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名政要专家联署信聚焦中共恶魔

——透视武汉肺炎,回望“四·二五”事件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二零二零年四月,来自世界各国的百名政要专家联名签署的一封公开信,撕下了中共的画皮,将中共的魔鬼本质,又一次聚焦在全世界的视野中。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十五日报道,一份致中国公民和中国友人的公开信谴责中共的弥天大谎,“武汉肺炎的问题根源在于中共当局对于疫情刚在湖北省武汉市爆发时的隐瞒。”公开信的签署人为一百多名政要、专家和学者,包括加拿大前司法部长、人权倡导者欧文·考特勒、英国上议院奥尔顿勋爵、英国上议院安德鲁·阿多尼斯勋爵、英国前内政部长诺曼·贝克、欧洲议会议员安娜·福蒂加、欧洲议会议员安德里斯·库比留斯、捷克共和国下议院议员简·利帕夫斯基等等,他们来自北美、欧洲和大洋洲。

在武汉肺炎问题上,中共的系列谎言是魔鬼真容

首先,在武汉肺炎的严重性上,中共在爆发之初至少撒了二十多天的谎。武汉封城是1月23日,1月20日,钟南山就宣布人传人了;而中共最迟在12月27日就知道这是一种类似于SARS的上呼吸道感染传染病,它们知道人传人其实非常早。这个中间二十多天是关键,这二十多天,中共不仅不主动按照国际法规公布真实情报,还训诫了那些试图给公众预警的医生、指控良心医生散布“谣言”,并利用中共严格的新闻审查制度来堵住媒体的嘴巴、删除社交媒体的相关消息,甚至把武汉肺炎基因序列最先公布到国际社会的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实验室,给封了。事实上,对照台湾政府的英明决策和抗疫成就可知,如果中共立即如实公布疫情,事态就不会象现在如此恶化。正是当初中共的谎言,把善良无辜的全世界人民带到空前惨烈、黑暗的深渊。

然而,截止今日,在中国的感染和死亡人数上,中共依然肆无忌惮地在撒谎。中共公布的确诊病例,全国约84,000例,武汉约50,000例,中共公布的死亡人数,全国约4,600例,武汉约3,800例。而据中共官方媒体报道推算,武汉七家殡仪馆在清明节(4月4日)前计划发放42,000个骨灰盒,这个骨灰盒数量,减去中共官方公布的武汉两个月正常死亡人口共计10000人,武汉仍有染疫死亡人口32,000人。而中共媒体报导武汉死亡人数约3,800人,这个谎言,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连小学生都能识破。中共这个谎言,又一次掩盖了疫情的严重性,再一次把善良无辜的全世界人民带到空前惨烈、黑暗的深渊。

另外,在武汉病毒的发源地上,中共也处心积虑地撒谎。当世界人民质疑武汉病毒实验室与武汉病毒的关系时,中共却心怀鬼胎,一步一步地通过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中共官媒、海外使领馆等中共喉舌,改写真相,否认病毒发源地在中国,把病毒起源,甩锅美国、意大利等国家。而中共喉舌推脱罪责的证据,居然是一些道听途说的网络流言或是对不同国家的专家发言的断章取义和蓄意歪曲。

而在中共防控疫情的成绩上,中共的谎言则显得厚颜无耻。中共新华社宣布出版一本书《大国战“疫”》,新华社评论说,该书将向世界证明“中国领导体制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大优势”,并说明“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中央统一领导”如何赢得抗击病毒的“大战”。以此宣传中共掌权的专制制度更“优于”西方的民主制度。

中共谎言,让世界人民震怒

一个政党在关涉全球的大瘟疫上,撒谎到如此地步,谁能不震惊?谁能不愤怒?

中国人震怒了!2020年3月5日,中共副总理孙春兰和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一行,视察武汉市青山区开元公馆小区,被困家中的居民忍无可忍,隔着窗户,冲着楼下走秀的中共领导们争相呐喊:“假的!”“全都是假的!”

亚洲人震怒了!4月4日,印度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和印度律师协会,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指控中共给世界人民造成严重的身体、心理伤害,以及巨大的经济、社会危害。

大洋洲人震怒了!3月29日,据“天空新闻”报导,澳洲人对“中共病毒”祸害澳洲和中资企业在澳洲疯狂扫货非常愤怒。澳洲工党国会议员Anthony Byrne表示:“我们与中国(共)的关系必须進行根本性的调整。”

欧洲人震怒了!3月20日,德国新闻频道NTV发表了一篇题为《总是别人的错——来自北京的无耻宣传》的文章。文章指出,中共在几天前发起的“新的宣传攻势”是“无耻又可笑”的。3月28日,英国《星期日邮报》报导说,英国政府对中共的“愤怒达到最高点”;英国将重新考虑英中关系;疫情结束后,将跟中共算总账。4月初,瑞典有媒体全版面炮轰中共为甩锅而散播荒谬的阴谋论。

