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法理 正念走出部队的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九日】我是1996年底在妈妈的引导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在此之前,因为身体多病,年纪轻轻,居然就有了好几种西医、中医都看不好的病,所以转而寻求气功治病,加之八、九十年代正值气功热,我学了很多气功,但是身体状况并没有明显好转。

1996年的夏天,得法不久的妈妈送给我一本《转法轮》。起初我只抱着多了解一门功法的心态在看,带着很多自己的观念边看边在心里评论:这句话口气大了;那句话有点玄……看到一半,就放下了。半年后,当我再拿起《转法轮》看时,却忽然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受:这本书太博大精深了,解答了我人生中所有百思不得其解的困惑,以前完全是自己的狭隘浅薄阻碍了自己,因此才看不懂。就这样,我得法了,决定修炼法轮大法。

当时我痛经很厉害,每次生理期都要靠止痛片缓解。开始修炼大法后的一个晚上,我坐在床上学法,又开始痛经,疼的浑身发抖。我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止痛片,犹豫着要不要吃药。最后我跟自己说:这么多年吃药也没好,这次我就相信大法,把自己当作修炼人,看看会怎样。想到做到,我放下药,努力不去想肚子疼,捧起《转法轮》继续学法。没过多久,疼痛减弱,可以忍受了,又过了一会,不知不觉中肚子一点也不疼了。要是以前,即使吃药也要疼一两天。把自己真正当作炼功人的时候,师父马上就为我净化身体了。

修炼之初,我怕吃苦,很少炼功,只喜欢看书学法。即使这样,我的身体也迅速健康起来,梅尼尔氏综合症、过敏性气管炎、低血压、慢性胃炎、慢性肾盂肾炎都好了。大法不仅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更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看淡利益得失后,真是发自内心的轻松快乐。

我在部队从事文职工作,单位中争名夺利的现象比比皆是。我虽然不愿同流合污,但也不甘心利益受损。修炼前,把办公用品拿回家私用都是很正常的事,大家都这样做。修炼后,我不断提醒自己要按真、善、忍来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更好的人。把拿回家的办公用品还回去,拆除了偷电私接的电线,工作不再拈轻怕重,计较得失,和领导、同事相处得越来越融洽。年终评功评奖时,领导跟我说,按工作成绩应该给你功奖,但考虑到某个同事很看中这个,你的承受能力大些,看你能否让给那个同事。听了这话,我心里没有一点不平,满口答应。领导也觉的出乎意料,没想到这个难题轻易的就解决了。

天有不测风云,幸福快乐的修炼时光转瞬即逝。1999年7月20日,江氏妒火中烧,开动全部国家机器开始残酷打压迫害法轮功。电视、报纸铺天盖地、连篇累牍的造谣抹黑法轮功。部队里要求人人表态,所有人都要在军区下发的统一“揭批排查表”上签字,表明坚决拥护邪党的领导,坚决支持邪党的诬陷,并保证自己和家人不炼法轮功。因为我不肯在保证书上签字,部队就以办“法制学习班”的名义把我非法关押了起来,无限期强制洗脑,让我转化,放弃修炼。

在此期间,为了向我施压,制造全民“揭批”的形势,也为了绑架世人参与迫害,他们开了一个揭批会,安排我的同事对我進行揭批。会场上架着摄像机,每个人都提前做了准备,生怕说错一句话。其实这些同事没有一个真正了解法轮功的,有的新同事甚至都没来得及跟我说过话。但是迫于邪恶的压力,不得不来演这出戏。昔日相处融洽的同事们都尽量避免用恶毒的语言来针对我个人,却重复着报纸电视上的谎言攻击着大法和大法师父。会后,一个同事乘人不备,在跟我擦身而过时小声说:“对不起!我也没办法。”……历史上因为谤佛谤法而遭受恶报的教训很多。共产邪党强迫世人跟它一起迫害修炼人,谤佛谤法,使无辜的世人未来面临由此而带来的恶果,将其置于危险的境地,中共邪党才是真正的邪教。

