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五年冤狱 昆明市肖玉霞又被绑架构陷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昆明市官渡区法轮功学员肖玉霞自2019年9月6日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看守所,后被非法批捕,据悉,目前已被构陷至五华区法院。肖玉霞丈夫汤文祥同一天被绑架,因身体缘故被取保候审回家。

现年58岁的肖玉霞女士,昆明市官渡区五里乡新草房村村民,曾经被非法判刑五年,2017年2月才出狱,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已经半年多。自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后,看守所从1月底停止了一切家属送钱、送物及视频会见,称要等所谓疫情结束后才能恢复正常,因此家属无法了解肖玉霞女士的近况。

夫妻俩被绑架

2019年9月6日,昆明市官渡区五里乡新草房村汤文祥、肖玉霞夫妇遭到官渡区国保大队、菊花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20多天后,汤文祥因身体缘故被取保候审回家,而妻子肖玉霞仍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看守所。据了解,目前已经被构陷至五华区法院。

9月6日上午10点左右,官渡区国保大队、菊花派出所共七、八人闯入汤文祥、肖玉霞夫妇在拓东大城小区的家中,当时只有肖玉霞一人在家,这些人非法抄家后将肖玉霞绑架。

当日下午一点多钟,这伙人又到安宁市太平镇昆华苑小区,将正下楼的汤文祥劫持回昆华苑小区的家中,现场填写了一张所谓“搜查证”,就开始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等许多私人物品。过程中,日新派出所、菊花派出所又来了近二十个警察,一直抄家到晚上8点多。汤文祥拒绝签字,警察以此为由不给他搜查证和搜查物品清单。当晚抄家后,汤文祥被带到菊花派出所,非法审讯至夜里12点多。

第二天9月7日下午一点多钟,警察预谋对汤文祥非法关押,首先将他带到昆明市明珠医院体检,体检结果是:冠心病、肺动脉狭窄、糖尿病、肾囊肿,不适宜关押。警察不甘心,又将汤文祥带到官渡区医院复查了两遍,依然是上述结论;警察执意又将汤文祥带到昆明市第三人民医院做核磁共振,医院表示做核磁共振需提前排队一个月,还需住院治疗。官渡国保及派出所层层上报,并强行对医院和看守所施压,最终,经历三家医院体检均为不适宜关押的汤文祥还是于当晚七点多被送到了官渡区看守所。

到看守所没一会儿,汤文祥就被送到官渡区医院住院,每天早上都要输液,四、五种不知名的药水。在医院的十天中,除了洗漱和如厕可以下床外,其余时间均被脚镣、手铐铐在床上,看守所派了一个警察及三个辅警24小时守着他。

在医院住院期间,菊花派出所警察在9月10日到医院让汤文祥看搜查物品清单并问他是否签字,汤文祥一口回绝。之后官渡国保人员又去了一次医院,追问家中所抄物品的来源。

9月17日,汤文祥从医院被带回看守所。9月28日,一个警察到看守所拿了搜查清单和一份什么证让他签字,汤文祥仍然拒绝。9月29日,五华区检察院两个女的到看守所,询问家中所抄物品的来源以及汤文祥的身体情况。

9月30日晚上十点,菊花派出所警察将汤文祥从看守所接出,带到派出所,做笔录到晚上十二点,最后以“取保候审”形式让他回家。但是派出所要求汤文祥第二天10月1日早上九点到派出所报到,还通知了他的女儿。

10月1日,汤文祥在菊花派出所从早上九点一直待到下午五点,警察对他做了两次笔录,问他从小到大的生平经历以及是否炼功等。10月中旬,官渡国保人员又将汤文祥叫到菊花派出所两次,追问家中的东西是谁买的等等。

肖玉霞女士曾遭到非法劳教和判刑迫害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二十年中,肖玉霞女士曾经遭到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2017年2月6日,才结束五年冤狱,以下是她前期被迫害的经历:

2000年4月4日早上九点,肖玉霞和其他60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到云南省委办公厅上访,肖玉霞被送到了官渡区行政拘留所行政拘留了15天。2000年7月23日,肖玉霞和其他几个法轮功学员在北京天安门,被天安门的警察绑架,后被昆明的警察带回昆明关押在昆明市第一看守所45天,之后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当年肖玉霞和丈夫在村子里的年底分红共一万三千元全被扣除,作为昆明警察来回的路费。肖玉霞在劳教所呆了8个月左右,于2001年4月25日回家。

2012年2月7日,肖玉霞和吴奇慧、蒋雪梅等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在云南省陆良县的同乐广场被陆良县国保大队绑架,肖玉霞和吴奇慧、蒋雪梅三人被送到陆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之后云南省曲靖市中级法院对她们三人都非法判刑五年。

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因拒绝转化,肖玉霞在女二监遭到了坐小凳等身体上的折磨以及强制洗脑等精神摧残,直到2017年2月6日,肖玉霞女士结束五年冤狱回家。然而在去年9月6日,她再次遭到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26/曾遭五年冤狱-昆明市肖玉霞又被绑架构陷-402969.html