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法轮大法好”在心中 神佛护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炼的大法弟子。下面我就把我这些年讲真相中世人得福报的例子摘选部份与大家分享。

“明天我就去政府退党”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正打坐,眼前闪了一个人影,我认识她,在妇联上班,一定是师父点悟我去她家讲真相。我就对丈夫说:“我要去她家讲真相。”丈夫(同修)很担心,说:“她丈夫是六一零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还是先别去了,等等再说好吗?”我也知道丈夫很担心,那时候气氛还很邪恶的。但我主意已定,就说:“那我去街里买点干豆腐吧。”

买完豆腐,我就去她家里了。一進屋,她夫妻俩人还都在家,看见我,就把我让進屋里。我就说了我的来意,并讲了法轮功是佛法,是被迫害的,同时也讲了天安门自焚是骗人的,还有大法洪传世界等等,他俩都认真的听着。突然男的就说:“昨天,我在电脑里接了个包,打开一看,是关于法轮功的。”我忙说:“是吗?大哥呀,你的缘份可真大呀,那你看明白没?”他说:“我是看了,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更明白了,明天我就去政府退党,我可不当替罪羊。”我说:“不用上政府去退,神佛看人心哪,我就帮你和姐把这个党退了吧。”他俩很高兴就退了。我又叮嘱他俩说:“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事呈祥啊!”

我刚起身要走,发现男的气不够用,脸色发黑,人挺瘦的,肚子老大。我又坐了下来,真心的说:“大哥呀,善恶有报是天理呀,你今天明白了真相,也知道了法轮功是佛法,上面再有让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儿,你可别干了!你得用你的职位保护大法弟子呀!”他说:“我明白,我虽然是管这个的,但我看这些炼法轮功的人都挺善良的,说法轮功不好,咋这么多人炼呢?我把收上来要销毁的大法书偷偷的拿回家,藏起来了。”说着,就把我领到后屋,把收藏的那几本书拿了出来。看到书,我哽咽了,半天没能说出话来,只是说:“太谢谢了!”他把书给了我。

过了些天,我又去了他家。女的喜笑颜开,男的也精神抖擞。女的看到我就忙说:“妹子啊!打你走后,我就和你哥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你哥的气儿也上来了,这肝腹水都好了!你哥每年得住两次医院,封江一次,开江一次,今年还打算去住院呢,可这病好了,这法轮功也太厉害了,也太神奇了!根本就不是电视宣传的那样啊,等我和你哥退休了也炼。”我说:“那现在就炼呗!”她说:“不行啊!在政府上班,就得天天撒谎,说假话,要不你的工作就没法干。”

二零一二年,他们真的请了《转法轮》宝书,从此也走入了修炼。

“我给你师父磕头啦!”

那是二零零八年,我的邻居老俩口,人还挺随和的,就是不让提法轮功,也知道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可是让邪党的运动吓怕了。

有一天,老头检查出肺癌,已到了晚期。他儿子是市里当大官的,家里也挺有门面。儿子领着老人去了许多大医院,医生都说不行了,只能回家等死了。老人回到了家,失去了往日的笑容。胸疼,高烧三十八度也不退,每天都得打止疼针。儿女们都有工作,只是偶尔来看看。

我和丈夫有时间就去照顾他,二老也挺感激我们的。有一天,我就对老人说:“叔啊,你相信我不?”他和婶子都说:“信呐,相信呢,这些年,多亏你俩照顾,要不然……”婶就说不下去了。我说:“那好,你就和我叔一起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一定会管你的!”他俩你看我、我看看你的。婶就对叔说:“这医院都给你判死刑了,咱就死马当活马医吧。”我丈夫也风趣的说:“叔啊,等过几天,你在前面走,我就会喊你:‘叔啊,你上哪去呀?’”老人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孩子,那是不可能啦!”

第二天,天刚亮,婶就喊我,我说:“咋的啦,婶?”她流着泪说:“你叔好了,真的好了。”嘴里一个劲的说:“好了,真的好了,你叔的烧退了(烧十来天),胸也不疼了,还想吃东西(一直不吃,只能输液),你的师父真的管他了!昨天晚上你走后,你叔似睡非睡,嘴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看见一只大手对着他的胸部,他感到一震,肺部感到凉凉的,瞬间就都不疼了。你叔哭了,我也哭了。我也不知道你的师父在哪面,都说神佛在西南,我就冲着西南方给你师父磕了三个响头。”

听婶说完,我也哭了,心里默默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已走進我的心里”

我外甥女的丈夫是个退伍兵,在镍矿上班。他已经三退了,也知道大法是被迫害的,我给了他一个真相护身符,他也戴上了。

二零零八年,他在井下作业,忽然有块大石头落下来,当时就把他砸倒了。工人们大喊:“出事了!出事了!”工长也跑过来,看见他的安全帽也砸飞了。工人及工长都知道这人是完了,别说是个大石头,就是个石头子从那么高落下来也得砸坏。就看外甥女婿慢慢的站起来了,这时担架也抬来了,把他送上救护车,就往矿医院跑。到医院,发现哪也没坏,就连医生也感到吃惊。

后来外甥女婿和我说,他手一直摸着那个护身符,心里念着九字真言呢!是大法师父慈悲,给他化解了这次魔难。救了他的命!

二零零九年的一天,他值夜班,开车回家时,车速飞快。在粮库拐弯处,车闸失灵了,车撞在大树上后弹回来,车轱辘朝天,车全碎了。后来他说,就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哪都没破,师父又救了他。事后,吊车把废车拉走时,吊车司机哀叹的说:“又一个生命没了。”正好外甥女婿在跟前,他说:“小车司机是我!”“啊?!你没事儿?” 吊车司机嘴里自言自语的说:“你这小子命大,是哪辈子积了大德了!” 外甥女婿说:“我有神佛保护!”

二零一三年,外甥女婿得了紫癜,这是医学难症。他说:“姨啊,我想看看你的那个书。”我说:“好啊,这可是一本天书,要敬他的,看书前要洗手,不能放在低处。”他说:“知道了。”他只看了两遍《转法轮》,病就彻底好了。

今年年后,武汉肺炎肆虐全国,初三他们就上班了,别人问他:“你这么早上班,就不怕这病啊?”他说:“大法在我心里,有神佛保护,我不怕瘟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