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实际上就是不经法律程序可以任意拘禁关押人的黑监狱。当时我被非法关押在部队劳教所里,被剥夺了一切自由,每天派专人看管,除了揭批、诽谤法轮功的文字、音像之外,不允许看其它任何书籍。伙食费直接从我工资中扣除,派来看管的人每天有高额的补贴,部队拨了很大一笔钱,专门用于“转化”法轮功学员。曾经从地方上请了三个所谓的“专家”来“转化”我。他们中一个是省佛教协会的领导,一个是社科院的法律专家,还有一个是心理学专家。我的直属领导在头天跟我抱怨说,“请这三个专家是军区领导定的,费用却要我们自己单位出。一个人一小时就是一千元,大家辛辛苦苦干业务,那点业务费都给你请专家了。你赶快转化吧……”

第二天,“专家”轮番登场。那个女心理专家,一见面就指责我没有爱心,只顾自己修炼,不顾家庭。而她本人不辞辛苦四处奔波,义务做“专家”。我打住她说,“昨天,领导跟我说,请你们做转化工作,一个小时一千元。我的同事们工作都很辛苦,业务费有限,我不忍心这样花费大家的钱。这样吧,我会认真听你讲话,不打断你,我们尽量将时间控制在一个小时内好么?”她的脸色变的很不好,我从手上摘下手表,放在面前的桌上,她说了些啥都没入耳,只觉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摔门而出时大叫着说,“直接送劳教,直接送劳教。”

单位领导和派来看管我的同事全程观摩了“专家”们的“转化”过程。原本期待专家们可以说服我,没想到专家们的表现令他们大失所望。他们私下跟我说,你讲的仔细想想还是有道理的。那些专家就这水平,就是来骗钱的。

有一天,劳教所的一个领导晚饭后来找我聊天。我说,“我在这里好几个月了,如果我的言行举止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请告诉我,我一定会改。”他说,没有没有。你的素质很高,连脏话都没说过。我又说,“一个人的言行是思想的体现。既然我没有不好的言行,也就是说我的思想不坏,而我思想中是相信真、善、忍的。那你们想把我转化到哪里去呢?”他哑口无语。

大半年过去了,我还没有“转化”。军区来了个领导下最后通牒:只要写份保证书,做个揭批,立刻回家,恢复工作。保证书和揭批书不想写的话,也可以我们准备好,你只要签个字,对着录像机读一下就行。否则的话就判你劳教。我跟他确认的问:“你说话算数?只要签字揭批保证能回家?”他拍着胸脯说,“肯定算数。其实回家后你炼不炼谁知道呢?”我又问他,“不是说我炼法轮功犯法了么?怎么一句话就没事了?法律这么儿戏么?”没过多久,我收到了为期2年的劳教通知书。

我出身于读书人家庭,父母从事技术工作,从小到大生活、读书都很顺遂。突然间遇到眼前的变故令我不知所措,不过很快就由最初的惊恐冷静下来。但是面对邪恶的迫害,虽然知道其无理荒唐,想到要失去优越舒适的工作生活,见不到亲爱的家人,失去自由甚至生命,还是难以绝断。几乎每天都会不断的问自己,法轮功正不正?真、善、忍好不好?以前的病是真的好了还是心理暗示的错觉?我真的被骗了么?我一点点回忆着修炼后的变化经历,最终我坚定的相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法轮大法是正法!

我是个比较低调的人,平平淡淡,朋友同事并不知道我炼法轮功。部队花这么多财力、人力来“转化”,我觉的有些不可思议。而且说一句“不炼法轮功”就可以回家,说炼就坐牢。这引起了我的思考。对于如此普通的人,它们为什么这么在意让我说不炼呢?哪怕明知是句假话,也要这样呢?这说明这句话是非常重要的,它们真正在意的是让我亲口说不炼。只要话一出口,哪怕不是真心的,就是我自己表态不修了。

“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1]“可能大家听到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1]一个人只要一想修炼,都可以震动十方世界,更何况亲口说出的话,那一定也是天地皆知啊。

我明白了迫害就是为了让修炼者放弃修炼,让被其利用的世人对大法犯罪而被淘汰,其它的都是为达到这个目地而采用的手段。想明白了这点,我一下子觉的心里一片明净。在以后的日子里,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谎言、伪善都再也迷惑不了我。在师父的看护下,在大法的启悟下,最终没写任何“保证”离开了劳教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