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九字真言”带身上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二日】我叫芬芳,是四川省大法弟子,女,今年六十三岁,在事业单位工作。一九九六年开始修大法,因为大法被迫害后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真话,二零零零年被单位非法开除并劳教一年七个月,退休金至今被扣压。这样我就一直坚持在原单位工作。

尽管因修大法遭受迫害,但我的身心健康,视力还很好,大脑聪慧,还能在电脑上很好的工作。我工作、生活的很愉快。

目前瘟疫闹的人心惶惶。我是大法弟子,是坚信法轮大法的,是一直在遵照法轮大法的要求,用“真、善、忍”指导自己行为做好人的人,道德回升,瘟疫是不会伤到我的。即使在瘟疫蔓延的如今,我心里想的还是没有得救的生命,在这段时间里怎样继续救人,一直走在救人的路上。

大法弟子都知道,世人要想得救其实不难: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从内心退出邪党的所有组织,让大法弟子到海外大纪元网站声明退出就行了。说起来容易,可是要能够在邪党仍然严重迫害的情况下去给民众讲清大法真相,做起来也不容易。咋办呢?大法弟子个人情况不同,处的环境也不一样,大家都是听师父的话,各尽其能,各显神通,利用多种形式救世人。

作为我个人,我采用的方式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及外出发真相资料。

问候亲人

新年前(一月初)我的儿媳妇带着孙子回娘家去了。我得知瘟疫蔓延的消息后,赶快给儿媳打个电话,我说:“我给你们讲过遇到魔难该怎么办的。”亲家母在一旁马上接过话说:“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给她和她的家人讲过真相,所以他们知道怎么做。听到亲家母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知道了,真正明真相得救的世人也会像亲家母这样做的。

我认识亲家母四年多,只见过几次面,给她讲过几次真相。她有这样一个好的状况,我心里感到欣慰。从亲家母的反应,我知道众生在关键时刻是能够想起大法弟子对他们讲过的话的。在我所认识的人中约有百分之八十的人认同大法真相,相信他们都能够平安度过这次大瘟疫得救度。

二月初,儿媳妇来电话说:街坊有一家三口是去过武汉的。二月六日三口都确诊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儿媳妇说,那个男的到过她家的院坝里,同她和她父母都说过话,那时还没有提倡戴口罩,所以都没有戴口罩。儿媳妇对我说:我们不会有事的,我们有神佛保佑。结果儿媳妇及其家人都没有事。因为儿媳妇和她的父母都相信法轮大法好,并且都退出了邪党的所有组织,当然在危险的情况下也不会有危险的,都会平平安安的。

给明真相的人進一步讲清真相

单位同事中,经过我讲真相而知道和相信法轮大法好,并且已经退出邪党。这次我就要看看他们对待疫情的反应怎样。单位人多,其中有对大法持不同看法的人。人多说话不方便,我就要把我想说的写在纸上让他们看。

我是这样写的:“瘟疫、灾难、病魔的克星: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一般都说:“好。”有的说:“本来就好。”

与我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我将写的纸放在她的办公桌上说:“你看看。”她说:“你放那吧。”于是我就放在她的桌子上了。我又对她说:你给你的丈夫和女儿也讲讲,叫他们“三退”保命。她说好。因为她一心在看手机上的电视剧,所以并没有听清楚我说什么。第二天我问给她的家人讲了没有?她说:“你写的我让丈夫揣在衣兜里了,是护身符。”

这位同事的妹妹也是我单位的,十多年前我就已经给她讲过真相了。一天她的妹妹来到我们办公室,我就把写好的那张纸放在我自己的办公桌上,对她妹妹说:“你看看这个。”她姐姐马上说:“揣兜里,护身符。”她妹妹说:“看看就行了,记住了。”

我在十多天前给这个姐姐讲通了,我说碰着她妹妹要给她妹妹讲讲,那时她妹妹所在单位与我们相隔有几里路,姐姐说:“不要给我妹妹讲,因为她是党员,她肯定不会退的。”结果没有多久她妹妹来到我们单位找姐姐时,我给她妹妹一说,她妹妹一下就“三退”了。

