘟疫。那人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在瘟疫面前,干什么工作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样躲过瘟疫,保命要紧。”他说:“那是。”并且表示会敬念“九字真言”。

紧接着我又说瘟疫也是由瘟神掌控的,老天要淘汰不信神的人,劝他在心里退出中共的组织党、团、队,就会有神佛保佑,躲过天灾。他说:“我不抓你就不错了,你还讲。”我说:“在心里退出就能保命躲过瘟疫,对你没有伤害的。”他还是说:“你还敢讲。”

听到这,丈夫就拽着我的左胳膊大步往前走,我想这样走了,那人会以为把我吓住了呢,损害大法弟子的形像。我就一边跟着丈夫走,一边还是回头祥和的对他说:“老弟,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告诉你真相,让你躲过瘟疫,保平安,千万别生气,希望再有人告诉你真相时,你一定认真听,听明白了,就会有福报。你是警察吗?”他说:“我是特务。”意思是告诉我他是国家安全局的。

往前走了一段路,丈夫说:“让人给训了吧?以后不要乱讲了。”我说:“他多可怜呀,告诉他躲瘟疫的秘方,他还不认可。”这个人虽然没有劝退,但发现自己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心里就想着让众生躲过瘟疫,一直都很坦然、冷静,没有怕心。在这以后的那几天下午,去住在街里的母亲家学法,路上要走三十分钟左右。在往返的路上,遇到人就讲真相,劝“三退”。

我曾经工作过的单位的一个公司老总很随和,公司的员工都称呼他某哥。他非常崇拜毛魔头,但对后来的中共党魁都很反感。有一次,去他家住的老楼里,一進屋就看到墙上挂着马克思等四个魔头的画像,让我感到阴森森的,我就给他讲真相,劝他把魔头画像烧毁。他的办公桌上摆着毛魔头的石膏像,我也劝他扔了,放在办公桌上晦气。可多次讲真相,他都不认可。

去年十一月末,我到他公司去清账,送给他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他很高兴的接受了。瘟疫来了,我就想着要去救他。在去他的公司的路上,一直求师父加持我救他。一到公司,我就看到他一个人在办公楼门前透风。我心想,这一定是师父的安排,让他出来听真相的。他看到我愣了,说:“这个时候,你怎么来了?”

我笑着说:“某哥,人们都在家躲瘟疫了,没有人来陪你聊天了,是吧?这场瘟疫是天意,老天要淘汰不信神的人。我专门来找你,把入过的共产党组织,从心里退了吧,对你没有伤害。遇到生命危险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保命、保平安。”这次他没有犹豫,说:“行。”我又再次给他讲了藏字石、刘伯温的太白山碑文、明慧网发表的《瘟疫的眼睛》等真相,他一直很认真的听着。

临走时,我说:“某哥,你心胸宽广、善良,公司遇到什么困难你都能解决。但瘟疫来了,你没有办法躲。我一直尊敬你,必须来告诉你真相,瘟疫就和你没关系了,就是希望你平安,你是一个有福的人。”这时,一直严肃的他,一下子露出了笑容,连声说:“谢谢!”我说:“谢谢大法师父吧!”

小区封了以后,允许每户两天可以出去一个人买菜,只给两个小时的时间,我只能利用这个时间出去讲真相救人。后来我遇到了同修A姐,A姐希望我每次都出来,和她搭伴讲真相。A姐多年来都走出去讲真相,和众生说话的态度非常祥和,经常随着众生边走边讲真相,众生走的急,她就跟着走的急。我马上看到了差距,赶紧跟上,每天也带着慈悲心,也能随着众生边走边讲真相了。

一直到现在,我有时间就和A姐上午出去讲真相。我俩配合讲真相两个多月了,还遇到过没有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我俩就鼓励他们,去找认识的同修要师父的新经文看。讲真相中,有两个人想要看《转法轮》,听明白真相的,有的说“谢谢!”

也会碰到不听的,骂人的,还有掏手机要举报我们的。我俩不惊不慌,告诉他们说:我们就是想让你平安的躲过这场瘟疫,牢牢记住“法轮大法好”,天灾来了就能保命。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众生,都给他们留下善念。

二、疫情期间坚持给同修送资料

疫情期间小区封了,我就去母亲家住。由于母亲家没有打印机,星期五做《明慧周刊》成了我的难题。疫情的突然出现,使集体学法也受到了干扰,这个时候,更应该让同修看到《明慧周刊》。

小区被封的头几天,孩子特意给我打电话说,路上有巡逻的,还有警车,看到在路上走的人就抓起来,关到体育馆隔离,嘱咐我千万别回家。我也听同修阿姨说过,他的儿子不听话,早上出去锻练身体,被巡逻的人给抓走了,晚上八点才让回家。

这个时候就感觉很难,我也怕被抓起来。就咨询在小区执勤的儿媳,是否能帮我弄个特别通行证,我要回家取换洗的衣服。她说:“弄不来。”还说就是到我自家的小区了,把门的也不会让我進去的。让我先对付着穿我母亲的衣服。

我冷静下来,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还去求常人呢?我有师父保护,还有护法神,有什么可怕的?人怎么能动得了我呢?

大约二月十五日早上,不到九点我就下楼了。到门口登记时,我就和执勤的人商量说:“我今天出去,办的事多,可不可以把出去的时间往后写呀?”她说:“那就写九点半出去的。”我说:“好,谢谢!”我快速的往家走,一路上不停的发正念,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

每个十字路口都有警车。到了我家小区,怎么说执勤的人也不让我進去。我不能耽误时间,就找物业经理,很顺利的回家了。

回到家,丈夫严厉的说:“他们怎么让你進来了?这些执勤的也不负责任哪!”我笑着回答说:“让我進来这是好事呀,你应该高兴才对。不让出去的时候,我出去了;不让進来,我進来了。就因为我是大法弟子,特殊对待。”

我用两台打印机,一个做三本《明慧周刊》,一个打印五十份单张真相资料《疫情肆虐 如何自救》。打印完,就带着两兜换洗的衣服,匆忙离开小区,到超市门口去找事先约好的同修。等了一会,没看到她,就往住在道边的同修家望了一下,看到她家没被封,我马上过去把《明慧周刊》给了她。

我回到母亲家的小区时已经超时了。我对那个执勤的人说:“不好意思,回来超时了,给你添麻烦了。”她说:“没事,你就登记十一点二十回来的,就没超时。”我谢过了她,赶紧上楼了。

有一个阿姨同修八十出头了。封小区后,有两期《明慧周刊》都没有办法给她。我和A姐连续两次特意到她家楼前讲真相,都没有看到她。后来我想,她家肯定有人出来买菜,执勤的人也一定有她家的电话号,去要个电话号,打电话让她出来取周刊。

当我和A姐第三次到她家的时候,她家小区门是开着的。我赶快到她家敲门,阿姨一看是我就说:“哎呀,不能出门了,憋的我啥也看不到了。”然后突然问我:“你是怎么進来的,我家儿子来了,都不让進来。”这时她未修炼的老伴也惊奇的问我:“怎么進来的?”我就笑笑说:“我是大法弟子。”他马上明白了,说:“对!你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能進来。”

师父说:“修炼嘛,那就不要被困难吓住了。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你就能闯的过来。”[3]

在疫情中,我尽自己的能力,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次出现奇迹,深切体会到了师父讲的这层法理。能当大法弟子,我无比自豪。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