就连曾经亲近中共的意大利,也按捺不住怒火。3月17日,意大利参议员、前通信部长毛里齐奥·加斯帕里公开演讲,要求大家清醒。他说,“中国(中共)没有将病毒真相公开,它是地球的毒瘤。欧洲要从意大利的教训中醒悟,不要再被中共欺骗。”

北美洲人震怒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3月24日在接受《华盛顿观察》广播节目采访时表示,中共仍在向世界隐瞒疫情,使数千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4月1日,在白宫例行记者招待会上,美国共和党参议员萨斯称,中共提供的数据是宣传垃圾。所谓美国病毒死亡人数超过中国的说法,完全是错误的。事实很明显:中共为了维持政权,过去在撒谎,现在在撒谎,未来也会继续撒谎。

南美洲人震怒了!3月18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之子、参议员爱德华多在推特上写道:“全球大流行的冠状病毒带着一个名字:中国共产党”。

……

怒火被谎言点燃。饱受中共病毒侵害之苦的世界各国,对中共政府的愤怒,与日俱增。

在“四·二五”事件问题上,中共大肆造谣

一场疫情袭来,把中共的撒谎成性的流氓嘴脸,在全世界暴露无遗,连一个小孩都能看得明明白白。

其实,翻一下中共的历史,岂止是在疫情问题上呢,在所有关乎其政权的问题上,中共一贯如此,谎话连篇。

又是人间四月天,四月,让人不禁想起二十一年前发生在四月份的“四·二五”事件了,在那一场震惊中外的事件中,中共不同样是一副假话连篇的流氓嘴脸吗?

1999年4月25日,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国国务院信访局和平上访,要求释放此前在4月23日天津事件中被中共非法抓捕的学员。此次上访不仅震惊中国,也成为国际瞩目的焦点。国际舆论称赞此次上访是“中国上访史上最理性平和的上访”。当日,在前国务院总理的关注下,合理解决了天津暴力抓人事件。学员们平静地离去。然而,当时的党魁江泽民却将此次和平上访歪曲成“围攻中南海”,并于1999年7月20日,在全国范围内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包含五套舒缓的功法动作,法轮大法要求修炼者按“真、善、忍”标准提升道德水准。修炼法轮大法能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1998年,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省的医学界专家,对法轮功進行了五次医学调查,结果显示法轮功的祛病健身有效率达98%。1998 年下半年,前中共人大委员长乔石与部分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進行了数月的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如今,法轮大法已弘传100多个国家,受到世界人民的爱戴和尊敬。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功因对人类身心健康做出的杰出贡献,获各国政府褒奖、支持议案及信函3600多项。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也已经翻译成了40多个国家的文字。

然而,践行“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在1999年4月25日前往中国国务院信访局和平上访,事后,没几个月的时间,中共炮制的谎言就铺天盖地而来。其中最主要的有如下几宗——

中共颠倒是非,污蔑“四·二五”事件是“非法聚集”。中共调动所有媒体铺天盖地造谣生事,对“四·二五”和平上访,中共先是污蔑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越级上访是违法的。法轮功学员上访是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上访的人再多也是合法的,何况他们是那样的平和理性。再说法轮功修炼者在当时至少七千万人,而上访的人数不及法轮功学员总数的千分之一,这个规模怎么是多呢?这实在是太少了。谈到越级上访,其实也是谎言,在前往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局上访之前,北京及河北数百名法轮功学员或写信或直接到北京电视台讲述过真相,部分天津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及相关机构反映过实情。北京和天津市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诉求,不但置若罔闻,还告知法轮功学员:中共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你们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中国物理学家、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谈到“四·二五”上访事件时,观点颇为中肯:“这个上访就是对某些问题他们有自己的看法,或者政府部门对某些问题没有处理好,那么他就到北京,到有关的机关单位去诉说他们的冤情,这种活动是完全符合中国的宪法。中国的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结社、集会的自由,现在中国民间有了冤情,到法院去起诉他不受理,你写信给报社他不发表,怎么样诉说自己的冤情呢?那现在就剩下了一条路,就是上访。”“非法聚集”之说的荒谬,昭然若揭。