通过这件事,我知道众生并没有忘记这些年来大法弟子对他们所讲过的真相,而且已经铭记在心了,任何邪恶的宣传已经不起作用了,在关键时候他们头脑很清楚,做的很好,这样我就放心了。就放心的去救那些还没有得到救度的众生去了。

封锁不是针对大法弟子的

救人急,急需真相资料。我就去做真相资料的同修家。她问我咋進来了呢?我说,我不管他们,就直往里走,守门的看到了跟在我后面追,大声喊不让我進来。我对他说:“好,我不進家门。”说完我就往前走,她就回去了。

我二次去拿资料时,在路上我就想:“今天不让她看到我,不让她管我!”结果進去出来她就真没有看到我,没人管我。后来又去她家拿到一次真相资料。

继发多种类型的真相资料

我家附近有六个小区,上万户人家。以往我同妹妹常常去这些小区讲真相发资料。这次小区被封期间,我仍然可以随便進出这几个小区。我手里的真相资料很全面,让不同的人群,对大法误解的人都赶快看看真相资料得救度。即使已经得救的人,让他们再看看真相资料加强他们的正念。

这次在小区被封锁一个月内,我同妹妹配合,给这些小区发了四百多份真相资料。其中有明慧小册子、优盘,挂在各家门把上。

有些真相资料直接就是谈如何避免了瘟疫伤害的实际例子及如何应对疫情的办法,说的很清楚。这几年间我同妹妹在这几个小区发放真相资料大约有五千份了。

现在剩余的时间就是给还没有得救的众生得救的机会。

办公室的同事们

由于我看的是大法弟子办的网站,而同事几乎都在看常人的网站,我同他们在很多问题上的看法完全不一致。由于手机微信上太多邪党的宣传,人们根本无法辨别是非,只是一味的听和信。我时不时的就说些与她们完全不同的观点。她们就很不愿意听我说。因为他们都分不清邪党与国家的区别。微信中的谎话太多,且不断更新,邪党的宣传机构人力充足,有时我难以说服他们。

不过,他们在自己的工作中,经常得按照领导和上级的要求做假,所以他们知道邪党的假,但是自己也分辨不了什么是真,也无从找到听到真的。因为,微信上也不能有自己和他人的言论,只能是邪党所宣传的才允许发,而且每个人都签过“承诺书”不能乱发言,得和上级保持一致,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情况:除了邪党的宣传机构,谁也没有发言权。

我们科十七个人,五位女士在一个办公室办公,其中有两位女士是去年下课的科长。她们二人是我没有劝退的。我想,这下她们下课了,可以讲通了吧,不然,仍然讲不通。而且她们俩都一样:一听我讲真相就火冒三丈,我越讲她们就越反感我。而且我每次都是找机会单独与她们讲的。我给她们资料看吧,一个接了,一个没有接。即使接了的那个,现在仍然讲不通。我总希望她俩还有机会得救。

所幸的是,虽然这两个不听,但是另两个却始终都信。但邪党的宣传表面上她们也相信,但并没有改变她们已经得救的那部份,她们说她们只是表面上相信邪党的宣传,也就是说,相信大法和退出邪党才是实实在在的。我过去经常担心已经得救的众生会不会因为邪党的宣传又变了呢?其实,不用担心,因为,邪党的宣传改变不了他们的微观,而听清真相使他们得救的是微观的改变。那个微观是邪恶所不能及的部份。就像我上面谈到的那位同事,我写的真相,她叫丈夫揣兜里,说是“护身符”。我只是叫她看看,记住这个“九字真言”,而她就能确定“九字真言”就是保命的护身符。

写到这里内心一次次的发出: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内心也一次次的呼唤着:“众生啊,还没有得救的众生,慈悲的恩师还在给你们得救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住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