中共捏造事实,诋毁“四·二五”事件是“围攻中南海”。中共对自己炮制的“非法聚集”的谣言,犹嫌不足,索性闭起眼睛说瞎话,把“四·二五”和平上访污蔑为“围攻中南海”。可是,我们从当时的中央电视台新闻画面和现场照片都可以看到,上访群众的身后,并不是中南海特有的红色围墙;而和上访群众隔街相望的才是中南海的红色围墙,以及中南海的西门。并且无人聚集在中南海红色围墙的一侧。即使在央视播出的现场录像中,也没有出现示威中常见的情绪激动的人群,没有标语,也没有口号,很明显,上访群众既没有“围”住中南海,更没有发生所谓“冲击”事件。中共官方所谓的“围攻中南海”的谎言不攻自破。

中共愚弄人民,诽谤“四·二五”事件是“搞政治”。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于1999年6月7日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就“四·二五”事件说道:“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江泽民利用中共的变异政治观,操控中共媒体妄图将法轮功“在名誉上搞臭”,诽谤法轮功有政治图谋,想造反。其实,法轮功学员上访,只是以最和平的方式表达意见,他们对政权和执政根本没有任何兴趣,和造反更是沾不上边。至于说“搞政治”,须知中共用长期的愚民政策,将“搞政治”一词注入了恐怖的病毒,让人视“搞政治”一词为瘟疫,避之犹恐不及。“搞政治”一词, 只要经过一番“消毒”以后,绝对不是贬义词。“政治”一词在西方社会和中国古代,本是个很平和的词,人们将“大家关心的公众事务”叫政治,除宗教、商业外的社会活动都可视为政治活动。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在先,法轮功学员当然有权利上访和说明情况,如果说这是“搞政治”或参与政治,这也没有任何不妥,这是任何公民都应该有的权利。但法轮功学员行使权利并非对中共的权力感兴趣,法轮功学员在台湾和欧美等国家的情况,也足以证明法轮功不是一个政治团体,从未介入政党政治。法轮功从来没有政治武装、政治理论、政治纲领、政治目的这些东西。中共官方所谓的“搞政治”的谎言,荒谬绝伦,苍白无力。

中共谣言,让世界人民震怒

“四·二五”事件,国际舆论称赞为“中国上访史上最理性平和的上访”,却被中共污蔑为“非法”“围攻”“造反”,从而为其长达二十一年的惨无人道的迫害,鸣锣开道。

中共在“四•二五”和平上访问题上撒谎到如此地步,人们怎能不震惊?人们怎能不愤怒?

以下仅举几例: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五日,欧洲议会副主席麦克米兰-斯考特先生,发起了有关中国信仰自由的国际听证会,来自世界各地的与会者都从自己的角度探讨了“四•二五”法轮功和平上访事件。其中美国知名作家伊森·葛特曼先生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就在北京,他在中南海事件发生后做了深入的调查,他认为“四•二五”事件就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构陷:“实际上我们曾经和一位中层领导谈过话,他当时跟中共非常的步调一致。他声称这场迫害,镇压的决定远远早于公开的镇压。由此看来,‘四•二五’事件只是一个借口。”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美国国会瑞本大楼举办“‘四•二五’和平上访十八周年国会研讨会”,在现场听完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经历后,曾担任国务院前助理国务卿艾伦·索尔布雷大使,用“令人心碎”“很愤怒”“太蛮横了”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法国巴黎部份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前和平集会,纪念由大陆法轮功学员发起的和平上访请愿活动二十周年。国际反活摘器官医生组织法国负责人金先生在集会上说:“二十年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利用‘四•二五’事件,向当时其他当权者歪曲说:法轮功会对当局的共产思想形成威胁,必须尽快铲除。”当天,美国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国会举办“‘四•二五’和平上访二十周年国会研讨会”,多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声援法轮功。其中美国艾奥华州联邦众议员斯蒂夫·金在声援信中说,法轮功学员“四•二五”和平上访这一天见证了:即使是非暴力抵制(迫害)也会遭到(中共)政权的暴力镇压。如此暴行无法被世人容忍。

中共谎言,暴露出中共是魔鬼

平生不做皱眉事,世上应无切齿人。“四•二五”和平上访,中共大肆造谣,令世人震惊;武汉肺炎,中共谎话连篇,让世人震怒。人们不禁要问,中共如此撒谎成性,到底什么原因?关于这个问题,《九评共产党》一书可谓一针见血:“政府总是需要被监督的。在民主国家,其分权的政治制度和言论、新闻自由,本身就是很好的监督机制,宗教信仰更是提供道德上的自我约束。而共产党宣传的是无神论,没有神性对它的道德约束;它实行的又是集权专制,没有政治上的法律约束。所以,中共耍起流氓来可以无法无天。”

中共的谎言,暴露出中共是一个毫无道德底线的魔鬼党。

中共围绕武汉肺炎疫情的谎言和超级流氓行为,在全人类面前,暴露了中共的魔鬼真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